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妈祖民间美术造型探析

    妈祖民间美术造型探析

      妈祖又称天妃、天后、天上圣母,其原名林默,又称林默娘,北宋初年生于福建莆田。传说在其短暂的一生中,曾以济世救人、扬善去恶的博爱精神赢得乡里人们的爱戴和敬仰,百姓感其恩而为神祀之;千百年来经不断地传承发展,妈祖精神和妈祖文化已成为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

      妈祖民间美术源自妈祖民俗文化,妈祖民间美术的造型是以实用为主要目的,是具有很高审美价值的物质形态,其诸多形式与妈祖民俗文化共同构成了妈祖民俗活动的精彩内容,丰富并加强了妈祖民俗活动的情境。

      一、妈祖民间美术造型的品类

      妈祖民间美术的品类难以确计,大致可分为平面造型、立面造型和综合造型等。

      妈祖民间美术的平面造型品类主要包括:木刻版画、刺绣、民间绘画等。

      妈祖民间美术的立面造型主要包括:木雕、石雕、泥塑和纸塑的神像、神龛、屏风等。

      在丰富多彩的妈祖民间美术造型中,有的造型不仅是“平面造型”和“立体造型”的综合体,同时还需要人活动的参与才能发挥其造型的所有功能,其中游艺类的民间美术以这种造型居多。

      二、妈祖民间美术造型的材料

      妈祖民众以实用为主要目的,充分利用身边普通的材料和极为简单的工具,在看似功利性祭祀礼仪活动中,使审美意味和造型材料浑然成一体,它们犹如开放于山间的野花,充满了生命的活力。妈祖民间美术造型的材料主要有:

      纸:用于木版画、剪纸、纸扎和纸马等;

      木、石:用于妈祖神像的雕塑及妈祖宫庙的建筑装饰等;

      泥:用于妈祖神像的雕塑、妈祖宫庙建筑的装饰、陶瓷供品的泥坯等;

      竹:用于纸扎神像的骨架和竹编灯笼等;

      布:用于布制品、挑花、刺绣及服装等;

      面:用于面塑礼花等;

      另外还有线、纱、麻、绢等多种材料,都可为妈祖民间美术造型所用。妈祖民间美术造型材料有以下两大特点:

      (一)丰富的资源,就地取材

      妈祖民间美术选用的材料基本上是廉价的粗、俗、野、土的自然物质。如:面塑礼花等,原料来源于人们日常的粮食,制作方便,既能为妈祖民俗增添节日的气氛,之后又可以作为精美礼品相赠食用。

      丰富的自然物质资源养育了多彩多姿的妈祖民间美术,勤劳而智慧的妈祖民众凭自己的双手“化腐朽为神奇”,将无生命的木材、石头、泥巴、布料、面粉等简易材料,巧妙地幻化为自己意象中的动物、植物、人物等,他们别出心裁地润泽和美化着自己的生活。

      (二)低廉的造价,材质粗略

      妈祖民间美术创造者是生活在最底层的普通百姓,由于社会地位和经济条件的制约,不可能奢望有华美和昂贵的制作材料,他们往往寻找身边造价低廉、质地粗略、经济便利的材料作为加工对象。如妈祖民间美术中的刺绣与挑花,一般取材于粗布和棉线,制作的工序和花卉纹样均趋稚拙简约,因材料的简朴而不做过多的修饰和雕琢,恰恰由此而显露出粗率质朴的趣味来。这种主观意图与材料的自然形态的巧妙结合,在妈祖民间美术造型中表现得尤为突出。

      三、妈祖民间美术造型的基本方法

      妈祖民间美术造型和原始美术造型一脉相承。妈祖民众往往因陋就简,仅凭简朴的材料和工具,在制作时常常倾向于灵活简便的独特程式。妈祖民众在长期的生产实践中,用自己的智慧和心血创造出的美术品,无不闪烁其审美本质的熠熠光华。

      妈祖民间美术包含许多的手法和技法。

      (一)剪刻

      也叫镂刻。镂空能使器物具有独特的灵动感,镂刻技艺初见端倪于原始石器与骨器上的刻纹,在妈祖民间美术中也广为应用,主要可见于对妈祖神像及其陪神的剪纸和彩扎。

      (二)描绘

      描绘在妈祖民间美术中应用广泛,除纸本画、布画、绢画、版画和彩绘神像、壁画等纯绘画形式外,另有版画中半印半画的绘制部分,以及木雕、泥塑神像的开脸设色和一切平面造型的原稿描绘等。如现藏中国历史博物馆的清代《天津天后宫过会图》,其画面表现了民间祭祀娱神的观念和习俗,描绘的是民间为天后诞辰庆典而举办的近百个“过会”组织4000余人,在天后出巡活动中随队表演共40多种110多道场内容精彩纷呈的民俗游艺节目。

      (三)印刷

      雕版印刷是妈祖民间美术中的一个重要门类,各种版画的套版都是由民间艺人以专用的刀具在平整光洁的木版上雕刻而成的。

      如闽台妈祖纸马金箔神像常用于祭祀活动,大都在祭祀结束后焚化;又如清代刻绘的《天后圣母圣迹图》,乃继承明代木刻插图之传统,内容多接近于世俗生活,精致而生动。

      (四)雕塑

      雕一般采用刀、凿为工具,在硬质或软质材料上雕刻出造型。如石雕、砖雕、竹雕和木雕等,在表现对象的形态和体积感的同时也表现出材料自身的肌理、纹饰、硬度、光泽等;而塑则往往靠人的手工捏制。如:面塑礼花等,色泽鲜艳,造型生动诙谐,成为人们寄托对妈祖的敬奉和爱戴表达心愿的重要民俗用品,这一类造型常呈圆润、玲珑、精巧等风格。

      如妈祖宫庙里的神像、神龛、屏风、神舆等,祭祀场所中供奉妈祖的神龛,有用红木、檀木、黄杨木、榆木等制作,题材多选择吉祥如意的花卉、蔬果、鸟兽、博古图像以及戏曲、传说人物、龙等,雕成房屋状,有深浮雕和浅浮雕。雕刻上漆后饰以彩绘描金装饰,还有的贴有金银箔,雕饰精细豪华。

      妈祖宫庙的隔扇、屏风、神舆、礼盒、烛台、果盘、神案、香亭等,也多应用金漆木雕,主要雕有历史故事,人物各具形态,生动诙谐。还有一种戏台屏风,形制略小,用以分隔前后台,乐工可以透见演员的表演动作,以便协调伴奏。

      (五)织绣

      即用线根据经纬原理织出各种纹样的织物,以及采用各种针法组织平面色块和线条在布面上绣出各种图案纹样,不同的针法能表现出不同的效果。妈祖民间刺绣主要用在妈祖神像的服饰和鞋帽上,祭祀场所的道旗、令旗、香亭、銮驾、凤辇、障扇、幢幡、凉伞、帐幔、桌帷、蒲团等布什物上,一般以民俗和戏曲故事为题材,其造型稚拙大方,色彩鲜艳,富有喜庆的气氛。

      妈祖民间美术造型手法还有编、扎、掐、勾、挑、烫等各种技艺,不胜枚举。有很多民间美术品得经过多种造型手段方能制成,如:面塑礼花,需经过雕、塑后施以彩绘。木版画更是绘、刻、印等多种工艺的综合体。

      妈祖民间美术长期根植于民间,一般不做过多的雕琢和修饰,其来源于生活,按照民众喜闻乐见的形式和就地可取的材料工具进行制作,粗略的痕迹,显示出淳朴自然的趣味,始终保持着清新质朴的随意性。

      四、妈祖民间美术造型的基本特征

      妈祖民间美术造型是个内涵意蕴极其丰富多彩的世界,在千百年来的传承中,不仅呈现出含蓄、强烈、夸张、粗犷和繁复的审美,同时也包含着直白、成熟、庄重、细腻和质朴的意蕴。

      (一)妈祖民间美术造型的实用审美性与程式性特征

      妈祖民间美术是源于生活并物化在生活造物中的情与美,它倾注了信仰者真挚而纯朴的情感。妈祖民间美术造型的各种形式在妈祖民俗的制约下,具有实用审美性与程式性的特征。

      1.实用审美性特征

      妈祖民间美术是从妈祖民俗中派生的,许多造型都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它们贴近人们的生活,能反映出民众生活中共同的实用审美趣味。如用于妈祖宫庙建筑的石雕,作为墙基柱础,总是需要坚实稳重、粗犷大气的雕琢,经得起风雨吹打。而宫庙内的木雕家具,则要求精工镂刻,令人百看不腻。再如作为妈祖进香出游时用来加增神灵威仪的仪仗道具特别是斩怪刀、驱妖牌,以及“肃静”、“回避”牌等,被人们视为法力无边的神物,其造型明显地表现出威严勇猛和征服一切的气概,不仅能保平安,还能驱除妖孽,降服魔怪。而作为祈祥纳福用的美术品,则一般以热烈、祥和、优美的气氛让人怡情悦性,给妈祖信众带来生活的希望和心灵的慰藉。

      妈祖民间美术造型的各种形式孕育于妈祖的民俗活动之中,其产生和发展在实用性的驱动下,使人们所信仰的神灵得到了一种物质形式的外化,也即采用民间美术这一“媒介”能使人们受神灵保佑的渴望得到满足,或能让所信仰的妈祖神灵更灵验地发挥其作用。

      2.程式性特征

      妈祖民间美术造型既表现出对象的精神特性,又包含了深厚的传统造型意识和古老的文化内涵。在漫长的历史积淀中,共同的集体表象形成了共性的思维逻辑,在创造表意的象征形象时,所依据的蓝图即是民间艺人头脑里大同小异的集体表象积累。这种集体表象方式所形成的传承性,在某种意义上成为一种模式,或多或少不同程度地保留着一些章法或口诀,用艺术的形式保留了集体表象丰富的程式性图像。

      在妈祖民间美术造型中,某种形象及其某种特定的组合,表达什么意思,用在妈祖民俗的什么场合,都是事先规定好的。如妈祖神像的雕刻,民间在用木材制作妈祖神像时,要把造像的整个过程和祭祀信仰结合在一起。在选好木材后,要举行开斧仪式,中间还有装脏仪式将神灵贯注到神像中,最后还要进行开光点眼仪式,这样才能使得妈祖神像成为具有神灵的躯体。妈祖的神像既要表现其作为海神的尊严,还要表现其女性所具有的慈悲性灵美。

      妈祖民间美术品常有儒、道、释文化交融的痕迹,如福建长乐西关天后宫的藻井,以传统的木作工艺层层叠架起精巧的穹隆结构,藻井中央描画着太极图即八卦和阴阳鱼图形;泉州天后宫戏台的斗八形藻井,其上雕刻人物与八卦阴阳图等。妈祖民间美术品多有体现其海神特色如海浪、船和祥云等,而帆船发髻、半截红裤、面塑礼花的“水族朝圣”、天文图、海螺壳、帆船模型等体现妈祖的海神特色的祭品,更是妈祖民众创造美好理想世界的物化,体现出妈祖民间美术者浪漫主义的创作思想。

      (二)妈祖民间美术造型的寓意象征性与完美性特征

      崇尚喜庆和吉祥,追求圆满和完美是妈祖民众质朴的理想和审美需求,他们以美的智慧去描绘自己的观念,将征服改造世界的美好生活愿望诉诸审美形式之中。

      1.寓意象征性特征

      妈祖宫庙的屋脊除了适应不同的气候环境,屋顶上的线条或敦实严整,或流畅婉转,其上还附有寓意象征吉祥的砖雕、石雕图案装饰。妈祖宫庙建筑中的砖雕主要用于妈祖宫庙建筑如牌楼、花窗、影壁、山墙、墙檐与屋脊等外墙的装饰。如锦州天后宫的正殿墀头和基座勾栏透雕着八宝、龙、花鸟、吉祥瑞兽等图案,边缘雕饰以莲花瓣及各种花卉缠枝图案,精致而耐看,丰富并加强了妈祖宫庙建筑的装饰效果。又如闽南妈祖宫庙屋脊上多塑造以象征海洋水族的鳞甲类动物,一方面体现了妈祖宫庙建筑的特色,另一方面也寓意护佑木构建筑免于火灾之患。

      妈祖民间美术造型大多都蕴涵着一定的象征意义,一般表示“谐音”的如:祈求必应———画“旗、球、笔、印”;五福(蝠)捧寿———画“五只蝙蝠和蟠桃”,瓜瓞(蝶)连绵———画“瓜类和蝴蝶”;表示“寓意”的如:“牡丹”寓意“富贵”,“龙凤”寓意“吉祥”,“花生灵芝”寓意“长生不老”,“百合核桃”寓意“百年和合”;表示“符号”的如:盘长———有吉祥和生生不息之意,“古钱”———与蝙蝠寿桃寿字组合为一体有福寿双全之意。另外,中国民间数字的观念,带有一定的象征意味,以三表示多,以九为无限。

      2.完美性特征

      妈祖民间艺人以其特有超越时空的自由观念,还常把一年四季不同节气的花草、不同的题材内容等全都纳入同一个画面中,或浪漫而巧妙地把生活中人们想看而看不见、想要却得不到的事物全部借助于一幅画面表现出来。饱满的构图,安定的画面,喜庆的场面,巧妙的形象组合,给人们以无穷的回味。

      妈祖民间美术中各种寓意完美象征的形象,能在心灵和情感上唤起民众们的共鸣,为映现出妈祖民间美术的纯真品格,他们以悦目的视觉形式美感幻化出一个理想的审美世界。

      (三)妈祖民间美术造型的抽象概括性与随意性特征

      妈祖民间美术造型大多是根据客观自然形态来造型的,往往不注重形象上的逼真,不求形似而求神似。千百年来,在妈祖信徒的集体意识和传承性劳动积累起来的形象创造的丰富经验中,无论是“熟中生巧”之作或是“弄拙成巧”之作,都能体现出造型的随意性和概括性,使画面更显几分生动和活泼。

      1.抽象概括性特征

      平面抽象的构图造型是妈祖民间美术造型的一大特征。如:妈祖民间木版年画为了印制套色的方便,每块色版都必须有分布均匀的支撑点,形成了木版年画在造型和色彩处理上的平面抽象和均衡饱满感。另外如刺绣、剪纸等多以侧面侧身的造型来体现画面主体的精神面貌,突出其艺术效果。

      在妈祖宫庙建筑的装饰中,木雕多用于梁、柱、斗拱、飞檐、栏杆、门窗以及戏台、神舆的隔扇、屏风等。福建莆田浦口宫圣母神龛的人物隔扇、花鸟隔扇,仙游灵应堂戏台的金漆木雕屏风等,其中的人物、山水和花鸟,或采用浅浮雕,或采用深浮雕,或采用透雕镂空的方法,在结构章法上较多地以花鸟山水的吉祥纹样来衬托神话或历史戏文中的人物,具有一定的程式性。由于画面尺寸的局限,其人物造型采取夸张强化的手法,强调象征和隐喻,动态拙朴,神态诙谐,而刀法则趋于简练概括,以几何形有序的外框分隔编排屏风或隔扇的装饰内容,疏密参差,虚实相映。

      2.随意性特征

      妈祖民间美术中的木雕和石雕,人物造型大多采用夸张变形的手法,动态拙朴,各具神态,刀法细腻繁复,在一定的程度上反映出妈祖民间雕刻匠师的审美趣味。如永定县西陂天后宫门口的广场上的石狮,造型简练稚拙,憨态十足,雕工粗犷,不曾做琢光处理,用刀简括而绝少工匠气。

      妈祖民间美术中的纸马神像是供人们祭祀妈祖后焚化的,大量的需求和使用的一次性促使民间画工们尝试用大不盈尺的粗糙方纸即兴而绘,动作娴熟麻利,神像的衣服只用随意简略的三两笔触,概括潇洒;刻工粗略随意,显示出稚拙豪迈的写意风格。又如妈祖民间石雕粗犷简朴,经常留下制作时的刀痕斧凿,却能产生出精雕细刻所达不到的气质和神韵。妈祖民间刺绣材料经济实惠,针法也并不考究,却能从外形的纯真质朴中透溢出其内在含蓄内敛美的魅力,质朴就是本色的淳朴与真率。妈祖民间美术通过质朴的造型和鲜明的色彩在妈祖信仰者心中点燃挚爱的火苗。

      妈祖民间美术在本质上是妈祖民俗民众情感的因袭与传播,随着创造者和欣赏者审美情趣的变化不同,个体审美的情感差距也会因人而异,但以上所述却能反映出妈祖民间美术造型的基本特征及其集体智慧。

      妈祖民间美术造型大巧若拙,其质朴的艺术语言里闪烁着妈祖民众真诚与力量的精神内涵。妈祖民间美术造型中洋溢出来的浑厚、拙朴的情趣和超乎自然的美学意蕴,完全融入了妈祖民众对生活的坚定信念和对幸福的美好憧憬。  文/柯立红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