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荔枝诗话

    荔枝诗话

      每逢大暑来临,莆田荔枝就成为重要话题。经过“尼伯特”考验,荔枝林下虽有点点落红,但仍然在树梢上累累飘香。

      一谈到莆田荔枝,都会说到郭沫若当年来莆田时留下的“荔城无处不荔枝”的诗句。其实,荔枝是莆田名果,也是莆田最早联结海内外通商的纽带。唐代莆田诗人徐寅有吟赞荔枝的诗句;宋代蔡襄边亲手种植荔枝,边写出世界第一部果树栽培学《荔枝谱》专著,连北宋皇帝宋徽宗也写下两首赞美兴化荔枝的诗作。莆仙地区在宋时不仅全面推广栽种各品种的荔枝,而且家家户户都会加工荔枝,甚至包装运销到海内外,开创出商贸的荔枝路。荔枝干果等成为莆田通商的主要出口商品。

      荔枝是兴化四大名果之一。古今中外名人对荔枝的赞颂汗牛充栋。这里单说跟莆阳荔枝有关的史话。

      唐代才子徐寅(字昭梦,莆田人),在全唐诗里还有两首描写莆阳荔枝的七律诗:

      朱弹星丸灿日光,绿琼枝散小香囊。

      龙绡壳绽红纹粟,鱼目珠涵白膜浆。

      梅熟已过南岭雨,橘酸空待洞庭霜。

      蛮山踏晓和烟摘,拜捧金盘献越王。

      日日熏风卷瘴烟,南园珍果荔枝光。

      灵鸦啄破琼津滴,宝器盛来蚌腹圆。

      锦里只闻消醉渴,蕊宫惟合赠神仙。

      何人刺出猩猩血,深染罗纹遍壳鲜。

      至宋代蔡襄(字君谟,仙游枫亭人),致力荔枝栽种推广,在家乡枫亭蕉溪村亲自动手种植荔枝,并着手撰写《荔枝谱》,深入莆阳田间果园,拜果农为师,广泛搜集素材,认真考察,详细记录,终于写出世界第一部果树栽培学专著《荔枝谱》。

      蔡襄《荔枝谱》叙述了荔枝的历史、产地、运销、食性、护养、加工和品种等等,还列出荔枝32个品种,大部分种植于莆阳。即陈紫、宋家香、状元香、黑叶、白浪等。其中有这样记载:“兴化军风俗,园池胜处唯种荔枝。”“初着花时,商人计林断之以立券。若后丰寡商人知之,不计美恶悉为红盐者,水浮陆转,以入京师。外至北戎、西夏;其东南舟行新罗、日本、琉球、大食之属,莫不爱好。重利以酬之,故商人贩益广,而乡人种益多,一岁之出不知几千万亿,而今人得饫食者,蓋鲜以其断林鬻之也。”

      于是,南宋著名文学家刘克庄(字潜夫,号后村。莆田人),写有一首《陈寺丞续荔枝谱》特地赞颂蔡襄的诗:

      蔡公绝笔山川歇,荔子萧条二百年。

      选貌略如唐进士,慕名几似晋诸贤。

      岂无品劣声虚得,亦有形佳味不然。

      题遍贵家台沼后,请君物色到林泉。

      宋文学家陆游留传下来一首《莆阳饷荔子》的诗作:

      江驿山程日夜驰,筠笼初拆露犹滋。

      星球皱玉虽奇品,终忆戎州绿荔枝。

      连北宋末年皇帝宋徽宗赵佶也写诗两首赞荔诗:

      其一:

      赵佶《赐燕帅王安中荔支》

      保和殿下荔枝丹,文武衣冠被百蛮。

      思与廷臣同此味,红尘飞革过燕山。

      其二:赵佶《宣和殿荔支》

      密移造化出闽山,禁御新栽荔支丹。

      玉液乍凝仙掌露,绛苞初结水晶丸。

      酒酣国艳非朱粉,风泛天香转蕙兰。

      何必红尘飞一骑,芬芳数本座中看。

      宋徽宗时代,开封府即汴京的保和殿及宣和殿,都种有荔枝树,是从闽中兴化移植的。

      到明代,有自号“荔枝仙”的莆田人宋珏(字比玉,莆田城关人)。宋珏善诗文,工书画,尤精于八分书,自成一家,开创篆刻新派;他是一位集诗、书、画、印之大成的文艺家,在明代文化史上亦享有盛名。他啖荔、论荔、唱荔、画荔,对荔枝情有独钟,喜荔成癖。

      明姚旅《露书》载:“莆延寿桥头一荔枝树,宋时尝采其南枝以贡,今不锡贡,北枝岁结果累累,南枝不复生。”此荔枝树在延寿桥北桥头,今仍在。□潘真进

    <>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