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仙游严姓:“天水”重教振家声

    仙游严姓:“天水”重教振家声

    点击查看原图

    点击查看原图

      暑假来了,杉尾昌山图书馆里很是热闹

    点击查看原图

      严氏宗亲捐资改善昌山中学基础设施

      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暑假来临,在盖尾镇杉尾昌山图书馆内,没有比在宽敞明亮的阅览室读书更让孩子们开心的事了。“图书馆目前藏书已有3万多册,这离不开严氏热心企业家的捐赠,在我们村里,捐资兴教蔚然成风……”采访中,该图书馆负责人严育栋说道。

      在严姓人家的门额题匾上,常可以看到“富春流芳”、“天水流芳”、“春山世泽”等。《千家姓》记载,严氏发祥于天水郡(甘肃),严子陵后裔在陇西天水蔚成望族,世称“天水严氏”;后裔在陇西一代繁衍成望族,世称“华阴严氏”;还有在浙江、河南、安徽一带居住的严姓家族,世称“桐江严氏”。

      据了解,仙游严氏有2个分支,分别为盖尾镇杉尾村、昌山村一带的沙园严氏,以及度尾镇云居村的紫帽严氏。严氏宗亲素来有尊师重教的良好风气,在外企业家更是致富不忘回报桑梓,情系家乡教育事业。其中,成立22年的杉尾昌山教育基金会,在当地名气颇大,深受群众赞誉。

      1994年6月,退休干部严澄春、严明训等人,在杉尾村沙园严氏宗祠召开群众大会,倡导成立奖教奖学教育基金会,以激励后辈奋发图强。这一倡议得到了与会企业家的一致赞许,经过酝酿和筹备,杉尾昌山教育基金会正式成立了,会员35人,并制定了章程。随后,在外企业家们和村里爱心人士纷纷慷慨解囊,一场你追我赶的捐款活动开展起来了。

      该基金会现任会长严金其告诉记者,基金会成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村里高考考上本科一批、中考考上省一级达标校的学子颁发奖金。这类颁奖大会坚持每年举行一次,已连续举办了21年。奖教奖学范畴不断扩大,包括硕士生、博士生,各级各类竞赛中获奖学子,以及教学成绩优秀的教师。为了切实帮助到成绩优异却又读不起书的孩子,基金会还规定了对贫困学子每人每年给予补助的标准,如小学生500元、中学生1000元、大学生1500元。21年来,该基金会累计发放各项资金150多万元,400多名贫困学子和孤儿得到帮助,4所中小学的3000多名师生受益。

      矗立于杉尾街木兰溪畔的润英楼,是由严氏宗亲共同捐建、全市唯一的村级教育基金会综合楼,共有5层。“它也成为严氏关心下一代的一座丰碑。”严金其说道。

      2004年6月,杉尾昌山村图书馆在该教育基金会成立十周年的基础上开张了。在各级各部门、村里爱心人士资助下,该图书馆藏书规模从办馆初的1.4万多册发展到现在3.5万多多册,报纸12种,期刊22种,当地人均拥有图书3.2册,超过国际图联提出的人均2册的要求,成为省内规模最大的村级图书馆之一。

      严氏宗亲对家乡教育格外上心,帮助改善了杉尾村、昌山村4所中小学的办学条件。昌山中学解决了“无围墙、无校门、无厕所”的三无问题,昌山小学、白湖华侨小学和杉尾小学解决了部分建设、扩建问题。据悉,杉尾昌山教育基金会共投入资金达300多万元,修建校舍7288平方米,扩大校园面积9511平方米,学校围墙1083米,扩宽校路长1169米。当地教育事业结出丰硕成果,20年来,两村学生考上博士研究生10多人、硕士研究生20多人,大学本科800余人,有300多人次获全国、省、市、县各类学科竞赛奖。

      心系桑梓,不忘回报家乡是严氏的优良传统。记者在度尾镇云居村采访时发现,这几日,云居慈善基金会的工作人员很忙碌,他们正在为即将到来的高考优秀学子奖励大会做准备。

      2013年,云居村慈善基金会由该村企业家严明高、严建德、严美椿等发起成立,旨在推进村里奖学、助学、敬老、济困等公益事业。刚成立那会,该村20多名企业家就慷慨解囊,帮助村里装修了老年活动中心、添置了村民健身器材。

      该基金会秘书长严建德在我县经营红木、广告、装修等行业。他告诉记者,每到重大节日,基金会都会组织对村里的老人、贫困户进行慰问,如70岁以上老人每人100元,90岁以上老人每人500元,贫困户每人1000元等。除此之外,他们还对成绩优秀的学子进行奖励。

      严氏图腾

    点击查看原图

      《说文》解释:“严,教命急也。”繁体严字的下部是“敢”字,在金文中,“敢”字像人手持猎叉迎面刺击野猪之形,显示场面十分险峻。而“厂”则表示发音,“厂”的本义是山崖,以借意表示人兽搏斗如临悬崖之险境,使人不自觉地惊呼起来,“叩”字的本义就是大声呼叫。“严”字的本义是紧急、急迫。

      严人是与野兽搏斗十分有经验的人群,肩负着氏族的食物供应重任,因此,严人崇拜能猎取野兽的体魄雄壮的勇敢者,以此为氏族的原始图腾,命名氏族和族徽。严人长期居住之地称严地,建立了城堡称为严邑,最终建立了严国,出现了严姓。

      寻根问祖

      严由庄姓来  严芈是一家

      严姓,源于庄姓,是中国南方典型的姓氏之一。据考究,严姓主要有两大支:古严国和芈姓。

      据盖尾沙园严氏古今史迹记载,庄严氏族远古始祖是黄帝,而后是黄帝→昌意→颛顼→称→卷章→重黎(祝融)→陆终→季连。季连得姓芈,芈季连之后代芈鬻熊,晚年成为周文王老师,同代的还有吕尚(姜太公)。周文王→周武王→周成王,因对建立周朝有功,鬻熊之子熊绎被周成王封为子爵,建立楚国,成为楚王。楚国第十二代称为楚武王,又传五代,就是芈熊旅即楚庄王。楚国在楚庄王治理之下,疆土逐渐扩展,从湖广一直扩展到江西、安徽、江苏、浙江等地,成为五霸之主。其后代子孙以谥为姓,这就是庄姓源流。东汉时,为避明帝刘庄的名讳,命天下庄姓改姓。魏朝之后,有部分人改严回庄。从此,庄严两姓并列于天下。

      严氏入闽始祖严辅公,河南光州固始人氏,唐朝德宗建中三年(782)中进士,曾任州通判、府丞等职,为避战乱率族人进入福建。辗转播衍,至闽清、永春、德化,历十数代。至十四世,德化严氏脉分江、淮、河、汉四房;十五世分赴莆田府后(江房)、福清江阴海屿(淮房)、仙游严市(河房)、邵武(汉房)四地衍居。

      据盖尾镇昌山村、杉尾村,度尾镇云居村严氏族谱记载,仙游严氏主要有两大支,沙园(今盖尾镇昌山、杉尾村)和紫帽(今度尾镇云居村等)。严辅公第23代孙公元1370年入住沙园,成为沙园严氏开族始祖。公元1394年,廷昭公调任广东省惠州府碣石卫(在海丰县),公元1412年,长子和安偕弟和敬等六人自海丰县徙迁仙游,卜宅文贤里石狮保(今度尾镇云居村)紫帽山麓,和安公、和敬公为云居严氏入仙始祖。

      家风家训

      严氏祖训

      不为名利绊,但望子孙贤。

      文武贤良绳祖德,忠孝节义振家声。

      传家之宝

      沙园古樟似美人

    点击查看原图

      香樟树

      “千年樟树似美人,叶茂枝繁罩乐园。蔽日纳凉风送爽,孩童眷恋不思返。”来到盖尾镇杉尾村沙园,便能听闻千年古樟之名。记者随村民来到古樟下,一眼便被两棵挺拔参天、香气撩人的香樟吸引住。

      两棵古樟相隔约400米,东边樟高约25米,树冠约700平方米;西边樟高约20米,覆盖面积约1000平方米。县政府于1996年确认树龄为980年,属国家一级林木、福建名木古树,挂牌以示保护。

      清朝光绪年间,兴化进士张琴在观赏两樟后,挥毫写下感慨:富春风景是仙乡。中华民国31年,时任福建省财政厅长严家淦在祠堂认祖后,前往观看古樟,嘱咐沙园宗亲务必保护这两棵象征严氏繁荣昌盛的瑰宝之树,让其保持长青。

      千百年来,沙园严氏族人都视这千年古樟为风水宝树,严加护卫、看管。他(她)像两位慈祥的老人,日夜注视着这块热土上生活的族亲;又像两位铁将军,坚强守卫这片神圣的严氏家园;更像一对比翼双飞的凤凰,诉说着沙园人民美好故事。

      采访手记

      不为名利绊但望子孙贤

      东汉高士严子陵少有高名,与东汉光武帝刘秀为同窗,亦为好友,后助刘秀起兵。正当刘秀即位,他本应高官厚禄,春风得意在朝堂,却选择了改姓埋名,退居富春山,做起了逍遥自在的渔翁。北宋政治家范仲淹曾撰写“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的赞语,让其高风亮节闻名于天下。

      “严子陵原姓庄,因避东汉明帝刘庄讳而改姓严,庄严同宗同脉是一家”。当仙游“百姓故事会”采访组来到盖尾昌山村、杉尾村得知,这里以前叫“沙园”。600多年的繁衍,这里世代勤耕苦读,发展成我县最大严姓人丁村。

      俗话说,“地瘦栽松柏,家贫子读书”,而严氏的家训“不为名利绊,但望子孙贤”同样传唱着严氏一族的重教之风。1994年,昌山杉尾教育基金会成立。1997年,莆田市农村唯一的村级教育基金会综合楼——润英楼建成。2004年,还开办了昌山村教育基金会农村图书馆“农家书屋”。走进昌山村、杉尾村农家书屋,3万多册的藏书排列在书架上,每周五、周六、周日开放,惠及了严氏子孙及周边的群众,来自村里的严氏子弟都能够在这里与书香为伴,既可以充实孩子的暑假生活,也可以增添孩子们的乐趣。

      天水世泽,富春家声,在书香浓厚的氛围里,一代又一代的严氏家族勤耕苦读。不仅仅在沙园,在度尾的云居村,这里的严氏宗亲,也成立教育基金会,支持村里的教育事业。教育基金会,奖教助学,激励教师教书育人,激励学生刻苦读书。农家书屋,一部好书、一篇好文章,足以激发人们的斗志,给人勇往直前的无畏精神。

      凡人优品

      寿宴简办  省下钱重建祠堂

    点击查看原图

      云居村严氏族亲捐资重建的祠堂

      云居严氏宗祠,坐落于度尾镇云居村紫帽山麓,始建于明朝嘉靖年间,历经沧桑,几经兴废。最近一次重建,是在1999年。关于这次重建,当地流传着一段感人的故事。

      云居村主任严丁俊告诉记者,故事的主人公是他的长辈。那时候,严氏宗祠由于年久失修,倒塌为平地,祠内文物荡然无存。在一片残垣断壁中,村民发现有人用木炭写了一首诗:“云居严族史辉煌,祖先无处可遮天。奉劝儿孙要孝顺,无为愧对先祖公。”这件事很快就在村里传开了。

      当时,正值严丁俊的奶奶要办90大寿寿宴。“寿宴一定要简单办,把钱省下来重建宗祠。”严丁俊的奶奶当即告诫他们,后辈儿孙不可忘了祖先。于是,在寿宴上,严丁俊的父亲、叔伯严斗辉、严胜辉、严世辉几兄弟当场宣布,将寿宴省下的1万元,用于重建严氏宗祠。此言一出,在场的严氏族亲深受感动,他们纷纷慷慨解囊,也投身到捐资重建宗祠的行列中。最终,大家集资了30余万元,重建工作得以顺利进行。

      严氏宗祠在原址上依原貌复建,古朴大方,占地400多平方米,三进建筑,3个厅堂,2个天井。严丁俊说,当时决定捐资重建祠堂,不仅是为了抢救传统文化遗产,更要传承和弘扬先祖美德。

      勤耕严读  全家都不看电视

      在盖尾镇杉尾村,一名叫严江鹏的学子,成为了杉尾昌山教育基金会里被人称道的楷模。在2010年中考中,严江鹏同学以原始分430分荣获全市中考第一名。2013年高考,又以666分的高分获得仙游县理科第一名,后被清华大学自动化系录取。

      严江鹏的父亲严洪强在省内各地以打零工为生,母亲曾碧芹则在家照料2个孩子。谈及家风教育,严洪强提到了“宁可穷自己,不可穷读书”的教育观念。早在孩子上小学的时候,在家里经济条件并不好的情况下,严洪强便让两个孩子转学到县城就读,还在城里租房专门照料子女。

      严洪强说,他自己曾经念到高三,后来因为家里经济条件受限而放弃。不过,由于他的英语较好,而他妻子数学较好,所以早些年他俩还可以为子女进行功课辅导。曾碧芹提及,孩子的生活习惯很重要,小时候每天晚上都是8点前准时睡觉,第二天早起读书,全家人都不看电视,从小养成了好习惯。“严江鹏从小就爱看书,在仙游师范附属小学学习期间,还帮忙协助管理图书,因此也积累很多知识。”严洪强说,上完小学的时候,严江鹏就提前学习初中的知识,而上完初中的知识后,又去温习高中的知识。

      严洪强说道,现在自己的女儿已经大学毕业,也成为一名小学教师。而儿子在进入大学后担任了学生会的副会长,如今也马上转入大四,开始实习了。“一切为了培养孩子”,勤耕严读的风气,也让严洪强一家收获了沉甸甸的教育硕果。

      今报记者  唐伟  刘燕钦  薛燕辉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