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方翥考棚奇遇

    方翥考棚奇遇

      方翥,字次云,莆田县人,出身于书香门第,登绍兴八年(1138)进士第,同榜有黄公度、陈俊卿、龚茂良等莆郡才俊。宋人笔记《齐东野语》记述其礼部试间的一件异事:

      莆田方翥试南宫(礼部试),第三场欲出纳卷,有物碍其足,视之则一卷子,止有前三篇,其文亦通畅,不解何以不终卷而弃于地也。(方)翥笔端甚俊,以其绪余(残余,未完毕卷子)足成之(全部完成),并携出中门,投之幕中(交卷),一时不暇记其姓名。(方)翥既中第,亦不复省问(察问)。他年,(方)翥为馆职(秘书省正字),偶及试闱(科试)异事,因及(提及)之。偶有客在坐,同年(同榜登第)也,默不一语。翼日,具冠裳造(访)方(翥),自叙本末,言:“试日,疾不能支,吾扶拽而出,所谓试卷者,莫记所在,己绝望矣。一旦榜至,乃在选中(中榜),恍然疑姓名之偶同,幸未尝与人言。亟入京(都)物色(访求)之,良是。借真卷观之,俨然有续成者,竟莫测所以,今日乃知出君之笔。君,吾恩人也!”方(翥)笑谢而已。

      方翥试场为他人续文成卷,显其异才高行。一时成为士林佳话,广为流传。

      方翥礼闱奇遇,与其后对异事之破解,真可谓“无巧不成书”也。倘若他年,方翥不是闲谈时“偶及试闱异事”;因疾弃卷士人不是偶然作客在坐,不但二位当事者将终生不得其解,我辈亦无由读此奇趣佳事耳。窃以为,此则故事的真正价值在于,展现了古代士林精英的德才素养与人性良知。

      其一,才华横溢,笔端俊甚。方翥因其所具真才实学,不但自己早早完卷,且能在毫无思想准备的情况下,在所剩不多的时间内,得心应手,轻而易举地完成所得残卷。若非高才,亦必心有余而力不足,难以济事。郡志称,方翥六岁而孤,“多所通解,书卷一过目即贯穿,下笔有轶(逸)语。”尝于州 里为首选。其从兄方略,为广东转运副使,作“万卷楼”储书千二百笥(箱),语方翥曰:“次云才性,不出户十年,可移吾书入肝膈(心中)矣!”正因其平素广泛涉猎,过目贯穿,胸怀万卷,故作文论说,任由择用,取之不尽,源源不绝,下笔成章。此正是其瞬间能够迅速解读他人卷意,顺利续卷的坚实学识基础,以至连惯于挑剔的阅卷考官亦无所觉察,可谓续得天衣无缝,出神入化。

      其二,乐于助人,不求回报。方翥于场屋偶拾他人弃卷,毫不犹豫地为之续文成卷,并非一时冲动,乃其良知所使也。若无善心,即使有才亦必视而不见,弃之不顾。令人钦佩的是,其助人解困,无一点恃恩图报之心。故而代其交卷时,“一时无暇记其姓名”,中第后“亦不复省问”其人,以图厚报。只是在秘书省任职时,偶然与同事谈及科场异事时,方提起其事,丝毫无自诩之意。恰逢卷主作客在座,翼日登门造访,自叙其本 末,且拜方翥为“恩人”,而方翥仅“笑谢而已”,并无沽恩索报之语,可证其助人扶困之诚心与慷慨,居官做人之坦然正派。此正是其长期读书致用、修心养性的结果。

      其三,蒙恩思报,良知毕现。该卷主弃卷而登榜,先是“莫测其所以”。当其作客闻知其事时,表面上“默不一语”,心中定是惊喜交加,同时又是忐忑不安。因为方翥代其续卷之事,一般不宜公开披露,若小人密告,朝廷追究,则有作弊之嫌,除名、论罪,后果难料。故从个人仕途安全考虑,完全可以继续回避其事,然却有负于方翥临难扶助之大恩,而于心不忍。是夜,必是个辗转反侧的难眠之夜。士人的良知,使其在“义”与“利”大是大非抵牾之时,毅然选择了儒家倡导的“义在利先”、“利从于义”的理念,次日即身着礼服,登门自叙始末,拜谢恩人。乌乎!当世人的良知多为势利所挟持,蒙恩不报成为常例,恩将仇报亦并非鲜见之时,其言其行何其难能可贵!若谓方翥续卷助人堪称义举的话,卷主自叙谢恩亦无愧于君子之良知壮举。均是古代士族精英“义高于利”的道德观之必然选择。与世间风行的“唯利是图”准则,可谓大相径庭、天壤之别!“唯利是图”反映社会道德水准之沦丧,可悲可叹!

      郡志称方翥登第后,调闽清(今属福建)县尉,到官未一载便归里,于风烟无人之处,“阖户十八年,尽读其书,无干进(谋求进身为官)意”。足见“万卷楼”对其引诱力之大,及其对古代典籍之入迷。因其勤学苦思而博古通今,对宋代著名理学家二程嫡传弟子杨时的学说,尤为精通。吾莆理学大师、“南夫子”林光朝,以方翥“先闻道”而事之犹兄长。方、林谢世后,朱熹尝叹曰:“某少年过莆,见林谦之(光朝)、方次云(翥)说得道理极精细,为之踊跃鼓动,退而思之,至亡寝食。后来再过(莆),则二公已没,更无一人能继其学矣!”方翥学识广博高深,由此可见一斑。

      林光朝称方翥“于群处如羁束,有寒蝉野鹤萧然出俗之度”,人视其为“豪杰”。宋高宗时,闻方翥之声名,召为秘书省正字,以风闻论事(以传闻奏事)听外补,卒于家。看来,如方翥这样精于学问、不谙宦海游戏规则的专门人才,还是远离官场,专攻学术为好。(阮其山)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