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或许你曾见过学诚大师

    或许你曾见过学诚大师

    点击查看原图 

     2015年4月20日下午,中国佛教协会新老会长握手。

    点击查看原图

      2012年学诚大和尚在广化寺。

    点击查看原图

      1989年农历二月初八,学诚大和尚在福建莆田广化寺升座。

      (一)

      北京西郊凤凰岭山脚下,有一座始建于辽代应历初年的寺庙,名曰龙泉寺。我已记不清去过多少次。如同二十年前,我在家乡时,也常去莆田南山广化寺一样。

      第一次去龙泉寺,当然不仅因为这里是千年古刹,寺门斑驳,石桥沧桑,古柏森森。在北京,承载厚重佛教历史,有中国佛教协会驻地广济寺,中国佛学院所在地法源寺,还有雍和宫、潭柘寺、云居寺、白塔寺……即便是与龙泉寺咫尺之遥的大觉寺,也因皇家寺庙而声名远播。比起它们,龙泉寺显然藏在深山人未识。

      我去龙泉寺,是因为这里的方丈——学诚大和尚。

      学诚大和尚是我敬重景仰的当代高僧大德。多年前,我有幸与法师相识、相知,常感有缘、有幸。按他的话说:“我们是老朋友,好朋友,因缘成熟”。这是法师对我的抬爱与关照。从我工作的西郊红山口到龙泉寺,大约三十分钟路程。天时与地利,让我与法师结下深厚情谊。

      中国佛教协会最年轻的会长、中国寺庙最年轻的方丈……学诚法师创下中国佛教协会历史上诸多“之最”,也为佛教制度化、现代化、国际化与人才培养作出重要贡献。

      今年4月,49岁的学诚当选为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一周后,我前往龙泉寺祝贺。当上新会长,身份特殊,职务更高,事务更忙。然他一如从前,谦逊低调,随和自在。谈笑间,窗外黛峰绿树,龙泉流声潺潺。世界局势、一带一路;社会万象、热点话题,信手拈来,参悟透彻。

      49岁,已是中国佛教界的领袖。人们敬仰他,是因为他是会长?是因为他的弘法成就?还是因为他的才学?是,又不全是。用一个不一定贴切的比喻,他就像一幅禅画:幽深、幽静、幽远。

      学诚大和尚具大师风范,他是一本气势恢弘的书,博大深邃,内外澄澈,令我无从落笔但又放不下笔。

      我与他同乡,深知他的家世,他从一个仅仅受祖母与母亲影响而对佛教有亲切感的少年,如何成长为佛教界的一代宗师?

      (二)

      时间回到1966年。这一年,学诚出生在仙游赖店罗峰村,俗名傅瑞林。少年时代,他安静懂事,刻苦勤奋,做饭洗衣、挑水喂猪、上山砍柴,主动替父母分担家务。祖母学佛多年后出家,母亲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徒,在两代人潜移默化影响下,他从10岁起茹素。12岁那年,开始诵读佛经。他幼小的心灵里,便种下了慧根。

      追溯学诚法师的佛缘之初,除了家庭的影响,还有就是家乡传统佛教文化的浸染。莆田素有“文献名邦、海滨邹鲁”之称。早在三国时期,佛教就已传入这块充满生机的宝地,这里佛教兴盛,寺院林立,高僧辈出。即使到了当代,仍然是福建著名丛林之一。

      这是学诚法师走向佛林高处的精神后盾,也是当今莆田人文化自信、实现文化自强的动力源泉。

      “福建是我出生的地方,福建的土地,养育、成长了我。尤其是莆田广化寺,一千四百多年的历史。过去有一句话,叫‘未出兴化,先有广化’。从南湖书堂到金仙院,从灵岩寺到广化寺,从志彦律师到无际和尚,从无了禅师到妙应禅师,等等。这些先贤都是我学习的榜样。”

      往事越千年,历史充满机缘巧合,学诚不仅在广化寺出家,还在这里当了近三十年的住持。

      “三十多年前,我还是十几岁的少年,记得从家乡莆田一所寺院得到一本玄奘大师传记书,如获至宝,一气读完……”当上中国佛教协会会长后,学诚向我提及。

      “玄奘大师西行求法、弘法经历树立了出家人的榜样,他‘宁可西行一步死,绝不东回半步生’,身先士卒精进求法精神,‘远绍如来,近光遗法’的一生,时时鞭策着我。”

      因为景仰玄奘大师,被他舍身求法的英勇深深感动,1982年农历二月初八,在16岁那年,小瑞林在广化寺出家。一年后,在剃度恩师定海长老主持下落发为僧,法号学诚,并依止近代二位高僧——印光大师、弘一大师的弟子圆拙长老修学佛法,直到1997年,圆老圆寂,学诚法师整整亲近他15年。

      在学诚法师心目中,印光大师的特点是老实,一生念佛,他最有名的话是“老实念佛”;弘一大师最重要的特质是认真,无论做人、做事、出家、著作、弘法,都非常认真,一丝不苟。而圆拙长老,继承了两位大师的特质——老实认真,持戒精严。

      圆拙长老时任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及谘议委员会主席,他一生都在印经、培养人才,尤其是培养律宗人才。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广化寺有几位素质比较高的法师专门研究戒律,比如济群法师、界诠法师,他们过去都是在广化寺跟随圆拙长老学习戒律,修学律宗。

      学诚法师无疑是幸运的。在出家、成长过程中,圆拙长老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1979年,旅居印尼的侨僧拿了150万人民币,修缮了莆田广化寺。5年后,广化寺开光。彼时在省内,甚至外省很多庙都没有开始修缮。而在1984年,广化寺开办了福建佛学院,于全国来讲,它也是省级佛学院最早的一个佛学院。经过苦修,学诚以总分第一名的优异成绩成为福建佛学院的第一届学生。1984年,18岁的他又考入北京的中国佛学院本科班。年轻的学诚引起时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的关注。赵老认定他是心向善、肯用功、能执事的好苗子,对他爱护有加。1988年,学诚考上研究生,并在四川成都文殊院宽霖法师座下求受三坛大戒。同年,广化寺方丈毅然法师退居,在赵朴初关怀下,经毅然法师举荐和全体执事一致通过,尚在中国佛学院就读研究生的学诚法师,被推上广化寺住持的位置。同年农历二月初八升座典礼举行后,23岁的学诚成为全国年纪最轻、学历最高的名寺方丈。

      1991年,学诚法师获中国佛学院硕士学位。毕业后,他回到家乡,并于同年12月兼任福建佛学院副院长,时年25岁。两年后,27岁的他被选为中国佛教协会副秘书长。学诚法师的向佛之心与高风懿行,得到朴老题诗赞赏——

      律己其志刚,接物其气柔;

      学修不出门,声教及遐陬;

      如何办道场,傥于此间求。

      (三)

      就我个人而言,了解一个人的最好方式,就是熟悉他所做的事情,进而抵达他的内心。一个人最真实的性情,不仅仅在他的日常起居,也在他从事的行当里。他的悲欣交集、言行举止,乃至于深邃思想,无不凝结于此。对于像学诚法师这样人品、学养,以及修持高度一致的大德,就更是如此了。

      行胜于言。这是学诚法师的风格。这既是他的魅力,也是他的气场所在。我想从学诚大师的无我、大我、真我、忘我的生命坐标切入,来探求成就他今日高度之奥秘。进而言之,对佛教本体的一颗诚心,对有情众生的一颗慈悲心,对大千世界的一颗平和心,也许可谓成就和圆满了学诚法师的高度。

      无我之魅。佛教的慈悲建立在“无我”的世界观之上。慈能予乐,悲能拔苦。学诚的无我观是基于中华民族的崇高感与中国佛教的文化体系上构筑的,民族大义与佛教情结戚戚相关。以文化人,观乎天下。作为佛教界高僧,他以开阔的胸襟,积极倡导三系圆融、八宗并弘,着力建设当代汉传佛教修学体系,提出“信仰为根本,解脱为目的,教育为中心,文化为纽带”的佛教文化建设理念。全国重点高校、社会机关、高端论坛、文化沙龙……这些年,他的足迹遍及祖国大江南北,开展学术讲座、文化交流、开示度人,他继承大乘佛教宗旨,积极推动佛教走进社会、深入人心。

      大我之魅。在学诚法师看来,现代社会科技文明占主导地位,佛教的基本教义需要对现代科技及其所引发的社会问题做出正面的、积极的回应,才能更好地体现佛教的价值。他不但出书、办刊物,并且开通了网站、博客、微博。大我换来大有的生命坐标。他的内心充满开放姿态和包容胸襟,在谦和低调的外表下,常常渗透着惊人的理论。他让佛教从阳春白雪走向大众,接应更多青年尤其是高素质人才的热情和信仰;他以文化弘扬佛法,以教育培育人才,以慈善福利社会,以共修净化人心,把遁世的寺院佛法变成济世的大乘善法,把山林中的独居变成众生的喜乐,把暮气沉沉的言教变成精致烂漫的修行,实在是功能无量。

      真我之魅。学诚法师的真我观,是他前半生修行历练换来的澄澈内心。“佛”即“觉者”,是理智、情感和能力达到圆满境地的人。佛教认为消除人类痛苦需依靠“戒、定、慧”——规范行为、专注内心、开启智慧,明是非善恶,勿妄念纷飞。学诚法师倡导以“心文化”为主导,弘扬佛教“勤修戒定慧,息灭贪瞋痴”的心灵净化方法,促进一个源自内心、实践于人类社会、以“心文化”为核心的人类文明的形成,建立永久和平的人间净土。多年来,学诚法师一直倡导“人间佛教”理念并身体力行。他以高僧大德的家国情怀、当代佛教学者的文化良知,走进历史深处,回应现实关切,倾听未来呼唤。

      忘我之魅。人们敬仰学诚法师,并不只因他的地位身份,更因为他追求精益求精、不断跋涉的精神,向我们示范了如何站在信仰与精神的高地,俯瞰芸芸众生,广结良缘,使之成为人生温暖厚实的底色。身处这个飞速发展的时代,我经常听到有人感叹,现在的压力越来越大。这是一个不容回避的现实问题。有的人屈从于这种压力,负重前行,苦不堪言;有的人发泄这种压力,怨天尤人,牢骚满腹;有的人逃避着这种压力,放纵自我,游戏人生。而学诚法师则把这种“压力”变成了自己的定力、动力和毅力。光明晃耀如星月,智慧境界等虚空。他不慕奢华、无欲则刚、不屈不挠、返璞归真,直抵人心的德行美、内在美,如空谷幽兰,自然高尚。

      (四)

      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后,学诚法师更加忙碌。各种会议、调研不断,每天往返中国佛教协会驻地广济寺与龙泉寺之间,常常通宵达旦工作。一回,学诚母亲告诉我,学诚法师每天睡眠只有三个小时左右。凌晨两三点,她透过窗户,总能看见法师房间的灯还亮着。话语之中,满含母爱与心疼。我想象无数个静谧的凤凰岭夜色下,人们安睡,而学诚法师生命的火焰却在燃烧,他一直坚守佛教传统戒律,身体力行、不辞辛劳地为建立汉传佛教修学体系、培养人才、弘法利生而上下求索、殚精竭虑。

      在繁忙工作之余,学诚总会抽空回家乡。对此,他的思考更远更高:国家提倡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家乡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未来在融入“一带一路”建设、佛教文化交流互鉴、人文关系密切等方面,具有广阔的发展空间和促进作用。

      中华文明虽历尽苦难,伤痕累累,却始终气象万千,气吞山河,拥有巨大的空间度量。

      学诚法师深切体察到,佛教发展与国家命脉息息相关。国泰方能民安,国家兴则佛教兴。学诚法师敏锐意识到,中国佛教与今天的“中国梦”的价值追求存在深度契合。在他看来,中国梦就是中国人民的价值目标和追求,就是中华民族国家认同的理想前景。这个梦想的背后,蕴藏着绵延已久的“家国天下”情怀,折射着内心深处的“命运共同体”意识,也凝聚着“振兴中华”的探索与奋斗。

      为此,学诚法师在不同场合呼吁,今天的全人类正日益联结成一个休戚相关的命运共同体,中国佛教应当顺应时代步伐而蓬勃发展。作为当代的出家人,他从历代高僧祖师承继佛陀的悲深宏愿,无论是对经典的现代诠释、还是弘法方式方法、利益众生的善巧方便等,都作出契理契机的探讨和回应。

      当年鸠摩罗什自西向东弘法,玄奘自东向西求法,今天,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一带一路”的伟大战略。在学诚法师看来,这是时空转化的因缘际会。他指出,全球化时代,中华文化要走向世界,佛教将发挥重要作用。“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佛陀的诸多教导可以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构建提供广泛的宗教伦理支撑,也非常契合“中国梦”强调的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的基本内涵。

      犹如莲花不着水,亦如日月不住空。学诚法师,他以深情回望着故土山水的滋养,报答着佛教生涯的锤炼,承继着中华传统文化的优长。

      他从莆仙大地出发,走遍万水千山,走出自我,走进真我,走向无我,走出一个大境界!。□罗金沐

      相关链接

      学诚法师简介:

      学诚法师俗名傅瑞林,1966年生于福建仙游。1982年于莆田广化寺出家,后于上定下海长老座下剃度,并依止上圆下拙老和尚修学。1991年毕业于中国佛学院并获硕士学位;2007年被泰国朱拉隆功佛教大学授予教育行政学荣誉博士,2011年被全印度比丘僧伽会授予“三藏大法师”博士学位。现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中国佛学院院长、全国政协常委、全国青联副主席、中央国家机关青联副主席、中国宗教界和平委员会秘书长、福建莆田广化寺方丈、陕西法门寺方丈、北京龙泉寺方丈等职务。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