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亦泣亦歌别亦难——郡县士民送别莆臣掠影

    亦泣亦歌别亦难——郡县士民送别莆臣掠影

      中国古代政制,天下事务莫不起于州县。州县一级政权,居承上启下重要位置,较为稳定,可谓千年不变。然州县之官,其任期则有定制,一般是三四年一任,秩满便要迁调,或上或下,或平移改位,或致仕归养。丁忧尽孝,也要辞官离职。还有因忤逆上司,乃至触犯“天条”,遭贬黜革职者。故此,其流动性是相当大的,遂有“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之说。笔者据方志粗略统计莆田县官(县令)任职情况,自唐代至清代近三百年间,共264人,差不多平均五年一换,其中宋代为1.8年,明代为4.1年,清代尤为频繁,人均任期为1.8年,短者仅以月计,光绪三十二年(1906)、乾隆五年(1740)均一年连换四任,乾隆三十年(1765)一年换五任。仙游县情况也大体如此。   州县之官,作为奉命牧民的“父母官”,其离任自然是当地的大事。该官若忘本缺德,贪赃枉法,鱼肉人民,成为货真价实的“破家县令”、“灭门太守”,御任之时,士民无不视为“灾星移去”,甚至围聚署衙前,掷瓦摔土,污言唾骂,以消积怨。此等假“父母官”,恰如丧家之犬,夹尾而逃。反之,如若清官贤臣,力尽“父母官”之责,任上惠民善事不断,将欲离任,往往为士民所举扬和挽留,倘若不果,则亦歌亦泣,倾心送别。常见有赠“万民伞”仪式,寓万民庇荫之“保护伞”。   莆阳贤臣,浪迹神州。宋、明两朝,最为鼎盛。其优秀者,受命牧民,奉公节私,清廉勤慎,政绩显著,民蒙其利。其离任之时,常有感人的送别场面。   宋代莆田人林枅,字子方,为绍兴二十一年(1151)进士。于信州(今江西上饶)太守任上,关心民瘼,深知所征“物力钱”(各种赋税杂捐)成为“民患”,力主罢之,遂以公库代输“物力钱”,民众视为恩德,秩满离任就道时,数千邦民高举“恋德”旗送其出境。后朝廷以“风力之士”授泉州守、除直秘阁福建路转运判官、直徽阁知福州等职,史称其“持节分阃(京外要职),所至有声”,“吏畏民怀,为当世所称道。”莆田县人林积仁,字充美,绍圣四年(1097)进士。知平阳府(今山西临汾)任上,大刀阔斧,革除蠹坏,铲恶扶弱,为民所德,未几调京畿提刑狱,“既去,人皆罢市泣送”。高宗时,平阳父老诣阙乞其为郡守,积仁再领平阳府,“郡人望马首而拜者合沓至,写像置之。”明代莆田县人林俊,字待用,成化十四年(1478)进士。历事四朝,官至刑部尚书。武宗时,为右副都御史巡抚四川,治乱安民,执法以公,坚决拒绝一切请托,百姓视若“包青天”,建生祠祀像。致仕离川时,士民号哭追泣于道。   一些刚方清正的贤臣,常因为民请命而谪贬或落职,离任时,士民以强烈的感情,表示道义上支持。莆田县人林渶,于饶州(今江西上饶)通判任上,以清介自厉,据法夺还势家所占湖田,归之于民,因而得罪权奸,遂借考绩之机落其官。御史侯某抗言曰:“林渶去,江西官无可留者!”终被罢官,朝论大哗。“饶州士民号泣追送之境上”。明代莆田县人彭韶,字凤仪,天顺元年(1457)进士。拜刑部山西司主事,历任四川按察副使、广东左布政使等职,史称 “莅官忠诚恳至,平冤滞,剔奸蠹,敦风俗,恤民隐”,于广东任上,举贤减赋,甚得民心,因议置贡物而忤旨,调贵州左布政使,启行之日,广东父老泣送河下,如去慈父母,甚至有人追送到数百里之外。   更为感人的是林积仁,二领平阳府后,起为广南东路计度转运使。所辖潮阳(今属广东)县,狱案累年不辨,涉案至数百人之多。积仁途经潮阳,“一日而决”,解放大批良民。后积仁不幸卒于官所,当其棺柩南下经过潮阳时,“潮人哭之甚哀”,民众不忘当年辨狱之德。更有莆田县人宋裴,字材成,宋代政和五年(1115)进士。历知余干(今属江西)、邵武(今属福建)郡县,治寇安民,政声不绝,以至离去二十年后,人们提及此善事时,仍不禁泪流涕下。善良的中国百姓,对“父老母”的善事,总是念念不忘,点滴之恩,报以涌泉,何等淳朴、可爱。   宋代徽州(今属安徽)人送别知州陈居仁事例,更具典型意义。陈居仁,字安行,绍兴二十一年(1151)进士。史称其“风度凝远,处已应物,一以诚信,临事毅然有守,所至号称‘循吏’”,宋高宗也誉其“治行为天下第一”。居仁于徽州任上,大力推行“节经费以惠俭瘠”之政,以“不能推广圣德,吏则有罪”自励。并针对民众输纳赋税之难,令衙军树立二华表于庭示信,宣称凡缴纳赋税遭受恶吏刁难者,持所输立华表之下,将亲往探视处置。从而畅通输纳渠道,人无留滞,吏员也无法从中作梗渔利。邻县每有讼案,事主大多赴台省乞请,移案居仁裁决,足见其声誉之高。居仁任满去职时,“吏民遮留,真有截蹬断桥者”,只好由小道离去,父老有的送别数十里之外。去郡十余年,每逢生日,郡人必前来拜寿。后以集英殿修撰知鄂州(今湖北武昌)、赴任取道郡州时,士民仍然热情不减,聚彩揭旗,成千上万人拥上道路。鄂州任上,筑长堤捍江御洪,整修“安乐寮”收养贫病之民,并拨闲田归其用,故甚得民心,以至其后移守镇江(今属江苏)时,适逢大旱,筹款赴荆楚购粮,粮商一听是陈居仁所需,争相以粟就粜。其得人心深矣!此举存活镇江数万饥民。   清代三防(今广西融水县)主簿余小霞署联云:“与百姓有缘才来此地,期寸心无愧不鄙斯民。”宣示居官之愿,心态平淡,政纲低调,却话中执政为民的政理本质。又有名臣徐士林守安徽时作署联云。“供长生位,刊德政碑,莫非世俗虚文。不知那件事轰轰烈烈,堪配龙山皖水?挂回避榜,贴盟誓联,都是官场假相。只要这点心干干净净,无惭白日青天!”此联针对郡县盛行的虚假习俗,倡行清廉、务实、力政之官德官风,人呼为“徐青天”。徐作为官场上人,其联可谓直言不讳,入木三分,道尽世俗虚文和官场假象。   “劝君不用镌顽石,路上行人口似碑”。这是五代齐朝释普济法师的名言,是说官员的政声,因其良好的德行、政绩而博得民心。看来,这位高僧对世事之洞察,颇具功夫。本文例举郡县士民泣别为政有声的莆籍贤臣,就是因为他们较能忠实地行“牧民”之责,予民仁爱之心,勤办惠民实事,真正成为庇荫善良民众(而非豪强势力)的“保护伞”。仅此而已,然亦难矣!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