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石马古桥“奇”谈

    石马古桥“奇”谈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我搭上山下乡的尾班车,回原藉盖尾公社插队,当时农场就设在石马桥南的寺内,不经意间耳濡目染了石马古桥的些许奇闻趣事。但那时年轻历浅,对某些口传不求甚解,当时有一顺口溜:“十八个兄弟任英雄,一头担樟、一头担松”。我听后曾一头雾水。不久前故地重游才揭开了谜底,同时也对古桥的历史有了更深的了解。

      大凡遗留古迹或口传多带有神秘的色彩,石马桥也不例外。若要撩起古桥的神秘面纱,还要从建桥谈起。那时,木兰溪石马段江阔水澈,两岸往来须从下游的龙窟潭摆渡过河,多有不便和风险。据传,南宋有人往溪北经商,返途中雨大船歇,他绕道上游涉水过溪,当时水已漫上膝盖,支干汇流使水变浑浊了,他踩扁了溪石,被洪水卷走了。其妻在家久等丈夫不回,又听说木兰溪里洪水冲走了人,一种不祥之兆袭上心头,就带着家人沿溪寻觅,一直到十里外的华亭河段才找到丈夫尸体。妻子哭得死去活来,并发誓日后石马流域若能建桥,定要独捐一个桥墩。

      石马溪面水势迂缓但暗藏旋涡,每逢雨季,便不时有人落水而亡,尤其是龙窟潭水深多旋,不知吞没了多少生命,人们久盼这里有“一桥飞架南北”的那一天。南宋嘉定年间(1208—1225年),兵部侍郎陈谠退隐回乡,他曾当过清源(仙游)君侯,又是宋朝屈指可数的书法家之一,九鲤湖的“天子万年”四个大字就出自他的手笔,故在当地名望甚高,他振臂一挥,应者万人,自愿为建桥捐资捐物、出工出力者不计其数。不久,一座十七墩(长1 9 0米)的桥基已初具雏形。这时,那曾许愿的寡妇己是白发        的老太,闻知此讯后,心急火燎地拄着拐杖一路赶来,在桥墩边诉哭了当年的心愿,她不幸的遭遇和老泪纵横搏得了工地民众的同情,也感动了在场的每一位桥东,于是,决定在桥南墩距较大间又插入她捐建的一墩,才形成了现在这墩距参差不齐的十八墩桥。

      石马桥是仙游屈指可数的古老大桥之一,可与仙游南门古桥相媲美。她的桥身蜿蜒曲折形似蜈蚣;桥墩似船舶两头尖尖,以削水力;其桥面由青石板条铺成,上有阿罗汉浮雕、石狮、石碑等,造型美观、栩栩如生,桥墩上雕有乾隆帝题的碑文,也彰显了她在全国古桥史上的地位。桥的两头一头栽有樟树,另一头栽有松树,这使我想起了那首顺口溜,十八个兄弟即是十八桥墩,她不仅赞扬了桥墩坚如磐石,能挑起两边重担,也是对古桥景物天设地造、巧妙组合的真实写照,桥树交相辉映,蔚为大观。这些都意蕴着古桥文化的斑斓色彩,为古桥增色不少。这里的人还与马颇有渊源,桥头竖有一樽吉祥物——石马,桥南建有石马寺,它与桥北的石马村名遥相呼应,一个响亮的桥名“石马桥”便跃然纸上。

      石马桥因马遐迩闻名,除了古桥具有的特点外,“奇”就奇在她所扮演的“护身符”角色:凡来这里旅行、观光之人,会赠你一颗“定心丸”,保你来去无忧。据老一辈的人说:建桥后,此溪间死人的事大为减少,仍偶有发生,但自明万历年间起至今,不管是天灾还是人祸,这桥上下从未死过一人。其间不乏有跳水寻短见者,但朦朦胧胧之中便漂到了岸边被人救起;有被大水冲走的,但他们游划几下,费一番周折也上来了;一次,有五女脸朝桥面坐在桥栏上乘凉,桥栏突然坍塌,几块青石条齐刷刷都掉下去了,那向后的倾坠贯力难以置信地是人没落桥下,而这几人恰都跌落在桥面上,毫发未损;也有小孩在桥上玩耍掉下去,这七米多的桥深,底下是硬石块,竟摔得没事;尤不可思议的是,曾有人开手扶车过桥,行车中走神撞坏了护栏,连人带车都翻下去了,车上有老人、小孩数人,竟安然无恙,只是受了点轻微伤……这桩桩件件,隐隐约约透出石马桥附近似有神灵在保护着一方土地上的百姓平安。

      提起神灵,顾名思义就是有神才灵,石马周边也确有这样的人物,说来话长。旧石马原是一个小集镇,也是古官道莆田通往仙游的必经之处,它途经华亭、石马,出琼峰(草鞋襄),过安井(金风桥)到仙游。明万历年间,国师陈经邦曾来到这里,他看到石马街头有一城隍庙,不敢怠慢,遂下轿步行,快过桥时,桥下锣鼓喧天、人潮如涌,桥上站满了围观的百姓,他不想惊动观众扫人雅兴,便徒步过桥,途中打听到桥下在为邻村一个水鬼做超度,这个名叫瑞的水鬼是不久前溺水而亡,据说水鬼须先“出苦”方可转世,即在其落难水域附近让(或害)人溺亡,做替死鬼接其“班”,才能脱离苦海。水鬼瑞本是个敦厚正直之人,但为了早日出苦,不得已才急于在该水域寻机抓人。而附近有一神童,长得浓眉环眼,每当水鬼瑞要害人非命时,神童的眼皮便会预“跳”报警,能透视看到鬼魂,他就即往快出事的现场,大喊“有鬼”,要受害之人赶快逃离,使水鬼瑞“抓人”无着。然这毕竟不是一劳永逸的救人办法:因为神童无法全天侯守在溪边,况怕小孩有时贪玩误事,乡佬们遂决定为瑞做道场超度,使其早日投胎转世。

      陈经邦刚好赶上了这个日子,他在草鞋襄驿站歇息时,看到对面(龟)石碑上郑纪题写“赐进士第江西道监察御史钝轩李先生神道”的碑刻,浮想联翩:李御史一生正直无私,敢仗义直言,在民众中口碑甚好,也深得朝廷信任。当年,监察御史海瑞出差福建,曾特地来琼峰看望他,在其寓所住了一夜,还题了个匾“一夜堂” (文革期间,匾被当成破四旧的物品,拿去当猪栏糟,终至腐烂丢进了垃圾堆),凸显出对他的厚爱。他逝后,明英宗赐进士第,为其立匾;当地民众迎葬乡土,为其立碑,他赢得了朝野人士的一致赞赏。陈经邦联想起水鬼瑞生前也是个正直好人,应该有个名份,不能再做伤人害自己的事了,就来到附近的一个庙中焚香道:.怨怨相报何时了,到头来害的都是群众,你于心何忍。倒不如放下屠刀,到这个庙里替乡亲做些善事,也替你解去出苦之厄。面对这得来不费功夫的好差使,水鬼瑞自然乐于接受。于是,陈经邦亲自为水鬼瑞开光点眼,使之成为一位水神,香火也渐渐火起来了。久而久之,水鬼瑞看到乡民敬重他,虚荣心有了膨胀,便自高自大起来,曾托梦给人,要过往人下马(轿)行礼膜拜。于是,草鞋襄陂上竖起了一块石牌:“文武百官在此下马”,一时成为过路人必拜的习俗。

      若干年后,万历帝怕母后遭受雨露风寒,在她经常出入的通道上盖了露亭,此勾起陈经邦考前九鲤湖得梦“官拜盖露亭且止”之事,遂萌生了退意,毅然在不惑之年乞休。回家途经草鞋襄官道时,探马报说当地竖牌朝拜之事,请他定夺,陈经邦对水鬼瑞这种夜郎自大的做法颇为不满,遂焚香祷告道:石马城隍庙门前有一对联“居心正直,见吾不拜何妨;做事奸邪,任你焚香无益”,讲的就是做人要正直无私,你打肿脸充胖子,别人未必心服,况且天天要应对这些繁琐礼节,岂不自找烦恼。我为一品官员,事业正值巅峰之时,尚可急流勇退,你一个乡间小神却如此摆场讲阔,岂不有损自身正直形象,遭人唾骂。陈经邦的话声刚落,水鬼瑞泥塑像上就齐刷刷自行脱落了层皮,金身不再,自那之后下马礼拜之风便寿终正寝。此后水鬼瑞隐居幕后,以陈经邦的话为勉,兢兢业业为民解厄消灾,保护乡民平安。心里装着人民的人,哪怕岁月无痕,他也会在人们的脑海中留下烙印。至今,每当人们评头论足石马桥历史悠长无死人时,大都把佑民业迹记在水鬼瑞的功劳薄上。而琼峰村也一直保留着水鬼瑞庙,供人敬仰。

      也有人说,石马桥上下之所以无天灾人祸,亦得益于石马神的庇佑。石马坐落桥南,面朝仙游四大景之一——天马山,该山涧间有一道流水潺潺直下,似把利剑,本可飞剑将桥斩断,只是水被石马喝了剑遂成了无形,桥才得以保存。而这山涧形似剪刀,人称“剪刀栏”, 石马桥十八墩像蜈蚣十八条腿,石马神抑“剑”之力有余抵“剪”份量不足,故蜈蚣腿每隔一段时间会被剪刀剪掉,导致桥墩时而坍塌,幸好当地官民一心,都能及时把桥修好。老人们还说:石马桥原有一对石马,它们有时夜里会化成金身溜出去偷吃小麦,其中一只马触雷身亡,故只剩下一只石马。当地民众手下留情,未对其追捕围猎。还有文革期间,为防石马遭人为破坏,曾有人在桥南挖了个大坑,将其埋藏保护起来,文革后才挖出来使其重见天日,只是损坏的一只耳朵难以修复,成为缺憾。石马神感恩于当地人的好心善待,勇于担当护神,庇佑一方平安。□陈光庭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