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莆田人的春节

    莆田人的春节

    点击查看原图

      春节俗称“年节”,起源于殷商时期年头岁尾的祭神祭祖活动。

      莆田的春节,与其他地方大不一样。1981年,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来莆田视察时,正好赶上在莆田过年,他说:“这是我有生以来所见到的最独特的地方传统风俗”。

      历史上,莆田是北方汉民迁入福建的聚集地之一。上千年来,中原士人文化与古闽越族习俗在此交汇、融  合,形成了独具特色、多姿多彩的节庆民俗文化。

      农历腊月十六日,是莆田传统的“尾牙”。街上不时响起鞭炮声。这一天,许多商家做好年终盘点,备好果品、酒菜,祭天祈年,庆祝一年的丰收。老板会召集员工聚餐,感谢他们的辛勤劳动和付出。

      莆田的春节,大致从“尾牙”开始,一直到正月最后一天才结束。这大概是全国最长的春节。

      扫巡是过年的第一件事。莆田有句俗话:“有钱没钱,扫巡(尘)过年。”“扫巡”,也就是扫尘、扫除的意思。扫巡拉开了莆田春节的序幕。

      莆田人的扫巡一般选择在腊月的某个“双日”。当天,家中劳力全部上阵,首先是要准备一根一丈长的新竹竿,绑上青篙,再贴上红纸,扫巡活动由此展了开  来。这把特制的扫把主要是打扫屋檐、天花板和高处旮旯里的灰尘。其他除尘的重点还有洗蒸笼、豆桶等,同时家里的眠床、衣柜、桌椅、碗筷、蚊帐、被褥等都要搬到户外,洗干净让太阳暴晒。

      年的脚步渐渐近了,鞭炮声不时传来。到了腊月二十五道教的“玉皇大帝出巡日”,玉帝会下来巡视人  间,了解民情,考察善恶。因此,“二五日头”是莆田习俗中的大日子,不能讨债,不能骂人,不能争吵,人们怕在这一天做坏事被天神知道,影响了来年的运气。

      腊月二十五日一过,年味越来越浓,春节的气息到处弥漫,无论城区还是乡下,都沉浸在节庆的喜悦气氛当中。家家户户做豆腐,备年货,贴春联,蒸年糕,忙得不亦乐乎。

      莆田的年糕,以红?和“番薯起”最具地方特色。红?是莆田人过年时必备的供品和食物,由糯米、绿豆、食红蒸制而成,色泽鲜艳,上有福、禄、寿、喜、财、丁、贵及双孩儿、庆丰收等字样或图案,这是人们用特制红印把良好的愿望印在红?上,祈求来年红红火火,团团圆圆。

      拿土地的馈赠来答谢天地、祖先,是世代浸润在农耕文明之中的莆田人表达自己善良愿望的主要方式。对于远在他乡的莆田游子来说,红?是儿时的记忆,也是血液里流淌的家乡的味道。

      每年这个时候,在外的莆田人都陆续回家过年。街上挂着外地车牌的车辆比比皆是,这些车牌号几乎覆盖了全国所有省份。

      腊月二十八,年味已浓烈得化不开了。按古例,莆田人要在门上贴“白头联”,这是一种特制的门联,红纸上面有一截白纸头。关于“白头联”,志书中提到,这一习俗源于明嘉靖四十一年春节期间发生的一次倭寇入侵,许多家庭在倭寇之乱中丧失了亲人,在哀思亲人与欢庆佳节的矛盾中,人们选择了一个折衷的办法,即在刚贴过的白联上面,覆盖大红的春联,将白联露出一截(约10厘米),以示心有余哀。从此,莆田人在过年便流行贴白头联的习俗。除了莆田、福清一带,全国其他地方别无类似的习俗。

      “三十暝”是莆田人对除夕的俗称。这一天的子时要举行祭天地的仪式,俗称“辞年”。辞年一般是在大门内摆好供桌,系上金线绣花和“金玉满堂”桌帷,桌帷对着大门,摆上供品(花、果、面、饭、茶、酒等,果、面、饭上贴着红纸花)。供品中的?品颇具特色,有圆有方,代表着天圆地方。传统的老莆田人都熟悉这一套程序。这  时,家中的长者会代表全家人拈香拜天地,神情专注,口中还念念有词,大意是感谢上天的仁慈、馈赠与呵护,并祈求来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长者念完,叩首,然后烧贡银,放鞭炮,礼成。对老一辈人而言,民间习俗具有一种稀有价值。

      除夕中午全家要吃“炝粉”(又叫“豆汤”),它是以碎断的米粉、线面混合猪血、牡蛎、油炸豆腐、芹菜等佐料入锅合煮的。煮开时调准咸淡,再把地瓜粉以冷水调成糊浆,勾入滚沸的锅中,整锅食物即成稠状,起锅后放些油炸的花生米,别具乡土风味。莆仙习俗中,“炝粉”是把前一年余下的菜脚碎料全部煮了吃掉,意在惜福。

      除夕的重头戏是围炉,也就是吃丰盛的年夜饭。当  晚,各家各户灯火通明,屋里所有的灯都开了起来。水壶在唱歌,大人孩子在“跳火”,鞭炮声此起彼伏。年夜饭既要丰盛又要吉利,上菜前要摆八或十二盘小菜,主餐中一般有鲫鱼(俗名鲫母,谐音“积宝”)、蟹(寓意十全十美)、虾(方言与“和”谐音)、甜丸子(寓意日子过得甜甜美美),部分地区这四道菜必不可少,一般还有猪肉、卤面、闷豆腐、炒米粉、金钱?、花生汤等传统菜  式。一家人围炉做岁,尽享天伦之乐。围炉吃年夜饭后,大人们还要给孩子压岁钱。

      莆田除夕夜,有演“?戏”的风俗。“?戏”必须演唱特定的剧目,内容主要有陈靖姑、张公和萧公的故事,演出地点在瘟神五帝庙,瘟神主管瘟疫,过去医疗条件差,时常流行瘟疫,演“?戏”是为了祈求瘟神,消灾避祸。因此,“?戏”并不是什么好玩好看的娱乐,一般人,特别是小孩子都不敢去看。观众大多是避债人,因负债被债主所迫,不敢回家过年,于是去庙里看戏。而债主不敢在瘟神面前讨债,怕不吉利,会招来横祸,这一习俗被称为  “三十暝看?戏”。

      除夕之夜还有守岁的风俗,“明烛焚香”“坐以待  曙”。守岁,是一种古老的守望,是一种留得住的乡愁。在辞旧迎新之际,没有任何一种东西,比得上老人们看守的这个传统那般稳固。

      莆田人把正月初一至初五称为“五日岁”,有别于中原春节三日岁的习俗。多出的这两日,源于当年一段惨痛的历史。

      正月初一,孩子们与晨光一同起床,穿新衣,戴新  帽,宣告“添了一岁”。 大人小孩都吃线面,上面铺着紫菜、花生或金针、红菇,预示“福寿绵长”。一家人出去游春,到长辈和亲朋好友家拜年。

      初二是“探亡日”。每年这一天,莆田人都互不串门拜年或走亲访友,这也是莆田特有的习俗。初二“探亡  日”和初四“做大岁”的习俗,与当年倭寇入侵有关。据有关史料记载,明嘉靖四十一年(1562)农历十一月廿九 日,倭寇侵犯福建,攻陷莆、仙两城,杀害平民数万。百姓纷纷逃难山中。两个月后,戚继光率兵击溃倭寇,逃难的百姓才回来收殓亲人的遗骸,民间相约,将正月初二日定为探望亲友伤亡的不祥日子,俗称“探亡日”。 又决定在初四(有的地方是初五)补过大年,称为“做大岁”,大岁过后的年初五,也跟初一一样吃线面,拜年游春。这就是“五日岁”的缘由。

      灾难,使我们的祖先产生出更坚定的生活信念,“做大岁”的习俗,铭刻着莆田人独特的情感记忆,也成为中国最独特的过年习俗。莆田有这样一句俗语:“初四暝大于三十暝,初五早大于初一早”,所以那些在异地忙生意的莆田人,有时被事务困住了,年三十回不了家,也一定会在初四赶回来“做大岁”。

      欢度春节表达了人们对这块土地的挚爱。即使是一个外乡人,也能从这些习俗里,找到历史和文化的价值。这些历史和文化不只是写在书页上,也写在土地的面孔上。

      造物主对莆田似乎有一种先入为主的偏心。这种偏心也表现在闹元宵上。莆田人闹元宵也与众不同,那就是闹得特别地长,特别地红火,特别地惊艳,令人叹为观止。

      莆田元宵有初元宵、元宵心、尾暝元宵,从农历正月初起直到正月廿九,尾声甚至拖延到头牙或是农历二月上、中旬,才算真正结束,历时一月左右,而且每天几乎都是昼夜同庆,通宵达旦。时间跨度长、规模大、仪式古、节目多,体现了莆仙文化独有的内聚力和乡土气息,被誉为具有浓郁中国特色的“狂欢节”。

      对此,民俗学方面的书没有给出太多的说明。莆田元宵的最大特点,是每一天、每一村的活动内容都不大一  样。这大概是因为莆田人是从中原的各个不同地方迁徙而来,中原文化与地域文化相互交融、渗透,形成了如此丰富、如此独特的习俗。

      黄石镇江东村是莆田最早闹元宵的村庄之一。正月初三,浦口宫主殿梅妃神像前,垒起了15座桔塔。江东村有15里社,自清代起,每社叠一座桔塔。最高的“塔”达6米,要用一千多个红桔层层垒起直至宫殿大梁。“红桔塔”是专为祭祀而制作的“果龛”,是全国独有的一种源于唐代的民间工艺祭品。

      正月初六,是江东村元宵活动的重头戏,梅妃、钱四娘、圣母娘娘、江国舅四尊神像行傩出游。

      正月初七,三江口镇芳山村苏厝紧接着开始闹元宵。一早,苏厝方姓人家便开始准备摆宴桌迎神。

      元宵期间,各里社供奉的神灵被抬出来巡游,由“福首”捧着锡制“社炉”,按照约定的路线“绕境行傩”。社炉约1尺高,方形或圆形,可以手捧,背插金花红布。路经之处,法师诵经作道,唢呐锣鼓齐鸣,各户或迎神入厅  堂,进香拜祝,俗称“接行傩”,或在门口摆设香案,上摆供品,焚烧金纸柴草叩拜,俗称“献纸”。男人们燃放爆竹、烟花助势,女人们围着捧社炉的“福首”换香求福。

      “福首”是各村根据不同姓氏和年龄辈份,按一定程序轮流选定的最有福气的人。“福首”必须是男性,且一生只能当一次。元宵期间,“福首”身着礼服,头戴礼  帽,插上旗花,带头巡游。元宵结束后,当年的“福首”会在交接仪式中把香炉传给下一位“福首”。

      正月初八,枫亭镇麟山宫行傩出游,有38个自然村参 与,人数达2千多人,活动持续3天,出游路程50多公里。出游时,以“皂隶舞”前引开道,随后依次排列大锣、大灯、彩旗、横批、宫旗、金爪斧钱、龙虎旗、执事、枪班、管乐队、马队、舞龙、舞狮、八班、神卒、高官、矮吏、香亭、神轿以及各种彩驾队伍,浩浩浩荡荡,十分壮观。

      正月初九,是民间传说中的玉皇大帝诞辰日,也是平海城隍庙每年一度的元宵“抬神巡游”日。行傩队伍或骑大马、坐花车,或擎执事,或护龙辇,或秉金瓜,或举金锤,俨然远古帝王出巡。所到之处,乡民放炮迎拜,叩首祈福,并在城隍爷的銮驾前挂上红包……

      正月初十,湄洲岛东蔡村上林宫的妈祖信众敲锣打  鼓,到妈祖祖庙恭请妈祖金身赴上林巡安。妈祖金身驻跸上林宫,与本宫妈祖神像发灶(用膳)后,便到各家各户巡安绕境布福,保佑信众吉祥平安,正月十二才回銮祖  庙。尔后,上英宫信众即到祖庙恭请妈祖金身赴其宫,并一直持续到正月十四晚。妈祖绕境布福是妈祖信俗的重要组成部分,内涵丰富,盛况非凡。

      正月十三,涵江延宁宫在前后殿之间的天井上搭叠蔗塔。蔗塔是一种造型艺术,即用甘蔗切成蔗节,搭叠成空心灯塔,搭一座蔗塔约需3天时间。夜间塔内明亮灯光从蔗节空隙透出,营造出神圣、瑞祥、和谐的节日气氛。延宁蔗塔形成已有百年之久,搭叠数百层不倒,塔身常叠“上元祈福”等红色吉祥字样。

      正月十五,莆田元宵进入高潮,俗称“元宵心”。许多村庄同时闹元宵。其中,“摆棕轿”是最常见最热闹的传统元宵活动。规模最大的要数城厢区南门村。十五日下午两点,南门境内6个社棕轿队从寿光义社出发,开始绕境表演。南门棕轿摆法与众不同,由两个青壮年抬着棕轿,在跑动中不停转动棕轿。一路上,42架棕轿轮番跳过一堆堆旺火,每到一个社就要为敬神而表演。绕完6个社,队伍回到寿光义社大埕,代表6个社的六堆干草要被点燃。6支棕轿队同时上场,围着代表自己社的火堆表演,看谁摆得快转得猛,直到100担干草烧完为止。莆田人将自已自农耕时代起对火神和力量的认知和崇拜,融入到舞蹈表演的美感当中。

      新度镇锦墩村的“打砂花”,发明于清康熙年间,是已有300多年历史的传统“绝活”。在铁锤的撞击下,铁砂火花飞溅到茂密的大树上,银星四射,再现“火树银花不夜天”的奇观。砂花绽放的场景与现在的烟花很是相似。

      枫亭游灯是莆仙最具代表性的元宵活动之一。从正月十三至十七,由霞桥、霞街、兰友、学士、北门5个村庄轮流举行。当夜幕降临,这座千年古镇渐渐热闹起来,连闽南一带的群众也慕名赶来观赏。经过千年传承,枫亭游灯已发展出妆架、彩车、文艺表演等新内容,传统的菜头灯和高台上饰演的传统人物形象也在光、声、电的粉饰中展现出更多迷离色彩。枫亭游灯因独具特色而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莆田的灯至今保持着古代宫灯的形状。在东海镇,元宵时各家各户都手执木棍,肩扛排灯,按顺序把灯依次排好,点上蜡烛,在龙头灯引领下,抬灯巡游,行走于村舍阡陌之间,绕境一圈。因此把这一习俗称为“圈灯”。据说,这是古代中原移民向当地原住民表示友好的一种方式。

      正月十六,梧塘镇松东村闹元宵,点燃一堆2米宽1米 高的干柴,进行“蹈火”表演。村民们抬着神轿,仰首闭目,赤脚走过火堆。元宵“祭火”是莆田的一种传统习  俗,有吃火、踢火、撞火、跑火、跳火、走火、踏火等形式,表达了祈福驱邪、家家户户兴旺发达的愿望。

      正月十八,南日岛浮叶村的抬神冲海闹元宵,是独具一格的元宵习俗。这里的村民靠海为生,常年累月和海打交道,所以元宵和大海也有着紧密的联系。十几顶神轿,每顶由十几个年轻人抬着,冲向大海,据说溅起的水花越大越好,意味着这一年出海平安,打的鱼也越多。

      正月十九,爬刀梯撒铜钱散平安,是莆禧古城元宵活动的重头戏。爬刀梯是流传数百年的风俗,一般由3名“僮身”代表田公元帅、齐天大圣、白牙将军分三次上刀梯撒铜钱。刀梯共有21级,16米高。“僮身”赤脚踩上刀刃,沿着一级级刀梯缓慢向上爬去,刀梯的支架与刀背上贴满符咒与祈平安的红字,在万人仰望下,“僮身”一步步登到了刀梯最顶端,解开系在顶端的铜串,把铜钱抛向四面八方。按当地说法,拾到铜钱带回去,能保一年平安无事。

      正月二十三,白塘镇镇江村的村民按例铺上近二十米长的木柴,燃起熊熊的烈火,喻示来年更加兴旺发达。等到木炭烧成灰烬,化为一堆炭火,数十位蹈炭火的男子进场了,清一色光着上身,穿白短裤,打着赤脚,他们先围着炭火绕圈子热身,当锣鼓声起,拿伞的人率先赤脚跑过炭火,随后拿灯、敲钹、抬棕桥的依次跑过,火星在脚后跟飞舞,叫人大饱眼福。

      白塘镇梧郊村的元宵蹈火,和其他地方不大一样。其他地方的火堆是长方形的,而梧郊村的火堆却是圆形的。梧郊元宵的内容有穿金针、吃香、吃烟、踢火等,精彩纷  呈,神乎其神。流传几百年的蹈炭火庆元宵,正是对火的崇拜的真实演绎。

      正月二十四,白塘镇镇前村用一种神奇的民间风俗  “打铁球”来欢庆元宵。这个习俗已有400多年历史。6个真人“僮身”在10多个青年口念咒语中上堂,开始了出游布福活动。整个游神活动持续约2个小时,队伍长达近200米。6位“僮身”每到一处,便脱光上身,坐上刀轿,不停地用数百多根锋利的铁针制作而成的“铁球”, 甩打自己裸露的背部,血迹斑斑,场面壮观。村民希望通过“打铁球”闹元宵这一习俗娱神娱人,驱邪迎祥,祈求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在莆田,黄石镇下江头村、拱辰街道七步村也有“打铁球”庆元宵的习俗,但最震撼人心、最引人注目的还是白塘镇镇前村“打铁球”。

      大游灯、跳棕轿、打铁球、爬刀梯、点烛山、叠桔塔、叠蔗塔、叠糕塔等习俗,植根于民间、活跃于民间、发展于民间,很好地保存了古风旧俗,使之成为八闽乃至全国民俗文化中的一朵奇葩。民俗专家普遍认为,中国是“千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而莆田则是“十里不同风,一村一习俗”。这主要说的是莆田人闹元宵的习俗。

      在莆仙地区还有“总元宵”和“妈祖元宵”之俗。像涵江后度、延宁、仓头社等村社以及涵江鲤江庙、江口东岳观、头亭瑞云祖庙等许多宫庙都有举行总元宵的风俗。

      总元宵,实际是文艺“出游”,热闹非凡。“出游”队伍中有马队、妆阁、彩旗队鼓、十番八乐、弄龙戏狮等。

      正月二十九,文峰天后宫内外张灯结彩,举行“妈祖尾瞑灯”活动,大厅里摆满了各种制作精巧的宴桌。“尾瞑灯”还有点“烛山”的俗例。烛山是在木架上装有数以千计的烛钉,由善男信女从家带来一对对花烛燃在木架  上,远远看去好似一座座烛山,大家要待花烛烧到只剩下五六厘米时,才将其熄灭,把烛蒂带回家继续点上,表示祥瑞平安。这也意味着,莆田全市范围内的元宵活动从初三开始,经过村元宵和总元宵到此已基本结束。

      妈祖信仰在莆田有着广泛的影响,在百姓的心目中,其元宵带有“统收,统归”的意思。所有的例行程序都有终止之时,今夜,人们来到这里,点上一支支红红的蜡  烛,祈求平安如意。烛光带着妈祖的保佑,缓缓降下莆田人闹元宵、过春节的帷幕。莆田乡讯  陈  北   杨雪帆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