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旅游>牌坊商铺云集井亭街

    牌坊商铺云集井亭街

      【前言】  兴化城旧地,本是莆田县治所在地。宋太平兴国八年(983)兴化军移治莆田,始筑军城。历代屡有重修,至清代兴化府城因以砖石砌筑,牢固而雄伟,在闽号称“石兴化”。自此以后,兴化城成了兴化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见证了兴化人民创造的辉煌历史,也经受过1000多年的历史沧桑。它有着深邃的文化底蕴和历史渊源,博大精深。悠久的古城进入二十世纪后,随着社会进步,城市面貌又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尤其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始加速城市化建设,进行大规模的城市改造,旧貌换新颜。为不使兴化文化名城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笔者试以《兴化城旧影寻踪》为专题,从历史、地理、人文等角度,去寻找古城那逝去的往事。本资料以街道为目,逐条详尽记述街巷渊源、名胜古迹、历史遗存、名人足迹和丰厚的文化积淀,尽可能地还原兴化城历史真貌。

    点击查看原图  

    “大司马”坊,为明嘉靖间兵部尚书(大司马)郭应聘而立。

      井亭街,今称十字街,位于宋兴化军子城即鼓楼前,南北走向。自宋至明鼓楼里是为兴化军、路、卫之署衙,由于地理位置之特别,井亭街成为兴化城内的一条主要官道。历史上这里科宦名臣牌坊荟萃,商铺云集,行人川流不息,所以,它和文献街同是兴化城最繁荣的街道。

      井亭街南自望仙门内直抵鼓楼前。因街在兴化城望仙门即南门内,以故,唐宋时街名初称:南门内直街,俗称南门街。街南之东侧有一口井,曰:“寿康”,斜对太平小学,因井上覆有亭,所以,明清时始以“井亭街”之名入以郡志《里图》。民国《莆田县志》(以下简称“民国志”)载云:“寿康井在南门内大街寿康亭内,旧志以井亭名其街。”弘治《兴化府志》(以下简称“弘治志”)称:井亭街即南门内直街。民国时期,又以街位于鼓楼前,更曰“鼓楼前直街”、“南大街”。因与东大路交叉,又俗称“十字街”。新中国成立后,曰“南大路”。“文革”期间一度改名为“反修路”。1980年以来定名为“十字街”,亦以东大路横街为界,北称“上十字街”;南称“下十字街”。

      一

      井亭街,形成于唐代,历史悠久。弘治志记载:井亭街“东、西二井,僧涅槃所凿。”涅槃即指妙应禅师,俗名黄文矩,唐末涵江黄巷人。《八闽通志·坊市》之兴化府“南市”条亦载云:“唐乾宁间(894~897),异僧黄涅槃指郡治之基,即今(指明朝)卫署,请陈氏姥曰:宜迁居,退百步,此地当有鼓角声。”可见,唐时就有先民居住这里,异僧涅槃即在街之北端(按,宋兴化军筑子城后即为谯楼前)凿有东、西两井,以滋润里民。

      据《榄巷文峰陈氏族谱》称:榄巷陈氏一世祖广东清远令陈枢于唐咸通中(860~873)由瓢湖(今属庄边镇)徙莆城。同谱载陈仁璧作《兴化军厅壁记》云:“易都巡检廨署并仁璧旧宅以为军。”依此看,陈枢入城起先居于都巡检署附近。或因涅槃之谶语,旋又迁至橄榄巷。此二地直径不过数百米。兴化军治迁至莆田时,陈仁璧即将毗鄰都巡检廨署的旧宅献为建署用地。按,弘治志亦载有陈仁璧《兴化军厅壁记》,文中删去“并仁壁旧宅”五字,仅提“易都巡检廨署以为军”。而他志皆载“陈靖让宅为兴化军”。靖为仁璧次子,所谓“让宅”建军署,时仁璧健在(卒于淳化二年,即991年),依旧礼制“让宅”一事只能由其父仁璧主张。其后因陈靖名声较大,即将“让宅”之名加在他的身上罢了。

      至宋时,李俊甫《莆阳比事》载称:居住这里的姓氏有陈、林氏等家族:即“郡前陈,武举将领若初之族”。其族或为唐居此之陈氏延续?今不可考。南宋时又有丞相陈俊卿建居第于南门内,此乃玉湖陈氏。“南门林,教授浩卿之族。与芹坑林同出”。林浩卿,宋淳熙八年(1181)进士,监绍兴府北榷酒务。芹坑林即“教授伟之后”,林伟,浩卿从父。宋绍兴十二年(1142)进士,汀州教授。

      明清以后,或仕宦或经商,住居这里的姓氏,自当不少。诸如郡志选举《科目》所载,明朝有黄士观,嘉靖二十八年(1549)乡试第一(即解元),翌年第进士。官礼部郎中。叶珩,字鸣玉。正德十二年(1571)进士,官至贵州左布政使;孙九金,字廷相,嘉靖四十年(1561)举人,隆庆二年(1568)进士。官至江西按察司佥事;九金侄天陛,字懋缙,号翼堂。万历三十七年(1609)举人,四十四年登三甲进士,官至广信府知府。此叶氏与鼓楼前叶同出。亦有林休徵,万历四年(1576)中举,五年登三甲进士。授翰林院庶吉士,转河南道御史。在井亭为其立有“翰苑柱史”坊。

      当然聚居井亭街的家族不止以上所举之黄、叶、林氏三姓。而因郡志《科目》或人物传叙其人皆以“右厢”概之,右厢地域虽然不大,恐涉他街之错,故不敢妄录。由于历史上因社会变革,人口迁徙频繁,居住变化无常,故世居这里的名家大族屈指可数。   

     

            二

      莆田旧城改造之前,在鼓楼上眺望井亭街即十字街:街北两侧唐异僧涅槃开凿的东、西两井,民国志载曰:“今西井尚存;东井在福山堂观音座下。”福山堂祀观音,为东井所建,履以井上。以故,邑人对此类之井俗称“观音井”,其堂呼“观音亭”。民国后期,福山堂改建为二层店房。解放后为新华书店。东井南为保福社,坐东朝西,祀土谷之神。至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旧城改造时被拆除。近年旧保福社境居民又在鼓楼里东南侧重建新社,仍曰:福山堂,合祀尊主明王与观音菩萨。

      保福社之南侧为明高州知府郑迁居第。大门坦匾曰“科甲名家”,旧为大户人家。郑氏其先为前张人(今新度镇善乡村)。明嘉靖间(1522~1566),敕赠承德郎晋封中议大夫郑如圭(别名:亚墙)徙居于此。仲子郑迁,字孟乔,号果庵。嘉靖四十年(1561)辛酉举人,登隆庆二年(1568)戊辰科进士。历武昌府推官,累升顺庆府知府。万历八年(1580)张居正执宰时,以违禁驰驿(即滥用驿递之权,今称“公车私用”)被降职六级。之后,复为广东高州知府。按,清乾隆《莆田县志》(以下简称“乾隆志”)之《科目》云:郑迁为隆庆二年戊辰进士,官同州知府。考,同州即陕西省渭南大荔县,清雍正时才由县升为府。与郑迁任职时间相差甚远,“同州知府”之职未知何据?今华亭镇旧街岭头店竖有郑果庵神道碑,记云:“赐进士阶中议大夫,赞治尹,疏准致政广东高州知府,前礼部祠祭清吏司郎中果庵郑公神道”。作为神道碑,其内容当可信。弘治志云:知府,“其官正四品,掌印。其勋阶:初授中顺大夫,升授中宪大夫,加授中议大夫赞治尹。”据此,疑郑迁被降职,至宰相张居正死后,朝廷恢复了一批被他处分的官员职务,郑迁或属此列。其后起复为广东高州知府。因故,在马巷南侧(旧莆田县商业局内)有祀郑迁之“中宪祠”。

      郑迁居第为二进五间厢庭落式大院,其子孙族裔称为“知府房”。院内东通郑迁之兄郑选居宅“中议第”,暨国民党莆田县党部书记长郑仲武居第。郑选官为广东电白县知县,因故子孙称为“知县房”。

      郑迁居第稍南,置有跨街石构之陈经邦“大宗伯”坊。又南为天主堂,即天主教教堂,亦称若瑟堂。以纪念耶稣养父若瑟,故名。建于清文宗咸丰元年(1851),初为平屋。光绪二十三年(1897)改建为砖木结构的二层洋楼。民国5年(1916),天主教曾在这里创办“正本学校”,学生多为教徒子弟,至民国25年(1936)因教会内部矛盾而停办。“科甲名家”连同天主堂,原城厢镇、城郊乡机关曾一度设于此办公。天主堂斜对着周如磐“平章硕辅 燮理元臣”坊;坊下为安福社,民国时为安福铺境众里社。

      周如磐牌坊前(南)即井亭街与东大路交会之地,古时这里称为“十字街”。按,乾隆志载云:“平章硕辅”坊在十字街;而载称位其南面之“春宫嘉客”、“大司马”二坊在南门街(即井亭街)。据此记述,“十字街”之地名起初仅限于两街交会之地,后来,井亭街之名才渐被泛称为“十字街”了。邑人又以东大路为界,北称“上十字街”;南称“下十字街”。

      跨过东大路即下十字街,这里即立有“春宫嘉客”坊。

      又南,今太平小学旧址,宋时为丞相陈俊卿居第。陈俊卿,字应求,号六梅。绍兴八年(1138)赐进士第二(榜眼)。原籍阔口街。该处为陈俊卿立“亚魁坊”。历官吏部尚书,同知枢密院事,拜参知政事,进尚书右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枢密使。以观文殿大学士帅福州。除特进,起判建康府兼江东安抚使,加少师、魏国公致仕。淳熙十三年(1186)十一月卒。这一年,适逢莆田“地大震,壶公山大石崩声数里”。孝宗闻讣,为他嗟叹辍朝。赠太保,谥“正献”。赐葬,建“贞忠亮直”碑。成化十一年(1475),御史尹仁将陈俊卿、蔡襄并祀“二贤祠”,立“二贤坊”。后佥事林克贤增入林光朝,改匾为“三贤”,立“三贤坊”。兰陔诗话:陈俊卿“正色立朝,进贤良,斥邪侫,为南渡名宰相”。

      陈俊卿归里后在此建新第。民国志云:“丞相又营新第于南门内。孙陈忠武(即陈瓒)拒元兵开阃于此。明为制造局公廨。皆景仰前贤者所不能忘也。”陈俊卿自题归老卜居城南迎仙门新第落成赋云:

      三间茅屋落成初,非俭非奢足可居。坐揖壶山供户牗,旋移荔子落阶除。兴来文字三杯酒,老去生涯万卷书。唯有传家清白法,何须广厦艳渠渠。

      其子陈宓复斋寺丞和诗先君正献构新第落成诗有感,因韵示诸孙:

      信矣贤愚共一初,都缘勤怠遂殊居。渊源有本天同健,潢潦无根夕自除。何事不为尘所染,平生唯有善堪书。要徙陋巷甘勤苦,受得声名薄观渠。

      其二:

      吾家清俭莫忘初,昔日儒酸白屋居。世事旦须防满假,天上偏是喜乘除。看来负郭三千顷,不似传家一卷书。谦损却能丰萃致,试观沧海变川渠。

      陈宓,字师复,号复斋,俊卿四子。以父任,官至直秘阁,端平初年追赠直龙图阁。《八闽通志》载云:宋时“在望仙门内之东”为陈俊卿立有元老旧弼坊,“陈俊卿府第在焉”。

      陈俊卿归里二年后之诞辰,孝宗赵睿赐金器、香茶之御书一札。其札云:

      卿垂车梓里,谅多燕息,眷言旧弼,渴想殊深,诞序将临,耆艾可庆,赐卿金器香茶,至可领也,式彰里数,往续茂龄,其益保愿,以昌寿极,故兹亲札,宜礼至怀。

      俊卿将此札刻石为碑,碑为螭首;额篆“皇帝御书”;碑文分上、下二节,上为孝宗御札,下为陈俊卿谢表。碑之形制颇为独特。该碑原竖立在南门内新第。宋末其后裔陈瓒组织义兵坑元,城陷,新第被毁,而碑幸存。后人建“二忠祠”时,移碑于祠内。今尚存于市博物馆三清殿碑园。

      弘治志载:“公(俊卿)府第后为延福寺。国朝(明)改为公馆。”明正统十年(1445),布政使孙昇又以延福寺遗址建布政司分司。成化三年(1467),知府岳正以旧杂造局改为布政司分司,而改建杂造局于此。嘉靖间(1522~1566),撤销杂造局而地易入民间。清时,这里又建为右营公廨。至民国16年(1927),华星女子中学由书仓巷叶祠迁建这里,后女中停办。1931年复用“华星”之名,创办华星小学。新中国成立后,改为太平小学。

      太平小学斜对有寿康亭,亭内有六角井,井亭街因此而得名。寿康亭拆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旧城改造。

      井亭街南端即是宋兴化军城之南门。南门曰“望仙”,以壶山陈、胡二仙得名。建于宋宣和三年(1121)。明洪武十二年(1379)辟城时,改“望仙”为“迎仙”门。清时又改为“迎和”门。城门外建有濠桥,通南门外埠。城门筑有瓮城,俗称“鸭蛋笼”。

     

      三

      自宋兴化军移治建城以来,井亭街即为通衢。街道之中科第名臣牌坊荟萃。依郡志记载,宋代在望仙门内即陈俊卿府第前有为陈俊卿立:元老旧弼坊,俊卿告老,御札有“元老旧弼”之语,因名。明成化间,改建同升坊,即其址也。(按,弘治志列“元老旧弼”坊为南门内横街之旧坊,据此,其坊当置于井亭街南近横街。)

      明代于井亭街立坊有:

      集英坊,宣德八年(1433),御史杨政为壬子科举人林同等十人立。

      进士坊,旧名武秀。正统十二年(1447),指挥张刚等为监察御史严洤(兴化卫军生)立。

      耆英坊,景泰元年(1450),知府张澜为致仕员外郎陈中、行人方懈、按察使林坦、参议黄常祖、知府方鲤、郑述,封舍人李尚经、同知林彀、教授方浚源立。

      兰畹坊,成化七年(1471),知府潘琴为辛卯科举人黄穆等立。

      文明坊,成化十二年(1476),御史尹仁等为已丑进士周瑛、蔡元美等立。

      麟凤坊,成化十九年(1483),知府丁镛等为癸卯科举人陈仁(解元)等立。

      英贤坊,成化廿二年(1486),御史刘信为乙未进士黄铎等立。

      九德坊,弘治六年(1493),同知朱海等为丁未进士黄穆等立。

      秉德坊,弘治十一年(1498),知府王弼等为壬子科举人陈琳等立。

      鸣盛坊,弘治十一年(1498),知府王弼等为乙卯科举人宋元翰(解元)等立。

      俊彦坊,为弘治十四年(1501)辛酉科经魁陈艮山立。

      壬戌进士坊,为弘治十五年(1502)壬戌科黄体行等八名进士立。

      簪缨世美坊,为正德十二年(1517)进士,贵州左布政使叶珩一门立。

      戊戌进士坊,为嘉靖十七年(1538)戊戌科方国佐等十四名进士立。

      丁未进士坊,为嘉靖二十六年(1547)丁未科高超等六名进士立。

      解元坊,为嘉靖二十八年(1549)已酉科解元黄士观立。

      庚戌进士坊,为嘉靖二十九年(1550)庚戌科林烶章等九名进士立。

      五魁坊,为嘉靖二十二年(1543)癸卯解元黄继周,经魁林文宝、黄谦、林仰成、江从春立。

      甲戌进士坊,为万历二年(1574)甲戌科周希贤等十一名进士立。万历间,亦表有官阶坊:

      台总宪坊,为明都御史邹守愚立。

      宫保坊,为赠太子少保谥襄靖郭应聘立。

      两按畿甸坊,为巡按陈志立。

      翰苑柱史坊,为御史林休徴立。

      大中丞坊,为赠都御史林一鹤立。

      廌绣坊,为封御史朱贵和立。(以上坊表多为木制,至民国前均已废圮)。

      明嘉靖以后,井亭街自南至北亦立有石制表坊:

      大司马坊,在下十字街,南门内横街北。创建于万历初。石构,四柱、三间、五楼,双面浮雕,工艺精湛。牌坊为明兵部尚书郭应聘祖封主事伯玉父通判湍,并赠尚书立。“大司马”三字的作者民间流传着一个故事,说是一位卖豆腐人所书。这位卖豆腐的人,心想自已将来要当“大司马”。想到痴心,即天天卖完豆腐,清洗豆腐板时,就用抹布在豆腐板上书写“大司马”这三个大字。一日复一日,时间久了,练得炉火纯青。牌坊征选“大司马”三字书法时即被选用。

      春宫嘉客 天部亚卿坊,在大司马坊北。建于万历间。碑坊为太子宾客吏部侍郎陈经邦祖父一通、父郎中言并赠侍郎立。万历帝登基后,陈经邦以东宫讲读官转谕德掌春坊事,进侍读学士,升礼部侍郎,迁吏部,加太子宾客。例以其祖父陈一通、父言,赠如其官,奉旨建坊。坊为石构,四柱、三间、三楼。中楼为穿石透雕,即同一块石板两面雕刻人物故事。坊柱护柱有蹲狮,雕工精巧,栩栩如生,为莆田诸坊之冠。城里耆老云:坊之两边为打铁店,由于打铁受震动,坊之中垮倒塌了二层,“春宫嘉客”碑阴“天部亚卿”四字及下列小字石匾坠毁。民国初年,修复上一层。其正、背面额匾只书“春宫嘉客”。据说,“春宫嘉客”四字由邑人陈唐彬补书。(一说为张琴所书。)后来,每当节日“点灯”,邑人便利用遂空下额搭“坊亭”,以结彩悬灯。因前后相通,亦作为“十音八乐”演奏之音乐台。

      平章硕辅 燮理元臣坊,十字街与东大路交叉口便是。建于明天启崇祯年间。牌坊为明文渊阁大学士周如磐立。周如磐,清浦人。万历二十六年(1598)进士。天启五年(1625),以东阁大学士进太子太保、文渊阁大学士。按,明制以大学士任内阁事务,即宰相,故称“平章”元臣。坊为石构、四柱、三间、五楼。造形大方端重,比例匀称,双面浮雕,浑厚淳美,尤以“平章硕辅、燮理元臣”八字颜体书法称绝。其下一行石额小字镌周如磐之官衔等内容。

      大宗伯坊,在鼓楼前,天主堂口。建于万历间。牌坊为礼部尚书(大宗伯)陈经邦立。坊为石构、四柱、三间、五楼。顶楼碑额正中嵌着“圣旨”二竖字;上第二层为楷书“大宗伯”匾额;中楼浮雕十三个形态各异的人物故事;下第二层为记载立坊者的官阶与姓名;下层浮雕有人物、车马等历史故事。石坊两面为浮雕人物、车马、花卉、腾龙等图案,雕工逼真,栩栩如生,浑淳优美。以上四座跨街石坊,可谓兴化牌坊之最。然皆毁于“文革”初期之破“四旧”间。现在,只能给人们留下一个历史记忆。

      四

      古井亭街是自迎仙门入城的必经之道,且街位于郡治前,可谓兴化城第一街,这里自然地成为商铺旺地。郡志虽无早期商贸记载,而传承至民国时期,这里的商铺麟次栉比,经营行业品类齐全,而药业、饮食业尤为特色,一些名店声誉仍流传至今。诸如:

      药材行业有:“资生来”药房,业主华亭人方伟廉。据说,方初为文献路“自西来”药房店员,后来独立自营,规模超过“自西来”。亦有“保生”药房、“共和”药房、“锦瑄”药房、“金坤”药房等。这些药店以经营中药为主,兼营西药。中药药味齐全,自不必说,而西医传入莆田后,西药则配备有新风行的阿斯匹林、奎宁、消治龙等,更加吸引医客。

      古时,邑人治病多信仰传统中医,西医传莆之初,西药店少有人光顾。而20世纪初至40年代,莆田几度瘟疫大流行,蔓延之快,死亡率之高,触目惊心。据史上统计,单被鼠疫传染的有186771人,死亡143924人,死亡率达77%以上。如:1896年,莆田鼠疫大染,江口有一箩篦店全家近30人,染疫死亡18人,一日死亡4人仅买到3部棺材,只好一棺两尸。因他地亦染鼠疫,市上棺材全部被抢购一空,以致死者无法埋葬,故发生有挖墓偷棺和用草蓆包尸下葬之事;1929年,莆田发生鼠疫大流行,七步郊东村仅有人口800多人,染疫死亡308人。单吴金钟一家,染疫死去3人,其妻死后还遗有未满月的婴儿,家人忍痛将婴儿拿去陪葬,幸被抬棺人发现而得救。1938年,城、涵、江口鼠疫大流行,先是福州霍乱流行,传入江口,再传至涵江、城厢,染疫死亡近千人,棺材供不应求;1940年八九月,全县鼠疫大流行,城厢中秋节一天,染疫死亡104人,棺材难求;1943年,沈塘村染疫死亡达200多人,17家绝户。瘟疫给邑人生命和财产造成极大损失,社会秩序混乱。而后来用西药阿斯匹林、奎宁等救治疫病,疗效显著得到普遍认可,群众开始重视西医,西药店经营随而逐渐兴旺起来。各个药店配有坐堂医生,服务态度好,还可以随时出诊,医药业得以迅速发展。

      京果业:以“庆盛”京果店为知名。“庆盛”宝号,在街西“安福社”北,老板吴进远。经营水果杂货,生意颇为兴隆。抗战时期,社会、经济秩序混乱,特别是外贸中断,“洎来品”稀缺。在旧莆田县林梦飞县长任内(1939~1942),“庆盛”京果店囤积煤油10多桶,被告发。四区专署下达査缉囤积居奇命令,林在三天内破获此案。叛处店老板吴进远死刑而被枪毙。十字街还有“宝成”(一作保盛)京果店在城亦颇为出名。

      百货(苏广)店:“远来”苏广店,是列为文峰宫“广奇兴”和“新云章”之后的名店。其店资金雄厚,品种齐全,生意兴隆。下十字街即南门内有“瑞生堂”烛店,世代经营香烛,品质上乘,生意红红火火。老板名“烛喜”,烛喜又传承至烛涛,父子名扬莆田。据耆老说,民国时期烛店曾发生过火灾,禍几及大司马坊,四邻店房皆毁,经济损失惨重。亦有“孝沐”?碗店、“东兴”烟丝店等。

      酱料业:有“协兴”酱园,该店出品之“协兴香豆干”也是同行中首屈一指的。产品虽然也与同行者一样以豆腐干为主原料,而制作时另配五香等辅料,并压成又韧又细的方块,镌上“协兴”。其品清香扑鼻,耐人寻味。

      文化行业:有“文宝斋”,在“大宗伯坊”边,业主林郁东。经营文房四宝,亦是文人墨客必进之店。还有“富顺斋”。这些知名文具店,一般都招聘有书法较好的店员,可为顾客代写门联、书信,商号招牌、门额、墓碑等,以招揽生意,提高知名度,以增加收入。

      风味小吃店:十字街叉口周如磐“平章硕辅、燮理元臣坊”下,左南角有店曰“蚮猴猪”。日销“蚮猴”(炝蚮)三、五十鼎。每中碗卖价两个铜板;儿童优待,一小碗一个铜板。城里耆老云:这里“蚮猴”特色,“滑以地瓜粉的蚮,熟时一颗颗尽浮锅面,滚烫烫地不须咀嚼之劳,直沁三寸专喉,教你感激涕零”?此乃盛名之因。

      郑氏“科甲名家”大门里有“廿八婶兴化米粉”。这家小吃铺子,供应品种为单项兴化米粉。有汤、炒两种煮法,而以汤米粉为主。每份以四小两米粉干、二小两炝肉片、二小两鲜肥韭菜,灌上炝肉原汤而成。汤菜不加调味,咸淡适中,香甜可口。每“中海”(碗名)十六个铜板,折合七、八分钱,不廉不贵。每晚供应顾客数以百计,上半夜熄灯时分,以夜自修的学子和教师为主;子夜则接待各色夜游人士。夜市生意火爆,座无虚席。

      故老陈祖榘在《解放前的东阳村——封建社会的标本》一文中讲述“东阳孙舍鸦片铺‘早晨吃夜点’的故事”云:东阳孙舍大多是抽大烟的,晚上睡不着,白天起不来。在夜深人静、饥肠辘辘之时,平素点心什么鸽蛋、口莲,孙舍都吃腻了,居然想吃城内十字街的炒米粉。可是,远在十里之外,买回来不但冷了,连味道也不鲜,怎么办?孙舍有办法。天还没亮,就派个得力“脚手”赶去城,趁城门一开,就楔进去,一口气跑到十字街,叩开米粉店大门,喊醒女厨手,特制一盘炒米粉。这时又来了第二个“脚手”,带来了藤编保暖箱,炒米粉一放进去,拎了就跑。跑到辰门外头亭,第三个“脚手”早已等侯多时,接上保暖箱又跑。如此一里一个跑腿,象接力跑那样递送,不一会,十字街炒米粉已送到东阳孙舍鸦片铺上面,打开一看,一盘米粉香气喷喷,热气腾腾。

      下十字街有“粿伞清”、“粿伞文”锅边糊店,俗称“粿伞店”。“锅边糊”可称为兴化风味汤点的鼻祖,创始年代虽不可考,然在福、泉、漳各埠皆有兴化人开设的铺号。而兴化城内数“粿伞清”、“粿伞文”为一流。其铺“粿伞”制作并不复杂,即用大米磨成细粉,加水拌为米浆,豆鼓水滾沸时,将米浆浇在锅边,一分钟后,铲入汤中,拌上青菜少许,配以芝麻“香椿”油料即可出锅。每碗收两个铜板,价格低廉,堪称早点珍品。

      鼓楼前“福山堂”对面亦有一家汤点铺子曰“扁肉文”拌面。经营米粉、面、干饭、杂汤等,色色俱全,其中以三个铜板一小盘的干拌面最为特色。识尝者皆称“扁肉文拌面”。“扁肉文”乃吴氏,南门外人,其后迁居大道街之方巷,传衍至今,子孙繁荣昌盛。

      而今,随着商品经济的快速发展,新科技新工艺日新月异的变化,以上这些著名店铺,逐渐失去竞争能力而多已退出市场。然城里的耆老们回忆旧时的风味小吃,仍会表述得津津有味。据说,上十字街西侧有一些店铺为文峰宫业产,以出租收取租金为文峰宫祭祀活动开支之用。旧时十字街是兴化城最热闹的商业街,至今仍长盛不衰。

      五

      井亭街与东大路(古义井街)交汇,东自井亭街,西与驿前街、龙门下(今胜利路)接壤之街道即今城南市场南之西东大路,在唐宋朝,因井亭街以东之义井街称为“东街”;而以西对东街则称为“西街”。北宋天圣中(1025~1032),行尾市亦名鱼行,一度移迁于此,因“西街”而命其市名:西市,至元祐六年(1091),鱼行复归于旧。此后,或市即成,今不可考,然这里仍称“西市”。其街亦俗称“西市街”。民国以后更名:东大路,今为东大路西段。明代这里设为福建布政司分司;嘉靖为“分守福宁道” 署。清代先后为总兵、副将衙署。以故,西市至今仍俗呼“大佬前”。

      宋代,知军事赵彦励曾在西街建有“立义坊”,坊内置兴化军监税廨舍。元时改为兴化路“录事司”。弘治志:“录事司:在今西市。延祐戊午,录事赵敬叔建,进士傅定保记。”明改为“布政司分司”。弘治志:“布政司分司,在今县治西三百步,即宋监税廨舍,今呼西市。元初为录事司,国朝洪武六年为织染局,正统九年改为杂造局。成化二年,会岳正改为布政分司。按天下布政分司国初未有,正统五年始奉工部勘合而立。初立在于城南古延福寺地,岳守嫌其隘湫,乃改建于此,而以延福寺地为杂造局。复购旁近地以益。”分司中建正堂五间,穿堂一间,后堂三间。穿堂匾曰“退思”,后堂为寑休之所,左匾曰“阅祠”,右匾曰“属思”。又于其后列小屋五,中为洗心亭,题其楣曰“日新所”;左为沐室,题曰“弹冠”;右为浴室,题曰“振衣”。皆岳正自书。别为厕所,夹于室东西。正堂前为东西两廊各五间,前设仪门。外为大门,署曰“布政分司”。实际上布政分司是不时行部而已。布政司之左设“医学”,为医官督医制药以济穷民。因故,在这里建有“惠民”坊。

      明嘉靖倭乱,布政分司即改为“分守福宁道”镇署,以节制福兴泉漳滨海军事。乾隆志:“嘉靖三十八年倭寇作。议者谓:福兴泉漳滨海之地,非专镇以大吏不可。始奏特设布政司左参政一员驻兴化城,以振饬兵防。称分守福宁道。”署中正堂五间,穿堂一间,燕堂三间,东西房二间,后有洗心亭及小屋。正堂前东、西两廊各五间,前仪门、大门,南障垣。四十三年(1564),分守涂泽民于燕堂之后撤亭屋及贸民地,拓建大楼一座,下廨厅东西房四间及诸庖湢咸具,又改穿堂及建大门外鼓房二所。万历二年(1574),分守宋豫卿建二坊表于衢路,东“旬宣四郡;西“纲纪一方”。二十八年(1600),分守俞士章于察院前“公馆”(明成化间建,为府僚候谒上司之所。北为“福宁道”。)地辟入接建大楼(其东为射圃,有演武亭,一厅事二进),而制益宏备。“盖是道与巡道所驻泉州二百里而近,势相骈联纲维弹压,固一方重镇矣”。

      清康熙六年(1667),为防御郑成功军队,兴化设镇,以总兵官为之,“分守福宁道”即改为“兴化镇公署”,掌理滨海诸县军事。总兵吴英以辕门为大门甚浅狭,捐俸购民地为门前衢路,移障垣于外建东西辕门。二十六年(1687)(按,乾隆《莆田县志》作“二十六年”,民国《莆田县志》载为“三十七年”),改镇为协,以副将驻之,复改为“协镇公署”,民间俗称“协台里”。

      清亡署废。民国3年(1914),官产处拍卖土地祠,又截去射圃南半段。民国9年(1920)撤去大门扩为操场,改建东西为驻军兵舍。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为林寿国海军陆战队旅部;后半部为县警备队队部。新中国成立后,改为莆田县广播站等单位用址。后来,这里改称“中山堂”。至20世纪80年代旧城改造时,拆建为中山商厦,今呼“荔城商厦”。

      六

      史籍记载,西街自宋代起就有家族居此。依宋《莆阳比事》记载:西市林,“侍郎光朝之族”。林光朝,字谦之,号艾轩。隆兴元年(1163)进士,工部侍郎。西市彭,“祭酒椿年、教授奎之族”。彭奎,宋乾道二年(1166)进士,德庆府教授。

      至明代有陈、吴氏第居住这里。见选举志:陈用,字时显,右厢西市人。永乐元年(1403)举乡试第一(解元),永乐九年(1411)登进士第,选翰林院庶吉士。升翰林院检讨,迁修撰。正统初,转侍讲凡掌院事二十余年,以庶母丧解官归,卒后无嗣,乡人祀之于义社。郡志载:“用为人质实醇厚,言动不苟。身后竟无一息以奉宗祀,一时士大夫莫不为之衋伤而叹天道之无知也。”门生江浦张瑄来为巡抚,刻诗摹石曰:“四十馀年翰墨场,皇明人物汉文章。惜无子姓承宗祀,徒有门生酹酒浆。”

      吴希达,字汝达,西街人,希贤之堂弟。成化十年(1474)举人。历顺德、番禺二县学教谕,升常州府教授。

      在宋时,西市之右立有坊曰:宜木坊,大观三年(1109)黄詹擢第,改名“昼锦”。绍熙二年(1191),知军事赵彦励重立,改名“立义”。其后这里亦置设“昼锦社”,为辖境居民里社。明朝西街立坊表有:

      绣衣坊,成化八年(1472),知府潘琴为成化二年(1466)进士,监察御史林正立。

      汇英坊,成化十年(1474),同知习襄等为甲午科黄乾亨(解元)、吴昭等35人中式举人立。

      共臣坊,成化十三年(1477),知府陈表为丁酉科方宪、郑瑗等35人中式举人立。

      论秀坊,为正德己卯(十四年,即1519年)举人郑弼等立。

      井亭街,依弘治志载:街有巷一:汤堂巷(明代亦呼石门巷)。乾隆志载,巷二:汤堂巷、书香巷。考今十字街有巷二,曰:书香巷、姚生里。

      书香巷  在上十字街西侧。分上书香巷、下书香巷。其名何故,今不可考。因巷通南市场,故俗称“市场巷”。巷内旧有原姓居于此。清光绪间,原其藻由福州迁莆,为药商。子孙遂居莆。后因建设“南市场”而迁居坊巷口彭祠。居住这里的还有林、何、黄氏等家族。20世纪50年代,靠十字街一侧征迁改建为“南市场”,80年代,重新扩建曰“城南市场”。

      姚亭里  在下十字街南(南门内横街北)之东侧。东西走向,西起十字街东抵下务巷。旧巷中有大埕,边上有井又有亭即曰“观音亭”,而因姚氏族居于此,故以姚亭里取名。民国以后俗称“姚生里”。

      按,弘治志卷九《里图考》,“右厢”条云:“井亭街即南门内直街。自南门内至鼓楼前为界。巷一:汤堂巷今呼石门巷。”明天顺六年(1462)入贡郑墀,即是石门人。乾隆志卷一《与地》,“右厢”条云:“井亭街,自迎仙门内至鼓楼前。卷二:汤堂巷、书香巷。”此两载皆有“汤堂巷”。今考旧巷只有“书香巷”、“姚生里”二巷。而“姚生里”一巷,明、清郡志均无记载。据此,笔者疑“姚生里” 或是“汤堂巷”。存疑。

      古时,井亭街虽位郡署之前,是为政治、军事中心,然街道几为平屋,且路面窄小,而商铺云集,行人川流不息。这里又是科宦名臣牌坊荟萃的地方。迨至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两次旧城改造,古建旧屋随之被拆。而今,街道路面扩宽了,并铺设了石板,邻街建筑仍基本以店铺布局建设。这里店铺鳞次栉比,商家依地理位置特点,经营城乡居民中等消费的适用商品,生意兴隆胜过历史,其街仍然是兴化旧城的最繁华地方。

    肖亚生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