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忠、勤、廉、慎 ——从送行诗看柯潜的官品与人品

    忠、勤、廉、慎 ——从送行诗看柯潜的官品与人品

      柯潜(1423—1473),字孟时,号竹岩,莆田柯山(今城厢区灵川镇柯朱村)人,29岁中状元,去世时才51岁,官詹事府少詹事兼翰林院学士。

      柯潜去世后,由他的后代将柯潜生前所撰写的诗文等结集刻印,这本集子叫做《柯竹岩集》。

      在《柯竹岩集》中,存诗二百来首。存诗中有游览诗、题画诗和送行诗、挽诗等,其中送行诗多达47首。这些送行诗可以说是柯潜的官品与人品的真实写照。

      柯潜在翰林院任职期间,一直秉持着一种忠勤廉慎的为官理念和为人理念,以此严于律己,并以此诫勉同僚和部下。

      明成化三年(1467)冬,明宪宗命翰林院官员拟进诗赋为即将举办的元宵灯节助兴。这表面上看是一件附庸风雅之事,实际上则是劳民伤财,不合时宜。当时翰林院编修黄仲昭、章德懋、庄昶等三人,联名上疏谏罢。宪宗帝见疏大怒,将黄仲昭等三人加以廷杖并贬谪到外地做官。命下之日,柯潜连夜草疏乞请予以宽免。疏曰:“章德懋等所言,亦欲少效臣子尊爱之心,实非有他也。天下四海之远,闻其贬斥,将谓陛下过为戏玩之乐,忌人之言,故重为摧折之威,钳人之口,相与惊疑骇叹,以为不复得见太平之治矣。而凡怀忠爱之心,有所见而欲言者,皆畏避天威,卷舌自保。陛下复欲有所闻,以资圣德,其可得耶?伏乞陛下宏天地之量,追寝前命,俾懋等循省自新,以图复称。且以开释天下之疑,劝激忠鲠之士,使君子道长,小人道消,则宗社臣民不胜庆幸。”此疏写的何等好呀!谨慎委婉,方寸拿捏得十分精准。既表达了对属官的关爱之情,又从治国的高度,规劝皇帝开放言路,倾听臣民的呼声。然而,遗憾的是,宪宗帝根本听不进柯潜们的中肯的意见,仍然维持了对章德懋等三人进行贬斥的决定。在《送编修章德懋赴桂阳州临武知县》一诗中,柯潜写道:“献疏黄金殿,英英志不回。迁官无愧色,治邑有余才。点易临溪阁,横琴坐石台。闻情幽赏绝,犹似在蓬莱。”多少给这位遭贬谪的属官以宽慰。柯潜在《送翁侍郎赴衡州太守二首》中写道:“西风惊别意,落日满秋山。爱国心常赤,忧民鬓欲斑。节高星斗上,名在鼎彝间。暂向衡阳去,行看又赐环。”其二:“草就匡时疏,英英气似虹。立朝真不忝,得郡未为穷。人笑谋身拙,天知报国忠。怜余素餐者,长自愧高风。”同样表达了对这位贬官爱国忧民之举的高度肯定。在另一首送贬官赴任的诗《送检讨庄孟旸赴桂阳州判官》中,柯潜写道:“……直言非不用,高志自难酬。……”表达了自己哀哀的无奈和深切的同情。

      在《柯竹岩集》中,有一部分送行诗是劝勉赴任官员为官要清正廉洁的。在《送仲弟邦纪任通州学正》一诗中,柯潜写道:“……去去登泮学,冠裳肃威仪,展席坐清昼,横经讲轩羲。慎勿嗜粱肉,饮水足忘饥。勖哉继前哲,庶以慰我思。”诗中柯潜勉励这位弟子要勤政廉政。在《送行人(注:官名)司正邵震使安南》一诗中,柯潜对这位即将出使安南(注:今越南)的官员说:“天王出震继唐虞,宇宙重新化日长。要使车书归一统,远颁正朔到殊方。碧天尽处通容管,瘴雨晴时过富良。珍重平生清苦节,莫将薏苡载归囊。”在《送儒佥宪考绩还江西》一诗中,柯潜十分委婉地对这位官员说:“……看山多上滕王阁,访古频过孺子祠。按节更应周列郡,清霜飞处有春熙。”为什么要“多上滕王阁”呢?要知道王勃在他的那篇著名的《滕王阁序》里有一句千古名言:“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要这位官员多为老百姓的利益着想,要安于清贫。柯潜在诗的结尾语重心长地对这位官员说:“清霜飞处有春熙”,守住清贫必有好结果。在另一首《送钱学士(注:柯潜的属下)使安南二首》其二中写道:“东风二月出神京,碧树青山万里程。瘴雨尽随恩雨散,文星遥傍使星明。字多古意磨崖刻,诗有仙才倚马威。不遣归囊添薏苡,从来心事玉壶清。”柯潜告诫这位官员,在出使安南途中,尽管会遇到瘴疠等不良环境,但要牢记皇上的重托,克服困难险阻,化瘴疠之行为碧树青山之行。同时,在履职过程中,一定要做到廉洁奉公,“不遣归囊添薏苡”!在《送莫宗元赴太平府同知》一诗中,柯潜也告诫这位即将赴任的官员说:“……行行须重平生节,清苦毋嫌嚼冰雪。君不见古来别驾有王祥,青史留名长不灭。”柯潜勉励这位官员,要以王祥为榜样,任何行动都要牢记珍重平生甘守清贫的节操,做个清正廉洁,“青史留名”的清官好官。柯潜频频地诫勉官员要做清正廉洁、不贪不腐的清官好官,自己也是这样做的。明景泰七年(1456)七月,柯潜奉命出任应天府(今南京)主考官,乘舟赴任,舟泊淮阳(今扬州)码头时,一举子漏夜赶来行贿送礼,受到柯潜的严厉斥责:“尔急去,毋自速罪戾!”这位举子以为当官的都是这样假腥腥的表面做作而已,坚请不息,留下贿物就走。柯潜怒不可遏,命随从将这位行贿的举子扭送衙门法办。这场考试,因柯潜的铁面无私而使科场秩序肃然、井然,维护了科场的公正公平,保证了录取质量。正因为如此,柯潜在《送士华兄还柯山二首》之二中写道:“……故园父老如相问,为道冰衔彻底清!”

      除了勉人与自勉为官要清正廉洁之外,柯潜还诫勉官员要多多关心体恤老百姓的疾苦。在《送张瓒太守赴太原》一诗中,柯潜告诫这位官员要做到:“吏不催租无吠犬,官唯饮水有悬鱼。”在另一首《送进士钱景通赴青州推官》中,柯潜告诫这位官员:“要使门无投刺客,莫教庭有泣冤民。”也就是说,要廉洁办案、谨慎办案、公正办案,不要做平民百姓蒙冤受屈。

      对一个知识分子出身的封建官僚来说,能做到勤、忠、廉、慎,是多么的难能可贵呀!对这样的有德又有才的人来说,本应受到朝廷的重用,但是,遗憾的是,柯潜到死才做到只有区区从五品的詹事府少詹事(相当于现在的国务院办公厅机关事务管理局副局长),有几次推荐升擢的机会,都终“不果用”。为什么呢?就因为柯潜为人直气介特,守正不阿,不附势,不鬻私的原因。他的后人也只能无奈地说:柯公“虽尝以圣贤之学,经济之谋启沃圣心,而未见柄用。夫用不用,非所以论公也。”(意即不能以是否得到重用,来评价柯潜一生的功德。)本文不想妄评柯潜一生的功德,只想说,柯潜的这些送别诗,的确为包括今天的各级领导干部在内的大大小小的官员,为我们子孙后代,为我们这个民族,这个社会留下了一笔十分宝贵的文化遗产和精神遗产。      (王春火 王元凤)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