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白塘秋月

    白塘秋月

      故乡涵江,是著名的水乡古镇,宋代开始就是繁华之地;至今,域内仍留下诸多历史文化古迹和天然景观,其中,最令我心仪和感到自豪的,便是在清代就拟定的“莆田二十四景”之一的“白塘秋月”。

      记不清多少次了,因工作需要,我曾引领国内和外国作家团来白塘参观,自己也曾自告奋勇充当“导游”,向来访的中外作家们介绍过白塘湖,也许是对它感情太过浓烈了,以至每次我都显得非常激动。有位省外作家事后曾这样评论过我:“只见朱谷忠现出少见的奕奕神采,左手夹着一支香烟,右手在空中比划,他用讲得实在不普通的普通话介绍白塘湖,让人听得半明半白,而他仍滔滔不绝,如诉家常,哈哈……”记得,有一次著名散文家、前辈老乡郭风在身边,他听了我的介绍,却感到满意,慈祥地对我说:“你这么熟悉白塘湖,应好好为之写点文字。”而我深怕笔力不逮,竟然一拖至今。现作此文,也算是对先生的一种念想吧。

      无庸置疑,白塘湖是福建省最大的淡水湖,主湖面积385亩,包括内河流域水域,面积共有600多亩。此地古时为冲积平原地带,后形成海涝地。唐代,北方百姓因战乱南迁,僻居莆田,白塘水域海涝地被逐渐开垦为农田,又引木兰溪、泗华溪、石盘诸水汇聚于此,逐渐化咸为淡,于是蓄水成湖,既收灌溉之利,又可临岸观景。宋时,称为“注月池”,谓之专门收聚月色的湖泊,名字起得真好。但当地百姓却俗称为白水塘、白水沟,简称白塘。后来后代逐渐拓宽湖面,又引五盘水、五公河之水,最终改称为白塘湖。从此,白塘湖沟渠纵横,一年四季水绿波平,可灌溉四周3800亩农田(俗称三八片)及附近六、七千亩田畴,使这里几千亩盐碱地变成兴化湾南北洋一大片膏腴的平原。白塘湖不单尽灌溉之能,还收交通、养殖、游览之利。早在宋代,居住在湖畔洋尾东墩的名士李富,以及居住在西墩的李富第三个儿子,就在塘中和岸畔陆续兴建桥亭楼榭,种植奇花异草,使白塘成为一处人人向往的水上公园。每年中秋之夜,湖上皆有传统赏月盛会,“中秋游白塘”成了莆田民间的一个重大节日,“白塘秋月”也成了莆田古二十四景之首。

      有记载表明(此风俗已延续至今),每年中秋,沿塘各村都点灯结彩,到处有车鼓、演戏,还有当地的十音八乐,使天地都充满祥和、欢乐的气氛。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游湖的人从四面八方接踵而来。但见岸上人山人海,湖中舟船如织,无论岸畔还是水中,无不鼓乐喧天,笙歌动地;特别是水中彩船,往来穿梭,闪金烁银,笑语纷飞,红男绿女,如痴如醉。闹到子夜之后,游人这才渐渐散去。此时,月轮也从东天转至中天,但见风清波平,天高气凉,皎洁的银辉泻满明镜般的湖面,水中月明星稀,四周轻纱散尽,远处的壶公山、九华山、囊山奇迹般倒映水中,与水中圆月如影随形,看去湖中有山,山中有月,月沉水清,极是奇特。有人喻此为广寒清宫、蓬莱仙境,似真似幻,又看得人疑梦疑醒,飘飘欲仙。不过,白塘湖公认的最佳赏月地点,是在湖中的一座浮屿小岛。午夜过尽,置身浮屿,头顶青天明月,环顾玉鉴琼田,低头望湖,湖中山水,月色溶溶,一幅“众山拱月”的奇观,令人目不转睛,啧赞不已。

      浮屿上还有一座通岸石桥,名“宫后桥”,建于宋景定四年(1263),又名塔桥,因桥头建有经幡而得名。浮屿宫也是南宋初年李富创建的,清乾隆四十六年(1781)重建。在白塘湖畔的洋尾村,至今还留有宋、明、清三代文物古迹,主要有李富祠堂和白塘古官道上的宋代佥判第坊、明代白塘科第坊、柏府归荣坊三座碑坊遗址。这些文物古迹,与景区内历代文人墨客吟咏的白塘秋月胜景的诗词歌赋交相辉映,极是引人注目。如清代林舟津的《白塘秋月》诗:“白塘秋水远连天,沙岸鸥凫掠钓船。万顷琉璃波荡漾,一轮水镜月婵娟。荻花萧瑟银鲈美,桂子芬芳玉兔悬。胜景莆阳应不负,扁舟赤壁拟坡仙。”而配有诗情画意联句的“秋月亭”、“映月亭”、“揽月亭”, 虽系后人匠心营建,却也各各古香古色,为白塘添色不少。

      说到白塘湖的洋尾村,这里还得交代几句。洋尾村地势平坦,村落环白塘东、南、北三面而建,有6个自然村,其中以李角自然村为中心,南接东墩,北挨后头,南连西林、塘边,西望西墩。各自然村有聚有分,连接白塘,点缀有小桥、流水、人家的江南水乡风情。此村就是抗金英雄李富和香港首富李嘉诚的祖籍地,现为省级历史文化名村。

      作为一个涵江人,自然有过数次“中秋游白塘”的经历,我内心一直认为,即便半生在外闯荡,到头来,仍会发现自己其实一直未能走出白塘那一脉温柔的水域,走出那一片碧绿的梦乡;原因就在于,白塘的水,从儿时起就在我身上渗着不尽的诗意,使我至今也未能拧干。因此,只要有机会回到故里,我都会抽空去白塘走走。我知道,只要到了那里,整个心身就会顿然放松了许多,在城市生活所感觉的那些压力憋闷,也会全被抛到九霄云外。

      不知为何,白塘湖总能让我变得柔和。

      记得,去年6月返乡,有天晚上,我就独自来到了白塘。出门时,抬头一看,暗蓝的天幕上刚好挂着一轮圆月,恍若一个没有封严的酒坛口,正汩汩流淌着不尽的清幽,入夜以来就全然潜形的远山,此时又醉态般显出浓黛盈盈的轮廓,既潇洒多姿,又飘渺空灵。举头望去,眼前的白塘,田畴茫茫,水系淡淡,沟渠如舒展的飘带,横陈逶迤在一派氤氲迷蒙之中。而那些在白塘湖面流动的水波,白天看去滑腻如脂,但一经月色浸染,已变得白白酽酽的,酷似浓极醇极的春醪,既撩人心动,又惹人微醉。此时,鸟儿们早已收起翅膀憩息了,温馨的夜气中,沉淀着6月特有的一种幽静。走在湖畔林中,甚至连心跳的声音似也清晰可辨。但这种幽静又不同于大山深处的静谧,它似乎是平野阔地在喧腾欢闹的白昼过去之后,到了夜间必然要坦露出的一种本性:奇妙、神异、柔和、深邃;既令人不可言诠,也使人难以懵懂。夜游的人不多,三三两两,似总是往湖边苇草浓密的地方走去,这使我记起小时候也常在月夜里去湖边玩耍,那时候总能听得见草丛有鱼跃的声音,“啪啦”一声,就坠水澌灭;或听见苇草丛水鸟嗖地飞起,又蛰入近岸树篱,嗤然一阵,又归于阗寂。后来我才知道,这一切正是所谓那种有声音的幽静之境;因为,当这些声音过去之后,就会赫然发现,幽静又更增添了几分。

      那天晚上,我正是怀着这种少小的记忆在白塘湖畔的月光里走着。诱人的月光、美妙的幽境,正诱我一步步迈向自己童年时就熟悉的一处窄滩。随着每一口清新气息的吸入,我觉得,我的忆念和思绪,仿佛已逸出身心,正和白塘四周的月下景物互相绸缪着。至此,心中的一些闲愁俗念、凡庸琐细,全都被荡涤净尽了。我不由想到,若是只在白天到白塘的游人,与白塘的夜景失之交臂是多么惋惜啊!因为白塘这情景叠合交织的夜晚,是远胜于芊芥毕现的白天。单是这6月夜晚极富底蕴的一层幽境,就会给人多少神思的喷涌、渊深的识力啊。也许,只有得遇这种幽静,人才能更得以窥视到自然的内在和谐与深心用意,因此,无论或止或行,人都会感到是那样的无所不宜。

      记得那晚,我就站在湖边一处柳树旁,接纳着不知什么时候已悄悄袭来的一丝晚风,心无二致地在观看白塘月下的景致。这是一片在白天看去几乎透明的湖面,清澈的水质,眼下却被银色的月华渐渐浸润成一派幽邃浓碧。湖边长满了蒲草,草丛中仍有小虫的鸣叫。有些迷蒙的湖岸,布满蜿蜒排开的树林,它们大都傍水而居,布满的繁枝密叶,仍挡不住月光从枝叶隙缝中流泻下来,晶莹的光斑洒了满地,又随着细细的夜风轻拂而荡漾着。这种情景,又一下鲜活了我少年时的生活片段,于是我把双手并拢在嘴边,朝着湖边向对岸“欧”地叫了几声,几秒过去,对岸果然传递过来了几声回声,悠然咽呜中,发现有一只松鼠模样的东西,从我眼前一窜而过,便消逝得无影无踪了。

      月光在头顶流淌着,温煦、恬澹,含着几分妖媚。我沉静一下内心,顷刻就感受到月光中似蕴含着一缕缕摄人心魂的细细柔情,我不禁想到,此时要是有个好友站在身旁,同我一起观赏这白塘的夜色,可以一往情深地品味古今,可以口无遮拦地笑谈江湖,将是多么难得又美妙的时刻。在那样的时刻,一切都会是一种对白塘全新的体验;因为我相信,谁走进这样的场景,都会像品饮陈年老酒那样,为之陶醉,不能自持;谁都会忘了沧桑,为一种不需奢华的简单纯净的友情去诠释人生月下的痴梦与童话。

      于是,我不由自主又恣情任性地凝望湖中的月亮。我看见,水中的月亮像一个在绛英瓣瓣中移动脚步的女神,她白皙又丰盈,灵动又欢愉,那圣洁的光,竟然汩汩地漫出湖面,银鳞烁烁,像梦,也像音乐,似乎只有和她对视的人,才能感受到那幽幽光芒中有一种无边无沿的生动。只是,这样的梦和音乐在湖面散漫开去,又会化成一种蒙蒙的银白色,以一种深厚的情意,一种温柔的情愫,去编织山川河流、田园村庄和百草万物。在这样的一个世界里,轻柔的月光,常常能唤起一个生命历程中的一段回声。

      薄雾慢慢地出现了,优雅的月光,在白塘湖染成一匹匹轻纱,在林间附近缥缈着。远处,隐隐传来暌违已久的声籁,于是我慢步返回。一边走,一边想到了几句诗:白塘/白塘/据说你凝滑无骨的水/只为等待心中有梦的人/但到底是谁/谁能在波平水碧之中/承载你的完美……/我突然想起湖那边的梅妃/一个清秀绝尘的牧鸭女/据说/她美丽了一页的唐代/难道你不正是她纯正的眼睛/当年流出的那颗热泪……

      都说写诗的人是浪漫的,但居于白塘湖并规划与保护白塘湖的人,比浪漫更胜三分:此次返乡采风,我了解并亲眼看到,他们为了让白塘湖景区别具一格,也为了让游人在四季中都想往白塘湖的美,这些年来,他们不但开辟了具有水乡特色的白塘湖树木园林景观,还布置了不同的观赏区,让游人除了游湖外,还能在春夏秋冬不同的季节都有花观赏。你看:晚冬、早春,三千株梅花迎寒怒放;春季到来,二十亩桃花尽情盛开;随之,紫荆、刺桐、杜鹃、木棉、胭脂树也争相姹紫嫣红;夏季,蓝花楹、火焰木、紫薇、大叶紫交相辉映;秋季,四季桂、玉兰、丹桂、非洲茉莉等五千多株香化树木芳香沁人。而黄叶榕、花叶榕、红叶美人梅、红叶碧桃、红叶李等不同颜色的树叶,更使景区色彩丰富、生动绚丽。如今的白塘湖四周,不仅拥有水杉、红豆杉、倒着长枝的高竿垂梅等高贵树种,还拥有亚热带特有的春季落叶树种,如大叶榕、小叶揽仁等独特树木,这些无不令游客们眼花缭乱,流连忘返。

      美哉,白塘湖!

      更为令人欣慰的是,随着休闲旅游经济兴起以及涵江区交通的便捷,白塘湖景区也成为游客心中必去的美好愿景,和涵江百姓休闲健身的重要去处。而白塘湖景区的另一独特之处,就是与向南不远处的胜景“宁海初日”、“梅妃故里”等相互呼应,由此也与涵江区大洋的瑞云山森林公园、新县的夹漈草堂、萩芦溪漂流、囊山生态旅游区形成一条独具特色的旅游路线。在湄洲岛、九鲤湖、南少林等著名景点的映衬下,白塘湖景区犹如从万里之外的广寒宫悠悠倾出,让线装的历史和四通八达的网络时代,组成一道道崭新而亮丽的风景,让梦里梦外的“白塘秋月”,继续演绎从心到灵魂永恒的歌唱,而“白塘秋月”当也会焕发出更多的新词丽句,满足人们对涵江诗韵与文脉相承的更多向往和期望。□朱谷忠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