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遥远的莆仙戏

    遥远的莆仙戏

      一

      沿着一条铺着长块石的狭窄的小巷,沿着记忆深处那一抹最为快乐的怀念,千百双细小的脚印,瞬间以蝴蝶飞翔的姿势,服从那一声声铿锵的锣鼓声,飞向小学校园内那一座露天的莆仙戏舞台,开始了如痴如醉的熏陶。

      尽管童年的生活是那么贫困,布满在村庄之上的老屋,低矮而又破旧,每一个角落都被蛛网织成了陈旧的镜头,每一盏灯火都是如此的细小和昏暗,几乎只照亮眼前亲人憔悴的面孔。而莆仙戏舞台上的几声开戏锣,如同铺天盖地的三月惊雷,穿透村庄内心的喜悦,穿过每一扇敞开或关闭的门窗,叫唤着所有忐忑不安的心情,叫唤着所有心灵深处的冲动,叫唤着所有的乡亲匆匆忙忙的奔跑。还有从田野上走来的沾着泥巴卷着裤子的老农,还有从外地赶回的来不及洗去风尘的故人。

      整夜,村庄都沉浸在一幕幕感天动地的剧情里,或缱绻或缠绵或激越,或悲天忧人。一张张在灯火下朦胧的面孔,紧张地起伏在剧情中间,或欣喜,或愤怒,或鼓掌,或谩骂。每一个人都仿佛身临其境,在命运的河流中挣扎,或妻离子散,或家破人亡。每一个人都好像主人公分享命运之神的垂青,或平步青云,或双喜临门。人们自觉地参与剧本的再度创作,指指点点,分析性格、预测未来,几声惊笑,几声叹息,成了舞台不可或缺的插曲。

      时间很快地抵到落幕的终点,在欢快的十音八乐曲调声中终止了一夜的喧哗。人们意犹未尽,依依不舍地望着灯光下的重重幕布,缓慢地扛着木椅、竹椅,数说着人物与演员的优点与缺点,随着人流,消失在沉沉的夜色中。

      这一幕幕优美的印象,永远沉淀在我们记忆的峡谷里,并不时唤醒我们对童年的那些人那些事情深意切的怀念。也不时唤醒埋藏在心灵深处的那座乡情四溢的故乡,多年前的那份小桥流水瓦屋的情愫,和走在故乡土地上的亲人与故旧。一张张熟悉的、让人心醉的脸庞,一个个远逝的、让人彻夜难眠的身影。

      一台莆仙戏,几家悲欢泪。莆田人的莆仙戏就像莆田人的文化启蒙,每个人从小耳濡目染,植入了文学与艺术的基因,从此一代又一代莆仙人有了文学悲悯的情怀,也有艺术儒雅的气质。他们的童年多多少少深受莆仙戏艺术的洗礼,背负着莆仙文化的特质,远离了故乡,走上了终生不渝的奋斗。

      翻开莆田的那页历史那卷土地,我们无不相信莆仙戏深远的感染力,不论哪一个成功的莆仙籍文学艺术大师,都被莆仙戏打下了深深的烙印,都走不出莆仙戏那惊天动地的锣鼓声。蔡襄、蔡京、郑樵、刘克庄、李霞、李耕、郭风、许怀中等他们虽生活在不同的时代,但在他们的笔墨中仍可寻觅到一缕莆仙戏的影子,仍可听见几声莆仙戏的唱腔。

      二

      莆仙戏从莆田遥远的往事中飘来,和莆仙文化的发展过程一脉相承。

      两晋期间,中原战乱,有识名士衣冠南渡,开始了南方开天辟地的文化之旅。盛行于中原的百戏,随之和成千上万南逃的士民,走进莆仙大地,形成了语言、唱腔上具有浓郁地方特色的戏曲唱腔。

      启开那一页泛黄的文字,穿过时间一千三百多年的厚度,一腔莆仙戏曲响起于历史的深处,以几行文字在最初的忆念中呈现。

      莆仙戏源于唐。这不仅是一个时间的概念,也是一个地理学的概念。莆仙、莆仙戏、唐朝,已经为一种艺术的开端,共同构建了启动人文鼎盛的平台,也为那页历史注释了可靠的源头。

      而在莆仙戏厚重的记忆里,正是唐朝的那几卷阳光和月光,渲染了近乎完美的故事叙述,让一个女人的故事如此传奇,又如此凄美动人。

      唐开元年间(公元713—741年),一个莆田美女踩着大唐盛世的飞歌,从莆田一个叫江东的村庄,款款深情地走上了大唐五彩缤纷的政治舞台,和一代才子唐明皇一起演绎了一段千古佳话。江采苹的天生丽质和一手绝句,赢得了梨园开山祖师李隆基的青睐,一时,长安城内、大明宫内,笙歌飞扬,舞影翩翩,大唐走上盛世的顶峰。

      可是,政治不是演戏,权力的舞台靠得是实力和阴谋,而不是才华。一腔才气的梅妃很快地淡出了大明宫的视野。几起笛声,奏起了五千里外的莆田,落雪纷飞,万千的忧愁只在纤纤小手的起止间,淡淡流淌,听得见是泪水落地的声响,听不见是泪水汹涌的思乡曲。一个深宫怨妇的心曲,最终谱成了那十音八乐的节奏。

      城破弓尽,一口水井的深处,埋下了一个铁骨铮铮的女子。胭脂染红了一个强大帝国的伤口。

      琵琶弦断,一池清水的近处,淹没了一个身怀绝技的乐师,永不停息的怒吼。声息处,是莆田,是飞云庙,是瑞云祖庙,是这块辽阔的兴化大地,为一个叫雷海青的壮士,弹奏了一千多年的大鼓与沙锣。

      莆仙戏从一开始就注入了性格莆田的因子,无论这一幕是那样血腥,而那鲜血中视死如归的呐喊与勇敢,那一刹那间守身如玉的品格,已然穿透了莆仙戏内在的地域风格,并沉淀成一种品质,一种完美的人格力量。

      三

      莆仙戏每一阶段的发展,都源于莆仙文化的繁荣,源于莆仙人所创造无穷无尽的性格力量。作为莆仙文化最为繁荣的文化时期,莆仙戏成于宋,就是一种水到渠成的文化现象。

      两宋时期,莆仙人以异常杰出的才华完成了中国科举文化的壮举,成为举世瞩目的“海滨邹鲁”、“文献名邦”。一千三百六十名进士,数以万计的举子、秀才,浩浩荡荡的人才溪流,流淌成一条气势磅礴的文化大河,淹没了北宋与南宋的大地,蔡襄、蔡京、蔡卞的书法、郑樵的《通志》、刘克庄的诗词,都是那个朝代巍然屹立的文化高峰。

      两宋王朝是莆仙文化最为繁荣的时期,无数的读书人以各种方式参与莆仙戏的曲目创作,推动了莆仙戏编剧、舞台美术、歌舞的发展,莆仙戏在长达三百年时间里,不断推陈出新,百花齐放,成为莆仙民间最受群众欢迎的艺术,正如南宋莆田人黄光度的诗歌《题顺济庙》所云:“万户牲醪无水旱,四时歌舞走儿童。”

      或许翻开那几卷厚厚的《后村先生大全集》,不经意中就会听见抑扬顿挫的莆仙戏腔,就能看到人头簇拥的剧场、舞台上穿梭的人影,就会读到诗人笔下的“空巷无人尽出嬉”、“相呼入市看新场”、“繁灯夺霁华,戏鼓侵明发”的诗句。

      时间不断洗刷着历史的痕迹,而隐藏在文字之上的往事,依旧鲜活。

      当历史的脚步跨进了大明王朝,莆仙人仍用那火热的心灵创造着文化巨匠。莆仙戏也进入了昌盛的时期,开始在民间生根发芽,成为雅俗共赏的综合舞台艺术。

      明清两朝,莆仙戏进入繁荣时期的标志是数以百计的莆仙戏戏班出现。戏班的出现不仅可以相对固定地形成舞台上的各种角色,为有志于莆仙戏的年轻艺人提供了成长的舞台,并最终形成一批批职业艺人。作为地方戏剧,老、中、青艺人的传帮带对传承艺术尤为重要,尤其是那些长期在舞台上演出的优秀民间艺人,无疑是莆仙戏艺术发展不可缺少的源头。

      明清时期,莆仙戏进入繁荣时期的另一个标志是丰富的剧目。剧本是莆仙戏表演的艺术载体,丰富的剧目才能让演员有更多的演出空间,让观众享受更精彩的舞台艺术,丰富的剧本和莆仙戏的繁荣相辅相成。在这大量的剧目中,本地艺人不断改编或移植外地传来的南戏剧目,以充实莆仙戏的舞台。那个时代莆仙戏的剧作家不仅成功改编了传统的优秀剧目,而且成功地从其他剧种嫁接了优秀剧目。丰富多彩的剧目,出现在莆仙戏舞台上,展现了莆仙戏的魅力。那个年代莆仙戏有五千多个剧目,演出剧本八千多本。

      莆仙戏经过了一千多年的发展演变,已经成为莆仙文化重要的组成部分。那声情并茂的每一幕,都是世世代代莆仙人的精神盛宴,都是一代又一代莆仙人心灵的原乡。

      四

      如果说莆仙方言是表现莆田人的性格特征,那么莆仙戏就是莆仙人的文化气质,是莆仙人借助莆仙戏舞台所表达的爱憎分明、忠君报国的信念。

      在这一条莆仙戏的艺术河流中,每一个剧本就像一条小溪,从生活的高山上潺潺流出,重重叠叠成跌宕起伏的剧情。每一朵碰击着礁石的浪花,就像一个个剧中的人物,悲欢交织,圆缺轮换,闪烁着喜怒哀乐的表情。而每一部剧本就是莆仙人千年的故事,展示着智慧之美、性格之美;每一个人物就是顶天立地的莆仙人在生命舞台上的精彩演出。

      莆仙戏每一部剧本都是莆仙人用生命写就的,每一个剧中人物凸现着莆仙人特有的性格。当我们还是少年时,对《春草闯堂》百看不厌,因为每一个男孩的心中都纠缠着薛玫庭的英雄情结,很久很久,直至多次在梦境重出自己见义勇为、奋不顾身的壮士行为。甚至是那个孤身守城的陈文龙、英勇就义的朱继祚。而剧中那个勇敢、聪明的春草,更像一个个生活化的莆田女孩,她是我们共同的“姐姐”、共同的“母亲”。

      莆仙戏每一部剧本都渗透莆仙人的精神追求,每一部剧中的故事都在诉说着莆仙人的性格。因为我们不相信贫穷的命运,那一台千百遍在莆仙大地上巡演的《状元与乞丐》,仿佛告示着我们的心言,二十二个状元、二千四百位进士的辉煌,不是偶然的,是莆仙人向学进仕的性格取向。因为每一个莆仙人年少时的梦想就是那个金榜题名的于文龙。

      人生如戏,戏说人生。莆仙人复杂的性格尽显在每一幕舞台上,生、旦、净、末、外、贴、丑,纷繁着每一声坚定的对白,轮回着每一角色无言的命运。莆仙戏的舞台,慷慨地预留着更多的角色,让他们丰富的唱腔响彻在茫茫的夜空,让他们在命运的大海中把握住自己向往的彼岸。而那些似喊似叫的演唱,犹如对着人生无常的控诉,对命运不公的反抗。谁听见了,不怆然泪下,涕湿满衫?

      莆仙戏就像莆仙人的性格演出,不甘寂寞,敢于天下先。那舞台上的乐器如同叫出莆仙人的地域性格,轰轰烈烈,宁愿壮烈地死,不愿默默无闻地活;那直击心灵的牛皮大鼓,不响则已,一响就震天动地,轰动整座村庄。夜已无法宁静了,沙锣的尖声已穿透灵魂,尽管那尺胡、四胡、三弦、八角琴古朴优雅的音符已抵达梦乡的边缘,可是莆仙人今夜已无法入眠。

      风与雨已洗过生命舞台上的那些血迹、那些牺牲。可莆仙戏每一个剧本仿佛有一些屈辱的声音在哭泣、在诉说、在寻找着一缕阳光。

      五

      莆仙人的性格书写着莆仙戏剧本的风风雨雨,莆仙戏每一幕剧情又在深深影响莆仙人的性格,甚至导引着莆仙人的人生价值、审美标准,甚至塑造着莆仙人的性格。

      穿越在兴化平原或东西乡平原,停息在茫茫的山川,眺望着湄洲湾、平海湾、兴化湾畔的每一座村庄。壮丽的文化景象会让你的目光,停顿在每一座庙宇、每一座祠堂。那些四季永不停止的焚香,已经熏陶每一颗心向善求真的内在本质,已经点燃日复一日的精神火炬,已经把所有的人童年成长的故事,渗透了如此沉甸甸的文化基因。

      一代又一代莆仙籍的文人墨客正因如此深受莆仙戏的浸染,成了莆仙戏文化主要的传承者。那些有着良好文学修养的文人,积极地参与莆仙戏剧目的创作和剧本的修改,为莆仙戏的发展与繁盛提供了可能。尽管时间已经埋没了千百年来那些人的姓名和若隐若现的面孔,但我们仍然有理由相信那些用莆仙方言铿锵有力表达的唱腔与对白,也只有莆仙人用他们心灵的语言才能那样准确、传神地记录或编辑。

      莆仙戏是一门综合的舞台艺术,有了丰富且优秀的剧本,也需要一大批优秀的编导、表演、音乐、舞台美术等专门人才,尤其是那些直接与群众见面的演员。正是由于莆田大地上有着浓厚的莆仙戏文化氛围,有多少俊男美女走上了这条充满辛酸与坎坷的艺术之路。那些辛酸不是外行人所能体会和感悟的,漂泊的生活方式,夜昼颠倒的休息习惯,一直伴随着他们的青春与生命。也正是这代代相传的文艺薪火,不吝传授的艺术精神,使这棵被誉为“宋元南戏活化石”的艺术大树永葆常青。

      在漫长而又孤独的莆仙戏舞台上,莆仙戏艺人勇于探索,积极参与艺术再创新,在舞台上不断演绎着他们的光荣与梦想,为莆仙戏深入人心的表演无私地奉献出不朽的才华。我们都深深懂得,舞台艺术是一种再度创作的艺术,而能让一台戏成功地演出,靠的是演员的艺术天赋、艺术素质和表演才华,而关键是演员对任何一个角色的把握程度、拿捏分寸和喜怒哀乐瞬间的转换。在这个并不耀眼的舞台上,出现了莆仙戏光彩夺目的艺术明星,黄文狄、傅起云、林炉、林栋志、林元、郑应、黄宝珍等莆仙戏表演艺术家。尽管他们的出身不同,尽管他们的名字有些陌生,但他们奉献的一台台精彩纷呈的莆仙戏,永远铭刻在莆仙人的记忆上。

      还有许多各种文艺人才的积极参与,传承着莆仙戏丰富多彩的舞台美术、悦耳悠扬的音乐,莆仙戏才有如此强大的感染力和生命力,才会在一代又一代莆仙人的生命中留下辉煌的回忆。

      六

      当时间的流速在一个历史的节点上有了明显的改变,莆仙戏那富有地方特色的音乐,有些生疏,有些遥远。

      电视、电影、电脑、互联网、铺天盖地的杂志报纸、五花八门的娱乐场所,如暴风骤雨般席卷了莆仙大地上的观众,很快占据了人们业余生活的全部时间,尤其是那些思想活跃的年轻人。人们也很快地改变了娱乐方式,以不同的参与形式,走进新的生活。

      传统的莆仙戏舞台上,依旧演绎着才子佳人的传奇,依旧在寂寞中坚守着春天百花争艳的回忆,依旧打锣敲鼓地拉开序幕,又放下谢幕。而在戏台前,寥寥无几的观众,被黄昏的风吹拂的白头发,晃动着无言的忧伤。那布满皱纹的面孔,曾经是那样熟悉,如今却是如此陌生。尽管他们仍以欣喜的表情,分享着艺术的快乐,尽管他们乐此不疲地欣赏他们感到最为幸福的艺术盛宴。

      我们的脚步却是如此匆忙,没有时间停止在舞台前,哪怕只是短暂的一分钟。我们多少次熟视无睹地谈论着房市、股市、官场、商场,几乎没有发现就在身边的舞台,那些曾让我们不怕遥远的路途,穿过广阔的田野,赶到异村的戏台前,欣喜若狂地观看的剧本,如今已近在跟前,却遥若天涯。即使是熟悉的朋友,诚挚地邀请去乡下的老家看戏吃戏饭,去了,推杯换盏、酒歌飞扬、人声沸腾,没有谁看见那个熟悉的舞台,只有稀疏的唱腔穿风而至,彼此感受此行的缘故。

      莆仙戏有些遥远了,遥远得更有些陌生。

      如何推陈出新,让古老的艺术在新的时代焕发永恒的魅力!

      悠悠莆仙戏,戏迷百千万。千变万化的时尚也会有让人厌倦的时候,在熟悉的锣鼓声响彻村庄与城市的某些角落,人们不禁用惊喜的目光去重新审视那些曾经让我们感动的剧情。

      历史又在一个时间的关口,打开了一条走向辉煌的道路。以继承莆仙戏优秀的艺术传统为目标,启动了老艺人录音、录像,用现代的艺术手段,抢救和保存具有莆仙戏特色的剧目和传统折子戏,对这些老艺人和剧目进行录像存档。以培养优秀莆仙戏演员为目标,启动莆仙戏表演人才大专培养工程,选拔具有演员潜质的小学生,进行系统的文化培养,并让老艺人参与教学,实行教与学的艺术衔接。

      当莆仙戏大剧院打开那扇年轻的大门时,莆仙戏必将走上一个新的历史舞台。传承艺术,面向市场,古老的艺术之葩,一定能在广阔的演出市场绽放新的传奇。□林春荣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