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史秀才巧治市霸

    史秀才巧治市霸

      从前,仙游沿海有一穷秀才叫史东明,虽然家境贫穷,但为人机智,好济困扶危,惩强锄恶,民间流传着他智斗霸市者的故事。

      一

      史东明婚后,家境不好。他老婆生病想吃鱼,史东明来到一家鱼行,准备买两条鲫鱼回家熬点鱼汤。哪晓得鱼行老板见他一身穷人装扮,手中只拿几个铜钱,很瞧不起,就挖苦他说: “你要买鲫鱼,拿二两银来,一两一条!”说罢,嘿嘿冷笑二声。

      史东明愣了一下,明白了老板的意思,马上赔笑说:“啊,老板,劳烦你取二条给我留着,我钱不够,回去拿钱。”说着转身走了。

      鱼行老板以为史东明被随口喊的高价吓走了,不料他果真拿来二两银子,丢在鱼行的砧板上。老板心想,你甘愿给我“宰”,你愿买,我咋不卖?于是,叫店小二串了二条鲫鱼给他,想早点把他打发走。谁知道史东明接过鱼后,并不动步,却将手中的鲫鱼高高提起,在鱼行的门口大声吆喝起来:“来哟,来卖鲜鲫鱼啊,一两银子一条的鲜活鲫鱼啊!”他这一喊,果然许多买鱼的都围过来,可是一见史东明真的二两银子才买到两条鲫鱼,都伸伸舌头走了,有的还骂鱼行乱抬价,敲竹杠,诈骗钱财。鱼行老板又气又急,眼睁睁地看着买主一个个被史东明吓走,只好自认晦气,一气关了店门。这一天就只卖出史东明这二条鱼。

      谁知第二天,鱼行刚开门,史东明又提着那两条鱼在店门口喊起来:“来呀,买鲫鱼啊!一两银一条的黄斑老鲫鱼啊!”买鱼的又被他喊来又给高价吓走,把鱼行“缺德”、“敲竹杠”骂个不停。鱼行老板这下才知道上当了。只好把史东明请进鱼行,认错道歉,还了史东明的二两银子,然后另称一串鲜活鲫鱼给他。史东明照市价付了四钱银子,讪笑着说:“老板记着,做生意不要势利眼,不可衣貌取人,应该贫富一视同仁,千万不要敲竹杠!”鱼行老板诺诺连声称是,从那以后再也不敢随便乱抬价吓唬穷人了。

      二

      话说有一年,与仙游沿海隔壁的惠安发生旱灾,水瓢用于舀水,十分畅销。刁钻古怪的木器作坊老板孙茂,连忙请几个木匠,赶做一万多把水瓢。刚做好,孙茂就把工匠头张兴叫来说:“张兴,你们做的木瓢没尺寸,买主不要,怎么办?”张兴一听,毫不介意地说:“孙老板,你这话就不对了。我们手艺人做活计,从不乱来,尺寸都是按老规矩,绝不会错。”孙茂冷笑说:“张兴,不是我姓孙的故意难为你,我的作坊,从来只有二尺三寸三的中把水瓢,你们却把我的好杉木锯得七长八短,这怎么行啊?”张兴辩解说:“你事先只叫做瓢,并未交代尺寸。”但孙茂硬说他交代了的,顺手拿起算盘,噼里啪啦算起损失账来,坚持要扣一半工钱。

      张兴等人有口难辩,就去找史东明帮忙,史东明听后说:“不要着急,我想法明天就去找孙茂把工钱如数归还你们。”张兴等人半信半疑,回到工棚等着。

      第二天,木器工场刚刚开门,就来了一位仙游人,衣着华贵,谈吐不凡,说是专程来这县里,要订做一批特殊用途的杉木无柄的水瓢去急用。出价可以比一般水瓢高一倍多。但要限期三天交货。孙茂一听,又喜又愁,喜的是财神爷上门,送来大桩生意了。愁的是期限太紧无法交货。忽然,他灵机一动,想起了张兴等人做好的一万多把水瓢,连忙把客人请进上房,好茶好烟招待,说是马上去取样品过来让客官过目。

      他急忙跑到里间东房,拖过一把锯子,三两下把一个杉木水柄的把儿锯掉了,还用砂纸打磨得光光。然后双手捧出递给客人说:“客官,你看这水瓢如何?”客人接过瓢,细看后说:“对头,是杉木。”又摸出软尺,比了又比。惊讶地连声说道:“正好!正好!尺寸大小也完全合适!!孙老板,我们有缘了。你如三天内能交货,我就不去别家了,就向你订一万五仟个。”孙茂这时已打好主意,连忙答道:“今日是初六,初八下午我准时交货。客官带银两来取货就是了。”那客人也干脆,立即出了张订货单,写明所订杉木无把水瓢的数量、单价和收货日期,签名盖章后交给了孙茂,孙茂高高兴兴地亲自把客人送到当地头等的兴隆客栈住下。

      回到木器工场,孙茂马上去找张兴,要他们做水瓢。张兴见史东明的话应验,暗暗欢喜,就装出讲条件、摆架子的样式,要孙茂先将工钱付清,并把锯下来的杉木把儿作为外快给他们,然后才给他做二尺三寸三的无把木瓢。孙茂自知理亏,又不能放走这一笔大桩的生意,只好全部答应下来。张兴等人拿到工钱后立即动手,只一天半时间,就把一万五千个无把水瓢赶出来了。孙茂眉笑颜开,除支付了锯水瓢的工钱外,还把那锯下的一万五千个木把送给他们。下午,孙茂就去通知外县客人,叫他明早上午来取货,客人听了高兴极了,满口答应明日早上准时取货。

      第二天,孙茂在工场里等着,一等不来,二等还不来,眼看太阳要过午了,怎么还不来,便亲自跑到兴隆客栈去请那位外县客人。谁知进房一看,人去房空。孙茂一问,店家回说:“客人昨夜付了房钱,走了,留下一张字条要我亲手交给你。”孙茂接过字条,张开仔细一看,这张条子上写着四句打油诗:

      水瓢岂能无把,只为惩治行霸。

      尔行不仁不义,结果阴差阳错。

      下款署名:史东明。孙茂气得昏倒在地,不省人事。        (王玉祥)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