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仙游阮姓:“竹林”堂下传忠孝

    仙游阮姓:“竹林”堂下传忠孝

    点击查看原图  

    点击查看原图

    阮氏先祖影雕

    点击查看原图

      郊尾镇阮氏宗祠

      仙游阮姓以忠孝为堂号,这在阮氏族人们提供的族谱以及宗祠匾额的题字中清晰可见。然而,记者走访中却发现,大多阮氏族人口中的堂号却是竹林堂。几番寻访后方知,竹林堂源于竹林七贤的阮氏先贤阮籍与阮咸,这也是阮氏所有堂号中最为著名的一支。而仙游阮氏族谱上所记载的忠孝堂号,则源于数位莆仙籍阮氏族人的历史典故。

      据仙游《忠孝堂阮氏族谱》载,阮氏入闽始祖为唐代陈留尉氏人阮弥之,时年其奉政入闽就任昌国(即今福州)太守。其后裔阮鹏时任唐朝协律郎,为避黄巢之乱,迁徙隐居于仙游龙华金沙村,为入仙始祖。

      唐朝时期礼乐盛行,阮鹏身为协律郎,即当时的宫廷音乐家,掌管音乐校正乐律,精通音律。阮鹏隐居于金沙村后,便在居地一带为附近村民们教授普及唐朝时盛行的“八乐”,渐成为当地民众喜闻乐见的民间演奏形式。这种乐律融合了宫廷教坊荟萃,又取山村田野之歌调,集盛唐古曲精髓,留霓裳羽衣遗响,古朴典雅,自成一脉,便是如今的我县流传甚广的“十音八乐”前身。

      追寻仙游阮氏忠孝堂由来,记者眼前也出现一幕幕已被逐渐遗忘的历史典故。祖籍郊尾镇阮庄村的阮继苹告诉记者,忠孝堂号的由来要从时任后周殿中侍御史阮沂说起。唐朝灭亡后,中国历史进入了一段大分裂时期,即五代十国政权割据期间。公元960年,后周赵匡胤发动兵变,黄袍加身,建立宋朝政权,战火纷乱。阮沂审度时势,看出天下大局已定,又心忧被战火波及而流离失所的百姓,为避免无谓的伤亡,阮沂苦劝同为仙游籍的老乡,彼时兵权在握的陈洪进,归顺宋朝,免除了不必要的战争。

      天下一统后,赵匡胤感于阮沂立下的功劳,欲为其晋阶大中丞。然而阮沂却以“不做两个朝廷的官员”为由,拒绝了赵匡胤,辞官归隐。阮沂之后,又有抗金英雄阮骏,多次阻挡金人入侵。兵败之后金人欲招降,却被阮骏痛斥之“尔辈犬羊也,我恨不能食犬羊肉,肯向犬羊示荣乎!”,终被金人杀害。

      据传,南宋民族英雄文天祥路经金沙村阮氏宗祠时,有感于阮沂及阮骏等人的气节风骨,在宗祠墙壁上题了一副对联,赞扬阮氏一族的民族精神。遗憾的是,岁月洗刷过后的字迹已逐渐淡去,1991年宗祠重修后,后人又在墙壁上重新临摹一副。也是因为这些历史典故,仙游阮氏族人便以忠孝堂号称。

      阮氏的历史上先贤辈出,而在近代,阮氏族人们也流承着一股别样的风韵。阮继苹的爷爷阮景北,在上个世纪仙游文化圈里的名人。阮景北是清末秀才,其书画、诗词水平颇高,他的书法题字也遍布在莆仙不少地方。在阮景北的熏陶下,他的儿子阮家骥也是当时的一名文人,据说,如今的郊尾中心小学便是在他的奔走之下创办的。70-80年代期间,他还召集起附近的4个读书人,一笔一划,手抄重修了整个莆仙地区的阮氏族谱,前后耗时近10年,至如今,这套族谱也成了阮氏族人们的传家之宝。

      提起自己的长辈,阮继苹感慨万分,他是一名律师,用他的话来说“三代都是读书人”,这在当时的年代是十分不容易的,其家风对文化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阮继苹还记得,小时候父亲时常用“字纸棂”的故事来劝学。曾经,他的先辈在附近修建了一座庙堂,其中供奉了孔子等文化圣贤人物。“字纸棂”的修建,规定了族人们不得将写了字的纸随意丢弃,废弃的纸张必须放在“字纸棂”中,慎重烧毁,以此来劝导族人们珍惜字纸,重视文化。

      随着时代更迭,很多阮氏先贤的事迹已经从史料上渐渐失传,就连时隔不久的“字纸棂”也消弭无踪,只在族人中口口相传。但正是这种口口相传,才得以让这些祖先们留下的宝贵精神财富代代承袭下来,成为源远流长的氏族文化底蕴,影响着一代又一代后人。

      阮氏图腾

    点击查看原图

      阮氏以观测对象天穹为图腾。“阝 ”为观测者居邑、观测地。“元”即是“天穹”。古“天”字作两个“兀”,也就是两个“盖天图”(把太阳从东方升起经过天定,再落入西方的这一运行轨迹叫做盖天图),上“一”为太阳日行周天轨迹盖天图的简化,下“兀”是太阳(月亮)夜行周天轨迹盖天图的简化,合为“两个兀”也就是浑天图。阮氏图腾标志左上方为地平“一”以上天齐(天的中央)观测日行轨迹“U”;下为夜行轨道,最下为天地交会。

      寻根问祖

      仙游阮氏为竹林七贤后代

      阮姓历史可追溯到千年以前,主要源出古帝王皋陶之后,以国为姓。据《姓谱》及《通志·氏族略》记载,阮国是皋陶的一个裔孙于商朝时建立的诸侯国,其选址在岐山、渭水之间(今甘肃泾川一带),商末,阮国灭,子孙以国为姓。后来,阮氏东迁,汉末三国时期在陈留郡形成望族。两晋以后五胡乱华,阮氏开始南迁,宋元繁播闽、粤、台、港及越南。

      阮姓名人中,有人们耳熟能详的竹林七贤中的阮籍和其侄阮咸,阮姓族人因此以“竹林”为堂。据仙游阮氏族人阮继苹介绍,如今福建大部分阮氏族人为“竹林堂”后裔,入闽始祖阮弥之于南朝刘宋元嘉二年(公元425年)携带家人入闽,为昌国太守定居福州,其后裔分迁至福建各地。唐代参国光禄大夫阮鹏为入仙始祖,先后在大济、龙华居住,后裔逐渐分散到全县各地。

      记者在龙华、郊尾镇采访时,发现许多阮氏家族以“忠孝”为堂号,对此,阮继苹表示,“忠孝堂”为“竹林堂”的一个派系,相传,阮弥之后裔阮沂,曾为周朝殿中侍御史,宋朝建立政权后欲封他为大中丞, 而一心为后周朝尽忠的阮沂却坚决不肯接受,最终辞官归隐。之后,又有阮骏积极抗金,为国尽忠尽孝。阮氏族人因此以“忠孝”为堂号,让子孙后代谨记“忠孝”之道。

      家风家训

      阮氏祖训

      阮氏祖训一共有十个部分,分别为尊祖、睦族、守业、治生、教子、耦寅、慎守、微忿、改过、恤邻,现将摘录前五部分,与读者共勉。

      尊祖

      水有源兮木有根,先生之德起乾坤。

      时严庙祀明昭穆,常指家乘示子孙。

      稍富即思修俎豆,至贫唯务力田园。

      夙与夜寐期无黍,余庆恒桂积善门。

      睦族

      万派初从一派分,儿孙饮水要知源。

      家无言语和宗族,箧有资材济弟屋。

      问疾庆生情必厚,周穷救患义需敦。

      旗山松柏参天绿,千载难忘父母恩。

      守业

      前人创业最艰辛,奕世贻谋要守成。

      屋宇勤修须整洁,田租时取免纷争。

      珍存什物尘难朽,宝爱诗书蠢不生。

      执玉捧盈毋废坠,宗乘千再绍芳声。

      治生

      女勤蚕织士勤耕,节俭由来可养生。

      唯念孝亲兼敬长,不需礼佛与齐僧。

      晨兴先扫祠前地,夜睡常防壁上灯。

      淡食粗衣安素业,心无歉虑福绵臻。

      教子

      功名利达草头尘,守分安常莫厌贫。

      勿用邪谋坏心术,恒将豪气养精神。

      都君不添嚣顽子,迂叟端为社稷臣。

      古往今来忠孝者,看来多是读书人。

      传家之宝

      一笔一划镌历史

    点击查看原图

      老人展示族谱

      国有史记,省有省志,县有县志,族有族谱。族谱,是每个姓氏起源和家族世系繁衍的有力见证,是祖祖辈辈用心记录流传至今的宝贵文献。在龙华镇,有一套手写的族谱,上面详细记录着上古至二十世纪八十年代阮氏家族主要发展史,堪为仙游阮氏的传家之宝。

      据龙华镇金沙村一些老人们介绍,兴化阮氏谱系,先贤多有记述但零星散乱,并无多存。清乾隆间莆阳阮赐公曾主持编修了一套族谱,后由清末秀才阮景北保管,流传至现代。文革期间,这本族谱险遭毁灭。上世纪七十年代,龙华金沙村与晋江因地界问题打官司,最终阮氏族人在族谱中找到有力证据赢得了土地权。通过此举,族人意识到族谱的重要性,将这一套族谱交给阮景北的儿子阮家骥保管。由于年代久远,旧族谱因虫蛀、雨淋,破烂不堪。为了有效保存家族史料,阮家骥组织村里一些读书人重新编撰了族谱,并用毛笔将祖辈流传下来的资料一字一划地抄录下来。

      记者有幸见在金沙村见到了这一套手绘版族谱。这套《忠孝堂阮氏族谱》共有二十余卷(有数卷遗失),是阮家骥等人在1980年和1986年间抄写编撰的,主要用小楷书将兴化阮氏的祖上庭事、名人传记、分系各户资料等记录在册,更有将祖上画像、祖堂墓画等编撰其中,整套族谱系统详细,图文并茂。据悉,为进一步更新家族资料,金沙村计划重新编撰族谱,继续谱写家族历史。

      采访手记

      写好汉字,做好中国人

    点击查看原图

      手抄古文复印件

      在《百姓故事会》阮姓的采访中,仙游忠孝堂阮氏族谱抄录者、清末秀才阮景北的汉字书法让记者一行感慨不已。

      因为年代久远,也没有族人作证,初见《忠孝堂阮氏族谱》时,我们一度认为那是某朝某代刻板印刷流传下来的族谱。直到阮景北的孙子阮继苹拿出祖父的手抄墨宝复印件,我们才得到答案。

      字如其人,透过工整隽秀的墨迹,我们仿佛看到昏暗的烛前,一个梳着辫子的书生手拿长尺,在纸上反复衡量着画格,诵读已不足以表达他的情感,他要把自己喜爱的《小石城山记》、《兰亭记》一一抄写,一笔一画之间,透出写字人的某种精神力量。

      是的,老一辈文化人不仅拿起软笔行云流水、拿起硬笔得心应手,大部分还写的一手漂亮字,而现在的我们呢,离开键盘还常常记不起一些字的笔画,更别说“写好字”。智能化时代,我们通过键盘的敲敲打打便可以呈现一篇工整的文稿。计算机带来便捷的同时,也带来了一些流失。有记者说:“我要回去学写字!”这话不知道出在场多少人的心声。

      但是,令人欣慰的是,在纸笔日益尴尬的年代,也有不少人在倡导“写好汉字,做好中国人”。书法社、书法培训班、文房四宝、字帖等仍然有着很好的市场,学习写字、追求书法艺术则是一部分青少年儿童,甚至成年人的业余爱好。

      汉字,历经千百年的演变发展,以各种不同的形态呈现在我们面前,是中华民族历史上非常了不起的文化奇迹。弘扬汉字文化,书写好汉字不仅是我们的责任,更应是自觉行动。

      凡人优品

      五保户受全村关照

      郊尾镇阮庄村,除了嫁过来的媳妇,几乎全村人都姓阮。在阮庄村,87岁的林珍治是政府关怀的五保户,也是邻里乡亲都关心的邻家老阿婆。几十年来,关照林珍治成为全村人的共识。

      林珍治的丈夫是家中独苗,在她20来岁时不幸去世,没有留下一儿半女。从旧社会到新中国,她一个人生活了60多年。岁月寂寥,但是林珍治却没有因此碌碌无为。热心的她除了打理自家的几亩地外,时常帮助邻里乡亲照看孩子,农忙时候还帮忙看守粮食。

      老人的和善也赢得了大家的尊重,逢年过节或者家里杀鸡杀鸭煮好吃的,邻居们都不忘给老人家送去一份。在大家的关怀下,林珍治的精神状态一直很不错。近年来,林珍治年事渐高,出门买吃的不方便,手脚也不灵活了。为了让老人家颐养天年,村两委成员到老人家里,动员她到附近的莆田市第二尊德安老院生活,并用村财为她解决后顾之忧。

      如今,她已经在安老院生活了3年。8月17日,记者在位于郊尾镇的这一安老院中看到,安老院的负责人李丽英正和林珍治话家常(如图)。李丽英也是阮庄村的媳妇,她常常叮嘱工作人员要多照顾林珍治的生活和饮食,还偶尔给她添置衣物和零食。阮庄村的妇女主任阮素华也时常代表村里人来看望她,老人常唠叨着要回去看望大家。“有时候说着说着就哭,害得我也很难受。”阮素华告诉记者,林珍治聊天时常痛斥旧社会的不公,感念现在社会给她带来的福利。

      名编剧外孙传家风

      郊尾镇阮庄村的阮开雄、及其弟阮开杰夫妇都是莆仙戏演员,而阮开雄还有一个身份,就是戏曲编剧。在走访间,记者还得知,阮开雄是我国著名剧作家、仙游县鲤声剧团的创始人之一陈仁鉴的外孙。

      阮开雄告诉记者,在他五六岁时,一次看到外公陈仁鉴在创作,他时而眉头紧蹙,时而喜笑颜开,陶醉于戏剧创作的神态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高中时期,他在四舅陈纪民(陈仁鉴四子,莆仙戏编剧)的推荐下加入郊尾镇剧团,成为一名莆仙戏演员。随后他又想学习编剧,陈仁鉴就告诉他,要当一个好编剧,必须要多看书、看好书,并且总结书中的道理,再结合生活实际,把它们变成自己的东西。

      从此阮开雄走上了编剧之路,莆仙戏演员业余时间比较多,他就将这里面的大部分时间用在看书和写作上。受陈仁鉴、郑怀兴等著名编剧的指导,长期接触农村、面向基层,他的作品逐渐形成自己的风格。从历史到现代,从小说到现实,凭借优秀作品《李离伏剑》《孤臣泪》《宝碗记》《山村奇闻录》等,阮开雄多次获得省市县荣誉。近年来,他创作的《养老院的困惑》《助学记》及各类平安小戏,紧紧围绕仙游实际,反映社会现象,有真善美、有假丑恶,或表扬、或讽刺,深受广大老百姓的喜爱。

      阮开雄说,外公陈仁鉴一直倡导做事做学问要有追求、勤奋、专注。他也在创作中将这一精神传承,并为孩子树立榜样。如今,他的孩子们一个是国防科技大学博士,一个是厦大优秀毕业生。他坦言,这与家里好学、勤奋的风气有关。

      今报记者    陈祖强    卓良建   陈慧贞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