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忆黄仙添老师

    忆黄仙添老师

      乙未年初冬的一个午夜,我梦见与黄仙添老师喝茶闲聊,谈笑风生。梦醒时分,小区内那排高大的绿化树被风吹得沙沙作响。黑暗中我猛然记起,已经有近一年没有黄老师的消息了。次日上班,我当即给黄老师的儿子,大学同窗谢峻峰挂电话。寒暄几句后,当我问起黄老师的近况,电话那头是短暂的寂静,一丝不祥之兆跳出来。峻峰哽咽着说,爸去世了,今年8月31日早上走的。

      虽然生老病死是人生常事,但对于黄老师的驾鹤仙逝,我一时难以接受。一股悲怆,涌上心头。如烟往事,历历在目。

      黄仙添老师1943年出生于莆田秀屿区平海镇一个叫溪顶的渔村。1966年,他毕业于福建师大中文系。由于学业优秀,毕业分配时,据说他完全可以留在大城市的机关单位。但他最后选了莆田“界外底”的平海中学。他说,学校离家近,他可以边教书,边照顾父母。家里六个兄弟,六个姐妹,他是家中最小的男孩。深受传统思想的影响,他视孝道高于一切。到平海后,有人为他介绍背景显赫的对象。他婉言谢绝,说已有意中人,是高中的同班女生。那女生家在埭头街上,高中毕业后回家摆水果摊。在他大学期间,家庭经济拮据,卖水果的女生每个月偷偷寄钱给他,支持他修完学业。有情人终成眷属,毕业没多久,黄老师就和她结了婚。考虑到女方家里没有男孩,黄老师做通家人的思想工作,做了埭头的上门女婿。这种重情重义,是他一生受人敬重的可贵之处。在平海中学,他凭着渊博的学识和卓著的业绩,成为沿海片语文教研的领头羊。

      受父亲影响,他的儿子后来也考上福建师大福清分校中文系,成为我的同窗好友。暑假期间,我经常到他家做客,向他请教语文教学经验,耳濡目染中学到不少为人师表的学问。1991年8月,我毕业分配到埭头一中。这所前身为莆田十一中的农村完中,也是我和黄老师中学时代的母校。这年秋,在平海中学执教25个春秋的黄老师,也调入埭头一中,我有缘与他同组共事。除此之外,他还是我大哥的老师。大哥在上世纪80年代初在平海中学念高中,黄仙添教他语文,对他的诗歌写作多有点拨。我后来坚持业余文学创作,也得到他的热情鼓励。所以,说他是我的良师益友,一点都不为过。

      在埭头一中,我和黄老师共事了八年。期间有几件小事,让我至今记忆犹新。

      按照惯例,工作满一年后,我们这批年轻教师要上公开课,课上好了,才能转正。那个时候,学校人事关系比较复杂。虽然我认真备课,还把教案送给黄老师审阅修改。但那时我胆小懦弱,少不更事,对转正心存顾虑。有一日在他家中喝茶,他猛吸一口烟说,放心,谁如果故意刁难你,有我在呢!这句掷地有声的话,给了我极大的安慰。后来,公开课顺利过关,得到语文组同仁的肯定。至今回想起来,当年我的担心似有过敏之嫌,但黄老师那句安慰的话,折射了他为人正直的秉性和对晚辈的关爱。

      毕业次年,我被任命为学校少先队总辅导员,算是学校的中层干部。几年后,眼看着有些人后来居上,我仍在原地踏步,失落感油然而生。黄老师知道后对我说,你想做文人,应该有更高的志向,不要太俗气。我听了顿觉汗颜,于是在做好本职工作之余,用心钻研小说创作,还热心参与镇政府的宣传报道。九十年代初的那几年,高中生源多流向城里,埭头一中高中部惨淡经营,高三毕业班最低潮时,一个班只有5个学生。但黄老师和大家一道,不卑不亢,勤勤恳恳,最终打破了高考“鸭蛋”,为农家子弟培养出一个个大学生。他淡泊名利,从不强求所谓的荣誉,这也深深影响了他的子女。他的儿子教学一流,为人谦逊,在沿海语文界口碑载道;他的女儿在莆田十中教语文,也是兢兢业业,勤勉好学。这在他的晚年,常引以为豪。

      1999年7月,因为工作需要,我被调到县委宣传部,临行前特地到他家中辞行。他祝福我的同时,郑重对我说,要钻研业务,不管在哪个岗位,人都得靠本事吃饭。这句话,我一直谨记在心。

      在我印象中,黄老师和爱人,相亲相爱半辈子,几乎没吵过嘴。1991年他调回埭头时,爱人在市场有固定摊位,他在教学之余,负责每天做饭,中午为她送饭。从他家里到埭头市场那段坑坑洼洼的石板路,晴天尘土飞扬,雨天泥泞不堪。他手提着铝制饭盒,寒暑不断,风雨无阻。一直到2001年,他因病提前告退,才结束了送饭生涯。爱人也彻底放下手头的生意,开始漫漫的陪护时光。2011年夏,听说他在市区住院,我去看望他。虽然被病魔折磨多年,他仍不改达观和幽默。在病房,他对爱人打笑道,之前我照顾你十年,之后你照顾我十年,咱们俩两不欠啦。

      2015年8月27日,黄老师突发脑梗,四天后撒手西去。他成功抵御了肺癌的凶狠侵犯,不料最后败在了脑梗的突然袭击。这成为全家人永远的痛。

      冬至前夕,我特地去谢峻峰在埭头的家中登门拜访,黄仙添老师笑容可掬的放大照片,在客厅墙上格外显目。虽然已走了近百日,但他的爱人,一直未能从悲伤中走出来。峻峰告诉我,老妈整日以泪洗面,让他很担心。他说,老妈这十几年,一直为照顾老爸而忙碌,累并幸福着。现在老头子走了,她瞬间失去了生活的支撑。

      回城的路上,我想起一句话:被人所爱,是人生莫大的幸福。相信老师的在天之灵,定会感受到这份浓浓的爱。□林双华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