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余崇龟为韩侂胄争议

    余崇龟为韩侂胄争议

      余崇龟,字景望,仙游文贤里(今度尾镇)厢溪村人,家世相传为夏后,余氏世居晋,出身书香门第家庭。南宋淳熙五年(1178年)与兄元一同榜进士。初任司农丞时,皇帝在便殿召见他,赐对和征询国策,他对答如流,皇帝很满意,授任秘书丞兼代工部郎官,后官至兵部侍郎兼给事中。现在厢溪村境内,仍有宋梁溪余氏府第遗迹可证。

      当朝大臣,权位居左右相之上的郡王韩侂胄,字节夫(韩琦曾孙)。他见余崇龟,初出仕途,气质非凡。并准备给他安排要职官当,对别人来说,这是求之不得天大好事。可是,余目睹朝廷现状,感叹地说:“今日言路不得行志,况一登厮役之门则遗臭万载,归洁吾身可也。”断然拒绝,不愿与韩为伍,并力求去当地方官。他后任江州(四川浔阳)知州,年逢大旱,崇龟举家蔬食,为民祈祷天地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同时请求朝廷赈灾解困。不久,又调任枢密院检详文字。那时,韩侂胄请求宁宗皇帝追封岳飞为“鄂王”;削去秦桧死后所封的“申王”,改谥“谬丑”。余也上书皇帝,表示支持韩,请求早日赐封。说明余崇龟是非分明,对事不对人。

      韩侂胄被罢黜时,史弥远启奏皇帝说:“权臣(韩)专政时,众官员纷纷趋炎附势,只有崇龟一人刚正中立,不投靠他。”宁宗听了,当即封崇龟为监察御史。崇龟上任不久,便上疏皇帝说:“现在封爵过多过杂,上有大臣,下至奴仆,直至内宫宦官,都有不适当赏赐。他们依仗皇上的宠爱,超越职权,干预朝政。一些官员称门生,呼恩府,叙谱系,结姻亲等大搞裙带关系,实在不成样子。”建议整肃朝纲,肃清韩的不良影响,宁宗皇帝表示赞许。

      开禧三年(1207年),南宋北伐兵败求和,金人索要苛刻,用韩侂胄头颅作议和条件,因为他是兴兵攻金主谋者。朝廷大臣们也商议,答应要杀死韩侂胄。这时,余崇龟极力反对,据理争辩。他说:“韩侂胄贪功冒进,虽然有罪。但是把他的脑袋装在盒子里送到金国去,确实是有污辱国格之大事。”争辩几场,没有被采纳。韩侂胄最终被礼部侍郎史弥远与杨皇后密谋杀害,函首至金廷。金主以礼节发葬,首级葬金邦,谥“忠丑”。年时56岁的韩侘胄就是这样死在腐败的宁宗朝廷和无能耻辱的大臣手下,宋史写下不光彩的一页。

      此事传到河南安阳韩侘胄故里,逃亡的家属大骂昏君,伴君如伴虎。乡亲们也极为不满和打抱不平。有一首诗极其深刻地批评这个事件。诗云:

      匆匆函首议和亲,

      昭雪何心及老秦。

      朝局是非堪冷齿,

      千秋定论有公评。

      横挑强敌诚非计,

      为报先仇不顾身。

      一样北征帅挫衄?

      符离未戮首谋人。

      诗中评击:秦桧罪大恶极也无落到这个下场;强敌挑衅入侵,不顾身危,组织抵抗是爱国的、正义的“诚非计”;同样北征的将帅甚多,胜败是兵家常事成“首某人”是何等的不公正、不公平呀。余崇龟能站在爱国爱民的立场上敢于极力争辩的精神难能可贵。

      韩侂胄死后。余崇龟还担任过兵部侍郎兼给事中,从政之余,还著书《诗经讲义》、《州郡风土记》、《静胜文集》等,享年61岁,赠通议大夫,墓葬厢溪山。□陈金燕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