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哥俩剪发店

    哥俩剪发店

    点击查看原图 

     理发师李文森

    点击查看原图

      理发师李建新

      理发,旧时简称剃头、剪头、推头,是古代七十二行中的一门技艺。虽说是毫末技艺,却与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无论男女老幼都离不开美容、美发,都需要理发匠。俗话说“剃头泡脚,胜过吃药”,时下理发也成为不少人养生保健的一种选择。清朝雍正皇帝曾为剃头师傅赐联:“做天下头等事业,用世间顶上功夫”。据载,古代男女都留有长发,汉代开始出现了以理发为职业的工匠,专门为那些王公贵胄削发剃面。“理发”一词,最早出现在宋代文献里,明代叫做“篦头”,清兵初入关时为了征服汉人,颁布了剃头令,强令汉族男子改变蓄发旧习,依满族人剃去周围头发,束辫垂于脑后。当时有“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之举。如今理发行业已经成为城乡各地美容、美发的一项朝阳事业。

      我县东门内街明代纠察庙附近有一家哥俩合开的理发店铺,没有店名也没打招牌,但方圆数十里内无人不知,无人不夸。笔者的班主任老师曾形象地把这家理发店比喻为最受一中老师欢迎的“教工之家”。那时候教师收入偏低,平常理发都是精打细算,拐了一个大弯从金石山跑到东门旧街来理发,一来为了节省银钱,二来是对理发匠的信赖,即使现在物价飞涨,哥俩理发店也是不紧不慢,直到今年夏季才开始每员收费10元。区区10元能让你顷刻间从“乌云秀士”变成“白面书生”,何乐而不为?所以那些中老年老顾客一年四季依然乐颠颠地来光顾这家理发店。究其原因,无非是兄弟俩为人厚道,技艺娴熟,而且收费合理,从来都是等人家涨价了他才跟着涨,但涨幅总比别人家的小一些,所以他们的店铺里每天都坐满了等候理发的人。

      这哥俩理发师的老大叫李文森,属马,今年74岁,弟弟李建新,属龙,龙马精神,勇往直前。李师傅祖籍游洋龙溪村,祖孙三代都是理发出身,旧社会叫做“剃头佬”。由于地处偏僻山乡,理发除了糊口养家之外,也难有剩余。当时乡下理发是不用付现金的,全部都是以稻谷折算佣金,每丁每年10斤稻谷,头发长了你就找剃头师傅修理,年关一到剃头师傅挑着竹篓挨家挨户收取谷物,遇到那歉收的年份,只好等到来年以丰补欠。于是许多山区里的理发师傅都厌倦了这种讨生方式,有本事的人纷纷跑到城里来谋生,据说民国时期仙游县城一带的理发师大都是从兴泰里(钟山、游洋、石苍、象溪一带)投奔而来的。李文森的父亲李来,1906年出生,13岁起学理发,但辛亥革命胜利后国人已经不再蓄长发,开始流行新发式,于是李来又辗转来到榜头街学新式剪法。过去学艺不是你想学就学,想走就走,拜师学艺都要订立契约,首先你必须无偿跟班三年,熬到期满后才能独立门户。李来满师后在县城理发店当雇工,1931年跟随同乡理发匠赴台湾理发,来来去去熬了五年,1935岁返回大陆重操旧业。1947年李来在东门街上租赁了两个店铺,自己开理发店,店租也是按粮价计算的,每月25斤大米,直到1964年才把这个店铺买下来,算是拥有了一份真正的家业。于是李来一家大小从老家游洋山上搬到县城里来了。之后子承父业,兄弟俩一同跟随父亲学理发。掐指一算,哥哥李文森从14岁学艺到今年已经整整度过一个甲子。

      理发是一门受人尊敬的行业,但也是一种个性化的职业,理发师展示的不但是技艺,而且也是人品的集合。可是李文森兄弟均已是六七十岁的老人,他们每天从早干到晚,偶尔想关门偷懒一天两天,可是大门刚闭上顾客又接踵而来,于是又不得不继续硬着头皮撑下来。如今他们俩的儿女们都已经另谋职业,没有一个愿意学理发。兄弟俩不无遗憾地说,祖孙三代相承的理发手艺到了他们这一代即将失传了。听了这一番话,笔者不免也觉得有点伤感。游心华  文/图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