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文化综合>盖尾镇新窑村:藏于泥土的记忆

    盖尾镇新窑村:藏于泥土的记忆

    点击查看原图

      制陶老手艺人“灰头土脸”低头认真制陶胚。

    点击查看原图

      如今的制陶作坊仍保持着上个世纪时的样子。

      清朝初年,为避战乱,郭氏一脉从山西一路向南,辗转迁至仙游盖尾定居,并世代以烧制土窑为业,新窑村也由此而得名。

      新窑村是该镇最小的一个行政村,还是该镇唯一一个少数民族村。这天,我驱车前往该村。刚进村,我发现曾经的土窑作坊变成一座座现代式的楼房,制陶作坊已是寥寥无几了。在当地村民的引路下,我找到了一个制陶作坊。

      作坊外,堆放着碎陶罐片和一堆堆用白色塑料布盖着的东西,村民告诉我,这些都是窑土。这个作坊是座土坯房,屋顶很高。穿过小门走进作坊,阳光透过屋顶瓦片间的缝隙,洒落在地面、陶器上,如点点星光。

      今年63岁的郭俊杰是村里一名制陶手艺人。他告诉我,他的祖辈都是制陶人。当年人们用的陶瓷水缸、米缸、碗等生活用品,都是从窑里烧制出来的,再装进担子挑到码头去,装上船后再卖往各地。

      他的制陶作坊仍然沿用300多年前老祖先的制陶工艺。我看到陶罐堆中,放着一台老旧而又简陋的机器。他说,这台是粉碎黏土机。他边说边把黏土倒入机器中,经过机器的碾压,红土一下子变成了粉末。他又将这些粉末与其他黏土按照比例进行混合。

      在作坊的另一边,有几名工人脱掉脚上的鞋子,在黏土上不停地踩。他告诉我,这样做能让这些黏土有黏性强度。我也脱下鞋子,和制陶工人一起踩。当脚丫子接触到黏土时,一股冰凉冲上心头,让我觉得舒服,便越发用力踩。不过,才一会儿我就踩不动了,脚力越来越轻,动作也越来越笨拙了。

      半个小时后,红色黏土就变成灰黑色的窑土,手感更为细腻,我掰一小块放在手心中揉搓,感觉像搓橡皮泥,柔软而有弹性。

      随后,他将切割好的窑土放到石膏模具中,两手熟练地拿捏、按压、刮平……慢慢地,窑土变成有形状的窑胚。我也上手试了试,原本看似简单的工序,做起来却并不容易,我试了几次都没能成形。他告诉我,制陶中有些工序是要靠手感、脚感来掌控的,这都是需要时间和经验积累而来的。

      “窑胚再经过整理、晾晒、润水、烧制等多个环节才能成陶器。这些工序中,烧窑工最苦,温度高不说,还要一直守候在窑炉外一天一夜,时刻注意调整火候,否则所有的陶器都将作废。”郭俊杰说道。

      在作坊体验的这一天时间里,我深感制陶手艺人的不易。他还告诉我,上世纪中叶,制陶业一直是村里的经济支柱。由于这里的陶器造型古朴、工艺精湛而闻名遐迩,曾一度受到泉州、龙岩等地人的青睐,并来此拜师学艺。现如今,铝合金、塑料和现代化制陶业的冲击,使得土窑日渐没落,全村只剩下2座手工制陶作坊了,制陶人也只剩老人了。

      我转身再看看他,沧桑岁月也在他身上留下了痕迹。他的腰背驼了,头发也白了,家里人劝他不要干了,可他却不听,始终坚守着。湄洲日报记者 杨怡玲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