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莆田南溪发现明代张瑞图等题刻及古建遗址记

    莆田南溪发现明代张瑞图等题刻及古建遗址记

    点击查看原图  

    图1,“游山界”石刻

    点击查看原图

      图2,“昔有亭“石刻

    点击查看原图点击查看原图

      图4,“大明嘉靖年制”的青花瓷片

    点击查看原图

      图5,“瑞图书”石刻

      笔者正在编写《历代皇帝、名人留存莆田的石刻木刻志》,见相关资料记载有明代大书法家文征明留存莆田的石刻有5处,而其曾孙文震孟的“南溪”题刻,见近代莆田名人宋湖民(1886-1967)遗著《南禅室集》175页有载:“去凤凰山三里为南溪,明尚书谥文简林尧俞建亭于此。中有:“浣花坞、雪窦、小天门诸胜。今遗址就湮,仅崖石间刻有文震孟篆书‘南溪’二大字,岿然独存耳。”他与两位莆田民众艺术社(社长为宋湖民,曾著有《莆田金石木刻拓本志》)碑拓组成员林慰民、林平若一齐去拓,宣纸初上石,辄为风裂破。如是者五次,竟空手而归。”1949年以前此石刻尚在,今已2016年了,南溪的一大片山经过“文革”和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开荒种果,面貌大变,不知此石刻还在否?

      为了找文震孟手书的“南溪”题刻,首先要先去认识那里的山形山势。2016年5月29日上午,朋友詹鲤范偕笔者先到南溪古道参观明代邑人四川右布政使、书法家周瑛的两处题刻:“大夫坑”和“天马南麓”。以及一座1984年依旧址重建的“南溪亭”,南溪古道通往龟山必经的一座双石板桥。心中对此山貌有了大概印象。

      6月2日上午,笔者抽空骑自行车到前几日所到四处的周边寻找了二个小时未果,返回。

      6月3日上午,笔者再去南溪寻找,只在“南溪亭”前面的大松树下果园发现一块石碣,此碣横136厘米,纵90厘米,竖排楷书“游山界”三字,横16厘米,纵47厘米。这里应是清以前姓游的大户人家的私有山地。回来到崛起书店和林银国、詹鲤范交流,他们说还有一处笔者未到之片区,有空可带笔者去看一下山形。

      6月4日上午9点,阿詹偕我骑摩托车到南溪半山的一条土路中段停车,这原为大迂坑的一处小瀑布,今已用石砌平通路(宽约3米),坑里溪水还从石路上流过直泻下涧,往下流入渠道。我们在此路段看一下山形就回来了。

      是日下午3点,笔者骑自行车到此下车,然后沿坑边小路往上走约40米,看见路右边一块上面被藤蔓遮掩的大立石,石面平整,刻有三个字,此石刻光线略暗,看见第一个字跟“莆”字相近似,没有中间一竖画。第二、三字为“有亭”,该石为普通花岗岩石,落款三个字又因笔画刻得较浅,用肉眼近看也不清楚是啥字?在离此石刻几米的地方看到古墙基,并在此石刻往上走约60米,见有一处古建筑的遗址,数百平方面积的地面(果园)上散落着很多红瓦片和部分红地板砖。这处遗址听说是庵,或是林尧俞别墅遗址,还有待专家学者考古研究。天气渐暗,笔者回来到阿国书店与他和阿詹等人交流,阿国推断此石刻第一个字应为“昔”字。我们决定第二天去拍照回来研究石刻上面的大、小字。

      6月5日上午,笔者和阿詹一齐到那里,我们先拍石刻原样,然后用刷子把字上的一些苔藓刷掉,用清水冲下,再用相机拍照,能清楚地看到石刻上的三个大字“昔有亭”,而落款的小字还是看不清楚。我们骑车回来到阿国书店,把图片拷贝到电脑桌面上放大,想看落款三字是啥字?还是看不出来。为了想弄清楚题刻的作者是谁?笔者于当日下午再到该石刻处,用红粉笔把落款三字的笔画外沿画出来,并用手机拍照,但还是看不清楚。

      6月6日上午,笔者和阿詹再到该石刻处,我们用宣纸紧贴石上字面,用软布捶字的笔画凹处,然后沿笔画轮廓线用铅笔描好,只能看清楚第三个字为草书“书”字,第二个字是楷书,大概为“图”字。第一个字很难认,因左旁上面为一点,中间是一横,下面一画为提,左旁中间的竖画斜,左旁和右旁的上两边部首笔画紧靠着,左旁和右旁的下两边部首笔画有连写的感觉,还是看不出来是哪字?笔者中午查阅莆田历代名人字号,第二个字为“图”字的没有一人。因我以前有写过书法理论的文章,记忆中有个福建晋江人,明末四大书法家之一的张瑞图。难道是他所写?觉得不大可能。又查一下相关资料,知道张瑞图和林尧俞曾同朝为官。并查张瑞图书法上的落款字,左边“王”字部首确有最上面一横写成一点,而且右边偏旁部首上面的“山”字紧靠着左边部首,并且写得很小,下边的“而”字部首又写得宽大。

      为了尽快弄清楚是否为张瑞图所书,是日下午,笔者偕同阿国、阿詹再到该石刻处,阿詹用手电筒放在石刻下方,光线往上照明,能看出三字“瑞图书”。我们还是不敢马上确定,决定用由阿詹带来的碑拓工具拓一下再认真看。拓好拿着拓本认真观看,我们一致认同为“瑞图书”。张瑞图手书“昔有亭”石刻横152厘米,纵185厘米。“昔有亭”竖写三字,横25厘米,纵110厘米。款署“瑞图书”竖写三字,横6厘米,纵22厘米。当日下午,笔者还在离该石刻约10米的地上捡到一块底足有“大明嘉靖年制”款的青花瓷片。

      笔者依相关资料所知,目前,莆田市存有张瑞图木刻、石刻只有两处,一处为仙游县博物馆,该馆藏有一块张瑞图手书“仙苑觉地”匾额,款署:“白毫庵瑞图书”,钤印两方。此匾原藏在龙华寺,“文革”中被破“四旧”时幸作为文物上缴而安然无恙。另一处就是刚发现的这块石刻,具有较高的艺术价值和文化史料价值。

      这块“昔有亭”石刻因没有落款年月,笔者通过查找有关资料推断如下:

      邑人林尧俞,明万历十七年(1589)进士,改庶吉士,久居翰林十年,方调任东宫詹事府赞善;万历二十七年(1599),其省亲假归,续丁父母忧,居家八年;万历三十五年(1607),由吏部左侍郎杨时举荐,起补原官,转任东宫左谕德兼侍讲;万历三十六年(1608),转南京国子监祭酒任上乞退,居家杜门十四年之久。明熹宗天启元年(1621),熹宗特起其为礼部侍郎,旋以礼部左侍郎还部,不久拜礼部尚书;天启三年(1623)至五年(1625)间,其端直不阿,智斗权阉魏忠贤;天启五年(1625),鉴于魏忠贤阉党之祸益炽,其去念迫切,坚意乞归;天启六年(1626)病逝于莆,享年69岁,赠少保,谥文简。

      林尧俞是在万历四十一年(1613)十月建成南溪草堂。张瑞图是万历三十五年(1607)进士第三名(探花),初授翰林院编修,历官詹事府少詹事,天启六年(1626)迁礼部侍郎,是年秋,与施凤来同以礼部尚书入阁,晋建极殿大学士,加少师。晋江市博物馆藏有张瑞图书《卫民祠碑》,这是万历四十八年(1620),张瑞图回晋江时撰文并手书的,款署:“翰林院编修郡人张瑞图撰并书。”此祠碑落款中的“瑞图”两字与莆田南溪新发现的石刻落款字极为相似,应为同时期风格。“昔有亭”石刻书写时间大约是万历四十一年(1613)冬至万历四十八年(1620)间,林尧俞请时任翰林院编修,早擅书名且同为闽人的张瑞图亲书。    

    点击查看原图

      图1,“浣花”石刻

    点击查看原图

      图2,“泠云”石刻

    点击查看原图

      图3,“迂溪”石刻

      6月8日上午,笔者陪同我市地方文史界黄国华、黄金祚、林银国、詹鲤范和广化寺灯云法师一齐到南溪,观赏张瑞图的题刻,并到附近的古建筑遗址参观。古建筑遗址已成为霞林一位姓林村民的果园,上午正好遇见果园主人在此修剪枇杷、龙眼树的树枝,听他介绍说:“这果园地下面约1米深处有大量的红地板砖,现还存留一段约5米长的用石头垒砌的旧墙基。”我们一行6人在遗址及周边观看,希望能有新发现。

      灯云法师走到遗址下方的临水边,看坑对面一块天然大石,感觉石上有笔画,招呼阿詹把大石上方下垂的藤枝移开,果然见石上横刻有两字,国华和金祚一齐过来观看,因石质较粗松,且有一字的上边部分笔画已脱落,尚能通过大部分篆书笔画看出“花”字,第一个字是篆书“浣”字,大家都认为是“浣花”。我在一旁脱口说道:“浣花坞”,在张琴、宋湖民等人的著作中,记载林尧俞建南溪草堂,南溪亭中有浣花坞、雪涧(窦)、小天门诸胜。书上记载的景观,今天我们找到一处了。”大家心情都很高兴,一齐合影留念。中午国华请客,一齐到广化寺旁一家素食馆聚餐。餐后回家,想起林尧俞曾请文震孟篆书“南溪”两字,“浣花”石刻的字也是篆书,有可能也是文震孟所书。

      是日下午近4点,笔者骑自行车再到古建筑遗址,认真观看附近一处名为“母鸡带儿”的成片景观石,看看能否发现新的石刻?过了一会儿,发现一块立石面较平,有一层苔藓覆盖上面,就用毛刷把苔藓刷掉,用清水冲洗一下,见石面上有行楷书竖写“泠云”两字。因此地是山凹处,经常有大雾迷漫,古代文人题刻用词虽简练,但极富诗情画意。此石刻横140厘米,纵210厘米,“泠云”两字横23厘米,纵59厘米。无落款。笔者把下午发现的好消息告诉阿詹等人一齐分享。

      6月9日端午节上午,笔者想着昨天我们有新发现,于是趁热情高涨,再度前往古建筑遗址旁,走到坑对面的一块大立石,看见石立面较平,石上面布满一层有一厘米厚的绿苔藓,笔者想这苔藓下面会不会有字?为了一睹究竟,就先用毛刷把整块立石上的苔藓粗刷一遍,看见有笔画,但未能看清是什么字?就赶紧取水冲洗掉苔藓,见有两字,上面一字的部分笔画因石质粗松剥落,当时未能认出是啥字?竖排下面一字为楷字“溪”字。并对周边的一些崖石观看后就回到阿国书店,把上午新发现的石刻照片用微信发给国华、阿国、阿詹。并同阿国一齐探讨,觉得“溪”字上面是“迂”字。今发现石刻“迂溪”两字中的“迂”字写法构思巧妙,把“于”部首的中间竖钩笔画写成弯曲状,与“大迂坑”自然景观弯复弯相契合,此乃妙悟自然之杰作。此石刻虽然没有署名,不过能明显看出应是高手所书。

      邑人翰林张琴《民国莆田县志·古迹》曰:“南溪草堂”,在南山后南溪岭,明尚书林尧俞别墅。清初知县俞荔重葺之,艺松种竹,顿复旧观 ,今已片瓦不存矣。《县志》本传载:“大吏知其(俞荔)廉,调饶平,又委署连平州,兴利除弊,甚有政声。归田行李萧然,奉母至孝,赁屋城南柳桥,锄园种菜以佐菽水。又结茅南溪授徒。臬司雅尔哈善歌其品,聘入西斋,以病辞归。筑迂溪精舍,匾以遗人。自题云:‘柳桥归棹无他事,笑看迂溪树树花。”可见俞荔文人起名之雅。

      这几天来辛勤寻找,我们现已在南溪古建筑遗址周边近百米的范围内发现了四块很有文化和艺术价值的古代石刻。虽然目前还未找到“南溪”石刻,不过已经很欣慰了。今后会抽空继续寻找的。近期我市石刻的一批发现,将推动我市金石学界的进一步深入研究与发现。

      作为一位民主党派(民建)人士,借此建议:市政府规划修建一条贯通天马山、智泉(崖刻、瀑布)、弥陀岩、凤凰山、石室岩、南山、广化寺、南溪(古道直通龟山、摩崖石刻群、瀑布)、钟潭(崖刻、瀑布)、龟山(禅寺、名茶)的旅游道路,并开辟旅游公交线路,游客既可以观赏宗教景观,又能领略瀑布壮观,还能欣赏摩崖石刻之艺术魅力。既是市民放松休闲的好去处,又是养生锻炼的好地方。把这条有山有水绿色生态的旅游线路打造成“清新莆田”的精品旅游线路。     (吴国柱)

      参考文献:

      阮其山著《莆阳名人传》 2013年7月  海峡文艺出版社

      阮其山著《南溪草堂论集》 2016年4月  白云出版社

      宋湖民遗著《南禅室集》  2003年6月 莆田市政协文史办公室编印

      陈秀发、赵贺民编著《仙游书法志》 2013年6月 海峡书局

      张琴编撰《莆田南山广化寺志》(中国佛寺志丛刊)卷一 2011年11月 广陵书社(吴国柱)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