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虎穴忠魂 浴血蓝天——追记莆籍革命烈士、抗战空军英雄薛介民夫妇

    虎穴忠魂 浴血蓝天——追记莆籍革命烈士、抗战空军英雄薛介民夫妇

    点击查看原图

      “你的名字无人知晓,你的功勋永垂不朽”,在北京西山国家森林公园无名英雄纪念广场,景观墙上有毛主席题诗:“惊涛拍孤岛,碧波映天晓。虎穴藏忠魂,曙光迎来早。”在花岗岩烈士名录墙上镶嵌着数百名当年牺牲于台湾的烈士英名,其中第四十四组第六个薛介民和第四十七组第一个姚明珠是一对夫妇,他们是一对青梅竹马的恩爱夫妻,也是一对忠于革命而牺牲在刑场上的革命烈士。丈夫薛介民更是一位在抗战中对中华民族有功勋的空军英雄。这段真实的故事在解放军出版社于2004年出版及2009年再版的《飞向新中国》一书中作了公开披露。

      非常幸运的是,笔者有幸在一位朋友的引荐下,认识了薛介民、姚明珠烈士的媳妇,在她的帮助下,今年8月下旬,我有幸赴成都采访薛介民当年在国民党空军发展的下线,一位参加起义的抗战空军老兵刘邦荣先生。他们曾经是同生死共患难的空中战友,关系非同一般。由此我发掘出了烈士生前诸多未能被历史记住的史迹。

      在成都青羊区的一个幽静小区内,今年95岁的抗战老兵刘邦荣身穿大红对襟棉布衫端坐在一排花廊下迎接我。他年逾九旬,与人谈话需要靠近并借助助听器。老人的儿子刘锦齐先生介绍,除了听力、老人其他器官还不错。由于口音不同,我只能在刘锦齐先生的帮助下聆听老人对往事的追忆。谈话中老人说,前段有关部门曾询问他是否愿意参加北京的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反法西斯胜利70周年的阅兵仪式,考虑到健康原因,老人放弃了这次难得机会,但也获得中央颁发的抗战纪念章及国家勋章。对我这次远道而来的采访,95岁的刘老先生显得很高兴也很感动。他说应该把这段珍贵历史记录下来。谈起昔日与日寇鏖战蓝天最后在台湾牺牲的老战友薛介民,老人陷入沉痛的思绪中。对七十多年前和薛介民交往及其他在抗战中所作的贡献,笔者一一作了笔记,还特意请他在笔记本上签名,以示这次采访记录的真实可靠。

      体恤下属的引路人

      刘邦荣1920年出生于重庆永川县。不到20岁时,他先就读位于重庆的国家空军机械学校,不久考入成都太平寺空军士官学校第四期学员班,1943年10月毕业。由于抗战时期战事紧张,就一边参战一边学习。起初中国空军打不过日本的99高练机型飞机,常打败仗。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根据美国租借法案,支援了中国一批p-66飞机。p-66飞机马力大、速度快、打得准。而日本99高练机除用钢结构外还用木头,其好处是轻便灵活;我方战术是每次空战时都要俯冲,冲击的速度才快,以抢占先机。当时国民党空军在成都驻地共有太平寺、双流和梁平三个大队。刘邦荣分在空军十一大队四分队,而薛介民就是四分队的分队长,他是士官学校2期,比刘邦荣早两年毕业的学长。从此,刘邦荣后来的人生命运与薛介民紧紧相关。一直到1944年间,薛介民与刘邦荣等战友转战在梁平、西安和重庆一带。1945年8月刘邦荣还和薛介民一起飞越驼峰——喜马拉雅山,同去印度接收美国援助的p-40飞机。这种飞机性能比p-66还要好。记得当时由于印度气候闷热,刘邦荣还因此中暑。

      在与薛介民接触中,刘邦荣觉得他为人低调、不慕虚名,和同事相处很融洽。他也是个沉静好学的人,平时很爱读书,而且各种书都看,主要是政治书籍,如大众哲学,这在当时也是禁书。战斗闲暇,几个谈得来的战友们也偷偷浏览,看后就赶紧脱手。作为学长,薛介民对刘邦荣颇为关心,对他和其他战友的生活工作均很体贴宽容。他无形中引导刘邦荣读一些进步书籍,为他日后走上进步道路打下了基础。

      打下日机的真男人

      刘邦荣说,薛介民很爱惜部下。薛介民视他为小老弟,他也当薛介民是他的老大哥,因此关系很密切。薛介民打仗时很关照他。有一次,大概是1944年某月(具体月份记不住了),他与薛介民驾驶p-66攻击敌人的轰炸机从成都一直打到宜宾才返回,不料刚转出云层刘邦荣就先看到一架99高练日机,那时他们已有无线电联系了。于是,薛介民在前刘邦荣在后,他俩抢在敌机发现前一前一后同时开炮,敌机当即凌空爆炸解体,两人非常高兴。回到基地时薛介民向上级汇报说是刘邦荣击落敌机的,刘邦荣对上级说是薛介民打下的,两人相互推让,都不要这个战绩。当时领导一时不好判断,于是就查看照相枪。结果照相枪显示两个人都打中了,每人各打0.5架。此时刘邦荣回忆说,这说明薛介民特别关心部下,不争功,是个真男人。

      还有一次,是1944年春天某日的拂晓时分,薛介民和刘邦荣等战友从梁平基地起飞,低空飞行,快到宜昌日本空军基地时敌人的雷达也没有发现,等发觉时已措手不及,有两架敌机刚拉起机头起飞就被我方打中,另有一架是被薛介民打下的。刘邦荣说,这是他亲眼见到的。

      此后他们转战西安,因为日本企图攻下潼关。假如日军打下潼关则西安将不保。这时由于国家加强了空中力量,日本飞机已打不过中国空军了,郑州和开封一带的日机不敢来。

      在回忆这段历史时刘邦荣说,薛介民是他的领队、长机。据他听到,薛介民以前打下过3架,加上这两次战斗,薛介民一共打下4.5架敌机,而他自己打下2.5架敌机。

      谈到这段战绩,出于慎重起见,笔者也请刘锦齐再次询问刘邦荣能否提供一些有说服力的依据。他通过短信回复:父亲刘邦荣说,上世纪四十年代,印象中的空军系统管理困难,三大队、四大队、十一大队没有对击落日机安排具体的庆功、表彰之类的事,基本上没有搞,基本情况是摄像枪判定,资料是如何保管他也不懂;如果台湾有保管的话台湾应该有资料。文革时他被抄家几十次,连家里钥匙也由专案组保管。一些勋章交到永川老家弟弟保存,但因弟弟家庭生活困难,有些勋章被弟弟卖掉或搞丢了,为此他还与弟弟吵架过。

      仗义执言的中国人

      1944年11月,刘邦荣和薛介民等一百多个中国空军被派到美国亚利桑那州鹿克机场学习更先进的战机知识。早在十一大队时,他俩曾分在同一宿舍,这时薛介民看到刘邦荣学习刻苦、勤奋,对他更有好感并十分关心。在交流中,刘邦荣介绍说自己有个叔叔刘安恭,是与朱德一起在德国留学的职业革命家。了解这些信息后他俩的关系更加密切了。在薛介民影响下,经常有朱铁华、毛履武、赵良璋、朱毕苏等六个秘密党员(后来参加起义)一起散步,关心国家大事,平时虽没有说破,但心照不宣。

      在美国学习时,薛介民学习踏实、技术好。他们只有上大课时才能遇到。那时带刘邦荣的美国教官是个有种族歧视的人,对有色人种歧视,教学粗暴,要求学员一教就会。有次学盲飞科目,需把眼睛蒙起来、仅靠仪表飞行。这个教官讲一遍后就要求刘邦荣马上就会,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刘邦荣请求教员再次示范,多学一次。这个教官就用狠毒的语言恶狠狠骂了刘邦荣,民族自尊心强的刘邦荣一听火了,也回骂他一句并把驾驶杆一顶,飞机垂直急速往低空下降,差点机毁人亡,美国教官吓死了。回到地面,刘邦荣通过翻译对他说:“你代表美国空军,我代表中国空军,你骂我就是侮辱中国空军。你为什么不好好教我反而骂我?你要解释清楚”。这个理屈词穷的美国教官没办法,就怒气冲冲要求他们的领导押送刘邦荣回国。

      负责十一大队的是个高个子的山东人,他去找薛介民商讨,因为整个飞行小组在学这个科目时都受到这个美国教官的刁难和歧视。薛介民了解情况后,出面支持刘邦荣。于是,他们去找美方协调。最终美方同意中方方案,将这个带有种族歧视的教官调走了,刘邦荣因此避免了被押送回国的命运。由此,刘邦荣和薛介民的关系更亲密了。

      后来笔者在一份材料里中看到,薛介民1945年4月22日曾在一张寄给哥哥薛仁民的戎装照片背后写道:“七个年头的远别久离给仁介的是海深海阔的泪、苦、汗、血——生命!!战争给我们的毒害是这么大,但是新生的祖国比一切还要美。”从这里我们可以管窥薛介民灵魂深处的真实想法。

      1946年6月至7月,留学两年多的刘邦荣和薛介民等战友学成回国。他们先在旧金山坐飞机到珍珠港游玩一周,珍珠港很漂亮,但被日本偷袭炸得很惨。一周后,他们原本要坐船直接回上海,因为台风而转到已经投降的日本。那时,战败的日本很惨,全国都挨饿,有许多日本人因此留在中国。

      黎明前夜的地下党人

      薛介民回国后后留在五大队,驻地是南京。刘邦荣则留在西安的十一大队,这里全是美式装备,是主力部队。其时,国共内战已经爆发。刘邦荣1947年1月因为盲肠开刀,本来只需住院十多天的他借故多住一个多月医院,还回四川老家一趟以躲避内战。那时,薛介民以南京空军医院作为他们几个人的秘密联络点。刘邦荣改派三大队驻徐州,以后还调28中队驻济南。考虑到国民党派别恩怨很深,当时他们的联系方式是,六个人之一的赵良璋在北平空军司令部当参谋,北平和南京之间有c-46、c-47运输机来往,赵良璋每次从北平路过济南都要来找刘邦荣,要求刘邦荣把国民党空军和陆军的情况告诉他,刘邦荣也一一告知,再由赵良璋转告薛介民。赵良璋后来被北平一个先加入地下党的国民党将军出卖。赵良璋被捕送到南京,但他始终没有出卖薛介民和刘邦荣,在南京解放前夕被枪杀在雨花台。就义前赵良璋高喊:“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这个情节在《雨花台烈士》一书里有记载。这时由于受到嫌疑,薛介民也被关押了三个月。后来一个叫陈有维的科长出面担保:薛介民是个好学生。薛介民随后被放出来调南京空军司令部当参谋。再后来薛介民被调到台湾,刘邦荣就与薛介民失去联系。后俞渤驾b-24空中堡垒起义,本来由另一个同志李振兴安排刘邦荣驾歼击机掩护,由于没有油,天亮时蒋介石全国大搜捕,接到组织通知叫他赶紧撤离。几经折腾,刘邦荣才转道香港回到北平。在香港时刘邦荣用暗语给台湾的薛介民写了一封信。信里写道:老大哥,我要走了,我要到北边去。后来在北平,刘邦荣遇到打内战时从台湾飞到陕西汉中故意做个假动作飞到安阳起义的老同学毛履武。毛履武说:薛介民在台湾对他说,刘邦荣都走了你还等什么。直至多年后他听到薛介民与姚明珠在台湾牺牲的确切消息,他伤心得很。刘邦荣说,林彪事件后,被残酷迫害的他获得平反,有关部门也多次要求他想办法找到薛介民和姚明珠的子女,他也写信到美国和台湾等朋友处寻找,却始终没寻到。说到这里,九旬老人刘邦荣动情地说:“薛介民和姚明珠夫妇对革命忠诚,他们是英雄!”

      英雄自有后来人

      从已经公开的材料中我们得知,薛介民1916年出生于仙游枫亭,曾在福建省立医学院学习,1938年4月投笔从戎,考入空军官校第12期特班(士官2期),1942年1月15日毕业,1948年11月加入共产党,同年冬入台,曾任国民党空军总部督查室中校安全官。姚明珠1919年出生于莆田,毕业于福建省立医学院,1940年参加“青年抗日读书会”,后加入共产党,1941年1月前往武夷山根据地途中被捕,被关押在福建梅列集中营,1942年2月取保出狱。薛介民和姚明珠是青梅竹马的表兄妹,1946年结婚,姚明珠1947年随薛介民调往南京空军医院工作,1948年随夫迁台,在台北市开设育德诊所。1958年9月,薛介民、姚明珠夫妇等人因叛徒出卖,经过五年多的残酷审讯,毫无所得的国民党最终于1963年1月31日上午以颠覆政府罪名把他们枪杀于台北新店安坑刑场。

      薛介民就义前写的一封绝笔信里写到:“木兰溪水长久在流,白鸽岭高壮地站立,乡亲至爱之恩永不能忘。”可见在烈士的心目中,台湾海峡对岸的家乡木兰溪、白鸽岭拥有多么重要的位置。

      1989年春,薛介民、姚明珠夫妇的骨灰被他们的子女安葬在美国加州圣地亚哥墓园。2013年4月经国家民政部批准为革命烈士,次年,这一对在刑场上牺牲的烈士的骨灰被安葬在八宝山革命烈士墓园,回到他们曾经为之奋斗的祖国,与战友们安息在一起。2013年10月,薛介民和姚明珠的名字被镌刻在北京西山国家森林公园无名英雄纪念广场名录中,这对来自妈祖故乡的夫妻的壮烈事迹也逐渐为人所知晓和传颂。

      在本文最后,值得欣慰的是:薛介民和姚明珠夫妻的三个子女,在家破人亡的情况下,他们走过极其艰辛的人生道路。上世纪七十年代后,他们都到美国发展,而且颇有成就,对人类做出了自己的贡献。虽然身在海外,但极其热爱祖国的亲人们,决心继承父母的遗志,他们把国家颁发的抚恤金及个人储蓄捐出来,在父母亲的母校——福建医科大学设立“姚薛奖学金”,第一期各45万元,连续5年,评选品学兼优的优秀学生,每生3000元。并且也以父母亲的名义,在家乡仙游为清寒的学生设立助学金,从初一直到高中毕业。

      当年一位参加地下工作的陈志远老先生,得知薛介民和姚明珠的后人设立基金以帮助中国贫困学生的事迹后,非常感动,几次哽咽。他说,这应该好好报道,以教育后人。          □翁志军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