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1928年莆仙农民抗捐斗争记

    1928年莆仙农民抗捐斗争记

      北伐战争胜利后,广大农民期盼取消烟苗捐,但新军阀上台后,烟苗捐不但没有废止,反而被并入田赋钱粮内,美其名曰“田亩捐”。这样,不但种鸦片的田亩要收捐,没有种鸦片的也都要按田亩收捐。

      1928年春,正当烟苗下种之时,课征消息传出,激起民愤,舆论亦哗然,莆田各界同声谴责。同年2月,中共莆田县委书记黄经芳召开莆、仙两县联席会议,传达省委要“用武装抗烟苗捐以至游击战争,发展土地革命”的指示,决定“全体同志下乡作农运”工作,发动农民开展反抗烟苗捐斗争。由于当时仍处于国共合作时期,中共莆田县委决定以国民党县党部的名义,组织农民进行抗捐斗争。3月18日,县委利用纪念巴黎公社日和北京“三?一八”惨案二周年之机,发动农民进城示威游行,抗议政府强征烟苗捐。县委副书记宋耀华以县党部名义率农民代表到县政府请愿。当队伍进入县政府大门时被哨兵拦截,宋耀华亦被扭打致伤。县长刘以臧不管青红皂白,下令拘捕请愿的农民代表,海军陆战队亦出兵驱散游行队伍。消息传出,更加激起众怒。3月28日,莆田县委又组织各乡农会发动农民进城游行示威,城中学生罢课,工人罢工,商人罢市,表示声援农会向政府所作的斗争。农民围住县政府不散,要求立即释放被拘押的农民代表,县委委员陈天章带领农民代表冲进县政府欲找县长质询。刚到任两个月的县长刘以臧,面对突发事件,不知所措,吓得从县政府后门溜走。驻军旅长林寿国看到这场斗争发展迅速,参与斗争的层面十分广泛,表面看又像是党部与县政府之间的矛盾,故始终未敢动武。在农民的坚决斗争下,县政府只好无条件全部释放被拘押的农民代表,烟苗捐的征收也被迫停止。

      就在莆田掀起抗捐斗争高潮的同时,中共仙游县委也召开紧急会议。研究部署开展抗捐斗争。县委确定以干部和群众基础较好的东乡地区为重点,带头掀起群众运动高潮,以推动全县的抗捐斗争。县委组织委员王于洁在坝下小学成立“烟苗捐清算委员会”,作为抗捐运动的指挥机构;同时召集党员和积极分子会议,分头深入各村宣传鼓动。4月下旬的一天,王于洁乘象洋村庙会演戏之机,登上戏台向上千名观众发起清算烟苗捐的演说,公开揭露军阀政权和地方捐蠹利用横征烟苗捐盘剥敲诈农民的罪行,号召大家团结起来,投入抗捐斗争,在王于洁等的鼓动和带领下,当场有数百名农民涌向坝下,捣毁了收捐所,把包捐者揪出带高帽游街示众。在坝下农民抗捐暴动的影响下,东乡各村农民亦闻风而动,纷纷组织起来,批斗捐棍,清算烟苗捐款。5月4日,竹庄小学青年教师黄金秀和共产党员郑珍(蔡珊)等率领农民和学生揪斗了捐棍范志甫,并责令其公开向群众检讨自己包捐勒收的罪行。5月9日,郑珍又带领榜头等地农民把民愤很大的捐棍王辉逮捕处决。总之,在短短数日内,东乡农民抗捐运动如火如荼,包捐者闻风丧胆,纷纷退还勒收的捐款,以避免被农民清算。东区抗捐斗争的胜利喜讯迅速传遍了全县,西区、北区、南区的农民也纷纷行动起来。仙游县委抓住时机,利用纪念“五?九国耻日”,发动城关各中学统一罢课,声援农民的抗捐斗争,城区中小学生和部分居民、农民计数百人集中在雁前埔广场召开声讨大会,强烈要求仙游当局取消烟苗捐等苛捐杂税。会后,学生和群众上街游行示威,散发传单,高呼口号,又冲进了县政府要找县长辩论,县长黄裳元吓得从后门逃走。

      莆仙民众反抗烟苗捐的斗争,直接威胁到国民党地方政权和军阀的切身利益,尤其是军阀林寿国,更是依靠横征暴敛来维持他们的统治地位和穷奢极欲的挥霍。5月10日,林寿国派副官陈烙三带领一个连队,开进抗捐斗争最活跃的东乡,进行“清乡”查办,逮捕了青年教师黄金秀,并以“赤匪”罪名将他秘密杀害。同时秘密通缉共产党员陈国柱、王于洁、郑珍、陈博等人,党的领导人被迫分散隐蔽,转入地下活动,轰轰烈烈的农民抗捐斗争就这样被反动军阀所镇压。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