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听阿钵说木兰溪

    听阿钵说木兰溪

      莆仙大地上,三百里木兰溪昼夜奔流,滋养出丰沛富饶的兴化平原。宁海桥至入海口的这一段“感潮段”,海水日夜翻腾而过,分明是江河的气势,常生疑惑,母亲河为何取名为“溪”呢?

      这个疑问对我,只是想想而已。阿钵却不止于此,他为了解答这个疑惑,背上相机,徒步走近木兰溪探源,从海潮汹涌的入海口一直走到仙游的深山。他一路探寻,用镜头为我们拍摄沿途的优美风光。他作了许多案头工作,一段一段的介绍木兰溪。他广泛搜集阅读方志,为人们介绍隐在长长时光里的地方人文。他走入乡间与乡亲交谈,记录富有本地特色的民风民俗。他用一帧帧的图文并茂,打开了木兰溪的前世今生!

      读着这本书,我仿佛跟着阿钵走这一趟旅程,慢慢走,慢慢体味。翻开书,我看到木兰溪入海口处的大江东流,我看到冬日朝晖下,渔船与“东角塔”的遥遥相望,我看到蓝天下草木繁盛中的李宏墓。手抚纸张,阿钵的图片会让你触景生情;细细阅读,阿钵的文字又会让你情归有处,归向一种公而忘私的古老胸襟。对于李宏的大义,莆田人世代感恩铭记。他们将为建木兰陂劳累而死的李宏葬在兴化湾畔龙头须处,在他墓前西的石碑上刻下“李公长者墓”,来纪念这位泽被莆阳的先人。这种情感的互动,不禁让人遥想当年,为古老莆仙的人文风貌而动容不已。

      来到镇海堤,阿钵如数家珍镇海堤的古往今来。那些“沧海桑田”的往事,在阿钵的笔下历历在目。我生长在黄石,东甲、遮浪离我家不远。那些堤与海浪的存亡之争,在我读来便是休戚相关,心有悸焉。镇海堤关系着几十万人的身家性命,乡亲们在东甲村建“报功祠”,奉祀为镇海堤建设作了突出贡献的人物,有古有今、中外合处,分明是来自民间的最真实的、最纯朴的感动!阿钵是智慧的,他能用文字记录下这一段过往而广为传播,让人们知道,在兴化湾畔,曾经生活过这么一群人!有古风,存古义!

      又到宁海桥。那是我们的“桥兜桥”。桥兜,离我如此之近!桥头将军、宁海初日,这些景象和传说,给我的少年时光带来多少趣味!因宁海桥形成的口头语,是乡亲们日常所说的话。阿钵讲述的建桥的历史,那是我在对本地的人文感兴趣后,从书上得来的知识。此刻,它们杂糅一处,在篇章里和谐相处,引发我的思绪。公公婆婆从小长在桥边,年轻时家里在古街开旅店,老屋后面就是渡口,常有南来北往的生意人来投宿,他们的河船上载着一船船的瓷器、粮食、南洋货。还有那因修路而被拆掉的观音楼,人们初一、十五去拜拜的观音佛像。爱人告诉我,“文革”期间,观音像被扔进海里,是爷爷捞上来的,现在还奉供在村里的一所房子里。当他们讲起这些时过境迁,我明白,这些口耳相传的记忆会变得古老,然后被冲淡,甚至遗忘。而文字,会保留下来这一段过往,成为一个地方的历史,留待有心人邂逅、共鸣,然后时常怀想,时常感慨,知道来时,思考去处。从这种意义上说,文字是有功德的。

      小时候,一下雨,沟里的水总会退去,露出河底的淤泥杂物。这时,爷爷奶奶总会带上我,在雨后清新的空气去河里拾田螺、河贝。我问爷爷,为什么下雨,沟里反而没水了呢?爷爷告诉我,在河的上游,修了很多的闸门,可以控制水位的。怕下雨发大水,所以要放闸门。不然以前,家里这边常常水患成灾。很多很多年过去了,当读到阿钵这篇描述涵坝闸的文章时,我又回想起过去跟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的情景,不由得感慨良多!

      经过古老的熙宁桥,终于到了木兰陂。如今,这座存在近千年的陂,已成为国家级文物。初冬的一天,我来到这里,牵着爱人的手,踏过长石,战战兢兢地站在这座水流奔腾的石板栈桥中间。耳边水声轰鸣,眼前平原如展,壶山在望。南岸有钱妃庙、李长者庙,北岸有冯大师庙。“此陂此庙,千古万古”,是啊,这些木兰溪的建造者的功业,早已在兴化大地上与山水同辉,照耀千古。

      我发现,这本书里,有很多的描述会触动我的神经。阿钵描述三江口,描述我工作十年之久的涵江,那“小上海”商业发展的过往与现在。他描述沟船,描述我从小生活的兴化平原,是那么的打动我。那些生活在河边,出行靠船的日子仿佛又回来了。那时人在船上, 田野在岸上,壶公山在眼前。有时做梦,那船一路逶迤驶去。梦醒了,河臭了,船也废了。

      好在还有文字留存。阿钵用许多篇章写了木兰溪上游的许多好地方,石马街、坝下城、虎啸潭、东西乡、半岭村,沿路民风民情尽揽笔下,让人如行路观景,如入桃花源。

      一路走来,终于抵达木兰溪的源头——黄坑头。他近乡情怯,浪漫地想象了好多个源头可能的场景,却都不是!当他攀上那座不起眼的小山包,沿着小山包间的羊肠小道,走近一小叠窄窄的山垅田。在山垅田间,排列着“六连池”,还有周边的沟沟涧涧,原来这就是木兰溪的源头!那么朴实,那么荒野!透过文字,我仿佛与阿钵感同身受,一起经历欢呼雀跃,一起放飞想象;又仿佛与他对话,认同他的体验,然后在这一刻平静,平和。

      而阿钵也为我们揭开了开篇的谜底。我们的母亲河被先人们称为“木兰溪”,几千年来沿用至今,正是她的魅力所在。因为,她有江河的气度,溪流的谦恭,而这正是莆田的性格!

      看看这本《木兰溪木兰江木兰河》,听阿钵说木兰溪的事,重温一番故乡的奋斗史,你会为生活的这片壶山兰水而自豪,愿为把她建设得更加美好而努力!□陈海媛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