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渔村文艺》随感

    《渔村文艺》随感

      莆田的沿海的天,是晴朗的天。莆田沿海的文学爱好者来去,皆看得明明白白。莆田沿海的文学,一个小天地,雨很细,风很和,文学爱好者清清楚楚、怡然自乐,四年来,一直和谐。

      简单的日子,在莆田沿海的文学,按照一种分定,每一个人都很简单的把日子过下去。而又会有一些个业态的东西,如《渔村文艺》,点缀生活,让人开心。

      莆田沿海的文学爱好者,皆刻苦好学,勤谦上进。日子很单调。单调的日子,其实有厚重之美。每天清晨,太阳升起,莆田的沿海吹来清新凉风,文学爱好者感到生活很有力量。

      力量,体现在《渔村文艺》。

      《渔村文艺》,四年来,不慌不忙、有声有色,好。好处许多,有风格、有特色、有内容。其中特色之一,笨拙的、小文章、有筋骨。

      莆田的沿海人,是有筋骨的。莆田沿海的文艺、文学,当然也是笨拙的、有筋骨的,也是有力量的。

      筋骨,包括筋肉和骨头两部分。人如果没有筋骨,或者筋骨软弱,长再多的肌肉,也寸步难行。人太巧,没有骨头,不好。笨拙一些,有筋骨,关乎人的生存,也关乎人的生命意义。

      古代人,担当大义,摆在面前的第一道关口,劳其筋骨。“地瘦栽松柏,家贫子读书”的莆田古训,是有筋骨的。莆田沿海人爱读书,兴学重教,治心养性,学的是中庸,学的是笨拙,为的也是有筋骨、有力量。

      对作家而言,要写出优质的、有力量的文学作品,有筋骨,是摆在谋篇布局之前的第一道关口。

      古人云,言之无文,行而不远。《渔村文艺》的作品,有“文”的要求。这里的“文”,指有文采,我个人看,更主要的,还是指文章要有“载道”的成分。“载道”,是要笨拙的。太巧,不好。巧言乱德。天道忌巧。“载道”,道,就是文化,莆田沿海的文化就是谦虚、勤奋的文化。欲有所承载,离了笨拙的筋骨,是万万不能的。

      莆田沿海人的筋骨,二个,谦虚、勤奋。《渔村文艺》,一些文章,小朋友写的,表达谦虚、勤奋,又准确,又漂亮,有莆田沿海人的筋骨在。如果更笨拙一些,就更好了。

      载道之文,必有筋骨。一个不能载道、没有筋骨的作品,连可读性也没有,更不用说流传了。

      《渔村文艺》,许多小文章,好,好在其有力量、有筋骨。莆田沿海,有许多优秀作家,写许多优秀的、有筋骨的好文章。读了,让人得教益。这种筋骨,不是认识上的似是而非,不是态度上的模棱两可,更不是不着边际的顾左右而言他。这种筋骨,是正直,是笨拙,好。

      有力量、有筋骨的好文章,表达的,是掷地有声的启迪,是见物见人见思想的多棱镜。传递的,是有用的知识。温暖的,是人的心灵。好文章的筋骨,追求的不是表面的光鲜,不是理解的曲折和艰深,也不是毫无嚼劲的一览无余。好文章的意蕴,犹如冰山漂浮在海面,露出来的只是一小部分,其中的大部分则深埋于水下。笨拙的,才是有意蕴的。

      莆田文化,因其筋骨的多样性而多姿多彩,因个人的小我与时代的大我互为表里而流淌不息,因其深刻的内涵与时代精神的高度契合而获得永生。

      有力量的、好的文化,多是笨拙的。筋骨的多样性,里头有笨拙的共性。没有“叶笛”和七十年一以贯之的散文写作,就没有郭风的筋骨;没有“抓十八,捧也十八”,就没有木兰陂的筋骨;没有《天妃显圣录》和一千年莆田人民的笨拙努力,就没有天妃路的筋骨。

      作家都希望能够写好文章,从而到达个人文学写作的高峰。但如果没有德艺双馨的文学追求和持之以恒的刻苦努力,企望靠小资的敷衍、靠取巧的演绎,从而创作出有筋骨的美妙文章,则与缘木求鱼无异。

      真正的、有力量的文学写作,是笨拙的。有筋骨,比皮肉上的光鲜重要。

      《渔村文艺》有力量,里头的文章,朴实、清晰、中庸、有内容,可读性比较强。

      《渔村文艺》,一本有筋骨的、有文化内涵的、可以激励年轻人的好杂志。许多莆田沿海作家,写许多好文章,让《渔村文艺》皮肉光鲜,也让《渔村文艺》更有筋骨。

      《渔村文艺》有力量,好。游荔生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