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王迈全集》序

    《王迈全集》序

      仙游王章云先生送来王国太(仙游帽峰王迈第二十二世裔孙)主编的《王迈全集》,嘱我为之作序,令我诚恐诚惶。自愧才疏学浅,何敢贸然附骥?且喜能得此集,以慰久仰之心。捧读之际,不禁忆起三十四年前与这位先贤结缘的往事。

      王迈乃家乡历史文化名人,我为何识之迟迟?须知当时没有乡土教材,后来又爆发文化大革命,众多书籍遭禁,年青一代对历史多是一知半解。待我而立之年,才大地回春,百废俱兴,不少古今中外名著如雨后春笋,破土而出。1979年夏天,我在新华书店发现一本当代著名学者钱钟书选注的《宋诗选注》。在我国文学史上,宋诗与唐诗双峰并峙。有宋三百十九年间,不知出了多少位诗人,多少首诗篇。钱本只选取八十位诗人的二百九十首诗。而这当中,竟然有“仙游人”王迈的三首诗!这令我惊喜若狂。虽说家乡历史上科甲鼎盛,冠盖如云,但似此杰出诗人还很罕见。我立即买下此书,一回家便迫不及待地读钱钟书对王迈的简介及王迈的三首诗。读罢,不禁对这位七百多年前的先贤油然生敬。王迈才华横溢,襟怀磊落,忧国忧民,铁骨铮铮。曾因直言强谏,被宋理宗叱为“狂生”,但他并不畏惧,只自嘲是“敕赐狂生”。对待上司,他则“不曲不圆,不聋不哑”,是非分明,不肯趋奉。纵是“入被丞相嗔,出遭长官骂”,还依然我行我素。处朋友之间,王迈也绝不含糊。同年刁时中未第之时,曾关心民间疾苦,作《老农行》以讽其长官,可是走上仕途之后,他就变了一副脸孔,竟然迎合上司,为虎作伥,不恤民力。王迈闻讯,愤然命笔,写下《简同年刁时中俊卿诗并序》,义正辞严地责问这位同年,最后又恳切地希望“我既规君过,君盍砭我失。面谀皆相倾,俗子吾所恶”。这不是当今力倡的相互批评吗?惜乎今人多口是心非,几个能像王迈一样身体力行?王迈如此立身处世,诚为古今一奇男子也,正如他的挚友刘克庄所赞:“天壤王郎,数人物方今第一。”

      日月如梭,一晃三十四年过去了。虽然我后来还曾查阅到王迈的一些诗文,但一直没有机会读到《臞轩集》,总有“只窥一斑,未见全豹”之憾。这次王国太先生蒐集的《王迈全集》,让我一偿夙愿,殊为感激。我想,刊行《王迈全集》,不但能让更多的人鉴赏到其瑰丽诗文,还能让人从诗文中了解到王迈的事迹,领略其“生为奇男子,先办许国身”的风骨与情怀。在世风日下,有待匡正的当今,王迈精神显得更加珍贵。

      王迈这般狂憨,当时并不见容于朝廷,以致仕途坎坷,几度遭贬,晚年辞官归里,安贫乐道。人或以此讥其不智,慨叹人生短暂,何必为民请命,自蹈凶险?但我读王迈,却有醍醐灌顶之悟,清泉濯心之快。与王迈同时代的多少达官贵人,浑浑噩噩,安稳做官,穷奢极侈,享尽荣华,可是身死名灭,消失犹如蝼蚁一般,其生前所拥有的香车宝马,华厦高堂也早就化为尘土。而“寒宵别有穷生活,点勘《离骚》拥地炉”的王迈,其诗文却能长久传诵于世,一生事迹也尚为后人所缅怀。两相对比,岂不令人长思?才华大小,或赖天赋;功名有无,或定于命;唯人品优劣,全在乎己。不望能像先贤那样名扬后世,当以他为镜,修身养性,多除滓秽,以求面对英灵,少些愧疚。谨以此为序。□郑怀兴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