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一条晚霞燃尽的古巷

    一条晚霞燃尽的古巷

      凤凰花开时候,便又是一年热闹的毕业季。想起十年前,大学快毕业那会儿,离别在即的同学去KTV,最喜欢点的歌曲是信乐团的《北京一夜》:“不敢在午夜问路,怕走到了百花深处,人说百花地深处住着老情人。”老莆田也有一条百花巷,位于现在的大唐百货与石室路之间,寻常人匆匆路过,不易发觉。

      穿过开满刺桐花的马巷,在离大唐百货出口10米左右往里拐,就是百花巷。百花巷是否因花得名,现已无从得知,不过巷子里四处可见的盆景花簇亦说明巷子里不缺文人雅士。特别是花色各异的绣球花、香气四溢的栀子花,让行走在巷子里的我陶醉其中,流连忘返。

      百花巷里有很多老房子。红地砖,老瓦片,旧木窗,盆栽里怒放的君子兰,还有绕膝转来转去的小狗,巷子里的人们生活悠闲自在,和相距不到百米繁华热闹大唐广场相比,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世界。相比莆田如今仍存的其他老巷子如坊巷、双池巷、东里巷等,百花巷的历史故事显然不多,更多的是百花巷这个名字带给我们无限的想象空间。这里的生活安静而祥宁,仍然保留一些有趣的老店,比如弹棉店、豆浆店和老式理发店等等,唤醒我对童年慢生活的美好记忆。

      一路穿过百花巷的老房子和随处可遇的花儿,从巷子末尾右拐,步入广福巷,西岩山便以它独特而淡然的姿势出现在我们面前。西岩山并不高,但自古就是莆田城中登眺胜处。黄昏时分, 落日熔金、暮云合璧,从高处俯瞰城中楼厦栉比鳞次,与返照的夕阳相互映衬,蔚为壮观。

      莆阳北宋名臣蔡襄就曾朝夕游览西岩山,留下“山川胜势栏杆下,井径追游月色中。私幸编民居客右,使君樽酒未应空”的佳句。遥想暮色渐浓的夏天,与几位志趣相投的文人异士,在西岩山上一边看落日西沉,晚霞染红远山,一边把酒赏花,感悟人生,那是多么美妙。

      位于广福巷69号的西岩寺原为明代礼部尚书陈经邦的别墅,后其孙子陈钟岱举兵复明,失败后隐姓埋名,趋于空门。陈钟岱先以别墅供奉清修,迎僧驻锡同参,并常与龟山福清寺僧人切磋禅理,往来频繁。九十多岁时,削发为僧,建寺名西岩广福寺,因其西岩晚眺的绝佳美景入选莆田二十四景,名扬莆田。

      与广为人知的西岩寺不同,旁边的西隐寺则显得默默无闻。在莆田,很多寺庙都分为上下两寺,上寺男僧、下寺女尼。分开居住,但可同时修行。比如东岩山的东山报恩寺和旁边的金刚刹,西岩山的西岩寺和旁边的西隐寺。当年陈钟岱及家中男子在西岩山建寺清修,其妻妾及婢女则在寺旁另建西隐寺,事佛终身。

      从西岩寺回程,途径西隐寺、观音楼、会清宫和中一堂,夕阳余晖下的巷子显得有些老态龙钟。老巷子的迷人之处在于巷子深深,瞧着擦肩而过陌生人的背影渐行渐远消失不见,像是光阴漫长,睁眼闭眼后却又骤然流逝。也在于十拐八拐让人迷失,而拐角处撞见不期而遇的惊喜,一簇小花、一段历史,都让人喜悦不已。

      出了巷子,回头长望,看晚霞燃尽,灯火渐明。突然想起西岩寺里有副石刻楹联,曰:负廓禅关尘外净;衔山西照晚来红。石瞒芋

    <>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