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仙梦与蔡京兄弟“九天珠玉”碟菜

    仙梦与蔡京兄弟“九天珠玉”碟菜

      虽然这“九天珠玉”听似铿锵悦耳,看似恍若珠光宝气的碟菜,其实若是没有给予用心组合,也不过是仙游人日常司空见惯的这么几道:葱爆仙螺、卤鹌鹑蛋、盐焙花生、卤皇帝豆、金黄豆腐、油炸水龙、炸荔枝肉、姜末橄榄、清蒸红枣九碟小菜而已。可是,令人难以想象的是,以上那些看似平淡无奇的地方小吃碟菜,其当年却是道道藏五行玄机、道道有故事来历、道道具养生功效、道道无不与其“九天珠玉”形神契合之殊异文化寓意--当然,这正是“九天珠玉”碟菜其令人刮目相看之价值所在!

      传说,当年 蔡京兄弟俩未出仕时到九鲤湖祈梦问前程,仙公大兄梦示他兄弟俩的前程“尽在麦斜岩顶樵夫俚歌中”的故事。他兄弟俩后来于凌晨旭日东升前赶到麦斜岩占星石上,居然看到了佛光,还听到樵夫放嗓高哼着:“青云脚下腾,红日山边生,一石双星座,九天珠玉连。”蔡京兄弟俩慧根灵异,闻此俚歌,回想夜梦,心有妙得。自此,更蹈砺奋发,终于公元1070年兄弟同登龙虎榜,又历三朝同居左右相。后蔡京的儿子又被招为驸马,可谓攀龙附凤,荣华富贵举世无双,真的应验了九仙之“一石双星座,九天珠玉连”的仙谶了。三十多年后,蔡京兄弟俩应兴化官府与乡贤多次上书邀请回乡探亲时,特地带领子侄家人和贴心管家蔡安一行,重访九鲤湖,还愿九仙公。据说当年他兄弟返乡时好风光热闹,除八抬大轿,钟鸣鼎食之外,还特地从京城带来十音八乐队和伶倌戏班(后来留下,演变成莆仙戏)。除祭祖、视察木兰陂外,还亲往九鲤湖观光还愿。祠中道士在他兄弟临风观瀑兴高情畅之时,不失时机敬求他兄弟题词,镌刻摩崖,以志千古。这时,蔡京临风凭栏,回首往昔,感慨万千,欣然应允,当即于将军亭中挥毫奋书“九天珠玉”神完气足的颜貌欧体大楷。蔡京落款之后,意犹未足,嘱其弟蔡卞也题一通。蔡卞见哥哥既已题写横式,他就以行楷题个竖式"可与吾言"四字。本来是蔡京兄弟俩争着献资百两黄金,示意镌刻于对面万仞石壁上。哪知跟随蔡京兄弟一路同行,本是山西太原巨贾(现代称“大款”)出身的心腹下僚郑崇周认为侍侯多时,难得一表忠心的机会来了,便毫不犹豫地挺身而出,慷慨解囊主动承担其此举项目的所有经费。蔡京兄弟俩见其盛情难却推不掉,就顺水推舟做个人情,特地吩咐手下要把“晋阳(山西太原)郑崇周题捐”也一并落款镌刻,以志褒扬之德。孰料,那个精明过人的巨贾下僚郑崇周,却出人意料地连连摆手谦辞曰:“今日能够得以追随相爷左右效劳,实乃全然仰仗相爷兄弟予以一手提携栽培之力,如此之遇之恩郑某没齿不忘,何况能有如此让我略表寸心契机,实属鄙人三生有幸也,岂敢以区区之百两黄金之故,而赫然将其‘题捐’镌刻于摩崖”,以使鄙人轻易沾相爷兄弟之光沽名钓誉于天地之间,以至于唯恐将来会被不知情状者视为笑把而累及相爷兄弟,念此恐有不妥,还望相爷三思是祈!”这时,站在旁边的蔡卞见郑崇周说得情真意切,闻之无不令人为之动容,考虑再三,愈觉得郑崇周说得颇为在理,何况将其‘题捐’两个字镌刻于摩崖之上,虽然是一时对其慷慨解囊的褒奖荣耀,不过仔细推敲也确实显得太显眼浅俗了些。于是,蔡卞沉吟片刻便向蔡京提议:“郑君此慷慨解囊壮举既要充分予以褒扬,而郑君所提建议也不能不予采纳,所以建议为了褒扬还是要把‘题’字保留下来;为了免俗可以把‘捐‘字省略掉,这样岂不两全其美?”蔡京与在场各位闻此无不为之拍手称妙!当然,这郑崇周见蔡京兄弟如此厚待自己能不为之受宠若惊?

      显然,作为当朝权相的蔡京,这时候,既有对于自己刚才受捧场所激发出来的灵感,一挥就写下那气壮山河的“九天珠玉”书法,简直是大有神来之笔,酣畅淋漓之感;又有对于巨贾下僚郑崇周那见机识趣,知恩图报,不惜重金,以表忠心的举措,以及自己顺水推舟而又不失为智慧大度地巧妙处置的那一幕,一时间,踌躇满志之情难免溢于言表。只见得蔡京在众官僚和亲友的簇拥下,与弟弟蔡卞又步履轻捷地边向珠帘玉柱瀑布下方,边走边兴致勃勃地拉大嗓门,大大咧咧挥臂交待蔡安说:“你就别跟了,回去到九仙祠和道士们好好准备午餐,尽管办的丰盛些,把“九天珠玉”全捧上,我要好好地犒劳一下部属和地方乡亲们,以尽我回家乡的地主之谊!”

      谁知道,蔡京的这一番慨然交待无疑是乐坏了那一帮部属随从,特别是使仙游县官和忙乎着鞍前马后搞保卫、伺候的勤务人员,个个大有受宠若惊之态。既然是相爷不但要把午餐办丰盛,而且还要格外开恩地把相府的特色佳肴“九天珠玉”全捧上,那岂不是对他们这些下层地方官吏的最大恩赐?弄得这帮人听在耳朵里,想象脑海间,无不乐颠颠地俯首帖耳恨不得多寻找个机会争效其犬马之劳,以盼望着哪怕是给相爷多留下那么一点儿模糊印象,也可争取到犒劳宴席上见相爷时,能侥幸亲自给予把盏赐酒后赐“九天珠玉”佳肴的那么一点儿“天赐良机”。与之相比,蔡安可就大异其趣了。尽管当时蔡安也是带着多年以来养成得相府头等管家特有的机敏果断与从容大度姿态执行的,但是,这回他却真的让相爷那句心血来潮时,无异于没头没脑、不着边际的“把‘九天珠玉’全捧上”给弄得晕头转向了!如是说要把午餐办丰盛,那倒是心领神会,自是轻车熟路不在话下,可偏偏这相爷刚刚写下的“九天珠玉”,却要如何给“全捧上”宴席上呢?

      尽管如此,作为心腹管家多年的蔡安,对于相爷的指示,还是最懂得无论如何,在什么时候都是“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才是硬‘道理’”的秘诀。于是,他一边硬着头皮赶紧返回九仙祠,按照相府惯例,部署丰盛午餐菜谱;一边脑子里不断盘算着如何破解这“把‘九天珠玉’全捧上”的相爷交待难题。当他急着在九仙祠九仙塑像前不停往返踱步的时候,竟然困顿难耐地靠在九仙塑像台下迷迷糊糊进入了梦乡,恍惚间他抬头看到了三只眼睛的白胡子何大仙,他纳头便拜,祈求何大仙为其指点迷津,破解难题。只听到何大仙不紧不慢地吟唱:“蔡子出自文曲星,九天珠玉最关情;荔荫山海无穷物,难在形似贵传神。来时还是去时路,何妨足下身边寻。”吟罢,哈哈大笑。这时蔡安睁开眼睛正待仰望,便自倏然不见了。当他立即意识到刚才是何大仙在梦示他“九天珠玉最关情-----难在形似贵传神-----何妨足下身边寻”时,他在由衷感谢九仙赐教的同时,联想起蔡京平生心路历程与生活习性,决定从其既与九天珠玉形似贵传神,而又出自家乡本土的向来为蔡京所嗜好的食物中挑选。他又根据平时九仙信众最喜欢把家乡最好吃的土特产送来供养九仙的民俗特点,请道士带他到厨房仓库一观,果然名不虚传,这里既有山珍海味(九鲤湖九仙早年是不忌讳荤素的),又有时鲜果蔬。于是,蔡安对着琳琅满目的众多食物,他想,宴席上的主要大菜肯定是够丰盛了,现在最为关切的无疑是要在相爷心血来潮时,在众目睽睽之下所信口开河附加交待的“九天珠玉”之形神兼备的食物上做够文章了。这就要求他既要拿出形式上与“珠圆玉润”靠的了边,且合乎五色配五行备九数,又寓传统文化之内涵,还要无不是相爷平生所欣赏与嗜好的食物,才能称心如意。

      正在寻思间,当他眼睛落到圆润的鹌鹑蛋、斑斓的五彩香豆、椭圆的青橄榄和大红枣,以及九鲤湖山区特有的鲜活九仙螺时,顿时,眼睛流露异彩——心想:这没有尾巴的仙螺岂不是九仙赐给仙游人特有的美食吗?那五彩香豆不就是家乡特产,皇帝在相府尝到后不是赞不绝口吗?那鹌鹑蛋岂不是相爷兄弟平生所爱点心吗?早年蔡卞未出仕时,曾因为爱吃鹌鹑肉而杀生,后来经九仙梦示慈悲为怀而放生,并改吃肉为吃蛋而被传为佳话;若是再把相爷最嗜好的养生美食蟹肉(通常用虾仁)紫菜、花生伴豆腐的“水龙”,炸成为活脱脱浑似圆润晶亮的家乡名果龙眼模样,又用豆腐炸成金黄色的枇杷形态,岂不再现家乡风情于座上,撩人乡思于席间?更有那橄榄和大红枣是相爷兄弟常年必备的消痰化气,补脾健胃、调理阴阳的长生果?想到这里他不禁大腿一拍,忘情地高呼:“‘九天珠玉’我有了!”不觉得竟然把陪同的道士给诧异的目瞪口呆。紧接着,蔡安不由分说,一鼓作气把厨房师傅都给召集来,一切听任安排,不用半个时辰呼啦啦地就把那葱爆仙螺、盐焙花生、卤皇帝豆、金黄豆腐、油炸水龙、姜末橄榄、清蒸红枣等八道与相爷的“九天珠玉”有着某种神仙宿缘的碟菜做了出来,可偏偏待第九道红姑蕊炒好待装碟时,蔡安突然若有所思地喊停!原来他正要嘘一口气时,忽然耳边又响起了梦中何大仙的“荔荫山海无穷物,难在形似贵传神”吟唱声来。

      于是,蔡安触景生情,立即联想起蔡京作为仙游枫亭人,不但从小到大生长于“荔荫山海”这块赤色土地之间,且不说荔枝与龙眼、枇杷都是驰誉海内外的家乡特优名果,重要的是蔡京从小到大都是吃着美味绝伦的“十八娘”荔枝成长起来的,更有令其刻骨铭心者,他是在荔荫十里的长亭下与其耳鬓厮磨的师妹恋人怅然别离而不复相见的,难怪相爷平生对于荔枝情有独钟。可惜这次回乡错过荔枝采摘季节,当蔡安感叹着无意间抬头看到厨师举刀剁鲜猪脊肉时,顿时,他眼睛一亮,突发奇想“若是把鲜红的猪脊肉加工炸成荔枝形态的碟菜时,岂不是堪为抚慰相爷那敏感的睹物思人之情与拳拳赤子之心!这时,蔡安简直是无异于后人发现新大陆似的,飞快地抢过厨师的刀与肉,刷!刷!刷地做起了他创意之形神兼备的“荔枝肉”来,并且把前面那八道碟菜一起重新装配在一个九宫式的大圆盘上。孰料,这九碟看似貌不惊人的小菜,一经蔡安这匠心独具的组合,顿时色彩纷呈,相映成趣,竟然芳香扑鼻,格外令人赏心悦目而又垂涎欲滴。

      当蔡京兄弟一行风尘仆仆,神采飞扬归来落座摆宴犒劳众人时,看到蔡安一伙早已端上来一盘盘九宫式的大圆盘上,以仙螺和炸水龙、荔枝肉等别出心裁,色香味俱佳的碟菜,又听着蔡安不无洋洋得意地向大家一一介绍九宫式的大圆盘上,那碟碟小菜之雅称与五行属性,文化内涵与养生功效,以及与之相关的少为人知的一个个逸闻趣事时,不禁满脸喜色,频频颌首。尤其是,听到蔡安把仙游人司空见惯的五彩豆,说成为是皇帝到相府最爱吃相爷用独特方法卤就的碟菜之故,所以就成为“身价百倍”的“皇帝豆”时,蔡京更是情不自禁地带头鼓起掌来,顿时,引得满堂喝彩声!在这种热情洋溢的环境下,即使是原本迫不及待盼望着一睹相爷的“九天珠玉”风采为快,待尝美味佳肴为乐的县官随从一行,却在初看大失所望之余,一旦听此一番口吐莲花的妙语连珠漫话之后,也无不跃跃欲试着大展身手,以图捷口先尝为快呢!这岂不是美食文化“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特有魅力所在?

      据说,从此以后,这盘装九宫式的大圆盘碟菜,不但正式成为蔡京兄弟宰相府里,大小宴席上的品牌“节目”,而且,更是仙游官府与民间喜闻乐见之约定俗成的宴席必备碟菜。所以,后来仙游人干脆就赋予它“九天珠玉” 或“九仙珠玉”美称。然而,因其解放以后,尤其是文化大革命以后,人们谈仙色变,特别是那些带有鲜明道教神仙色彩和与北宋蔡京兄弟“奸臣”相关传说的美食菜谱,后人大都讳莫如深,唯恐避之不及。以至于后来被毫无个性的外来宾馆、招待所摆小蝶菜所影响,久之久之,自然渐渐被人几乎淡忘殆尽了。不过,改革开放以后这种盘装九宫式的大圆盘碟菜,也“春风吹又生”了,因为,毕竟积淀有丰厚文化底蕴的传统美食是有其坚忍生命力的。   (陈德铸)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