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陈知县断案

    陈知县断案

      明朝嘉靖年间,仙游知县陈大有发动军民配合戚继光击败倭寇保住仙游城,立下不朽功勋而且为政清廉,聪明机智,善于断案,深受民众拥护和爱戴。

      话说一天上午,仙游西乡度尾一位郭姓农民来到县衙哭诉,说他家的一头水牛昨夜不知被谁偷走了。陈知县仔细询问了牛的特征,那位农民说:“我家这头水牛,与别的牛显著不同,就是背脊上灰色毛中夹杂一些白毛,一眼就能看出来。”知县吩咐师爷把牛的特征一一记录在案,安慰那位农民说:“你不要急,我们一定尽快抓获这个盗贼。”

      送走农民后,知县分析,牛是个庞然大物,不便隐藏,盗贼偷牛后绝不敢把它养在家中,肯定会尽快脱手。方法不外乎两种:一是卖掉,一是杀掉。而卖牛就要把牛牵到市场上去,这极易暴露目标,同时也不易很快成交,所以卖掉的可能性不大。最方便的莫不过连夜把牛杀掉,将牛肉拿到市场上去出售,不慌不忙,而且谁也发现不了这牛肉是偷来的。知县陈大有还进一步分析,既然盗贼偷牛是为了换钱,那牛皮一定要出售,牛皮上的特征,他是想不到去掉的,因为窃牛、宰牛都是在夜间进行的,不仅看不清,同时也十分慌乱,哪顾得上看牛毛的特征。所以关键的问题是促使盗贼尽快地把这张牛皮拿出来卖。知县想到这里,一个计策在他头脑中形成了。

      第二天,县城内贴了很多告示,告示上说:接上司指示,因前方战事需要,大量收购牛皮,按质优惠论价,欲售者速携牛皮来县衙交售……

      同时,陈知县还派人找来失主,要他扮成衙役模样,混在其他衙役中间,等待收购牛皮。

      第二天上午,就有人陆续抬着牛皮前来出售,周围自然也有不少围观的人,衙役将牛皮摊在地上,按照尺寸大小,以及黄牛水牛之别,优惠论价,一上午过去了,县衙内已收购了五张牛皮,但就是没有发现背脊灰毛夹杂白毛的牛皮。

      下午又收购了几张,还是没有那张皮。眼看太阳就要落山了,那农民十分焦急,陈知县却胸有成竹地对他说:“别急,盗贼一定会来的。”话音刚落,只见两名青年呼哧呼哧地抬了一张牛皮进来了,口里直喘粗气。牛皮湿漉漉的,显然是剥下来不久。衙役将牛皮摊在地上。只见牛皮中间背脊处,灰毛中夹杂一些白毛,十分显眼。那农民一眼就认出这是自己家的牛。于是迅速给知县递个眼色。知县也看得清楚,立刻下令:“将这两个盗贼绑起来!”

      经过审问,两个人一五一十供出了作案经过:他们偷牛后确实连夜将牛杀了,牛肉已叫人拉到市场上卖掉了。牛皮还想过一段时间再卖,后看到县衙告示认为这是一个好机会。但又怕县衙不能优惠论价,所以两人上午就赶到县衙,混在围观人群中观看。当他们看到县衙所出的价钱确实比市场上一般价格要高,这才赶忙回去把牛皮抬来,他们哪里想到这竟是自投罗网呢,县官吩咐将他二人收押,待后判决。

      知县正要退堂,又来一中年男子及一位老头前来诉状。原来这位中年人是城内丝绸店的陈春,他丝绸店生意兴隆,十分富有。陈春的父亲刚死后的第六天,他就遇到了怪事。

      原来这天早晨,陈春一开店门,发现门口坐着一位老头,老头一见陈春,立刻站起来,一把抓住陈春,哭着说:“儿呀!我终于找到你了,我就是你的父亲呀!”陈春觉得奇怪:“你这老头怎么是我父亲?我父亲刚刚去世呀!”老头急忙说:“儿呀,你不知道啊!我是你的亲生父亲,你生下来不久,因家境贫寒,将你抱给陈福养育,他是你的养父,如今你养父去世了,我当然要认你了。”陈春越听越糊涂,自己长到这么大,几十年来从未听说过还有个生父。他本想赶老头出去,但转念一想,万一如他所说,他是我的生父,岂不背上不孝恶名。陈春左右为难,最后只好与老头一同来到县衙,请知县老爷评判辨别。

      知县陈大有听完陈春诉说,觉得确是一桩怪事。就问老头:“你叫什么名字?”老头回说:“小民许纯清。”知县又问:“你为什么说陈春是你的儿子?”许纯清说:“我一生到处为人治病。有一年我出远门行医,一年以后才能回来,就在我走后不久,我妻子生下一个儿子,当时由于家中寒贫,我又不在家,儿子实在无法抚育,而陈福家又无儿子,他想抱一个儿子。于是我妻子就托人把我们的儿子抱给陈福寄养。当时是某年某月某日由隔壁王婆抱去。有邻居张嫂作证。”知县半信半疑地问:“时间这么久了,你怎么还记得这么清楚?”许纯清答说:“我出远门回来才知此事。当时立即把日期经过都记在药法册的后面。”他边说边从怀里取出一本药法册递给知县。

      知县接过翻到最后一页,确实写着一行字“某年某月某日某人抱儿与陈福翁。”看上去字迹有些模糊,好像年代很久了。

      知县一边看一边思考着,忽然转过脸来问陈春:“你今年多少岁了?”陈春答道:“小民今年三十六。”知县又问道:“你父去世时多大年纪?”陈春回答:“七十六岁。”

      知县稍一思索,转向许纯清:“照你说法,你儿子生下没几月就抱给陈福,那时陈福才四十岁,怎么你就叫他陈福翁了。翁者,老头子也,一般六七十岁的人才称为翁,这一点你难道不知道吗?”说完,知县把惊堂木一拍,厅声道:“大胆刁民,光天化日之下竟敢讹诈,快快从实招来,否则棍棒伺候!”

      一听到“棍棒伺候”许纯清顿时吓瘫了。只好如实招供:原来许纯清看到陈福家很有钱,陈福一死,他很想霸占其家产。想了好几天,终于想出了这么个“认子”的诡计,并与王婆、张嫂串通好了,到时为他作证,事成后当有重谢。他还伪造了药法册后面的一段“抱子”文字,自认为人证物证俱在,天衣无缝,没想到一个“翁”字露出了狐狸尾巴,让陈知县抓住了。□王玉祥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