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文献街衙署更迭商埠古今

    文献街衙署更迭商埠古今

    点击查看原图

      改造前古谯楼前旧街

      文献街 是位在鼓楼前一条东西走向的横街。旧时地域东自文峰宫,西抵驿前街(今胜利路)为界。明朝以前以“鼓楼前横街”称之。明、清时期,分“司前街”和“文峰宫前街”二街命名而见于郡志。至民国时期,因县巷口有“文献名邦”坊,并二街更名为“文献路”,俗称“文献街”。而民国《莆田县志》之“区乡”记载, 以铺治街时,城中镇所属街巷将文献路复分为“鼓楼前横街”(属保福铺)和“文峰宫前街”(属善俗铺)。按,此时“文峰宫前街”是从“鼓楼前横街”中分析出来;或者说,“鼓楼前横街”所指仅是原“司前街”的范围了。“文革”期间,复并二街改曰“八二一路”,以纪念1949年8月21日莆田解放而取名,寓有新意。1980年以后定名为“文献路”。“文献街”地处旧城中心地带,是为兴化城主要通衢。

      一

      司前街  在鼓楼前。东自务巷口(今顶务巷),西抵驿前街(今胜利路),为文献路西部分。明代鼓楼西设有提刑按察分司,以故,鼓楼前横街之务巷口以西取名“司前街”。

      宋元明三朝,司前街之鼓楼里是为官署衙门。即宋为兴化军公署;元为兴化路总管府署;明兴化府署初以元路署为之,继而改兴化卫署于此。鼓楼之东西两地,皆为官厅治事之所。

      谯楼左,宋建为兴化军都监厅。弘冶志:“建都监于军治之东,以提举兵马公事。”即兵马都监治事之所。乾道七年(1171),知军事何偁议以旧行衙、军院地更创贡院,将都监厅之地易为军院、行衙(即转运廨舍。军院置于新行衙之西偏。弘治志:都监厅暂寓威果指挥管营居舍,后移于贡院弥封所。)元时为总管府急递铺。明改为司狱司。弘治志:“洪武元年(1368),知府盖天麟改为司狱司,左为官厅,右监房。弘治初,推官翁理辟大门为三间。”清时创为理刑馆。乾隆志:“理刑馆,在卫左务巷口。推官治事之署,即旧司狱司地也。后迁司狱司于府内,以此改为馆。中堂五间,后穿堂。堂之西有延宾堂房四间,前仪门,稍东为大门。推官孙佳刻题名碑于堂中。清后期,因官厅截革,鼓楼东之地多易入民间。这里有巷一曰:退衖口,旧可通县衙监狱;一曰:戴衖里,以戴姓人族居于此,得名。一曰:县巷,民国以后扩为街道,民房改为店面。

      鼓楼前即十字街北端,有唐僧涅槃所凿之东井,以观音亭即福山堂履于井上,面北。祀观音。上世纪50年代,改为莆田县新华书店,迨至八九十年代旧城改造时拆废,近年复建于鼓楼里,仍曰“福山堂”,与保福社合祀。其规制、香火大不如前。

      鼓楼西,宋时兴化军司理院置此,为刑曹治事之所。弘治志:司理院,在谯门外通衢之西。司理廨舍附焉。明代为文昌宫。清初,莆田沿海截界时平海卫学署寓于此。乾隆志:国朝(清)顺治十八年(1661),迁沿海居民于内地,平海城废,教职仍存,学署暂寓府城文昌宫,在谯楼右。民国以后设为莆田县谯楼救火会暨莆田县消防队。民国志:莆田县谯楼救火会,民国26年(1937)六月成立。会址谯楼西边为文昌宫。又西,旧时有小巷通中山中学,即明兴化卫署地,清废为射圃,因故,这里俗称“射圃前”。《 兴化郡城记》之《周览荔城记》:试院射圃,“向日武科习射骑皆在此,每岁正月元旦五日,少年驰骋为乐,左右营兵弁出行,由此聚集,中存旗纛庙,光绪卅四年(1908),试院大门,改由此进,遂毁之”。   又西,在子城戟门外之西偏为兴化军通判厅。弘治志:崇宁初始置通判,乃斥判官旧廨为通判厅,门向东,厅南向。淳熙二年(1175),通判周必达重修吏舍,列于厅之南庑。元初,改为福建闽海道廉访分司。为廉访之职,询民瘼,察冤滞,纠劾诸不职者。明洪武元年(1368),更为提刑按察司,因故,宋时以“司前”取其街名。永乐六年(1408),改为福宁道。在布政分司之后,澄清坊西。弘治志:正统十一年(1446),佥事况真重修。中堂扁曰“衡鉴”。后建穿堂,扁曰“激濁扬清”。左右翼以四房。正堂之前两廊各三间。前为仪门。又外为大门,署曰“福宁道”。明成化时,在福宁道前、通衢之南创建有“公馆”,以为府僚候谒上司之所。正统间(1436~1449),始命御史岁按诸郡县,于是,迁福宁道于驿前,以此建察院行署。乾隆志:中正堂五间,后穿堂,左右翼房。又后为燕堂,东官房、西监书房。堂非庭院,有小亭,正堂前捲簷月台,甬道西廊皂隶房,南仪门、大门,左右翼房外立障垣,大门外旧有公馆一。嘉靖四十三年(1564),知府易道谈贸民地辟为馆二,左三司馆;右本府馆。至清代、民国时期,社会鼎替,机构截革,地入民间,易为民房店铺。

      司前街西察院行署西偏为明黄仲昭“理学名臣祠”即“正学纯忠”祠。黄仲昭,名潜,号未轩。成化二年(1466)进士,选庶吉士,授编修。以谏元夕烟火予杖,谪湘潭知县,迁南京大理评事。乞休,起江西提学佥事,寻致仕。弘治间,纂修《八闽通志》八十七卷,是福建有总志之始;与邑人四川右布政使周瑛合修《兴化府志》。黄仲昭祠堂,原在元妙观正学名臣祠内,创建于嘉靖二十五年(1546),四十一年(1562年)毁于倭乱。万历甲午(即二十二年,1594年),巡抚许孚达移建于此。陈应芳撰《重建正学纯忠祠记》云:“莆田理学名臣黄公,故有祠。肇自嘉靖丙午(1546年),直指何公檄藩司捐金建于玄妙观废地,寻毁于倭。”乾隆志:“祠在察院西偏。嘉靖间,巡按何维囗、巡抚许孚达檄建,今所扁曰“正学纯忠。有司春秋至祭。”《重建正学纯忠祠记》碑刻今尚存“三清殿”碑园。祠内有刑部尚书林俊题联曰:“九迳真风翠竹黄花暮景,两朝硕望青天白日初心。”祠内亦有联曰:“功名自古身之外,人物当今斗以南。”20世纪50年代后,易为莆田县新华书店仓库。这时侯,祠内石匾刻“理学名臣祠”尚存,后来不知去向。祠至上世纪70年代旧城改造时拆毁。

      黄仲昭致政归,在(华亭)下皋筑有别墅,构亭面对九龙山,处在千林紫翠间。《未轩集》卷十一《咏俱乐亭匾小序》云:取邵子“滿目云山俱是乐,一毫荣辱不须惊”句,自号别墅曰“俱乐亭”。仲昭居此耕读、著述十七年。他所作有《下皋什咏》诗数首,其中有云:“十亩山田种稻梁,茄秧新乞自邻乡,虽无钟鼎供游燕,且免红尘清谒忙。”又有“性癖情知与世殊,衹应归卧故山庐,山中亦有经纶事,朝课耕桑夕校书”。这大概是他被罢归后的叙情诗吧。

      司前街历史悠久。《八闽通志·坊市》之兴化府“南市”条载云:“唐乾宁间,异僧黄涅槃指郡治之基,即今(指明朝)卫署,请陈氏姥曰:宜迁居,退百步,此地当有鼓角声。”可见,唐时即有陈姓人聚族居此。宋李俊甫《莆阳比事》亦载称:宋时司前街聚居有鼓楼陈,“朝奉涣之族” 陈涣(弘治志作“焕”),宋乾道二年(1166)进士,朝奉郎。至明时,陈氏亦有景泰三年(1452)岁贡陈应魁,司前人。官为安远知县。应魁子麟,成化元年(1465)举人,江浦县学训导。

      这里居族亦有叶氏。叶氏族谱称:宋丞相叶颙之孙叶棠,由仙游万善里古濑迁居莆田城內谯楼前。叶棠,字次魏,自号万竹。以祖颙阴补官,授承务郎。累官至直徽猷阁,知绍兴府,充浙东安抚使。终知太平州、宁国府。阮氏族谱称:谯楼西亦居有阮氏家族,为节度推官阮遵之后。阮遵,驿前街阮巷人。宋庆历二年(1042)进士,为莆田阮姓首位登第者。官至山南东道节度推官、通直郎。遵仗义疏财,常从官家留俸粟异藏而散亲归。临终召诸子孙戒之曰:“汝辈当勉学为善人。”世称其“六行全备”。

      自宋至清这里皆置公署官廨,又是商埠繁荣之地。为官者、经商者、业儒者皆以宜居乐土,代有驻足入籍而居焉。

      宋代,自兴化军移治莆田县后,元祐六年(1091)在谯门外立有“五劝坊”。 《八闽通志》:“宋元祐六年,漳州通判许长卿来摄郡事,以父遵所作《五劝文》,曰:孝义、务学、谨身、勤力、蓄积,立碑于谯门右,因以名坊。”郡治在谯楼西设有“廉耻坊”,绍熙间(1190~1194),更名“镇雅坊”。弘冶《兴化府志》:初,太守仲安常取四维之义,名“廉耻”。绍熙间,知军赵彥励改名“镇雅”,后因广。元时改为“肃清坊”,明代又更名为“澄清坊”。《八闽通志》:元置肃政廉访分司于其内,改肃清。国朝改廉访分司为福宁道,复改澄清。正统间(1436~1449),为创建察院行署而设“贞度”、“肃僚”二坊。后来,又在察院前立有“应会坊”。乾隆《莆田县志》:“为正德辛巳(1521年)进士郑一鹏等立”。明代在鼓楼前立坊有:“尚书坊”,为工部尚书康大和立;“文华应制坊”,为谕德康大和、洗马黄廷用立。

      二

      务 巷  在司前街东端与文峰宫前街相接之地,街之南侧。宋始以税务在巷中,故名。务巷口,其地俗称“水淈头”。据说,古时下雨天,这里长年积水不干,即使用土填平仍可透水,故名。这是古时水淈头地处凤山脚下,为低畦地。而地泉水丰富,必然造成长年积水之缘故。民国以后,务巷以东大路为界分:“顶务巷”和“下务巷”。“文革”期间,曾一度更名曰“人民巷”。1980年恢复旧名“务巷”。旧城改造后,新巷扩而宽之。今巷名曰“顶务街”。

      宋代,在行衙前即务巷口有“通远坊”。弘冶志:“按宋志,此坊旧在行衙前,名‘安业’。绍熙二年(1191),知军事赵彦励重建,更是名。”明弘治朝在务巷门首立有“状元坊”。宋熙宁九年(1076),为廷试第一人徐铎立。原立于延寿桥头,后子孙徙居务巷,弘治八年(1495),副使汤泽为重立。在务巷口亦为朱文科立有“柱史坊”。宋兴化军在“通远坊”内建有兴化军都税务。郡志:“在行衙之南街通远坊内。宣和七年(1125),知军事廖刚重修”。明洪武元年(1368)改曰:兴化府税课司。清以后地多易为民房。

      顶务巷,北接文献路南至东大路。自明代以降,这里就有萧、林、郑、陈氏等家族环居于此。

      巷之东侧,北居为萧氏,即明嘉靖博士萧桂家族。萧氏是为书香门第,四子皆登第仕宦,且建有祠堂。光绪二十六年(1900)四月五日(农历清明节),由林翰、陈乃元等一批进步知识分子发起,在此创办兴化私立砺青小学堂,推林翰(西园)为堂长。1906年春,因学堂校舍湫隘,迁洞桥头兴安书院。萧氏居地临北有小巷曰“萧衖里”通文献路(详见文峰宫前街“萧衖里”条)。

      萧氏东北侧,为陈氏居住这里,是为大户人家。临北文献路陈氏开设有“隆鸿酒家”,俗称“隆煌酒家”。(详见“文峰宫前街”条)

      萧氏居地之南为明知府林允宗居宅。林允宗,字希曾,号方渠。明嘉靖八年(1529)进士,官授浙江乐清知县,擢刑部主事。累官以刑部郎中出知衡州府。以母忧归,遂不复出。年九十三,卒。林氏其先为城郊长丰人,林允宗出仕后迁居这里。在大道街建有林允宗祠堂。允宗子民止,字敬夫。万历二年(1574)进士,官至宁国知府。民悦,字益夫,民止弟。万历 八年进士,官云南按察副使。以故,在大道街“林允宗祠堂”对面即街西林氏大门里亦建有“林观察祠”。

      顶务巷西侧居为郑氏家族暨国民党莆田县党部书记郑仲武居第。居第大门坦置东南隅面向顶务巷曰“中议第”。郑氏其先为前张人(今新度镇善乡村),明嘉靖间(1522~1566)徙居于此。郑氏居宅内西(临十字街)为高州知府郑迁居第,称为“知府房”;东侧即临顶务巷为郑迁之兄郑选居宅,因官为广东电白县知县,故称为“知县房”。居宅为二进五间厢大厝,中夹天井。规制比西知府房大院稍小。乾隆志载:在前张有“为郑庄派下科第至知县郑选等立”之“奕世承恩坊”,坊阴题匾“倡学闽南”。光绪年间(1875~1908),郑选后裔郑仰樵,邑诸生,授登仕郎。后任为莆田田管处粮总。民国初弃政往上海经商。时与国民党元老于右任交往甚密,仰樵生三子一女,于为其命名:长子伯文、次子仲武、三女安治、季子季斌。次子郑仲武早年就读于上海大学,师从校长于右任,深受其赏识和提携,终身追随于之左右。曾任为闽赣省党部书记兼任江西《民国日报》社长。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郑仲武回闽,与莆田名流共同创办中山中学,任为董事长。并任莆田县党部书记长;南京国民政府监察院监察委员。国民党败退台湾,1949年1月,于右任令其秘书李祥麟护送其女于绵绵、于  无名姐妹至莆寄托于郑家,就学于中山中学。同年7月,郑仲武即同于右任二女离开大陆,经香港,往台湾定居。1956年逝于台湾。

      郑氏居宅东建有“帅爷宫”,奉祀黄孔应帅爷。据《名胜广记》云:宋末,端宗由福州航海至莆田,后又趋泉州。以蒲寿庚叛,遂往广东。时有江西吉水人黃孔应,原为武职,寻至莆田,闻崖山凶讯,遂投井死,乡人验之,即建墓祠于井上。古传陈胡二仙羽化,于是,乡人在壶山之麓即前张(今新度镇善乡村)建有“名山宫”祀之。亦传宋端宗过莆时,军旅屯驻于壶山,黄孔应寻少帝至此殉职,乡人感之即附祀于名山宫。郑氏本为前张人,故奉名山宫黄帅爷为保护神而随迁城里,并建“帅爷宫”祀之。宫内亦设有“别有书舍”,以训子弟。

      “中议第” 大门坦南侧,里民创建有“兴隆社”,祀土谷之神。又南,这里建有“保善宫”。社、宫皆于旧城改造时被拆毁。

      20世纪90年代旧城改造之前,顶务巷亦有阮、徐、程、俞、关、彭、雷氏等聚居这里。

      顶务巷南端建有跨巷牌楼,奉祀观音,因称“观音亭”;东南角大街旁掘有水井一口,称“观音井”。下务巷南口,同样建有“观音亭”。

    点击查看原图

      原样迁移到莆田一中新校区的林润故居

      三

      下务巷,顶务巷跨过东大路,南侧巷道便是。同为南北向,北接顶务巷南抵文庙路(后称会仙巷)。

      下务巷头西侧,居家为宋氏,为城东双池宋族之后。据说该宅原为林润故宅之后花园,后卖与宋家。

      宋宅之南为明御史林润故居。林润,字若雨,一字九霖,号念堂。唐九牧林藻后裔。明洪武初国子监林廷纲(见东大路“和美巷”条)七世孙。润为嘉靖三十五年(1556)进士。授临川知县。升南京山东道御史,疏劾奸相严嵩子世蕃,与党羽鄢懋卿、罗文龙等朋比为奸,世蕃被戍。继四十一年(1562),御史邹应龙劾严嵩父子之后,四十三年(1564)冬,润又弹劾严世蕃,帝命斩世蕃,都人闻之大快。史家评曰:严嵩父子之诛,“发于邹应龙,成于林润。二人之忠,非过于杨继盛,其言之功直,非过于沈炼,徐学诗”。据说嘉靖年间,南京城守门宦官高刚,感海刚峰(瑞)、林念堂(润)谏德,于中堂书联赞曰:“海无波涛,海瑞之功不浅;林有梁谏,林润之泽居多”。嘉靖四十一年(1562),倭寇陷兴化。寇退,润奏请减租三年,发库银抚恤贫困,重建学宫,修筑东角海堤,郡民称道。(《明史》评)隆庆元年(1567),以右佥都御史巡抚苏(州)松(松)诸府。三年,病逝于官邸。郡诸生请于按院,分守参政熊琦檄郡邑在文庙门外西,乡贤祠之右为都御史林润建祠祀之,致祭。(按,乾隆志、民国志皆载称,在和美巷口有都御史林润祠堂。至民国时林公祠尚存。不知此祠与上述乡贤祠之右的林润祠同否?存疑。)润著有《愿治疏稿》六卷、《林中丞集》三册。林润曾孙藻玉,字掞生,人称“林鹦鹉”。清康熙中岁贡生,长汀训导,著有《见斋集》。

      居第为隆庆元年(1567)始建,清光绪年间(1875-1908)改建,坐北朝南,东大门坦面朝下务巷。通面阔38.4米,通进深57.83米,现存占地面积2500平方米,为三进合院式建筑,中轴线上依次由埕、门厅、中厅、后厅、后座及后花园组成。中厅面阔三间,进深五柱,穿斗式木构架,悬山顶。后厅和中厅左侧均有偏厅。上世纪末因旧城改造,移建于莆田一中校园西。为市文物保护单位。

      林润后裔,至民国时期林剑华家族仍居于此第。林剑华,原名景滢,号兼化。早年毕业于上诲大学,曾任过国民党莆田县党部书记长。为砺青中学、中山中学校董;莆田“壶社”诗社成员。林剑华之女林兰英,早年毕业于福建协和大学物理系。1948年留美,1955年获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博士学位。1957年返国后长期从事半导体材料科学研究工作,是我国半导体科学事业开拓者之一。被誉为中国太空半导体材料之母。先后四次获中科院科技进步奖一等奖,两次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三等奖,1996年获何梁何利科技进步奖,1998年获霍英东成就奖。生前为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协副主席。林兰英之弟林文豪,毕生精力皆投于教育事业,曾任为莆田五中校长,莆田师专教务长,莆田一中校长。后为莆田市政协主席。

      林润居第南,旧建有“名山行宫”,奉祀陈、胡二仙,附祀黄孔应帅爷(详见顶务巷“帅爷宫”),创建于何时,今不可考。按,名山宫在壶山之东麓的前张村,顶务巷郑氏祖籍前张人,郑宅内建有“帅爷宫”,以黄帅爷为保护神,情有可原。而下务巷亦建“名山行宫”,不知何缘? 明嘉靖倭乱后, 下务巷亦建有“戚公祠”,奉祀抗倭英雄戚继光。宫、祠已废毁。

      下务巷头东侧,居为庄氏,未知何出?庄宅南为阮氏家族居住这里,这一支阮氏与顶务巷阮氏同出,为驿前街阮巷(今称马巷)即宋大理寺评事节度推官阮程之后,居今100多年。阮氏居宅东为吴氏家族,此支吴姓和居于下务巷南之吴氏,皆为唐屯田员外郎吴祭之后,与衙后吴台家族同出。民国时期由黄石水南迁居于此。吴家南居为王姓人。

      阮氏居宅南之小巷曰“桂林里”。巷东可通柴坊里。因巷里遍植桂花,故名。这里多居龚氏家族,为南宋丞相龚茂良后裔。桂林里巷口之南建有龚氏祠堂。龚祠相向之巷西亦居有龚氏族众。

      依郡志《科目》载称:明代下务巷即有李氏居住这里,其科第有:李珏,字元珪。景泰四年(1453)举人。汾水县学训导,迁芜湖县学教谕。能以经学传家,子侄继登乡第。李濬,明成化二十二年(1486)举人,历安徽旌德县学教谕,迁应天府学教授,升府通判。子孚先,字绍周。弘治十七年(1504)举人。官黄州府蕲州知州。以子长盛贵迁奉直大夫。孚先子长盛,字宗裕。嘉靖十九年(1540)举人;二十年登进士第。历官嘉兴府桐乡知县,升成天府沔阳知州。改惠州府博罗知县。弟日新,嘉靖二十二年(1543)举人,官叙州府高州知州。此外,明景泰四年(1453)举人黄士学,郡志称是“务巷人”。可见,明代务巷亦有黄氏居住这里。

      宋熙宁九年(1076)徐铎登第(状元)后,即有子孙后裔徙居务巷。务巷门首有为徐铎立 “状元坊”。明永乐十八年(1420)举人徐存书,即是务巷人。

    点击查看原图

      文峰宫曾为莆田最大的国营百货商场

      四

      文峰宫前街  街位于文峰宫前,故名。东自文峰宫(今妈祖行宫),西至务巷口,与司前街相接壤。古与“司前街”并称为“鼓楼前横街”。明清时,始以“司前街”和“文峰宫前街”分列于郡志。民国时期,因县巷置有“文献名邦”坊,二街又合并更名为“文献路”,俗称“文献街”。

      文峰宫  在古谯楼东100米处。文峰宫即天妃庙,祖庙在旧新安里鲤江湄洲屿上。古时,官府往湄洲举祭“隔涨海,往返帷艰”。绍兴三十年(1160),在胡公里白湖(今阔口村)建行祠,曰“顺济庙”。为宋丞相白湖人陈俊卿献地创建。据说,“顺济庙” 香火极为鼎盛。俊卿子陈宓在《白湖顺济庙重建寝殿上梁文》中称:“今仰白湖香火,几半天下。”宋代楼阴《玫媿集》云:“居白湖而镇鲸海之滨,服朱衣而护鸡林之使。舟车所至,香火日严。”

      元至正十四年(1354),复迁于城中左厢善俗铺以原水陆院山门地改建行祠。清乾隆志:“元至正十四年(1354年,《八闽通志》记:至正十七年,或为重建。)僧霞谷合两院为寺,因奉府县舍地建天妃宫,面对凤凰山文峰,故名文峰宫。”从此,官府春秋二祭,皆在“文峰宫”行祠,声名显赫。明康大和《兴化府志》云:“元时邑人赵还珠等筹建,本朝官加修葺。嘉靖壬戌(1562)倭毁,里人宪副陈应魁、员外萧奇勋率众重建”。黃仲昭《兴化府志》“近建亭,横跨街上,使祭时容众序立”。清乾隆志:“乾隆二十二年(1757),知府宫兆麟扩凤山寺,右边地捐俸建后殿”。嘉庆八年(1803),知府马夔陛于主殿右侧(凤山寺报功祠)建三代祠奉祀妈祖三代神主,立有《敕封天后圣母三代列圣殿宇肇建碑记》,记云:“兴郡城中,天后特庙坐东面向,规模颇狭,向未有后殿奉祀三代神牌。毎于祭吿之期,暂假凤山寺禅室设位行礼,未免简广亵……知天后庙宇本属寺基,即以寺之北堂归入天后庙内。夔偕丞令等捐俸创建,虔祀三代神牌,北位南向,允符体制……至若两庙香火,应令寺僧敬谨供奉,不得间断。”嘉庆二十三年(1818),兴化府协镇徐庆超集资重修三代祠,“至起盖僧房,复购东边闬地一所添造厨房,置香灯产业以垂诸久。”徐撰碑《天后宫三代祠碑记》。道光二十六年(1846),邑人陈池养又募金重修文峰宫,并作《募修郡城文峰宫引》。民国志:“民国18年(1929),破除迷信。林氏子孙根据族谱,神有入海救父之事,呈请保存。奉文改名为孝女祠。”尔后文峰宫山门修缮并竖匾改曰“林孝女祠”,并邀清末科进士翰林邑人张琴手书。民国27年(1938),在三代祠右侧建梳妆楼,亦称“升天楼”。

      20世纪50年代初,文峰宫先被莆田县粮食局占用,为市民定点供应粮油的粮店。1956年公私合营后,粮站移迁长寿社。文峰宫主殿、山门被拆除,改建为当时莆田最大的国营百货商场。据说,这一时期每日下午百货商场下班关店后,晚上仍有妈祖信众自发在店门外烧香,以泥团当香炉。后来民间开始烧煤球,即用烧过的煤球渣当香炉。次早商场开门营业前就有人将地打扫干净,如此坚持下来,以表现对妈祖的虔诚。每年农历正月廿九日和三月廿二日,夜间即有信众自发带来桌子,排列于商场门前,置放供品祭祀妈祖。“文革”期间,曾一度被禁。至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初,又稍稍恢复。农历正月廿九暝,妈祖信众自发组织,自带供桌、供品、腊烛、贡银、鞭炮、烟花等在文峰宫旧址前“点烛山”,并组织车鼓队,通宵达旦,庆祝元宵。其时,文峰宫这种祭祀活动已经形成一定规模,但其祭祀用具仍很简陋,如供桌上只有主桌置放一对铜质大烛台,其他皆以酒瓶当香炉一类。可见,妈祖信仰在民间已形成坚定信念。20世纪90年代初旧城改造建设“步行街”时,文峰宫百货商场被拆除。1993年6月,莆田市人民政府公布文峰宫现存主要建筑物“三代祠”、“梳妆楼”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次年,文峰宫妈祖信众筹资向有关单位赎回这座古建筑,并重新修缮一新。如今三代祠已成为文峰宫祭祀活动的主体,香火鼎盛,香客络绎不绝。

      三代祠神龛供奉着白湖“顺济庙”创建时期的木雕妈祖像。按,神像初安放于白湖“顺济庙”,元至正十四年,文峰宫建成后迁此主殿。宋代木雕夫人像高0.72米,彩色圆雕,身着霞帔凤袍,胸前彩凤依稀可见。腰系玉带,头梳高髻(宋代夫人髻),面容圆满丰润,神态质朴慈祥。祠内还保存一对元代石柱,楹联曰:“粤三代有秩斯祜,惟我后无忝所生。”祠壁嵌有清嘉庆年间《敕封天后圣三代列圣殿宇肇建碑记》、《天后宫三代祠碑记》碑刻二通等。近年修缮妈祖梳妆楼时,又发现邑人书法家陈唐彬题写之卷书联遗墨。这些遗存俱是研究妈祖文化的珍贵实物。

    点击查看原图

      图为文峰宫

            五

      文峰宫前街是为商埠之地,也是家族聚居的必选之处。宋李俊甫《莆阳比事》载称:宋时居住这里的有“务前陈,承议刚之后”。至明洪武年间(1368~1398),揽巷东房古田主簿陈翊后裔,广东盐课司提举陈贤祖自橄榄巷徙居库前开族,称“库前陈”,亦称“文峰陈”,是为望族。宋时,子城内设为兴化军公署,建有军资库、常平库、公使库和酒库等,陈氏因居库之前即文峰宫至县巷一带,故称其地为库前。“库前陈”其后有陈瓒,正统九年(1444)举人,济南通判;陈瑜,天顺四年(1460)贡元,需次给事中。陈懋源,成化十一年(1475)进士,刑部郎中。陈钟,成化十三年(1477)举人,广东南雄府同知。陈伯献(一作宪),瓒之侄。弘治十二年(1499)进士,历官南京吏科给事中、广东提学副使;陈位,嘉靖十一年(1532)进士,四川按察司佥事。陈应魁,钟孙。嘉靖十七年(1538)进士,浙江按察副使。陈宗虞,嘉靖三十四年(1555)举人,雷州府通判。陈其志,万历十一年(1583)进士,礼部郎中。上述科第者,郡志或记库前人,或金桥巷(即塔寺后巷)人。库前与金桥二地相近。可见,其族自庙前析居库前后,子孙分枝散叶,产业又发展至金桥巷。陈氏且在塔寺后巷即金桥口创建有:文峰“尚书祠”,主祀宋赠尚书陈仁璧,配祀三子古田主簿陈翊、明提举陈贤祖;“大夫祠”;“肇庆祠”。

      居于库前之家族:黄氏,有宣德九年(1434)学贡黄永光,官清江县知县。徐氏,有正统二年(1437)学贡徐恺。与务巷徐同出。吴氏,有天顺三年(1459)举人吴清,字德清,观、福之从侄。丽水县学教谕,改奉新。刘氏,有弘治十四年(1501)举人刘伯善,平海卫学。郑氏,有正德十一年(1512)举人,次年登进士第之郑洛书,官河南道监察御史。

      文峰宫前南侧,务巷头有一小巷曰“萧衖里”。宅内居为明博士萧桂家族,故名。萧桂,嘉靖间贡士,三仕为博士。孝谨驯确,卓然儒宗。子奇勋、奇熊、奇杰、奇然四人。萧奇勋,嘉靖三十二年(1553)进士,官至南京户郎员外郎。万历元年(1573)与里人浙江按察副使陈应魁重修文峰宫。奇熊,嘉靖四十三年(1564)举人,官至永昌军民府同知;奇烋,万历十四年(1586)进士,官长沙府湘潭知县,擢监察御史;奇然,官至湘潭知县。因故,“萧衖里”萧氏分为四房,是为望族。居第规制今不可辨,其宅占地范围大,居地亦建有祠堂,西有大门坦通顶务巷。

      萧氏东北侧,为“文峰库前陈”族众环居这里,是为大户人家。据耆老说,古时自萧衖里以东至西墙巷,多为陈氏业产。后因社会鼎革,家族迁徙、经济衰落等原因,部分业产为他族所购。1946年文献路发生火灾前,陈氏临街居宅座南朝北(文献路)。临街(文献路)或为下座照(前庑),后改为店铺,陈氏开设有“隆鸿酒家”,俗称“隆煌酒家”。在这一带餐饮业中颇为出名,因店铺有三坎门面,故俗称“三坎拖”。店主陈元煌。店铺后为大砖埕,埕南为二进五间厢正厝,中有天井。前落进深一间,后进进深二间。正厝后为一石埕,中掘有一水井。石埕南为宅基地,有旧屋遗迹,或与前宅为连体大院。旧时陈氏业产多,占地范围大,其居第之规制,难叙其详。

      陈氏大院之东侧为林氏居宅。旧时或为陈氏业产所购。临街林氏开设有“珍源”酱油店。相邻亦是一家名称“咸康”药店。林氏居宅东通“西墙巷”。

      民国时期,萧衖里内之西侧,开设一家私立银行,曰:“兴安银行”。

      萧衖里对面即街北,有巷曰:“戴衖里”。因戴此居此而得名。清乾隆间,泉州惠安人戴玉山额,徙居这里。其后裔有20世纪中后期少儿科名医戴恒模,家族即居于此。

      文峰宫前,明代在这条街上为科第名宦立坊有:

      集英坊,明宣德间(1426~1449),为壬子科林同(解元)等十名举人立。

      聚奎坊,景泰四年(1453),知府张澜为癸酉科许评、吴绎思、周瑛等四十六名中式举人立。

      集贤坊,旧名文笔坊。天顺三年(1459),知府潘本愚为已卯科杨琅、李仁杰、黄仲昭等二十八名中式举人立。

      文光坊,成化二十二年(1486),御史刘信为甲辰进士方璋、周进隆、姚鸣和、黄华立。

      青云接武坊,弘治十三年(1500),知府陈效等为南雄府同知陈钟,暨其伯通判瓒、叔郎中懋源、弟进士伯献立。

      忠节坊,正德间(1506~1521),为弘治十八年(1505)进士,主事赠光禄卿马思聪立。

      三代司马四世名宦坊,为彭甫、大治、文质、宪范、宪章、汝楠一族立。

           (六上)

    点击查看原图

      图片今荔城区人大办公楼

      文峰宫前街北侧有巷,曰县巷、曰县后巷。

      县巷  在文峰宫前街北。南北方向。明清时莆田县衙设于此,得名。旧志又称“新路巷”、“新度巷”。或因设衙廨而辟巷,故名。民国时期,因巷在衙门前,更名:县前街,亦称“县府路”。隶属城中镇善俗铺。新中国成立后,曾一度更名为“民主巷”。1980年起复改旧名“县巷”。

      县巷口有坊曰:善俗坊。弘治志:“旧在县前。宋朝以莆善俗而作。国朝(明)宣德间,县丞叶叔文重立,四方人久传诵之。”善俗坊内,县巷即新路巷之东为宋兴化军司法厅。弘治志:“刑曹治事之所也。在善俗坊新路之东,寻废。”淳熙元年(1174),知军潘畤创为省马院,后废为民居。县巷内即宋郡治之东北,宋设广节指挥营于此。

      明洪武三年(1370),盖天麟任兴化知府后,移建莆田县署于左厢善俗坊内即广节指挥营之地。弘治志记载:“其左厢地,乃宋广节指挥营之故址也。”新建之明莆田县署设置:正厅,知县、县丞、主簿同署事于此。弘治志:凡五间,扁曰“琴堂”。前为丹墀,堂下为露台,台下为甬道,东西为吏、户、礼、兵、刑、工之六房。洪武三年(1370),知县任益造。天顺六年(1462),知县王常重修。成化二年(1466),知县张肃改琴堂扁曰“行恕泊水”,北楣扁曰“公清勤慎”。戒石亭,甬道之中有铭云:“尔俸尔禄,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天难欺。” 弘治志:宋太宗摘孟昶《谕诫守令铭》颁布天下,后世因之。仪门,在甬道之南。其左有土地祠。大门,在仪门外。东向,署曰“莆田县”。后堂,在正堂之后。弘治志:县丞叶叔文扁曰“勤政”。景泰元年(1450),知县刘玭建穿堂以联之。成化二年(1466),知县张肃扁曰“谦冲”,两旁有厢房各四间。知县廨舍,在县署之后。有前后堂及厢房。门南向。弘治十二年(1499),知县吴远以其隘陋,改建之,规制端爽。县丞廨舍,在知县廨之东。规制与知县廨同。门西向。主簿廨舍,在在知县廨之西。规制与知县廨同。门东向。典史廨舍,在县丞廨之南。门西向。六房吏舍,列于县厅之东西。宣德十年(1435),县丞叶叔文增辟八门。县大门之外为通衢,立旌善、申明二亭于左右,俱东向。二亭俱洪武十六年(1383)建。弘治九年(1497),县丞何登重建。库房,在正堂之后之东偏。架阁库,在穿堂之西偏。监房,在兵、刑、工三房之南。门东向。洪武三年(1370),知县任益建。至民国时期,监房仍为莆田县拘留所。因监狱门额上方画有“狴犴”图像,形似虎头,借指监狱,以故,邑人俗称“虎头监”。民国《莆田县志》:“莆田县拘留所,在县署东廊。民国二十九、三十两年,因受禁人犯过多,所内发生传染病,每日死数人。县长林梦飞乃就旧西门街魏忠烈祠遗址新建瓦屋四座,每座囗间。以便将已判罪之犯人移禁。”嘉靖四十一年(1562),倭寇陷城,堂宇毁尽。四十四年(1565),知县徐执策奉恩给币银重建如制。乾隆志:正堂东增幕厅,西册厅。燕堂东增库房,西书房。穿堂东为器皿所,西为册籍所。土神祠之左创建寅宾馆。大门上创建谯楼,置更鼓于其上,扁曰“文治伟观”。门外“旌善亭”之左为四厢馆、总铺二所;“申明亭” 之右为榜谕房,一列三间。康大和撰重建记。清康熙三十六年(1697),县堂圯,知县金皋谢重建。乾隆八年(1743),知县周世纪、县丞程渠重修县丞署。十一年(1746),仪门内东边三房毁,知县周世纪重建。十七年(1752),知县王文昭重修大门楼。民国仍其旧。至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党莆田县政府重建办公楼一座(今荔城区人大办公楼)、宿舍楼一座(原机关宿舍10号楼)以及政府大门楼(即今政府大门)。新建的政府办公楼,坐北朝南。歇山顶砖木结构,面阔九间,进深二间。通面阔26.8米,通进深13.6米,总面积364.48平方米。上下两层,基础石砌,主体为砖墙。前廊大门石雕雕刻精美。按,旧时传说政府办公楼是由邑人桥梁道路工程师郭颐堂设计的。据已故文物鉴定专家郑永森先生介绍,这一次新建县政府办公楼,他当时在建设科工作(郑毕业于“东职”学校)。这种大坡度屋面设计图纸是按照南京国民政府统一颁布的县级政府公署标准设计图建设,非地方独创。郑参加全过程施工建设,当时清基发现有大型古井,施工中采取用条石砌拱横跨的方法,以确保地基牢固安全。1947年,郭颐堂因父丧由兰州归里,在莆田东职执教兼任莆田县水利委员会副主任。大门楼旁壁嵌有奠基石,落款上为:“中华民国三十八年五月吉日”;下款:“县长陈文照立”。可见,这些建筑至解放前夕才峻工。

      新中国成立后,人民政府重新修葺这些楼舍,先后为莆田县人委、革委会、人民政府机关办公地址。

      县巷内,莆田县署大门之北毗邻诚应社,祀莆田县首任县令陈迈。《莆阳玉湖陈氏家乘》:陈迈,及卒,莆人祀之。庙号曰“兵马诚应社”,在县治东。明洪武间,迁县署于左厢善俗坊,而庙亦移焉。今诚应社废祀,被易为民房。

      郡志《科目》载称,明景泰七年(1456)举人林渶,饶州府通判。常福,字廷范。军生。成化元年(1465)举人,通政司经历,改后军都督府都事。成化十六年(1480)举人吴鹏,容城县学教谕;同科举人陈珀,弘治六年(1493)进士,官至浙江按察司副使,甘肃行太仆寺卿。他们皆为县巷人。县巷南之东侧居有清末举人关燊家族,东(临大路)为乾房;西(临县巷)为坤房。在县巷北端东侧旧有关氏乾房祠堂。《蒲坂关氏族谱》:乾房祠堂在“壶兰雄邑”坊左,坐北向南。可见,县巷内至少有林、常、吴、陈、关等姓氏居住这里。然其宅门多由大路街出入,或县巷为衙门之地,百姓出入受到限制。而今县巷仍保存古街旧貌。

      明成化间(1465~1487),按察使刘城亦在县巷为宣德丙午乡试第一人林时望立“解元坊”。

      六(下)

      县后巷,在县巷北西侧。东西向。民国时期改为“淳风巷”,因县巷头有“淳风坊”,故名。新中国成立后,更曰“县衖里”。“文革期间” 复称“淳风巷”。1982年复旧名“县后巷”。巷口旧有亭,祀观音。圯废。巷内自东进近中旧有大路关氏坤房祠堂《蒲坂关氏族谱》:坤房祠堂在淳风巷。关祠西为游氏梅房(由衙后析迁)族居于此;巷西亦居有唐姓人。今巷道仍旧。西有小巷道通衙后。旧时,县后巷可通鼓楼里、驿前街。上世纪50年代末,建县委办公楼、招待所、高楼百货公司时,大部分被圈入。现仅留一小段而已。

      宋代,县巷南以莆善俗而建有“善俗”坊,至明成化二十三年(1487),知县卢俊更其匾曰“淳风”,而移旧匾于县前街之北街口即县巷顶旧坊上。弘治志:“无故将匾移置偏街,而易以‘淳风’,似无意谓。窃谓受礼存羊,宜复旧观。”旋复旧南为“善俗”坊,北为“淳风”坊。嘉靖十年(1531),知县王钜修建县衙,将南“善俗”坊 改曰“文献名邦”;北“淳风” 仍旧。嘉靖四十一年(1562),倭寇陷城,官衙民舍尽毁。后三年,知县徐执策重建县衙,重竖南北碑坊,南曰“莆阳文献”;北曰“海滨邹鲁”。至万历十六年(1588),知县孙继有又改南坊为“文献名邦”;北坊为“壶兰雄邑”。光绪十一年(1885),知县徐承禧重修“壶兰雄邑”坊。二十八年(1902),邑人江春霖等重修南北二座衙门坊。民国后期,叶长青任国民党莆田县长时,曾欲拆掉县巷口之“文献名邦”坊,邑人哗然,极力阻止。之后,重修牌坊并由张琴重塑匾书。按,叶长青,福州闽侯人。1943年,任国民党莆田县长。至莆以文人学士自居,到任不久,即讥讽“莆田人只有林剑华可算为半个人才,此外别无其人”。且作诗云:“文献名邦首屡回,岂无群彦济时才。”亦诬“文献名邦”是莆田历史上的荣誉,现在的莆田怎能称为“文献名邦”等等。又扬言要拆掉县巷“文献名邦”木坊。这些举动激起莆田乡绅和诗人骚士的愤慨,于是,群起攻之。莆田《南方日报》副刊《蜜峰》、国民党和三青团创办的报刊上,以文章、和诗进行抨击。就在这一年夏秋间,有一艘外轮机械故障,抛锚在莆田海面,叶即下令扣押货物,被告发。此案调查期间又贿赂办案人彭坤元。彭一生嗜好香烟,叶以香烟盒包装巨钞赠送求情,彭发现后即报告四区督察专员公署。福建省政府主席刘建绪以叶贪污轮船货物和行贿案撤职查办。叶被扣押在三元(即三明县)国民党省保安处监狱听侯处罚,不久,病死狱中。后来,言事者讥讽叶长青自恃才学过人,而在莆任职仅一年,竟为贪污行贿丢官又丧命,才乎蠢乎!

      然民国35年(1946)开春的那场火灾,县巷口“文献名邦”坊与文峰宫前街的100多家店铺烧为灰烬。而县巷头“壶兰雄邑”坊,至20世纪50年代初扩宽县巷和衙后路面时,亦被拆废。

      七

      古时,文献路是为衙廨之地,乃官民通衢。这里亦是商埠繁盛之处,尤其是水淈头一带。城内许多较为著名和规模较大的商店都云集在这里,这大概也是务巷历代设立税务廨舍的原因之一。不少民国时期的商铺名店,其名仍传扬至今。举略:

      酱料业:有“珍源”号酱园,位文峰宫前街南。东邻宋氏“文成居”文具店,西邻“咸康”药店。业主林少筠(莆田县旧商会执行委员)。乾隆末期,晋江县青阳西边人林云亭,年幼丧 父,随母学习民间酿酱技艺。18岁那年,离家入莆卖酱油为生,在莆娶亲,定居城里。世代经营酱料,字号“珍源”。直至1956年公私合营时才告结束,历时160年左右。所以,“珍源”酱园是为城内经营酱料的唯一老铺,林云亭即是“珍源”酱园的鼻祖。旧时,“珍源” 酿酱,以严格把握色、香、味(即眼观色,鼻闻香,口尝味)质量关,其店酱油坚持达到“色泽红润鲜艳(即呈红褐色,澄清无浑浊);有酱香和脂香气,咸淡适口,鲜而带甜;味醇厚柔和,回味悠关。”不达三者俱佳概不出售的要求。其店酱油质量稳定可靠,资金积累雄厚,赢得消费者信赖,享有同行业较高信誉。“珍源” 除酿售酱油外,还加工销售味美可口,适合时令的各种酱菜,如目眉瓜、烂姜、烂笋、甜梅酱、白萝卜、大头菜、和莴苣等品种。还加工绍兴腐乳、卥豆干、臭腐乳等。所以,城里城外百姓人家,皆能慕名而来。其产品还销往邻县及海外。时在城区“珍源”、“东源”、“协源”和“万有”四家商号被称为“三源一有”。林氏家族居住在酱园之后。鼓楼之东有“泉德”号酱油店,业主为晋江人欧哥。经营酱料声誉排行,是为紧跟文峰宫前“珍源”宝号之后的佼佼者。

      药材业:文献路知名药店有:“咸宜”西药房,位于鼓楼前戴衖口西;“新西来”西药房,位于解放初期莆田县新华书店东傍;“咸康”药店,东近 “珍源”酱园,西邻“隆鸿”酒家。业主吴锦宣(莆田县旧商会药材同业公会理事长)坐堂中医师即是后为莆田县医师中医科主任的林友庭;“自西来”药店,位“新西来”药房斜对面,“泉德”酱油店东。其店创办于清末,在城内经营历史长,规模大;资金充足,进货量大,药源充足。经营为股份制方式,零售兼营批发,并有坐堂医生。县巷口东侧的“福寿”药店、文峰宫前“恒和”药店,西邻“久大”布店,这几家药房, 不仅药品全, 还多配有坐诊西医或药剂生;药品价格合理,信誉好。为城里人和乡下人称赞。

      京果业:有“义裕”(一作“义聚”)京果店,位水淈头东。业主涵江延宁宫陈吓二,创办于民国初期。经营规模大,资金雄厚,品类齐全,质量保证。是为城内最大的京果(杂货)店。其次为退衖口西侧义裕“升记”京果店。百货(苏广)业有文峰宫“广奇兴” 和“新云章” 宝号。这两家皆创办于民国初期,经营品种齐全,生意兴隆。

      纱布业:有文峰宫前“纶成”、“久大”、“广奇兴” 布店,鼓楼前“元珍” 布店,这些皆是经营大中纱布店的老字号。就说位在“恒和”药店西侧的“久大” 布店,这是一家多股份制合股经营以零售为主的布疋商店。董事长黄天祥,东门兜人,是该店最大股东。除外,亦有陈林荣(红相毜),后塘河边人;李九细(别号)等多人股东组成。其店经营得当,声誉颇佳。民国23年(1934),为了扩大经营,适应资金运转和找零的需要,经莆田县政府批准,开始发行“久大汇兑局” 纸币。发行总额约一万余圆(银圆卷),面额均为壹圆以下的辅币,面值分壹角、贰角、伍角三种。该纸币在上海印制。民国24年(1935),国民党政府实行币制改革,久大汇兑局发行的钞票,局限在日常营业中作少量找零业务,发行量逐渐减少。民国35年(1946)农历正月,文峰宫前街的那场火灾,久大布店和其他商店一样遭难,经济损失惨重。据说,其店股东陈林荣从火灾中抢救出来的少量布匹,再投入不少资金,重操重业,自已又开一家小布店,店名称“志成”布店。

      饮食业:水堀头“桃李园”;鼓楼东,泉德酱油店西侧“ 醉仙楼”;鼓楼前“四海春”;鼓楼复茂饼店西“杏花楼”;县巷“一壶春”、“源源”、“壶亭”,这几家菜馆在民国时期,即经营有高档菜。当时就有海参鲍席、鱼翅席、满汉席,每桌菜金约大洋50元。一般群众吃不起高档菜,商贾也少有光顾,主要是对官场招待上司而设。那时候官场往来频繁,生意倒也相当火爆。其店中档菜为一般菜肴,每桌菜金大洋三至十元,以商贾应酬居多。“文献名邦坊”对面,有一家“三坎拖”店面,称“隆煌” 酒家,人家皆呼“龙王”。业主文峰陈氏。主营“烧麦”,其味称绝,“龙王”名扬四方;莆田风味小吃有:鼓楼“煎包良”煎包店,位鼓楼西文昌宫斜对面,业主游毓良。其经营秘诀:货真价实,营业作风正派。据说,全盛时期,日销煎包百来起。员工六、七人各司其责,服务顾客殷勤周到,以满足供应酸甜辣配味见称。“卥肉英” 卥肉店,位县巷口“文献名邦坊”对面。主人卥肉英,供给莱肴品种有:猪肝、猪心、猪肺、卥豆干、酥鲫、炸虾卥笋干,样样俱全。据说,她还有一盘“捆蹄”名莱,人人称绝。而她所用猪肉原料是一家叫吴培根屠户专供的,吴家发誓宰猪不灌水,赢得用户信赖。以此之故,卥肉英生意火爆,20世纪三四十年代是她经营的全盛时期。此外,还有位于旧莆田县消防队对面的“糕沐”蒸碗糕;顶十字街北,西侧角头“点心华”(一曰:亚四)素食店等这些饮食老铺颇有盛名。

      此外,还有珍源酱园旁之“文成居”文具店;其店对面即街北之“良友”照相馆;退衖口西侧有“美光照相馆”;文峰宫前即西墙巷头有宋梅英(方巷宋德新父)开设的“宋氏书店”等。民国时期的西医专科,县巷的黄超然牙科、黄超白眼科,枝术、用药、服务和收费,皆被顾客青睐,从而在莆田也出了名。至民国时期,文献路商铺经营,可见一斑。

      八

      文献路,是为旧兴化城政治经济中心,至今仍为商贸繁华之地。然于1946年正月初三日晚,发生在文峰宫前街的那场大火,损失惨重。这件事,对城里上了七八十岁年纪的人来说,还记忆犹新。

      这一年春节,是全城欢度抗日战争胜利后的第一个春节。正月初三下午六时许,文峰宫前街隆鸿酒家东之一家青果店,不知何方人氏放鞭炮,有一“双响” 炮偶然射进该店存放在三楼阳台上的一个空竹篓筐(水果包装筐,筐底垫有易燃干稻草)内。隔了许久时间,筐里的火星酿成的火苗,渐而燃烧起来。等到大火蔓延到青果店西三坎之“义聚”京果店时,才被外人发现。人们以为是“义聚” 出事,于是街上警锣急响,“义聚失火啦”!一片救火声相连不断。附近居民纷纷投入救火现场。

      旧时,文峰宫前街道,路面狭窄,各家商店皆为木板屋。所以,火势迅速蔓延,烧到义聚京果店时已是熊熊烈火了。“义聚”是当时莆田城内规模最大的京果店,春节期间仓库备足春节元宵销售的鞭炮、腊烛、火油、花生油、纸张等易爆易燃物品。当大火延及“义裕”店内时,燃爆声立即响成一片,火光冲天,势猛不可挡。火势又瞬间跨过街道,火球喷入“玉田”酒店,引发店里同样备存元宵节销售的白酒仓库爆炸,一声巨响,两边街道烧成一片,城内顿时成为一片火海。时值春节休假期间,各商店员工回家过年,商店皆无法自救。附近居民用脸盒、水桶一类工具盛水灭火,采取人工救火根本无济于事。赶到现场救火的消防队,救火设备简陋,仅是一辆老式的抽圧式救火车,使用人力压水,水力小,水量少,亦无法控制火势,显得束手无策。于是,群众又自发组织两支队伍,分别在水淈头和大度口两处拆除民房,开辟防火路以隔堵火势蔓延。尽管如此,火灾从失火地起,西烧到鼓楼前十字街,东波及文峰宫门前;街北则从大路口一直烧至鼓楼东。灾后一片废墟。

      这场火灾,从初三日下午八时至次晨拂晓扑灭,烧毁商铺100馀家。据灾后统计,规模较大的有布店10家、药店3家、京果店3家、酱油店4家、苏广(百货)店8家、茶叶店1家、照相馆3家。经济损失超过100万大洋。莆田文物古迹,县巷“文献名邦”木坊,在这场火灾中,化为灰烬。然这场如此惨烈的火灾,并未损及文峰宫,闻者奇之。以故,文峰宫香火越加旺盛。

      灾后,莆田各界迅速组织人力物力,投入救灾重建家园活动。教育界在新学年伊始,即组织学生义务劳动,清理火场。受灾商店业主,自力更生重建店房。到了下半年,即有半数店房建成开业。次年,整条街道全部商铺恢复了正常营业。新建街道店房时,统一适当后撤,扩宽路面。且店面皆用红砖砌成,使新街宽阔、整齐、美观,即为20世纪八九十年代旧城改造前的街貌。

      史载,1920年文峰宫前街曾经也发生过一次火灾,店铺烧毁不少,经济损失巨大。置立在文峰宫前彰表彭甫、彭大治、彭文质、彭宪范、彭宪章、彭汝南的“三代司马四世名宦”石坊,在这次火灾中亦被毁,而文峰宫却安然无恙。有言事者云:此坊挡在妈祖庙前,因而被毁。论其事,坊立于明末,至此时已有三四百年了,若有干碍文峰宫,即早已被拆。且坊乃官府所立,何殃及彭氏,岂不为贬彭之言。

      新中国成立后,至1956年公私合营时,旧时的商铺已经纳入国家和集体经营。文献路上由政府系统经营的有如:百货商店(苏广店)、杂货店、饮食店、酱行、京果店、新华书店、照相馆、理发厅、钟表修理店、服装社等各行各业商铺,鳞次栉比。品类齐全,生意更加兴隆,这里成为了县城最繁华的街区。如今,经过20世纪90年代旧城改造,旧文献路东自文峰宫开通至水关头环城路,并扩宽路面,形成新路,仍曰“文献路”。西自鼓楼至凤凰山公园,经扩宽路面,更称“文献西路”。临街旧有建筑,除古谯楼作为文物列入保护外,其馀皆已拆建为商住楼,路貌街景,焕然一新。□肖亚生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