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东阳老光饼传奇

    东阳老光饼传奇

      一

      “东阳光饼、绿豆饼、寸枣、老婆饼,东阳光饼、绿豆饼、寸枣、老婆饼……”在今天莆仙城乡的各个角落上,在一条条新新旧旧的街巷里弄中,小商贩的吆喝声依旧不变,那种被叫得顺溜了的方言,那样抑扬顿挫的腔调,已经为当地人深知熟稔。车上装载的,大都是饼类、小吃等零嘴食品,小商贩每到一处歇脚停顿,总是有一群垂涎零嘴的孩子们,挤挤攘攘地聚拢、围观而来,手里捏着几元的零花钱,并急切等着小商贩递过来一袋、两袋的饼。当然,围观的、热议的,也不乏一些在童年岁月里留下美味印象而回味无穷的大人,他们曾经也像那一群围观的小孩子一样,做过同样的事情,拥有过那份同样的心情……

      这在莆仙大地上算是一种很古老的行当了。小商贩们或肩挑着一担,或骑着三轮车,依然保留着最传统的方式,深入到各个地方,叫卖来自拱辰东阳村的小吃。尽管十分古老,缺少华丽精美的包装,没有来势汹汹的广告宣传诱惑,但依然有人坚持着这种小本生意、小本买卖。这种坚持,既是为一个在当地小有名气的风味食品发扬光大,也是群众表达经久不衰的喜爱之情的写照。当然,小商贩的那种别样吆喝,如今更像是一首童年的歌谣,被欢呼雀跃的孩子们调皮、逗趣般地模仿着、传唱着。

      记得小时候,奶奶去宫庙里点香交缘金之后,就可以领取一对福饼,俗称“福余”。“福余”饼上面常常会用食用红写着“丁”或其他的符号,示意祥瑞吧。也许正如字面上所表达的那样,这对“福余”便是在贫穷时候小孩子们十分难得的零嘴食物了。这对饼,有的时候是一对丁饼,有的时候是一对上面缀满了芝麻粒的厚层饼,在极少时候,这一对饼便正是来自东阳村独有的老光饼。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小时候的我尝过东阳村的老光饼。因为堂兄弟姐妹众多,奶奶总是会很认真地把光饼掰成几小块,众兄弟姐妹一人领得一小块的份额,然后开始一小口、一小口细致地啃着吃,经常舍不得太快就把光饼吃完,只是将光饼呡在唇边不吞下去,也因此小嘴巴四周会留下白白的拍在饼面上的面粉,贻笑大方。

      细细品咂,莆田人蕴藏在老光饼中的味道和喜爱之情,的确浓厚。作为一种烘干类的食品,光饼的水分恰到好处。这不仅使得光饼的柔韧适中,也让糖分适中。东阳村的光饼,是一种纯粹的甜光饼,当然,并不是甜得让人受不了。光饼的中心,裹着一层还透着一股从花生油中飘出来的油香味的花生末,以及糅合着白糖还似融未融的甜味,香甜恰到好处,清香扑鼻。每每吃到饼中间,舌尖似乎嗅到了美味,便加快了咀嚼的速度,恨不得瞬间将光饼啃完。我喜欢纯粹甜味的饼,或许在吃的过程中,糖分跟味蕾发生了什么特别的物理反应,感觉吃起来特别宜口、怡人,心情舒适愉快。不用担心孩子们会噎着,吃光饼就得啃着吃,啥也不用搭配,和着烘焙得湿燥适宜的精面粉的嚼劲,咬一口光饼,嘴中舌尖底下自然而然会被引诱出愈来愈多的清澈的唾液,向嘴中的美味蔓延而去。浸润过后的光饼便香味浓郁,酥软又富有筋道,稠中少了那种干,甜中飘着香,香甜中全无腻味,“津津有味”,这便是东阳村光饼的味道精华!

      正因为如此,莆田的男女老少,大家都乐此不疲地啃着老光饼,并回味着、领悟着蕴含于其中的美味奥妙。

      二

      光饼,制作原材料十分简单,精面粉、花生末、白砂糖,仅此而已。至于其中的制作工艺,当然,外人是不得而知,只能从品尝中猜测几分。

      东阳村老光饼的特点,圆圆的饼状,制作原料简单,味道里透着花生油的香气,色泽清清白白,简洁、素雅,光饼无法像其他饼类那样一掰就变成几块,只能用双手撕开。听说东阳村的光饼对折,是不会掰成两块的。手中捏着光饼的我,倒是真的试着对折一下,果不其然,光饼不但没有被掰成两半,反而松开手又恢复了原来的形状,还是那样一种蓬蓬的、软软的姿态,用手指摁压,厚厚的光饼上面便会留下下凹的指痕,不一会儿又恢复原来的形状,弹性十足。那种软,软中透着一股韧,韧却不是那种烘烤得坚硬的硬气,几乎透露出一股为人处世的气度。做人,能屈能伸,不软不硬,或者是其他相类似的哲学。当然,这跟其祖传的制作工艺密不可分,外人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了。

      做东阳光饼时,要想做出一股哲学般气质的光饼,和面的功夫是必不可少的。不仅要精选优质的精面粉,并且在精面粉中加入一定量的白糖,比例适当,和面之后,将面团擀成面饼,再将花生末、白砂糖包裹在面饼中央,进行一定力度的按压,再放入烤炉中单面烘烤。花生散发出独特的香气,弥漫在光饼的中央,融入白砂糖的甜味中。烤炉的温度和时间都必须掌握精确,这些功夫自然不可粗心大意,才能成就一块块清香爽口的光饼。

      光饼朴实的外表之中,蕴含的花生馅无疑是为它自己的美味锦上添花的。花生自明代传入莆田,就受到莆仙人民的喜爱与青睐。人们从地底下、泥土中挖出来花生的果实,再经过各种制作,形成各种美味。有的把收成的花生煮熟、晒干、存储,抓一把,闲暇时候边剥壳边吃;有的把晒干的生花生拿去用热油炸成红彤彤的花生米,花生米不仅溢出香味,咬起来嘎嘣脆;有的把生花生热炒,再淋一碗盐水,炒出来的花生有点灰白色,据说吃起来还不容易上火;还有许许多多的用花生加工而成的美味……老光饼中的花生末馅,先将花生油炸一番,再把油炸的脆脆香香的花生捣成碎粒,与白砂糖经过一番高温中的融合锤炼之后,花生末沾上了白砂糖、花生油的香气,而白砂糖似融未融,也被激发出一股香甜的味道。这样调制的馅,裹在软软的面粉饼中间,可以说融合得十分完美。

      我倒是见过几次捣碎花生米的过程,下起来可有一番功夫了。一次是在一个小作坊,一块大木板平铺在两张木制椅子上,就算是工作台了,一个圆圆的簸箕放在上面,主人把花生米倒在里面,拿起一个洗干净了的啤酒空瓶,双手摁着瓶身,细致地滚动着,便开始用点力劲地碾花生米。绿色透明的啤酒瓶,倒是硬气足够,圆圆的瓶身,推压起来也顺畅,不一会儿花生米就被碾碎了。我讶异的是,主人竟然可以利用可以废弃了的玻璃啤酒瓶,从生活中信手取材,细致地碾花生碎,智慧有余。

      另外一个场景,是小时候在邻居家里常常见到的。那是一对用青石打磨而制成的杵臼。臼中间凹下的部分并不是很大,邻居的老大爷总是抓一小把花生米,一只手杵着,一只手遮着臼口,一边杵着花生米,一边防止花生米飞溅散落。杵了一会儿,把花生的红衣吹掉,然后再捣,细致、用心得很,下了好一会儿的功夫,一晌午的慢时光过去,直到形成均匀的花生末。老大爷因为上了年纪,齿牙脱落,咬不动硬硬的花生,才用杵臼捣碎花生米,然后再食用品尝。这段时光,缓缓慢慢,悠悠哉哉,仿佛窗外面的炽烈的阳光都变得柔和了,风吹舞动的空气都在静静地流淌着,这种用时间碾磨过后的味道,让无法慢下来的躁动的自己,直到今日仍甚感好奇!

      在莆仙文化中,花生象征着喜庆吉祥。方言中的花生常常与添丁谐音,在莆仙婚俗中,人们更是常常把花生、红枣、桂圆等撒在新人的婚床上,示意早(枣)生(花生)贵子,因此,莆仙人民对花生也算情有独钟了。光饼常常被用来做菩萨的供品等,里面包裹了花生,更是显示出莆仙人的虔诚之心、祈愿美好之意。朴实、素洁的外表,加上香甜、美好的内里,光饼怎会不惹人垂涎三尺呢?

      三

      人类吃饼的历史十分悠久,或者说,远古的人类就已经懂得运用劳动智慧从五谷杂粮里翻陈出新制作出花样繁多的美食。饼,《说文解字》中注解为:“饼,面糍之,从食、并声。”据说面点小吃可以追溯到人类的新石器时代,因为当时已经有了石磨这一工具,可用来加工面粉。作为扁圆形的面制食品,不仅历史悠久,而且地域广泛、地域差异性繁多,全国各地所食用的饼的名称可谓是不胜枚举。

      很多饼食爱好者,一定会感到诧异的问题,便是饼的称呼,为什么叫光饼?有何历史渊源?只知道,东阳光饼一直以来就被叫做“老光饼”。这些留给我同样的困惑。众所周知的是,福建东南沿海地区,历史上屡屡遭受倭寇侵扰,戚继光曾经率领部队到过福建沿海英勇抗击倭寇,而光饼就与戚家军的传说有关联。《福州府志》记载:“明嘉靖四十二年(1563),抗倭英雄戚继光率军入闽追歼倭寇,连日阴雨,军中不能开伙,戚继光便下令烤制一种最简单的小饼,用麻绳串起挂在将士身上充当干粮。”亦有说是老百姓为军队而制作的简易干粮,方便行军作战。总之,后人于是就用“光”命名光饼来纪念戚将军,这就是光饼的由来。如今,福州、福清等闽北地区的光饼也仍然很受群众喜爱。但是,此光饼与东阳光饼,不仅做法、味道差异很大,而且,东阳光饼与戚继光将军是否有历史渊源不得而知,历史上戚家军也并未在东阳的土地上抗击过倭寇。甚至有可能,东阳制饼的历史更为久远。

      另一种说法是,光饼与“衣冠南渡,八姓入闽”有关。唐朝末年开始,王审知、王溯兄弟从河南固始迁入福建,并带来了河南的“火烧馍”,即炭炉烧烤的烙馍。火烧馍是通过把擀成圆形的面团放在铁板上烙熟,可以夹着韭菜、调味料等,或甜或咸,味道甚美。据说这种火烧馍是为灶王爷而制作,因为在小年夜里,灶王爷便要启程回天庭过年,并且为民向玉皇大帝祈求下一年的福禄,希望下一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灶王爷为老百姓请命说情,老百姓心怀感激,便做了火烧馍给灶王爷当回天庭路上的干粮。火烧馍如今已经有2000多年的历史了,在今天河南大部分地区,仍然保持着二十三小年炕火烧馍的传统。随着中原人的南迁,火烧馍也被带到南方来。因为历史上的河南固始县隶属光州,所以这种光州烙馍仍然被称之为“光饼”。

      当然,不同地域、不同制作工艺、不同口味风味,饼的分类可以说是无穷尽的,蒸、烤、烙等等,这一点当然也可以说是与一个地方的地理气候、饮食习惯差异等密不可分。而东阳村的光饼,经过历史更迭,口味变迁,加进诸多改良,最后形成了如今的甜光饼。

      但是东阳光饼却与闽北一些地方的光饼存在比较大的区别,东阳光饼未有中间凿洞穿绳的做法。东阳光饼比较纯粹,味道纯粹是甜的,所选精面粉仍然可见素白的原料,只是单面烘烤数分钟;闽北地区的光饼大多是咸味的,掺杂了较多东西,烘烤至坚硬,若非牙齿够好的人,吃那么硬的光饼还是比较吃力的,相比较之下,东阳光饼倒像是一个温文尔雅、气质谦谦的君子。

      四

      东阳光饼的这种谦和气质,不仅让饼的口味、口感受到更多人喜爱,也在一定程度上与制作光饼的人家,甚至是一个村庄的历史传统密不可分。

      静夜,寒窗烛火,衫襟单薄的书生却心怀鸿鹄之志,捧着书卷,凝心静读,为了有朝一日,金榜题名,平步青云,光耀门楣。待及朝廷恩科开考,书生便要赴京赶考。夫君进京赶考,贤惠的妻子就要开始帮忙收拾细软,备好包裹行囊。在离别的渡口或者凉亭,文质彬彬的长衫书生,一手托着背在肩上的行囊,一手执着一把短柄雨伞,与贤妻惜惜话别……

      这个画面是莆仙传统戏曲中的经典桥段之一。书生背在肩上的行囊,常常是一块方巾似的布块,裹着财物,两对角相互打结,索背在肩上。古代,交通不便,路途更显得遥远,从家乡赶往京畿,往往短则数月,长则需要两三年之久。多少寒门子弟在科举路上艰难跋涉,希望柳暗花明,登科、进仕。寒酸的赶考书生,行囊往往十分单薄,想来,不过是书卷、换洗的衣物、一点微薄的盘缠银两,还有山高水远科举路上用来充饥止饿的干粮。

      戏台上常常唱着读书进仕的人生故事,这也是古代书生的生活写照。在“文献名邦”的莆田,素有诗书、耕读的传统,读书进仕的佳话更是不胜枚举。在荔林水乡环抱中的东阳村,便有“进士村”的美誉。走进今天的东阳村,仍然能处处望见官邸宅第宗祠,每一座古建筑里面,都可见工整优美的诗句谏书,“地瘦栽松柏,家贫子读书”、“谏书光国史,理学继家声”、“荆树有花兄弟乐,书田无税子孙耕”……一根根陈迹斑斑的檩梁上刻着科甲联芳的历史,御史第中还可见一对纸灯笼,上面印着“科甲”的字样,昭彰着诗书耕读的厚重文化底蕴,更可以从中窥见这座文化乡村的沧桑和华美。

      据载,明清两朝500多年间,东阳村重教兴学,科甲鼎盛,先后中进士者11名,中举人28名,贡生18名,太学生国学生近百名;官至御史3名,获历朝皇帝敕命封赠褒嘉的有8名,出现“三世五进士”、“祖孙、父子、兄弟、叔侄进士”等科举盛况。东阳村开村鼻祖正是明代理学名臣陈道潜(1364-1433),道潜公博学宏辞,学富五车。状元罗伦曾经撰《像赞》云:“公之学,海涌川盈;公之行,星朗月明。”东阳村注重教育传家,人才辈出,现在东阳村里的大部分人家都还是读书优秀,进而成为“工作族”,吃“皇粮”,可谓是地有灵气、人才杰出、人文荟萃、书香气息浓厚。

      当然,各式各样的饼,呈现在人们的日常生活饮食中,不仅仅因为饼自身美味的缘故。古人出趟远门极为不容易,不仅路途偏远,饭店、旅店也远没有如今之多、之便捷,古人倒时兴了一种“路菜”,大多是一些易于保存的干肉脯、果仁等,备好了路菜,方便旅途中食用。正如莆仙戏上所演的,贫寒子弟每每进京赶考出远门之前,家里的母亲或贤妻总是要提前为他们筹措好、准备好路上的盘缠和干粮。东阳光饼,作为水分少、不易变质、易于携带的简便食品,正是极适合作为路上的干粮。书生于是常常备好足够的光饼作为途中干粮,光饼的滋味,才渐渐淡去书生的五味杂陈。共风雨,同患难,陪伴在科举路上的光饼,自然让孤独的学子们心怀温暖和深切感情。书生们带上家乡的风味物产,带上亲人的叮咛嘱咐,一路上不仅可以解决饥饿问题,也可以慰藉辛酸科举孤旅上的乡愁。

      东阳光饼,也是背井离乡的游子们难忘的乡愁。

      五

      有意思的是,因为吃光饼,还形成了许多富有特色的莆仙地域民俗文化。比如中秋佳节,每年农历八月份的时候,从初一到十五,莆仙出嫁的女儿,会把东阳光饼作为“送秋”礼物挑担盘回娘家,给自己的父母品尝,以示孝亲、尊亲,这种习俗称为“送秋”。许多宫庙里给菩萨的供品,常常可以看见光饼、丁饼等这类烘烤制作的面食,还可以看见用食用红、绿等颜色在上面书写汉字或描绘一些吉祥图案。这些,都表示着光饼不仅是一种美味,也是一种吉祥的象征。

      就像人与人,关系熟络了之后就比较容易互相开玩笑,这样反而能显得双方关系很好。光饼,在深受莆仙人喜爱的同时,人们也更乐意去诙谐化光饼的形象。光饼因此在莆田方言中被人们惟妙惟肖地“戏谑”,并形成一些诙谐、精辟、风趣的俗谚俚语。比如,最出名的一句话,光饼画罗壁,讽刺的是某人不切实际,纸上谈兵,好大喜功。还有,光饼画在纸上——好看不能吃,与画饼充饥表达相似的意思。也有光饼掷狗(比喻白白送人,不会有回报)、光饼落下肚等说法。

      随着东阳光饼的制作工艺被一代代传承下来,东阳光饼也经过历史变迁、工艺改良的演绎,融合莆仙民众的饮食习惯,渐渐形成如今受到大家喜爱的面饼、点心、零食,跻身地方风味小吃。东阳光饼,通过小本买卖的古老方式,反而走遍莆仙大地,走进千家万户。光饼美名,人人悉知;光饼美味,人人皆爱。□周智凡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