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莆阳清官彭鹏

    莆阳清官彭鹏

      彭鹏(1637—1704),字斯奋,号无山、古愚、九峰。清代兴化府莆田县人。举人出身,由县令起家至封疆大臣,以操守廉直、治行卓越闻名于史。

      彭鹏为明代重臣彭韶后裔。生于明崇祯十年(1637),幼时聪慧,砥砺苦学,二十岁时名冠一郡。清顺治十七年(1660),彭鹏初次应福建省试。主考官为吏科给事中刘大谟,慧眼识珠,于遗卷中拔取彭鹏,时称得士。

      清康熙十三年(1674),镇守福建的藩王耿精忠,举兵叛反清朝。彭鹏作为举人,坚守士人节义,托病婉拒授职,整整卧床三年,后继续应试谋求出仕。因“不肯作俗下文字”,五试会试,终未能登进士第,遂以贡士身份赴吏部等候选任。

      康熙二十三年(1684),朝廷授彭鹏三河县(今属河北)知县,时年四十九岁,自此步上仕途。三河地处京畿要冲,被人视为难治。彭鹏到任后,秉公执法,为民辨诬仲冤。邑民被旗人借命诬告,彭鹏为其昭雪。有旗人诬控殴打顾主罪,致七人被处死刑,彭鹏辨明其非,立刻使七条生命解脱。邻邑有疑案,法司委派彭鹏前去查勘。经过勘察,对该案提出十条不同意见,终使冤案得到昭雪。他年近半百,每逢发生盗案,便亲自单骑前往追捕,毫不畏惧。清人贪梦道人所撰的著名公案小说《彭公案》,便是以彭鹏与满人朋春两位知县为原型,塑一个秉公断案、为民锄奸的爱民清官形象,流传甚广。

      彭鹏在三河县任职六年,尽心供职,居官清正,“能(贤能)声振畿辅”。康熙二十七年(1684),康熙帝东巡驻跸三河,经由巡抚于成龙特荐,召见彭鹏。召对时,康熙帝询问彭鹏的家世、年龄,与当年坚拒耿精忠伪命,托疾坚卧、饮水毁形情状,彭鹏具对甚悉,龙颜大悦,赐银三百两,谕曰:“(朕)知尔清正,不爱民钱。以此钱养廉,胜民间数万多矣!”彭鹏将所得部分养廉金,用于修建县学,士民赞曰“君以养廉,臣以建学。”亦可见其居官做人风格。康熙帝还特派吏部郎赫申,两日驰七百里,口传谕旨,询问抚臣:“彭鹏为人何如,居官何如,居官好处是如何好?”全面了解彭鹏,留下了良好印像,其后对他多有爱护。

      清康熙二十九年(1690)五月,康熙帝诏九卿荐举科道官。兵部尚书李天馥荐举用三河知县彭鹏。康熙曰:“朕召见,久知之。”于列名中特选四人,以彭鹏为第一,特任六科给事中,可谓优用。

      清康熙三十年(1691),彭鹏满怀感恩之情走马上任,于衙门立誓曰:“鹏其(岂)敢忘,从下吏中天子鉴之、拔之;其敢忘,数千里外,天子记之、授之,而不循趋抱拙存诚,以贻此产?”其爱民效国、疾恶如仇,不畏权势,直言不讳的风格,在任上得到淋漓尽致的发挥,成为一名令奸佞不寒而栗的谏官。

      清康熙三十二年(1693),陕西西安、凤翔、山西平阳等地,遭遇旱、蝗灾害,赤地千里。彭鹏连上三疏,陈述灾区困屯苦难之状,并参劾陕、晋、豫三省有司不赈灾恤民之过,语甚切直。指出,贪吏上负圣恩,下戕民命其罪当死,贪吏死而贫民生矣。

      康熙三十三年(1694),彭鹏疏劾顺天府(属北京)乡试,中试举人李仙湄闱墨删改过多,杨文铎文谬妄,给事中马士芳磨勘通贿。九卿奉诏察议时,认为彭鹏所奏“涉虚”,又指摘疏中用语“狂妄不敬”,应予夺官。康熙帝命彭鹏回奏,彭鹏愤然奏曰:“会议诸臣,徇私曲从考试官徐倬、彭殿元欺饰,反以臣为妄,乞赐罪斥。”皇上知其忠直,置之不问,徐、彭两考试官因老而不称职,被勒令去职。

      时顺天府学政、礼部侍郎李光地遭母丧,乞请告假回籍守制。彭鹏弹劾光地贪位忘亲,指出其不可留任的十条理由,状乞不许赴任,不许回籍。康熙帝从其请,命李光地解任,在京守制。

      适逢廷臣会议,彭鹏再次追论杨文铎考试文字谬妄之事,与廷臣展开激烈争论,以至被解除言职,以原品出任河南河工。史志称,彭鹏居言路岁余,弹劾不避权贵,直声震朝右(朝中大臣)。京都人有“彭鹏、郭   ,劾人无救”之谓,以至终被权贵排斥出朝。庆幸的是,康熙帝依然看好他。康熙三十六年(1697),诏授彭鹏刑科给事中。明年出任贵州按察使。

      康熙三十八年(1699)四月,彭鹏擢任广西巡抚。鉴于彭鹏居官正直之盛名,“先声所至,贪墨(贪官污吏)股栗。有急请休致(自请解职)者,有翻然改过者。不俟察吏,而已着澄清之效。”

      彭鹏在广西,十分重视吏治的整肃,留心甄别考察属吏德才政事,斥罢贪恶,荐贤任能,奖廉褒忠。他劾罢贺县、荔浦、怀集(今属广西)、武缘(今广西武鸣)诸地贪吏。上疏荐举居官“洁己爱民,不加派,不横征”的崇善(今属广西)知县王言,和执政有声的河池(今属广西)知州黄志璋。还奏请对井陉县(今属河北)知县高熊征,尝为桂林府教授兴教劝学有功,予以破格任用。康熙,超擢高熊征为两浙盐运使。

      彭鹏调补任用下官,规定必须熟悉本地风土,廉能素着的官员,三年一升。针对官员“避瘠趋肥”的风气,每有空缺,临时掣签决定,以示大公。并上疏荐用多名治行超群的州县官。因其用人公正无私而赢得人心,以至属吏们闻知彭鹏将调往广东,不禁“声泪交下。”

      彭鹏奉行“为民择官”的宗旨。养利州(治所今广西大新)牧邵凤翼因贪求无度被罢去,疏请以不以中饱私囊为志的玉林(今属广西)州牧金依尧调补之,指出“去甘调苦为州民,非为州牧也。”充分显示出彭鹏的用人艺术。又针对广西州县普遍存在的借端私派的陋规,疏请对州县实行养廉政策。疏请於征粮之内,明加火耗一分,其馀陋规,概行禁止。借以杜塞种种贪求陋规,以减轻民众负担。至雍正朝,火耗正式纳入正税。

      彭鹏主政广西一年多,政绩显明。康熙帝对新任广西巡抚萧永藻谕曰:“彭鹏在广西,居官甚好,尔可效彼所行。”

      康熙三十九年(1700)十二月,彭鹏奉调巡抚广东。时广东通省盗案甚多,每一案牵连数百人,俱罹法网,通省治安形势严峻。彭鹏下车之日,收到民众状词五千本。彭鹏愀然曰:“堂上一朱,民间一血。健讼何为(为何好打官司)?”民皆悔悟。属吏知其威严,“惴惴屏息”。彭鹏到各司训诫曰:“周官六计上廉,吏不廉,虽有小善,不足录(用)也。”他对贪墨污吏的惩办,毫不徇情。

      彭鹏居官勤敏,视事常至日暮之时。回府后则翻阅官书谳语(判词),“目不停览,手不停披,夜漏三下未寝,率以为常。”遇有投状,即亲自审讯,“发奸如神”,经办的吏胥不敢勒索一文钱。彭鹏又杜绝加派各种名目的苛捐杂税、无名摊派数十万两,为粤民所德。

      彭鹏在粤三年多,勤呕心沥血,勤政为民,积劳成疾。病重时,康熙帝特遗中书一员,驰驿往视。不幸于康熙四十三年(1704)正月卒于任上,年七十岁。遗疏上,康熙降旨有“实心供职,克尽勤劳”之褒,并赐祭葬。

      彭鹏殁后四十余年,乾隆帝眷怀其德,连续两次谕示大学士、九卿,应如当年皇祖时,举用彭鹏一辈“操守清廉、治行卓越”的贤材,可谓荣及身后,亦是对其一生功业德行全面而崇高的评价。《兴化府莆田县志(光绪)》曰:“吾乡名臣如(彭)鹏者,洵指不多屈。”意为实在屈指可数。

      彭鹏出身仕宦世家,居官二十年,奉行清白为吏的祖训,清正自约,廉洁从政,始终如一。所到之处,不忘自誓自约,严于自儆自律。授任三河令时,作《临    笔约》,自儆自约慎用手中权力。其《木兰笔约》曰:“骨鲠成性,下笔为文,绝不作媚世语。”实乃其清廉洁从政、鲠直不阿的写照。又作《门约》对绳营狗苟,巧言欲簧,厚脸欲甲,毒能为蛇,鬼能为蜮,拒绝入门做到心静如水,门不为市。虽属待人交友之约,实显其清正端直、嫉恶如仇之性。彭鹏一生手撰一系列条约,涉及食、行、丧、礼、文等各个方面,倡导俭仆,反对奢华,善善恶恶,一身正气,严于自律。他尝致书教育胞弟,曰:“普天下争于名利关头,营营恋恋。汝寡兄胸中,绝无此两字。贫者士之常;清白者,吾家祖训。为儒食贫,为吏清白,咬断菜根,万事作得,耐之而已。”

      可贵的是,彭鹏言行一致,身体力行。他将康熙帝所奖的部分养廉银两,用于修建三河县学学宫之费,士民称“君以养廉,臣以建学。”他甘贫淡泊,官为县令,“虀盐自矢,有时绝粮。”康熙二十五年(1686)正月,彭鹏年适五十大寿。三河绅士旗民请制幛祝寿。彭鹏辞却曰:“性不喜誉,亦不喜祝。且誉者毁之媒,祝者诅之引。”恭谨辞之。旗民坚请,彭鹏曰:“必相强,俟持幛至,即焚诸堂前,如拜。”领请者误认彭令矫饰做作。彭鹏于是特作《丙寅五十自祝词》,以表心迹。曰:“自祝者,不受人祝也,亦以自儆也。”

      彭鹏清正廉介之风,正是其不畏强御,参劾权邪的底气所在,亦是博取英君康熙大帝尝识重用,得以建功立业的一个重要原因。彭鹏的官德政风,堪称吾莆名臣之典范。□阮其山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