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讲经授业献谕善箴——莆籍东宫国师散记

    讲经授业献谕善箴——莆籍东宫国师散记

      在中国古代政制下,皇权实行世袭制,即嫡长子继统制:“立嫡以长不以贤,立子以贵不以长”,皇位的嬗替,不是凭藉德行才学,而由其天然身份决定的。自太子册立至其登基执政,有个较长的过渡期。如何把太子培养成具有君王德才,进而成为治理国政的明君贤主,自然为皇族高度关注。秦王嬴政统一中国,创立帝制,自号“始皇”,欲世袭千秋万代,不意短命而亡。历代史家多视角寻求其灭亡之因,其中重要一个,便是辅导太子胡亥的“保傅”(国师)选任不当,竟然是那个“指鹿为马”、凶残无道的野心家赵高。故此,汉代著名政治家贾谊指出:“天下之命,悬于太子;太子之善,在于蚤(早)谕教与选左右(太子周围的人)。心未滥而先谕教,则化易成也……若其服习积贯,则左右而已矣。”故认为“选左右、谕教最急。夫教得而左右正,则太子正矣;太子正而天下定矣!”强调对太子的早期教育,以及对太子身边工作人员的选择。太子将来是个扰乱朝纲的无道昏君,或是体国恤民的明君贤主,全仗于对太子的早期教育。因此,历代皇朝无不重视对皇子的教育。“训导正,则太子正”。故对太子保傅(国师)的选任甚为严格。历史上的周公、姜太公、尚父等,都是有名的国师,他们德高望重,具有文韬武略,足以训诲,且能功成而身退。宋代莆田县籍方公衮,元丰初以布衣上殿奏陈十事,第一事便是“教太子”,而为神宗所嘉纳,命以官为潮州(今属广东)教授,复登元丰二年(1079)进士,擢诸王宫教授,担任王宫的启蒙教师。

      东 宫 小 朝 廷

      太子作为帝王的“接班人”,其所在东宫,往往比照朝廷设置专门的工作班底,负责教育、辅佐、保卫太子。宋代朱熹曾称东宫太子班子为“小朝廷”。

      历代东宫职官设置不尽相同,沿袭中有变异。周代设立“太傅”、“少傅”,可谓是最早的国师。秦朝设詹事、庶子、舍人、洗马、门大夫及仆卫等,为古代东宫官制奠定基础。其后,为加强对太子的教育和监护,一些王朝新设某些职官,原有一些职官亦名同职异,不拟赘述,仅将莆郡史志常见的几种东宫职官简介于下。

      太子宾客:掌调护规谏、赞相礼仪。

      詹事府詹事:统领东宫庶务长宫(正三品),举凡时序、值宿、朝觐、保安,及车马服饰、饮食医药等,均负其责,有时还充任太子师傅。佐官称少詹事。

      詹事府下设左、右二春坊。左春坊长官为左庶子,(正四品上阶),掌侍从赞相,驳正奏议。副官称中允(从五品下阶)。其他要职有左谕德、左赞善大夫等,掌讽谕规谏太子。左春坊下辖一馆六局。一馆为崇文馆,为太子的学馆,由学士、直学士主之,内设学士、校书、令史等官,学士掌东宫经籍图书,教授诸生;校书掌校理四库书籍。六局为司经局,即太子图书馆,设洗马以掌之,有太子文学(掌侍奉文章)、校书、正字(掌典校书籍)、书令史等官;典膳局,掌太子饮食;药藏局,掌太子医药;内直局,掌太子符玺、衣服、几案、文具等事;典设局,掌汤沐、洒扫及室内外布置等;宫门局,掌内外宫门锁钥事务。

      右春坊以右庶子为长官,掌侍从左右,献纳启奏,宣传令言;中舍人为副官,主要佐官有右谕德、右赞善大夫等。宋代渐次增设翊善、赞读、直讲、说书、王宫小学教授、太子侍读、侍讲等官职,教育太子识字、读书、明理。

      吾莆贤臣在东官任、兼职者为数不少。据资料,宋代的郑侨、林光朝、朱绂、陈俊卿、黄艾、陈士楚、李欣、薛元鼎等,均分别任侍读、侍讲、王宫小学教授、翊善、左谕德、左庶子等职。明代莆籍贤臣在东宫职位更高一些。柯潜历任春坊中允、司经局洗马、詹事府少詹事兼翰林学士。翰林检讨周如盘历任右谕德、转右庶子,掌司经局。继升少詹事兼侍读学士。熹宗时任太子宾客,封太子太保、文渊阁大学士,病逝后追赠少保。

      严 格 选 任

      帝子之师,关系太子日后能否成才,进而决定国家命运,故帝王对其人选要求甚高,严格选拔、任用。应选者无不是学问渊博、才华横溢,且为人正派的高才宋高宗命择“端厚静重者”辅导普安郡王赵昚(后为孝宗)。明英宗诏吏部选“学问老成、动止可法者”任驸马周景府学教官。吾莆入选东宫师儒,有二人是科举状元。

      宋代兴化县籍郑侨,乾道五年(1169)廷试进士,有司奏郑侨“策论”居第二,孝宗览而异之,擢为第一,后以《左氏春秋》侍讲东宫,又入为礼部郎中兼太子侍讲。太子参决启拟宫僚,孝宗曰:“郑侨自好”。故凡迁侍从者皆罢兼职,而郑侨独以太子请留为左庶子。光宗、宁宗时,均命郑侨为侍读,官至参知政事。明代莆田县籍柯潜,景泰二年(1451)廷对第一,授翰林修撰。明年,升春坊中允兼修撰,预修《历代君鉴》等书,受赏升司经局洗马,改尚宝司(掌朝廷印信)少卿,兼职如故,充东宫讲官。宪宗时,以侍从恩升翰林学士兼经筵官,再升詹事府少詹事兼翰林学士,命日侍经筵。郑侨、柯潜二人不仅是东宫师儒,后又双双成为帝王之师。莆田籍春坊谕德兼翰林侍讲林文,亦为宣德五年(1430)廷对第三名,后升庶子兼侍讲,英宗时改尚宝司卿兼职如故,拜学士。宪宗即位,以旧讲读官升太常少卿兼翰林侍读学士,缙绅推为“醇儒”。

      朝廷还注意从教职中选拔人才充任太子师,以利教育。明代莆籍余杭(今属浙江)训导郑循初,任上守职敬业,严条约以身先之,虽祈寒暑雨必衣冠端坐,为诸生讲解竟日无怠容,满考。适逢英宗诏吏部选“教职中学问老成、动止可法者”一人,为驸马周景府学录。经吏部严试精选,五十选一,得以应诏。秩满迁南京国子监博士,寻升鲁王府右长史,继拜秦王府右长史。莆籍兴化府学教授吴源,通诸经,尤深于《易》学,惇礼好义。洪武十三年(1380),明太祖朱元璋以荐特赐诏征之,曰:“朕闻君天下以图治为本,安黎庶以得贤为先。故令百司各举所知。今中书舍人林延纲(莆田籍)荐尔学精德迈,智志过人,特遣使赍(携带)符命有司礼送至京,朕当试用焉”。吴源到京后,任命为四辅(古代天子身边的四个辅佐官,朱元璋置春、夏、秋、冬四官为顾问)兼太子宾客,位列公侯都府之次,每讲明“治政必以得贤才、敦教化、养黎元为图治之本”,甚见嘉纳。后吴源以老请归,明年,太祖念其贤,复赐诏曰:“曩者朝臣荐卿学行是用,召卿至廷官以四辅,而卿告年老,难于步趋,遂命还乡。今者,朕选公侯子弟入国子学,司业缺员,生徒无所矜式,卿其为朕一来,讲道授经,无筋力之劳,而有成就后学之益,亦儒者之素志。其速来,勿有所让。”于是吴源再次赴京,授国子司业,未几卒于官。

      讲 经 授 业

      东宫教学的内容,《国语·楚语》较详记述楚国王子所授科目:“教之《春秋》,而为之耸善抑恶焉,以戒劝其心;教之《世》,而为之昭民德而废幽昏焉,以休惧其动;教之《诗》,而为之导广显德,以耀明其志;教之《礼》,使知上下之则;教之《乐》,以疏其秽而镇其浮;教之《令》,使访物官;教之《语》,使明其德,而知先王之务用明德于民也;教之《故志》,使知废兴者而戒惧焉;教之《训典》,使知族类、行比义焉。”内容相当丰富。唐宋以后则以儒家经书为主,包括《周礼》、《礼记》、《毛诗》、《春秋左氏传》、《尚书》、《周易》、《孝经》、《论语》等,辅以音乐、书法等技艺。故此,作为帝子之师,无不学问渊博,精通儒经,且善于启发。

      莆田县籍太子左谕德林光朝,便是一位学养深厚的儒学大师。他少从著名理学家陆九渊游学,专心“圣贤践履之学”,通六经,贯百氏,出入起居必中规距,有“南夫子”之称,四方从学者数百人。光朝年五十始登第,以著作郎进国子司业兼太子侍读,继拜国子祭酒兼太子左谕德。有次,宋孝宗亲往国子监,命光朝讲《中庸》之说,听后大为称善,面赐金紫,不数日,除中书舍人兼侍讲。南宋理学大师朱熹于光朝辞世后,追思曰:“某少年过莆(田)见林谦之(光朝字谦之)、方次云(方翥),说得道理极精细,为之踊跃鼓动,退而思之忘寝食,及后来再过(莆),则二公已死。更无一人能继其学者矣!”对其学说作了高度评价。明代莆田县籍陈经邦,为嘉靖四十四年(1565)进士,选庶吉士,授翰林编修。为东宫太子朱翊钧讲读官。朱翊钧登基,是为万历神宗,年仅十岁。经邦仍日侍左右,继授经义,明白恳切,音吐洪亮,每使神宗凝神听之,应作诗赋均为神宗赞赏。其仪度庄雅,进退雍容,为经帏儒臣所瞩目。神宗昵称其“白面书生”,还亲书“责难陈善”四字赐之,对其训育作了高度评价。

      莆籍国师讲解儒经,不但明了清晰,且善于阐发。莆田籍太子侍讲薛元鼎,在东宫为时为太子的光宗(赵惇)讲《易经》,“谨解卦大象”,为光宗所首肯,喻元鼎曰:“讲解甚明,深有开发”。 元鼎官至吏部尚书左郎兼太子左谕德。

      讲官进讲,有一套严格的程序,以清代乾隆为例。一是“日讲”。每年新岁开印后,请旨开讲,除忌辰停讲外,虽寒暑斋戒日期,及封印后均不停讲,至岁暮祫祭斋戒日始暂停。每日由满籍讲官一人、汉籍讲官二人轮值进讲。正本先期送进,副本由司经局正字缮写,讲官恭奉进讲。每日早晨,讲官进至前星门外坐,赐茶,候内使出,引至毓庆宫惇本殿,行一跪三叩礼,进至讲案前,皇太子先讲本日书毕,满、汉讲官依次进讲《四书》,《五经》,讲毕各退。二是“会讲”,即于每岁二月、八月,帝王亲御经筵后,钦天监择吉具题,皇太子行会讲礼,升主敬殿坐,各大臣官员排班序立,满、汉讲官诣讲案前,一跪三叩,依次进讲,先《四书》,后《五经》,讲毕各退。

      献 谕 善 箴

      更为难能可贵的是,东宫师儒在讲经时,善于联系实际,献谕善箴,以匡正时政。兴化县籍郑侨在东宫为普安郡王(后为孝宗)讲授《在氏春秋》时,“为陈大义,而尤拳拳于父子、君臣、君子小人之际”。林光朝的高弟、莆田籍宗正丞兼嘉王府直讲陈士楚,在东宫开经筵,讲解《周书·无逸》“知稼穑之艰难乃逸”一章时,曰:“百谷丽于土,荄(根)萌既敷方有实;三农力于田,莠草既除方有秋。”以喻小人有妨君子之意。孝宗传谕曰:“陈直讲说《书》,议论精详,理致深奥,诚得师德之道。”赐以金樽、玉瓯、金钱。光宗即位,士楚除侍讲。

      有几位莆籍国师,还善于视太子的个性特点及其表现,进行针对性教育。宋代莆田籍校书郎陈俊卿,高宗召为太子普安郡王府教授。其讲经辄寓规戒,王子好鞠戏,因诵韩愈谏张建封书以讽,王子敬而纳之。明代莆籍黄谦,登永乐二年(1404)进士,授鲁王府伴读,朝夕劝讲,因事纳忠。恐其好猎,则有谏猎之书;见其作字,则诵笔谏之言。恒切切以圣贤修身齐家之理、臣子忠孝之道,反复晓警,务使其心领神会然后已。尝曰:“使吾王无愧于东平(东平王刘苍,东汉光武帝八子,少好经书,雅有智思。明帝时拜骠骑将军,在朝多所隆益)、河间(河间王刘德,汉景帝三子。修学好古,实事求是。山东诸儒多从之游),则亦可以无忝愧于董(仲舒)、贾(谊)矣”。莆田籍郑循初对训育皇族,关爱有加,不吝警诫。任明英宗驸马周景府学录(相当助教)时,有人欲以庄田献予周景,重赂循初为其疏通,循初严峻拒之,且戒周景不可轻听,以自取悔尤。其后,果有贵戚请该庄园而被帝王谴责,周景由此益加敬重循初。秩满后,升鲁府长史(总管王府内务)。甫旬日,启陈六事,其中一事言“肃宫闱以清内治”,颇忤鲁王意。未几,循初即以外艰归乡。不久,鲁王果然因此事而坐罪,乃深悔不用循初建言。及循初起复,鲁王特奏乞还循初旧任,而循初先已拜秦王府右长史之命矣。到任后,因事匡正,多所裨益。莆田县籍林长懋,由青州(今山东益都)教授擢翰林编修,侍皇太孙读书,转春坊中允。长懋以老成自处,“凡小愆违多所匡救”。

      无 上 尊 荣

      对东宫国师培育之功,帝君甚为感怀。尤其所教王子登基理政后,对原先师儒更是礼敬有加,不吝褒奖。大多继任侍讲,成为帝师,不少受到重用。

      宋代莆田县藉李欣,字公愉,太平兴国八年(983)进士。宋仁宗赵祯为太子时,李欣处师儒之位。仁宗即位后,赐玺书褒问,除卫尉卿(掌宫门警卫),迁谏议大夫。郑侨于宋孝宗时侍讲东宫,后太子请为左庶子,前后受命孝、光、宁宗三朝,履献忠谠,为帝王所倚重,官至相位。陈俊卿乃宋孝宗为太子时之师。孝宗执政后,历官殿中侍御史、礼部侍郎、吏部尚书等职,任上屡献建言。在吏部任上,见孝宗未能屏弃鞠戏,将游猎白石,俊卿引用汉桓灵、唐敬穆及司马相如之言,力以为戒。孝宗喜曰:“备见忠谠,朕决意用卿矣!朕在藩邸知卿为忠臣。”拜俊卿为同知枢密院事、尚书左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枢密使等要职。俊卿八上章告老,以少师魏国公致仕。病逝时,孝宗闻讯嗟悼不已,中断视朝,追赠“太保”称号,并命福建路转运司给葬事,赐谥“正献”。备受尊荣。

      薛元鼎是宋孝宗为太子时另一位莆籍师儒,孝宗对薛讲解《易经》甚为赞赏。命元鼎兼权国子司业。继除提举浙西路,加直秘阁。孝宗喻元鼎曰:“以卿勤讲东宫劳甚,特畀道山寓直之宠,被旨相见太湖。”元鼎亲御舟沿江上下,并奏开运河五十四里。其后,孝宗相继重用元鼎为户部左郎、吏部尚书左郎,迁起居郎兼太子左谕德道德要职。

      明代秦府右长史郑循初,居五载,以老恳求归田。秦王因奏言循初辅导端谨,乞量升职,以荣其行。遂追加中顺大夫,赐致仕归。明神宗对多年精心培育自己的师儒陈经邦,亦是委以要任。万历初迁左谕德,掌左春坊事。丁忧服阙回京后,进侍读学士,掌翰林院事。继升礼部侍郎,加太子宾客,转吏部左侍郎,改掌詹事府,教习庶吉士,曾随神宗登天寿山,获赐麟衣银勺、匕箸环刀等宝物,两宫召见慰劳亦各有赐。经邦乞休家居时,神宗常派人问题,病逝后赠太子少保。经邦著有《东宫讲章》、《经筵讲章》各十五卷。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