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旅游>平海卫:一个穿越千年的古镇

    平海卫:一个穿越千年的古镇

    点击查看原图

    点击查看原图

    玉霄宫

    点击查看原图

    天后宫

    点击查看原图

    城隍庙

    点击查看原图

    彰善庙

          从中国地图上看,这里是芝麻大小毫不起眼的一个地方,地图上的风光被紧邻的台湾岛完全掠美;从福建地图上看,在平潭岛、南日岛以南,做为一个突出于大陆的半岛,其峥嵘之势初显;从莆田地图上看:这样一个犄角之势因距台湾占领的乌丘屿仅14海里之隔而倍显军事上的战略意义,而军事上地理位置的重要意义,就成了历代不同政治集团的必争之地,这又决定了其几度兴衰的历史。这里就是莆田古称“南啸”的平海镇。而我们要行游的平海卫(平海村),其实面积不到平海镇面积的1/8,其西邻嵌头,北连石井,东北与南日岛相对,东边、南边与湄洲岛相望并连接一望无际的东海,陆地面积7.6平方公里,另外包括平海湾的箭屿与鸬鹚屿。它是平海镇的镇政府所在地,平海镇的政治中心。因悠久的历史和深厚的渊源,它又是平海镇的文化中心。当地人非常自豪地宣称,“要说平海人,先说平海村”。

      明初,由宋始兴的“海上丝绸之路”进入空前辉煌的时期,福建沿海成为那个繁华时代的历史见证,海洋文化至此达到高潮,同一版块的平海在这时期也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繁荣。其表现在: 首先是海防建设得到了重视,朱元璋派信国公汤和、江夏侯周德兴先后巡视沿海。周德兴根据兴化和平海地理形势,决定在兴化卫的基础上增设平海卫和南日山水寨,派5000多名官兵镇守,并管辖莆禧千户所以及嵌头等6个巡检司。同时,加紧军事设施建设,兴筑平海卫城。平海的地位很快突出起来,成为兴化和福建海防重地。

      其次是经济空前发展起来。一方面,原有的民户加上大量增加的军户,人口大量增加,史上号称“百家姓、万二灶”。另一方面,在渔业发展的基础上,明廷实行屯田制度,在平海实行“军屯”和奖励垦荒政策,农业也得到较大的发展。

      经济的发展带动了当地教育文化事业的发展。明代,朝廷视教育为立国和巩固封建统治的重要手段。整个兴化教育发达,平海也办起了卫学,派名师掌管卫学,甚至置起学田。有明一代,平海卫学培养出举人64人、进士13人。康大和官至尚书,黄杭当过主事。明代平海文化特别发达,尤其是宗教文化相当繁荣,宫庙祠堂遍地皆是。现在平海丰富多彩的名胜古迹,几乎都是明代的遗留。

      明朝中叶以来海防松弛,倭寇不断侵扰我国东南沿海。平海又成为倭寇踏足的第一级台阶,经过战争的洗礼,血火的考验,进入历史上的第二次衰荣。几经衰荣的日子,使得正史笔墨淋漓,加以民间演义衍生出浓墨重彩的众多传奇故事,比如周德兴、戚继光、施琅、郑成功等人的事迹,均在当地百姓中口口相传,显现出浓厚、鼎盛的人文气息。

      时光的洗礼和海浪的冲刷,雕蚀出如今经济、文化双重兴盛的平海。平海再次走出了衰荣曲线的新高潮,这个高潮是历史上任何一次高潮都无法比拟的,这样的高潮再凝聚了跌宕起落的历史图景使得平海具有分外的诱人色彩。

      平海的特色之最当是它五步的一小廊,十步的一小庙,百丈外就有规模大寺。巴掌大的地方寺庙林立,更有趣的是各路神仙云集,东西方教主争秀,中国土生土长的道教和民间信仰,外来的宗教,如佛教、天主教、基督教等皆在此传播甚广,影响深远。以一地,或者说一村之多,为莆田,甚至福建所罕见。{nextpage}

      因而平海有着数目众多、风格各异的宗教建筑群落。民间信仰和道教所禀承的内涵以“六社二十四境”呈现。寺庙之多但有区别,以当时的平海古城为界,城内称之为“境”,如中和境、泗洲境等等,城外称之为社,如兴贤社、新安社等等。甚至就佛道不分了,比如玉宵宫的前殿供奉玉皇大帝,后殿却是佛教三圣佛,彼此相安无事,甚至其乐融融。这样的情形在当地已是常态。所以平海可谓一座露天的宗教博物馆,各种宗教形态都能在这里找到神情表现各异的代表建筑。醒目的红十字尖顶与双龙飞走的飞檐和谐共存,石头屋顶与现代的新式洋房杂处,彰显着海洋文化底蕴下特有的包容和开放。

      这些宗教建筑群历史悠久。早在宋代,平海人就已经开始兴建宫观庙宇,如天后宫、三官殿。明清时期更是掀起兴建的高潮,现存有明清寺庙祠堂数十座,均保存较好。上个世纪80年代后,因开放的风潮和繁荣的经济使得当地的寺庙兴建之风达到史上顶峰,不断的重修、新建。旧的建筑重新焕发出光彩,新的建筑更是焕然一新,鲜艳夺目。

      平海古城,地势独特,背倚朝阳山面向平海湾,三面临海,由北向南逐次降低。因此,几乎所有的宗教建筑在地形和山势选择上也非常讲究。它们都背依朝阳山,面向平海湾,坐北朝南,巧妙地利用自然,从山上向山脚、平海湾铺陈开来,错落有序,增加了玄奥的气氛。供奉玉皇大帝的玉霄宫雄踞于朝阳山半山坳里,无形中体现出玉皇大帝至尊之地位。由玉霄宫辐射至各景点的建筑,疏密相间,相映成趣。朝阳山脚有城隍庙;沿山脚向海边铺陈开有天后宫、彰善庙、三官殿等。其间以单体建筑散落其中的“境”和  “社”更是让人眼花缭乱。

      平海宗教建筑另一特点是,完整保持中国传统建筑风格,并独具闽地建筑特色。传统的大屋顶、木架构,因海边风大、就地取材故,多了很多石质材料的运用,建筑多浑朴具乡土气息;配以局部飞檐翘脊,墙面和门窗的华丽雕绘,极力张扬着南方工匠的奇巧技艺,使闽地之风呼之欲出。如城隍庙、天后宫,彩绘的各种珍禽异兽、花草,都是触之欲动。两殿屋脊飞翘而曲线优美,层层叠起的斗拱不施一铜一铁而经久不撼。

      平海各宫庙建筑,工艺精巧,年代久远,当地人又极具文物保护意识,现仅平海一地就有二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和多处市县级文物保护单位,特别是建于宋代的首批国家级涉台文保天后宫,更是具有很高的学术研究价值和观赏价值。

      天后宫的特色之处在于当年匠师们寓意深刻的建筑设计,整个天后宫有三处不离开“108”这一数字。首先是大殿的大屋顶和廊庑由108根木柱承托着。因此,又被称做“百柱宫”。而宫内檐下四周又用108块青石砌成,组成内院埕。再有宫前古水井——师泉也是用1 08块青石砌筑而成,组成较为少见的方形井。108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吉祥数字,是易学中的一个“大周天数”,意味着阴历与阳历三个“小周天”后的又一次契合,象征着圆满;又是佛教中的吉祥数字,如佛珠通常是由108颗组成。“108”在天后宫以良好的寓意、有趣的方式再三的被使用,形成一大特色。

      平海卫城隍庙始建于明初平海卫城的设立。为增强海防,防范日益猖獗的倭寇来犯,明初朱元璋派遣江夏侯周德兴巡视福建各地。周德兴来到兴化府,沿着海滨调查研究后,提出一系列海防建设建议。然后,组织兴建平海卫城、莆禧所城,以及南日水寨、冲沁巡检司等军事设施,并派重兵防守。周德兴是位著名的军事家和军事工程专家。他的一系列的军事举措,使得明前期100多年,东南海防稳固,兴化人民安居乐业。 惠泽于民的周德兴死后,被封为平海卫城隍庙神,即城隍爷。人们相信“英雄虽逝英灵在”,逝去的英雄成为城隍爷后仍然能够护国保邦,剪恶除凶,监督一切为非作歹的人,使之心存忌惮。

      平海村众多依山面海的庙宇里,玉宵宫的特色在于海拔最高,信仰宽容度最高,前后殿分别供奉着道教级别最高的神——玉皇大帝和佛教修行最高的三世佛。据载是百户王烈于明永乐四年倡建,是莆田地区最早的玉皇殿之一,历经了600多年的沧桑,现已重修、并扩建,成为平海镇玉皇信仰的一个中心。

      前殿与后殿的接连处是一个颇有特色的天井。天井四围的石级上有八卦的浮雕图案,斑驳有年。民间传说天井处有神龟的龟头隐着,天旱时,只要在此处敲击龟头,远在海边天后宫师泉的龟尾便会涌现大量的水,颇具灵异色彩。

      两殿的两边分别有厢房,右侧厢房的天井里有棵古椿树,经历数百年,一干横斜直冲殿顶,看似枯朽,却生机盎然。

      万事可求,万事可应,使玉皇信仰在民间有非常广泛的信众。每年正月初九玉皇诞辰日,平海村都要举行由玉皇大帝委派的城隍爷出巡的民俗活动。规模之大、人数之多、装扮之隆重莆田唯此一地也。正月初八的深夜,山下城隍庙的城隍爷将到此请命,即 “请香”,接受玉皇大帝委派。第二天,在城隍庙举行隆重的仪式后,由真人化妆的城隍爷手下的阴阳判官就郑重其事的代替玉皇大帝,在天兵天将、各种花车、十音八乐等的簇拥下巡游整个平海村。队伍浩浩荡荡,持续时间长达一天,众人方尽兴尽欢而去。这成为平  海每年都将重现的一场倾村而出万人空巷的集体的盛典。

      彰善庙,又称“王爷庙”,位于古卫城南门外西至,创建于明嘉靖四十二年(1563),是为纪念抗倭英雄朱、戴两将军而建的庙宇。庙宇规模不大,却是最具当地本色的一座庙宇。

      供奉的朱将军,名圣彬,莆田县平海人,举人出身,官至守备,为戚继光部将。戴将军,名嘉祉,莆田县渠桥人,官至副将。两位将军追随戚继光抗倭,参与戚老虎指挥的平海大战,身先士卒,英勇杀敌,立下赫赫战功。平定倭祸后,两将军奉命镇守平海卫城。修堤筑澳,修房筑路,发展生产。在战后遭遇的瘟疫中,朱将军精通医术,将众多罹患疫疾的百姓从死亡线上救回来,深受平海人民爱戴。朱、戴两将军逝世后,戚继光将他们事迹上奏朝廷,朝廷封他们俩为“东南王”,让他们永远“观海若,听潮音”,巡视东南沿海,保护一方百姓平安。

      彰善庙的本色还体现在以它为主体展开的民俗活动上。每年农历正月十七日彰善庙都要举行元宵节庆祝活动,举办独具莆仙特色的跳火活动。农历八月十五、六月十二日、三月十三日是朱将军、戴将军、哪吒诞辰,也要举行规模盛大的祭祀活动。同时,每年春节后,渔船当年的首次出海捕鱼,都会到彰善庙请符请令,将船首朝向庙宇,燃放鞭炮,向两将军告别,并祈求平安。彰善庙的朱、戴两将军因之与天后宫的妈祖一道成为了平海村渔民的守护神。。

      进士坊座落在平海卫城西门内,城隍庙东,系莆田市唯一保存完好的一座进士坊,为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是平海一重要的历史文化遗产。

      进士坊是一座仿木结构的石坊,单檐歇山式,形制为单间二进方柱,通高5.7米,坊阔4.16米,进深3.9米,中门2柱,左右门各4柱。门上正中刻石“圣旨”,下为横匾“恩荣” “进士”,左右刻石官员职务、名字和立坊时间。整体结构严谨协调,制作粗犷古朴,忠实地再现莆田明代石坊建筑特点,为平海“东南僻壤”仍具浓厚兴教重教风气的佐证。

      如果说一种文化只有成为习俗后,才算真正进入了民众生活,也才能算是成熟的文化,那么平海无疑是具有了真正成熟的文化,成熟的民俗文化,或者说成熟的民间文化。而这样的文化反过来正是民俗活动得以滋生发展、得以生生不息真实延续的土壤。平海有着醇和的民风、耕读传家的良好传统,这些造就了发达的本土文化,也形成了丰厚的民俗文化的氛围。平海的民俗一方面沿袭了莆仙风韵,另一方面又带着鲜明海洋文化色彩,和几里外的隔壁村就有很大的区别。

      平海的民俗活动丰富多彩,持续时间很长。在正月初九的城隍出巡活动上开始掀起高潮。正月十五元宵节,与明朝皇家有渊源的灯会又带上了浓烈的传奇色彩,纵横莆仙,亦也仅此无二。另外平海的红白喜丧也带有独特的地方色彩海洋文化,面对辽阔大海,讨海人对海的特别的感念,在日常的民俗活动中留下鲜明的烙印。

      今天这样丰富繁多的民俗活动内容,在平海村文管所主任、老协会会长宋文宗先生及全体成员支持引导下,正以一种极其有序的方式被传承着,安居乐俗的平海人以对生活传统的热爱之情积极地参与到民俗生活中。在平海,在锣鼓喧天的热闹中、在对传统对仪式的执著守持中,不禁唤起人们对悠远的生活的怀想,增强了对人生人事的美好情感。平海,一个厚重的历史文化名村正等待着我们去发掘:平海,她正裹挟着华夏千年古风向我们扑面而来。□金立敏 安金国 陈国树 文/图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