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山歌一曲

    山歌一曲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获悉老乡退休教师黄金荣、范金伟等几位长辈,一直在搜集整理兴化山歌。我为他们进村入户走访,记录、整理、注释一首首山歌而感动。

      尔后不久,我将这一信息告诉父亲。他说:“我们家也有四五册手抄本,两本是你外公赠送的。”听后,我十分欣喜。

      其实,像我这样的晚辈,接触山歌甚少,可以说少得可怜。只依稀记得,小时候牧牛时,有五六十岁的老者在田间清唱山歌,虽不懂意思,却也觉得有点穿越山峰得豪放、动听。那时,去外婆家,偶尔也会听到她唱英台山伯山歌。前几年,有朋友送我一本《梁祝诗》,让我对山歌有了些许的认识。这次,老黄、老范搜集的范围不单单是涵江山区的,还有仙游的钟山等地,而且整理的内容也更丰富了,让我对山歌有了莫名的喜欢。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我的家乡,坐落在涵江、仙游、永泰三地交界的山旮旯里。多少年来,美丽的山村,养育出勤劳智慧、憨厚老实的山民,亦曾蕴藏着代代相传、美妙绝伦的山歌。

      前段时间,为了解家乡的山歌,我特地去趟外婆家,让她介绍一些情况。虽然她年近九旬,但仍会记得不少句子,而且唱得有模有样,挺好听的。外婆借给我家里仅存的“宝贝”--两本手抄山歌,我认真地读了遍。那是以牛皮纸当封面,割成小块的信纸为内页,用毛笔抄写、穿线装订的小本子,仅有巴掌大。却是外公忙罢农活,在昏黄的煤油灯下誊写的。内页上一笔一画的小楷毛笔,字迹清楚,笔画俊秀,不得不惊叹外公的书法。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出生的老者,基本上是小学文化程度,或是文盲,虽然有的歌词用莆仙方言翻译得不够准确,却能抄录下来,确实非常不简单。我无法揣摩当时外公抄写的,至少有一点可充分证明,那便是他那一辈人对山歌的热爱和执著。如今,发黄的手抄本似乎让我看到外公的音容笑貌,听到了他爽朗清晰的歌声。

      外婆说,外公在上世纪70年代用小楷抄写梁山伯、刘永等几十本诗抄,再分别赠与每个女儿。那时,外公上山锯树等干活,都要唱山歌。一山唱来一山和。外公的嗓音还不错,他站在屋外的山头,与远隔一两里的另一山头,竟然能够对起山歌来。声音从一个山头传至另一个山头,回音清脆、高亢、透亮,久久回响。听着外婆的回忆,我仿佛听到了大山深处阵阵悦耳的山歌。

      外公已去世20多年,外婆一直珍藏着山歌手抄本。她告诉我,与她同龄的乡里乡亲,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多多少少会唱山歌,有的会唱多首,有的只能唱几句,能完整唱下来的不多。她边介绍边吟唱几句,说自己能忆起的山歌有限,外公那时会唱好多首。听着几近失传的地道山歌,我仿佛触摸到他们那代人年青时的激情。尽管岁序更替,但历史的原始味依然不减,毕竟那是在传承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怀,甚至传达大山深处一种难以忘却的眷恋。

      山歌是灵动的,有着旺盛的生命力。只要一点空间,它就会四处流淌。父亲说,绣花绣钮不算巧,唱诗唱曲解心头。不唱山歌忧愁多,唱起山歌乐呵呵!这是过去大家的普遍说法。生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期、拥有初中文化的他,也曾耳濡目染着山歌长大。他坦言,山歌是山里人的情感表达、交流和文娱的一种方式,是一种用本地方言传唱民间传说、故事而自娱自乐的民歌。比如,劳动或休闲的时候,唱山歌;高兴的时候,纵情高唱;痛苦的时候,用低沉、幽怨的歌唱来发泄内心深处的情感……

      一曲山歌一曲情。以前在家乡,不管是上山干活或者下田劳动,只要有人的地方,悠扬而婉转的山歌常常不绝于耳。这块田与那块地之间,这个坡头与那个坡头之间,隔河相望,峰岭遥对……你唱我和,歌声流淌在田野里、山峦中。每一个跌宕起伏的音节,演绎出特别的生机和灵韵,也唱醉了山民的炽热或平淡生活。

      山歌是一壶浓浓的乡酒。父亲说,只要唱一首,你就会变得快乐开心;唱着唱着,忧愁或苦闷就会在不知不觉间无影无踪,压抑的心情亦会被悠扬的山歌释放了,取而代之的是精神抖擞。他认为,过去,有山歌的日子再苦心里也觉得甜,农活再累也不会感到疲劳。这样提神养心的山歌,无比甜美,无比温馨,无比惬意,滋润了乡亲们过去枯燥而乏味的日子。

      兴化山歌是一朵别具一格耀眼的山花,粗犷、纯朴、自然,如淙淙山水悦耳动听,拨动心弦;如烂漫山花纯真美丽,清纯诱人;如山区米酒甘醇甜香,回味无穷。可以说,多数山歌借助民间爱情故事或传说,表达当时被剥夺正常爱情生活的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

      每一支山歌都是一个美丽的故事。每一次的低吟浅唱,每一次的放歌抒怀,不管是壮阔激昂,吟咏春秋,还是收获爱情,都值得记载传承。

      社会发展日新月异,家乡的山歌,理应更“醇香”,更动听,但事实并非如此,因为热爱、会唱山歌的人凤毛麟角。所以,组织发掘、整理、保护、推广迫在眉睫,任重道远。可我坚信:尽管沧海桑田,它不会消失,更不会失传!毕竟,兴化山歌,这种用方言演绎故事的乡村记忆,是一种让人值得回味的乡愁。□易振环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