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千秋节义愧当时 ——写在宋抗元英雄陈文龙殉国740年前夕

    千秋节义愧当时 ——写在宋抗元英雄陈文龙殉国740年前夕

      站在杭州西湖陈文龙墓前,我的心里翻滚起一阵阵难以抑制的浪潮,继而陷入深深的沉思。眼前那圆圆的墓丘,在我的眼里,渐渐幻化成一个巨大的感叹号的圆点,而陈文龙那46年的生命轨迹就像感叹号上方那巨大的长符,到了末端,休止在这个让人们产生无尽感慨的圆点上。徜徉墓周,我不由得想起曾经多次吟哦过的那首陈文龙《元兵俘至合沙,诗寄仲子》诗:“斗垒孤危势不支,书生守志定难移。自经沟渎非吾事,臣死封疆是此时。须信累囚堪衅鼓,未闻烈士树降旗。一门百指沦胥尽,唯有丹衷天地知。”想想那个时候,国土沦丧,兵败被俘,累及满门,一死难求,是何等悲怆的时刻;然而,陈文龙诗中表达的,依然是矢志不渝,决死报国。他的那种难以想象的信念和意志究竟是怎么炼成的?恍惚间,感叹号上那长符又幻化成一个巨大的弯钩。

      一

      循着陈文龙生命的轨迹,我找到了他生命的起点。地点:一个叫玉湖的地方;出身:一个始祖姓陈名仁,虽为布衣,却为子孙立下“以忠义孝慈、诗礼经书为业”家训的家族。从陈仁之后,陈家簪缨继世,到第八代陈文龙时,世称“一门二丞相,九代八太师”。陈文龙的曾叔祖陈俊卿,是著名的抗金丞相,榜眼及第时以“地瘦栽松柏,家贫子读书”的廷对,让皇帝感叹同榜状元“公度(黄公度)不如卿”。陈俊卿的这一名言不仅训育了玉湖陈家子孙,也成为激励莆田历代学子奋发上进的动力。

      莆田清代进士张琴编著的《陈忠肃公年谱》载:“公幼聪颖,苦学不厌。年未弱冠,以赋律名郡痒。”陈文龙幼年丧父,但他从小就深受家教家风影响,受曾叔祖陈俊卿“人才当以气节为主”观念的影响,立志“忠君报国”,以“能文章、负气节”而闻名乡里。淳祐十一年(1251)入乡学,宝祐四年(1256),二十五岁的文龙补入太学。在太学历次考试中均夺得第一名,“负六馆盛名”。咸淳四年(1268)十月,度宗皇帝亲临殿试,赐进士664人,亲选陈文龙状元及第。唱第日,御笔改名为文龙,赐字君贲,意思是皇帝的股肱、卫士。陈文龙不仅文章赋律闻名,他的书法也颇为出众,二十多岁时便称誉朝野。诗人王一赞陈文龙:“近得钟王法,才华世共称。剑锋看舞女,笔阵笑狂僧。散帙花前席,鸣琴竹里灯。石渠成远别,白下酒如渑。”可见他的书法非同凡响。在寻觅陈文龙人生轨迹的雪泥鸿爪中,让我感兴趣的并不是他的聪颖、他的学问,因为,历代所谓聪明的人很多,有学问者也不少,但是真的能像陈文龙那样始终保持操守,一生忠义,视死如归的却并不多,因此真正深深打动我的只有两个字,那就是:“气节”。

      正是中国传统文化和家族文化的教育、熏陶,“气节”融入了陈文龙的血脉,锻造了他的信念、气质、品性和意志。

      二

      陈文龙的气节,在他的仕宦经历中得到最充分的体现。

      陈文龙是宋度宗皇帝亲自面试、录取的“飞龙射策”的殿试状元,在朝廷中享有盛名。丞相贾似道当然想把他拢为羽翼,初时陈文龙很受贾似道“礼遇”,不断得到提拔,按常理说,此时贾似道是有恩于陈文龙的。令人尴尬的是,在从政生涯中,陈文龙渐渐看清了贾似道奸臣的面目,于是面对着贾似道的“提携”之私恩和国家民族之大义纠结的局面。大概是血脉中涌流的“气节”,让正直耿介的陈文龙别无选择,只能正道直行,挺身而出,抨击贾似道弄权误国的行径。

      咸淳八年(1272),临安(今杭州)知府洪起畏秉承贾似道的旨意,极力推行类田法,用劣等公田强行更换肥腴良田,导致浙西“六郡之民,破家者多”,百姓怨声载道。时任监察御史的陈文龙给度宗皇帝写奏折,据理力争,极力反对“类田法”。贾似道迫不得已,只好处罚洪起畏为自己开脱,并停止类田法。消息传出后,百姓拍手称快,“朝绅学校相庆”,赞扬陈文龙是“凤鸣朝阳”。

      由于贾似道弄权误国,封锁边事消息,再加上其女婿范文虎救援不力,咸淳九年(1273)一、二月间坚持抗战五年之久的江防重镇襄阳和樊城相继沦陷。消息传到临安,朝野纷纷要求惩办范文虎。贾似道却尽力袒护,让他担任安庆知府(今属安徽),并重用党羽赵溍为建康(今南京)知府、卖身投靠的无耻之徒黄万石为临安知府。陈文龙对贾似道倒行逆施、结党营私、祸国殃民的行为极为愤怒,上书痛责贾似道用人不当,并严辞弹劾范文虎等人。陈文龙怒陈:“文虎失襄阳,今反见擢用,是当罚而赏也。”谁都知道范文虎乃贾似道的女婿,弹劾范文虎,就是弹劾贾似道,就是和当朝太师叫板。贾似道见疏大怒,借故把陈文龙降级为大理寺少卿。咸淳十年(1274)春,陈文龙又被贬为抚州(今江西临川)知府,不久贾似道又指使李可弹劾陈文龙,把陈文龙罢免回家。

      在“十年窗下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的科举时代,多少学子孜孜矻矻就是为了求个一官半职,多少人为了升官发财把良心道德都弃之如敝履,而一个多少年蹭蹬书山、学富五车的状元,却为自己心中的纲常道义竟然视官职如草芥,靠的是什么,“气节”两字而已。

      三

      陈文龙并非人们常常宛然叹息的愚忠者,他在保持气节时有着清醒的认识和坚定的原则。

      1275年,元兵进逼安庆,贾似道的女婿安庆知府范文虎打开城门投降。贾似道硬着头皮率军迎战。结果可想而知,兵败鲁港,几乎全军覆没。

      这一年度宗驾崩,才坐上龙椅的恭宗无奈之际想起了被罢免了的陈文龙。此时,正在莆田老家的陈文龙接到诏书,星夜赶回京都,任左司谏、侍御史。临行时,从叔陈瓒告之曰:“为今之计,莫若尽召天下之兵屯聚要害,择与文武才干之臣分督之,敌若至,拼力奋斗,则国犹可为也。”文龙答曰:“叔之策非不善,然柄国政者非人,恐不能用,是行也,某必死之。”文龙清醒预料到当时那些朝廷重臣大多颟顸自负,甚至有的就是奸臣,那些救国良策必定难为所用,此去唯一死而已。如此清醒意识到前途险恶,这是“智”,知其不可为依然挺身而出,这是“忠”和“勇”。

      不出陈文龙所料,朝廷虽然罢黜了贾似道,却又起用了昏庸的陈宜中为右丞相。他与左丞相王爚一样“不能画(谋划)一策,而日坐朝堂争私意”(《宋史》)。庸臣坐而论道直接导致了张世杰兵败焦山,文天祥丢失独松关。元兵铁骑来势汹汹,周遭郡守县令,纷纷弃官逃跑。危难之际,12月28日,陈文龙与文天祥、陈宜中、张世杰等文臣武将商议。陈文龙主张背城一战,他对张世杰说:“愿太尉无奈收拾残兵出关一战,大家死休,报国足矣!”文天祥主张入闽广再图匡复,可陈宜中力赞议和。心急如焚的陈文龙急忙上疏“请诏大臣同心图治,无滋虚议”。最后陈宜中的意见得到谢太后的同意,于德祐二年(1276)正月,派人向元军奉表称臣。

      面对如此局面,陈文龙痛心疾首,便以母老乞求归养为辞,无限惆怅地回到了故乡莆田。皇帝乞降,文龙不愿因为愚忠跟着去当牺牲;他选择了辞官,既保存了节义,又保存了为宋朝再次效命的本钱,这就是大智大义大勇。

      四

      为了保持自己的气节,陈文龙不惜牺牲身家性命,赴汤蹈火,视死如归。

      德祐二年2月,元军攻陷了南宋首都临安,宋恭宗及皇室成员被俘北去。5月,益王赵昰正在张世杰、陆秀夫等大臣的拥立下,在行都福州登基,陈文龙再次被起用为参知政事(副相)。9月,元军向闽粤进军,兵锋直向榕城,福州知府不战而降。张、陆等保护端宗从海上逃亡避难于泉州。朝廷任命陈文龙依前职充闽广宣抚使,并于兴化(莆田)开设衙门。

      于是,陈文龙倾尽家财招募兵勇组成民军,厉兵秣马备战。

      在福州、泉州两城守将先后叛降后,陈文龙固守孤垒,四次斩杀前来劝降的元使,并在城头竖起“生为宋臣,死为宋鬼”的大旗,以表明心迹、激励士气。最后一次其姻亲被元军抓来劝降,陈文龙大义灭亲,复信说:“孟子曰‘效死弗去’,贾谊曰‘臣死封疆’,国事如此,不如无生,惟当决一死守……若以区区之守义为不然,或杀身复家,鄙意则虽阖门磔尸数段亦所愿也?请从此诀,勿复多言。”拳拳之心,跃然纸上。

      德祐二年12月,被陈文龙派往福州打探敌情的部将林华、陈渊,和降将王世强勾结,引元军来到兴化城下,通判曹澄孙开城投降,元兵蜂拥而至,陈文龙寡不敌众,力尽被擒。他见元军在城中放火烧杀,怒声呵斥:“速杀我,无害百姓。”(《宋史·陈文龙传》)

      第二天,文龙和两子三女以及母、妻等一家人被押至福州元将董文炳军中,董令左右百般凌挫,陈文龙以手指腹正色道:“此皆节义文章也,可相逼邪?”周围的人无不为他宁死不屈的气节所感动。董文炳还不死心,对陈文龙说:“国家兴亡有成败,汝是书生,何不识天时?”陈文龙回答:“国亡我当速死?”元将唆都企图以“母老子幼”来动摇他,陈文龙慷慨而答:“我家世受国恩,万万无降理。母老且死,先皇三子岐分南北,我子何足关念。”(事见《弘治兴化府志·陈文龙传》)陈文龙的《复元将唆都书》也千古传颂,迄今仍为大学课文。

      元军见劝降无望,就把陈文龙押往杭州。他从离开莆田即开始绝食,行至合沙时,赋诗一首给他的仲子诀别,表达了视死如归、尽忠报国的强烈心声。(《陈忠肃公墓录》)

      陈文龙到杭州后,被囚禁在太学里。景炎二年(1277)4月25日,他要求拜谒岳飞庙。当他以孱弱之躯蹒跚进入岳庙时,不禁失声痛哭,哀恸悲绝,当晚死于庙中,年仅46岁,后被葬在西湖智果寺的翠竹园里。

      陈母被拘禁在福州一座尼庵中,身患沉疴,而不愿看病服药。她对监守说:“吾与吾儿同死,又何恨哉?”周围的人无不为之黯然泪下,感叹:“有斯母,宜有是儿。”至此,陈文龙一家,包括其季弟陈用虎、弟媳朱氏(在陈文龙被俘后就自缢)、其叔陈瓒、其母,都忠贞不屈,为国捐躯。

      陈文龙以及许多陈文龙这样的民族英雄这种为了国家民族舍身取义的精神,是中华民族文化中的瑰宝,也是中华民族历经无数次劫难而不死的重要原因。后人称赞陈文龙“文章魁天下,节义愧当时”,我想,在陈文龙的这种崇高的“气节”面前,有愧的不仅是那个时代的“当时”,或许也包含了当今这个时代的人们。    □陈天宇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