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蛋雕:“脆弱”艺术的精致梦 ——记民间艺人苏阿飞

    蛋雕:“脆弱”艺术的精致梦 ——记民间艺人苏阿飞

    点击查看原图点击查看原图

      邂逅蛋雕   妙手成达人

      临近猴年春节,蛋雕艺人苏阿飞忙着赶场表演他的独门技艺——蛋雕。飘逸的白色练功服,马尾束发,长髯及胸,1月17日,仙游天博世纪广场正举办文艺交流晚会,苏阿飞正在台上气定神闲雕琢他的蛋雕作品:在事先已掏空的空蛋壳上刻好线条,再施以巧劲,轻轻徐徐推铲着,随着左手的轻微转动,蛋壳随即出现图案……在苏阿飞身旁的桌子上摆放着缓缓转动变幻着颜色的蛋雕成品,引来众多好奇的观众。吵杂的现场环境,几曲热闹过后,苏阿飞的巧手让一颗普通的鸡蛋壳成了赏心悦目的小工艺品,在霓虹彩灯的映衬下,显得精致而特别。活动结束后,苏阿飞被团团围住,很快他带来的十几个蛋雕工艺全被热心观众索去,还有不少人现场留了苏阿飞的联系方式要购买。

      诸如这样的场景,苏阿飞并不感到新奇。仙游乃至莆田,蛋雕第一人,非他莫属。

      仙游度尾,李耕故里,红木之乡,常出工艺巧匠。苏阿飞,本名,1979年生于仙游度尾。14岁即跟随父亲学木雕,从艺20余年,深谙各类浮雕、阴阳雕、透雕、镂空雕等红木工艺,作品讲求创新、技法了得,个性开朗健谈,得到业内许多老板赏识,常聘以设计师等职位,佣金不菲。在红木家具盛行的前几年,苏阿飞自创红木家具厂,工人达30多名。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苏阿飞不安于现状,开始研究起各类型小工艺品制作。受到整体经济下行影响,此后苏阿飞关掉了红木馆。2014年初,在一个偶然的机会,苏阿飞在电视上看到了小巧精致的蛋雕作品,小小的蛋壳,脆弱的蛋壳却可以妙趣生花,在灯光下千变万化,这个发现当场撩拨了苏阿飞的心,当下,他就萌发要发展自己的蛋雕工艺想法。此后,收集蛋壳、研究花样、学习雕功占据了苏阿飞的生活。家人从不解到反对,再到后面的支持,苏阿飞用自己的坚持和努力证明着自己对蛋雕的热爱。

      2014年10月14日,苏阿飞带着自己经过勤学苦练后的完成的作品带来本报社“毛遂自荐”。不日,本报既以《苏阿飞:刀尖上的蛋雕艺术》为题报道苏阿飞和他的蛋雕绝活。此后,各媒体单位都先后报道这位民间艺人的绝活。凭借着20多年的木雕基础和对蛋雕工艺的悟性,2015年蛋雕苏阿飞得到更多人的关注,各类型现场活动、晚会、工艺交流会,都可以见到他埋首认真“雕龙画凤”的身影。

      以梦为马   有苦亦有甜

      仙游榜头的芹山村,一条小溪穿桥潺潺流去,近年由于红木市场低迷,不少木雕艺人开始转战小工艺品市场,故而催生了一些小工艺市场,芹山小件市场就是其中一个。临近年关,开门做生意的并不多,人流稀疏。记者来到位于桥头的一间工艺馆。这里是苏阿飞的蛋雕艺术工作室。不大的一间作坊里摆满了苏阿飞的蛋雕成品和半成品。一张矮桌上落满蛋壳粉末,各种规格的小刀依次排开,这里随处可见苏阿飞的工作痕迹。“除了演出,我基本都在这里工作,比较清静,特别是晚上心更安静。蛋雕要聚精会神,否则一个疏忽就可能前功尽弃。”

      为何放弃创作了20多年的木雕,重新学习蛋雕工艺呢?苏阿飞笑着说:“我喜欢挑战新的事物,新的工艺,蛋雕是我个人很喜欢的一项工艺,人们以为蛋壳很脆弱,一捏就碎,但是真正形态完整的蛋壳,并没有人们想象地那么容易破碎。我正是看中它的一反常态的特点,可能就是被它内在的一种脆弱艺术所吸引。”但是要完成一个工艺复杂的图案,如花篮,连环几何图案等成功率就没那么高了。“花篮是比较难雕的,10个才成功一个,因为镂空面比较大,很容易在做提手的时候蛋壳就断裂,通过反复实践,我就从底下往上雕,先完成花和篮子部分。”正是这种刻骨钻研的劲头,让他越雕越顺手,成功率越来越高。除了鸵鸟蛋、鸡蛋、鸭蛋之外,他也尝试了鹌鹑蛋,更小体积的蛋雕挑战。

      虽然蛋雕工艺新奇独特能吸引人眼球,但是经济价值似乎还没有得到更多体现。买的客户很少。在全身心投入蛋雕工艺的一年多时间里,家里的经济收入全靠苏阿飞的妻子一人承担。“我很感激我的妻子,她在红木家具厂当工人,家里开支大部分还是靠她,以实际付出来支持我的创业。”说着,苏阿飞还翻出他老婆的照片,边说着,“我想写一篇文章来感谢她,这几天她为这个家付出太多了。”

      在苏阿飞的工作室,除了蛋雕作品,还有几幅闪着银光浑然一色,苍遒有力的特殊裱字。那正是好学的苏阿飞又一项独门秘技——罐字工艺。所谓罐字罐画,是利用废弃的易拉罐的铁皮经打磨修剪雕刻而成的。罐字罐画也需要书画雕功基础,已完成的《天道酬勤》、《家和万事兴》两幅罐字以草书和行书体制作而成。看似无用的易拉罐在苏阿飞手中又“活”过来了。“铁罐要先进行拼接,再裁成所需大小,临摹,用刻刀进行修剪,最后抛光。”因为工艺价值不高几乎没有人去做,苏阿飞又是因为喜欢而坚持去做。喜欢“变废为宝”的苏阿飞内心还留有鲜为人知的一份童真。

      玩转网络  微信近5000好友

      长发长须的苏阿飞远看似一位长者,实际上79年出生的他近年才37岁。几年前因为一次机器磨刀,被飞溅出来的铁针击中左眼,导致左眼失明。此后他续发续须,再换上仙风道骨的练功服,俨然一位知天命的老艺术家。实际上,受创后的苏阿飞更加懂得珍惜时间,专注爱好,勤加学习,故而成了远近闻名的民间艺人。

      除了工艺夺人眼球,必要的宣传也很重要。自从开始创作蛋雕工艺后,苏阿飞也开始利用网络来宣传自己。除了地方媒体的报道外,网络上关于苏阿飞的蛋雕视频大部分都出自他手。巧妙运用互联网思维来包装自己,这也是他有别于其他手工艺者之处。因为网络讯息传播的便捷,全国各地的蛋雕爱好者都有机会认识他。厦门、漳州、福州等地都有网友来拜访他,讨教工艺,苏阿飞都倾囊相授。“我希望更多的人能认识蛋雕艺术,这就需要更多的蛋雕工艺从业者。”

      一枝独秀不是春,满园春色才是春。很重视交流学习的苏阿飞在微信上加了两百多群,微信好友近5000人。他还自己做了微信公众号,摘取莆仙大地发生的新闻,有时候巧妙地融合自己的宣传材料,日复一日坚持着。

      采访结束后,苏阿飞用他的电动车载着记者从榜头开往仙游。“芹山小件市场”几个大字点亮夜空。腊月寒冬穿着单薄的衬衫苏阿飞一路从彩灯闪烁的仙作博览馆驶过他都不觉得冷,到了一处就跟记者说道,“这里收藏了我的作品。”

      其实,每一位有梦的平凡人,奋斗路上一定有霓虹开道,坚持着不再锦衣夜行。 ◇晚报记者  林爱玲 文/图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