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国立海疆学校”的来龙去脉

    “国立海疆学校”的来龙去脉

      1943年底的开罗会议,中、美、英三国首脑以《开罗宣言》的形式确认了战后台湾及澎湖群岛等领土归还中国之后,重庆国民政府随即着手筹划接收台湾。接收台湾需要大量的人才储备,国立海疆学校在这个大背景下诞生。国立海疆学校的创设由国民政府教育部蒙藏教育司主导,早年毕业日本早稻田大学、时任教育部蒙藏教育司科长的张兆焕将校址选在自己家乡福建仙游的金石学堂。从1944年4月筹办到1949年秋季解散,国立海疆学校共招收学生近800名,他们中大多数前赴台湾,长期扎根基层、服务社会,成为光复初期台湾的政治、经济、文化等领域建设的一支生力军。

      一、创校缘起:《开罗宣言》及台湾光复

      1943年11月22—26日,中、美、英三国首脑齐聚开罗,拟定对日作战方针、讨论战后远东情势。同年12月初,《开罗宣言》分别在重庆、华盛顿、伦敦发表,这份总共251个英文单词的会议公报开宗明义,要“使日本从中国窃取之领土,例如东北四省、台湾、澎湖群岛等领土归还中国,其他日本以武力或贪欲所取之土地,亦务必将日本驱逐出境”。《开罗宣言》是迫使日本无条件投降的庄严承诺,也是确认战后台湾及其附属岛屿归还中国的国际法基础。

      《开罗宣言》发表四个多月之后,台湾调查委员会在重庆成立。曾任福建省政府主席的陈仪牵头负责,接收台湾的工作正式铺开,各项筹备工作也加快进度。光复台湾除了军事力量、行政系统、经济规划等方面需要筹划外,遴选适合台湾光复工作的人才成为筹备工作的重中之重;有鉴于此,国民政府及台湾调查委员会高层决定在与台湾仅一水之隔的福建设立专门学校,培养了解台湾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和语言的青年才俊,以备将来接收建设台湾之用。于是,国立海疆学校应运而生。

      国立海疆学校的命名,有着深刻的内涵。其中,“国立”二字表示学校系公办,为国家所创设,蒋介石当时曾函令主计处、审计部、财政部、粮食部,明确学校的性质及经费来源,即确定为公办学校,办校经费主要由中央财政提供并保障。“海疆”一词,在创设之初定义较窄,即仅指台湾,如彼时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组织部给国民政府教育部的函件中就明确写道“开办海疆学校专为培植台湾人才”,“海疆”二字与台湾同举并论。而后,“海疆”的内涵有所扩大,国立海疆学校第二任校长梁龙光曾解释“海疆”的含义:“海疆范围,不限于台湾,海疆建设,更不限于沿海”,而应扩大到海外,甚至远及南洋等地。至于“学校”一词,则是着眼于国家所需海疆建设人才,视国家、地区、时代之所需,择类施教,适时培训。基于此,国立海疆学校在招生、专业设置、教学内容与方法和一般普通院校有较大差别,专业可多可少,学制可长可短,教材可繁可简,可以涵盖研究所、联合大学、学院、专科、训练所、培训班、进修班、讲习班,按需所定,机动学制,灵活运用。

      二、福建办学:筹办学校和选址仙游

      1944年4月29日,国民政府行政院指令教育部:“本年(1944年)四月十一日蒙字一七一七七号,呈为遵令修正国立海疆学校计划大纲筹备要点及补具经费概算说明,已饬财政部拨付经费暨核定员工数额。……准予备案。”国立海疆学校的筹办工作,于此进入实质性阶段。

      根据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馆藏档案,国立海疆学校的筹备工作,一直由国民政府教育部蒙藏教育司主导,随即委派蒙藏教育司科长张兆焕、教育部特约编辑周钟倓及训育委员会干事黄景文三人前往福建,与福建省政府接洽办学相关事宜。为了促成此事,时任教育部部长陈立夫特意给福建省省长刘建绪、国民党福建党部主任委员李雄、福建省教育厅厅长徐箴分别送去手信,嘱托“本年度在闽南筹设国立海疆学校……请贵省府予以协助,并酌拨备校址,俾利进行相应(事宜)”,由张兆焕亲手送达。

      张兆焕原定1944年4月至7月为筹备期,9月份正式开学,时间相当紧迫。5月30日,他在重庆向教育部呈文称,“赴闽预计行程需费时一个月,则筹备时间仅有七、八两月,以之办理勘借校址、制购设备、征聘教员、招收学生等事宜,时间恐属不敷”。可知,到5月底,张兆焕已估计到学校的创办时间必将推迟。随后,张兆焕等人启程前往当时福建省政府所在地——永安。8月15日,张兆焕与福建省教育厅厅长徐箴从永安向教育部发去电文:“查仙游县长卓高煊、省立仙游高中校长陈侃(兼仙游县参议会议长),倘蒙派为筹备委员,似可收臂助之效”。

      实际上,选定校址是早日开办国立海疆学校的关键问题。因时间紧迫、时局紧张,张兆焕动用个人关系,最终选定家乡福建仙游的金石学堂也就是今天的仙游一中为临时校舍。据张兆焕之孙张明昭所述:“由于我祖父是仙游人,他应该也有考虑为家乡的文化发展做一些贡献;第二当时经费紧张,仙游有现成的校房,可以省掉大批资金;第三,仙游金石山从宋朝开始就有人在那里办学,办学传统悠久,是个办学的好地方;第四,我祖父在仙游有一定威望,人脉关系也很好,不仅说服了当时的驻军从金石学堂撤走,还从地方热心人士获得一些捐款,来帮助学校的开展工作”。

      1944年10月,张兆焕被任命为国立海疆学校校长,国立海疆学校正式在福建仙游开办。学校所在的金石学堂临时校舍也因陋就简,只用了一幢二层共四间的红砖房作为教室,教室边的一幢旧房作为师生宿舍和其他活动场所。

      三、师资生源:闽粤为主

      国立海疆学校是国民政府教育部直属的教育机构,经费由中央财政直接拨付,招生范围面向全国,师资力量则由首任校长张兆焕和继任校长梁龙光四处招揽。从现有资料看,师资力量及生源以福建、广东为主,也有少量其他省份的师生。

      首届师资力量因资料缺失无法考证,第二届专任教师29名,其中福建籍18名,广东籍8名,江苏籍和山东籍各1名,还有1名来自英国的外教。至于生源,同样以福建、广东为主。1946年入学的师范科分为甲乙两组,甲组37名学生,28名来自福建,8名来自广东,另有1名江西籍学生;师范科乙组的38名学生中,有35名来自福建,2名来自江西,另有1名是广东籍。1946年入学的法商科也分为甲乙两组,甲组招生45名,有9名来自广东,其余36名皆来自福建;乙组的44名学生只有4名来自广东,其他40名全部来自福建。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在这届学生中出现一位女性,即师范科乙组的张玉姐,来自福建仙游。

      四、校址之争:三年三易

      国立海疆学校在设立之初即存在校址选择之争。由于急于培养为台服务人才,首任校长张兆焕因陋就简在自己故乡福建仙游开办学校。张兆焕此举引起各界的议论,主要原因是台湾民众以闽南话为主要方言,而仙游属于莆仙语系,本地人才在语言上不具优势。如1944年11月,国民党海外部即电呈陈立夫,以为国立海疆学校在他地“因语言与社会环境关系极不相宜,闽南人士均以为不可”。

      1945年1月19日,学校第一学期刚刚开学之际,创校校长张兆焕改任国立福建音乐专科学校校长,原国立福建音专校长梁龙光则改任国立海疆学校校长。当张兆焕被调换之后,关于校址的争论开始浮出水面。安溪、晋江、南安、同安、漳浦、诏安等闽南各县党部、议会及福建省参议院议员相继致电国民政府教育部,请求迁址到自己辖区范围。他们提出的迁址理由大同小异,如安溪议会给教育部长陈立夫的电文称:“因台湾与闽南各县方言相同而仙游则异,似疑改设安溪,不特语言可以畅通,地点亦为闽南各县之中心”;国民党惠安县党部书记长杜辉在电文中则称:“惟台胞多属闽南漳泉一带后裔,本县与台湾一衣带水……仙游与闽南大异,风俗习惯亦有差别,该校若设在仙游,势必多收当地学生,将来学生赴台工作语言悬殊,推行政教诸多不便,请核准改设本县”;福建省参议院议员颜子俊认为:“仙游县境偏于闽南一隅,漳泉永(安)之学生远途问学,诸感不便则赴考就学者自必寥寥……应以改设闽南适中地点,广收闽南海疆人才”。

      梁龙光校长就任后,先将学校迁至南安九都镇的鹏溪小学,在南安短暂办学之后,又于1946年秋季正式迁入永久校址泉州府后山。此时,台湾已经光复,应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要求,国立海疆学校法商科改为商业专科,下设会计银行和国际贸易两组,师范专科亦调整为国文、史地、教育三组,学制由三年转为两年,五年制同时招考初中毕业生,招生范围则扩大到海外侨胞,并制定了南洋侨校学生保送入学办法。此外,迁至新校址之后,校方也着手充实设备,收集研究材料,编印学术期刊及增设毕业生辅导委员会。1946年冬季,在仙游入学、转南安而迁泉州城内的第一届学生完成全部课程毕业离校,分赴台湾多个部门参与建设,成为光复初期台湾重建的一支生力军。

      五、结语:师生校友遍海疆

      从1944年4月开始筹办,1945年1月第一批学生在仙游入学,到1949年秋季由华东军政委员会下令解散为止,海疆学校创设始末不足6年,历经张兆焕、梁龙光、蚁硕三任校长。创校校长张兆焕奠定了国立海疆学校的基础,在完成首届招生后,于1945年1月调任国立福建音乐专科学校校长,1945年9月出任中国国民党台湾省党部书记长,同年9月30日从福州出发前往台湾。第二任校长梁龙光1947年暑假升任福建省教育厅厅长,在校不足三年,但对海疆学校的建设和教育思想的确立,起了举足轻重的作用。第三人校长蚁硕延续前两任校长的办学思路,于学校解散之际赴台,后任“监察院”秘书长,在他的奔波和努力下国立海疆学校台湾校友会得以成立。

      在国立海疆学校任教的多位教授也前往台湾工作,如程光裕出任中国文化大学史学系教授兼史学研究所所长,宋晞出任中国文化大学文化学院院长并兼任《中国文化季刊》主编,吴绍璲赴台后继续任教,曾出任台湾省政府新闻处长。

      国立海疆学校共招收学生近800人,他们毕业后大多数前赴台湾,长期扎根社会服务基层,成为光复初期台湾的政治、经济、文化等领域建设的一支生力军,为祖国的海疆建设和统一大业而努力。  周伟亮  郭权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