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莆田——我的青春中转站

    莆田——我的青春中转站

      妻从艺校毕业分配时,正是我和她热恋的时候。怕以后两地分居,那时我也是想尽办法,但还是没有达到目的。因为她的“资本家”家庭成分,当时能分配到闽侯(以后迁址到莆田)已算幸运,已经有几分被关照的意思了。从闽侯到莆田,再到剧团向文工团转型过程中,相继又从福州、厦门等地加入了数十人。最终,闽侯专区剧团发展成为莆田地区文工团,是当时公认的闽中、闽南地区一支实力相当、规模较大,水平仅次于省歌舞剧团的专业队伍。

      每个人的青春有自己的打开方式。加入到莆田地区文工团的成员有相当一部分是所谓的反动学术权威、走资派和被划归入成分不好家庭的子女,他们正值青春年少,天资聪颖、正派忠厚,又大都受过良好的艺术教育。于是,在本人自愿或家长引领下,热情高涨地加入文工团(现在是省幼师校长的陈华,当年就是被她当福三中校长的父亲拉着手领到文工团要求加入的)。可以说,她们都不是幸运儿,而是时代的政治“弃儿”。然而,就是这些“弃儿”,在那段“血雨腥风”的日子里,在当时莆田地区几位开明领导的保护下,在莆田人民有温度的怀抱当中,度过了幸福的、荣耀的青春岁月。

      我妻子在莆田呆了近8年,儿子出生第57天就被她带到莆田,他的满月照是在莆田大街照相铺拍的。那时,我们穷困得很,付给保姆工资以后,生活费所剩无几,每月买了儿子的“糕干粉”、牛奶后,几乎无米下炊,妻因为营养不良居然昏倒在公共厕所里……往事不堪回首,我三天两头往莆田跑,每回都是半夜三点披星戴月去搭长途运粮车,到莆田天才破晓。呼吸着早晨的清新空气,满脸阳光地直上东岩山,每回都像魏巍诗中写的:心儿哟,莫要这般怦怦跳……四十年以后,我重上东岩山,仿佛还是昨日,“心”先知道,奇怪,它又跳动着那个节律,分明是四十年前每回上东岩山那个节拍,那种初恋的感觉……

      情系莆田不仅仅在于妻,更多的是这个团——文工团。我以为,这个团体让我敬重的方方面面中,最值得称道的是它充满人情。也许是因为相同命运遭际,价值取向一致,大家惺惺相惜,尊重自己也彼此看重对方。旧剧团本就多义气之人,古道热肠、善气迎人,所以这里本地人和外地人、闽南人和福州人、艺人和学生哥、歌舞和戏曲都自然地消除自己的壁垒,转化为融融洽洽、和谐无间。今天,我们提倡创作有温度的作品,当然首先就要做一个有温度的人。人生荣华富贵只是过眼烟云,温暖自己也温暖他人才令生命更加昂扬。

      莆田地区文工团走出了许许多多时代骄子,我又多次接受莆田方面的邀请,先后执导了莆田南少林旅游节开幕式、中国摄影艺术节开幕式,多次湄洲岛妈祖旅游节,全省老年运动会开幕式等,果然结缘莆田市了。四十年后的今天,仍没有人会忘掉文工团那时的“人的关系与连接”,没有人会忘掉东岩山上的报恩寺。趁这次老文工团员团聚,我和妻带一摞线香,把东岩山报恩寺里的香炉插遍。这个青春中转站啊,那份初恋般的感觉。花开花落自有时,此情此爱最相思呀!□陈永森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