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文化综合>仙游边界行:寒松傲骨顶东湖

    仙游边界行:寒松傲骨顶东湖

      仙游是红木飘香的地方,但鲜有人知,其中一些红木产品身上,还渗透着山区人民的辛勤汗水;不屈于困境,不屈于自然,这是小村庄先辈传承下来坚强的精神,亦是近现代的顶东湖精神——

    点击查看原图

      古树群

    点击查看原图

      展示松树根

    点击查看原图

      满载而归

    点击查看原图

      美丽村貌

    点击查看原图

      安全寨

      生长在东湖尖山上的寒松,虽不及平原树种那般高大挺拔,却更耐风霜,更加坚实,纵使身躯被无情砍伐,其根茎依然长年不朽。仙游是红木飘香的地方,但鲜有人知,其中一些红木产品就是用废弃的松枝松根制成,它们身上还渗透着山区人民的辛勤汗水。

      11月20日,当仙游平原地区的人们还沉浸在秋日温煦的阳光之中,西苑乡山区的初冬已经悄悄来临。清晨,仙游边界行采访组从县城出发,向着西苑乡顶东湖村前进,一路上寒气渐逼,但见青山峭壁,碧岫堆云,初冬的西苑一副清新的面庞,缓缓地走进人们的视野。

      顶东湖村是仙游边界行大型采访活动的倒数第二站,地处我县西北部山区,位于海拔1684米的东湖尖山麓脚下,其西部与德化县水口镇接壤,北部与永泰县嵩口镇赤水村毗邻,距仙游县城70多公里。这个远离市区的村庄给我们的第一印象是依山赋形的大片梯田,远远望去,蓝天如洗,白云如絮,梯田千层万叠,如诗如画,美不胜收。

      村支书黄振祥告诉记者,顶东湖村目前有村民168户、共计687人,大部分姓黄。记者从村里年长的老人们口中得知,顶东湖黄氏一族可溯源到宋代,始祖逢圣公于宋理宗年间迁居福州府永福县三十四都东湖(今划入仙游县西苑乡)。当年黄氏始祖迁入时暂住于山洞中,见当地群山环绕,其形似湖,故取名“洞湖”,后渐渐化名为东湖。1953年前,东湖村仍属于永泰县管辖,因当地人以仙游方言交流,故划入仙游县。由于仙游境内有3个东湖村,后来我县在行政规划上把地势较高的西苑乡东湖村名改为“顶东湖”。

      据悉,清朝末期,盗匪众生,东湖村民为自保在东南面丘陵修筑起一座“O”字形的安全寨。近代战火纷飞,村民们又借助着山区险势地形,顽强抗敌。记者在村主任黄振敏的带领下,登高望远,只见梯田层叠交错,犹如海上层层波浪,山雾朦胧中,更显气势磅礴。想起东湖百姓当年团结一致,英勇抗击敌人,不由得心潮澎湃。

      不屈于困境,不屈于自然,这是顶东湖村先辈传承下来坚强的精神,如今,年轻村民大胆地走出大山,在外求学创业,努力闯出一片天。而留守在山区的老一辈人,更是懂得变废为宝,他们不辞辛劳,在深山老林中寻找废弃的松树根,这些树根经过加工打磨之后,变成市场上的佛珠、手串或其他红木产品。

      村民黄玉梨告诉记者,东湖尖山上的松树,由于地势影响,生长极其缓慢,通常较为矮小,十分坚实且耐风霜。近年来随着我县红木产业的兴起,顶东湖村的松木由于木质坚实,色泽鲜红,纹路亮丽受到许多红木厂家的喜爱,许多在家的村民也开始靠着捡松枝、挖松根来增加收入。

      63岁的黄开汉今早刚刚卖了13担松树根,他告诉记者,约在三四年前,村民们开始到山上捡松枝,那时候一担(100斤)的松枝可卖到300元。这两年山上的松枝差不多都被捡光,村民们便开始搜寻废弃的松根,现在一担松根价格大概在230元左右。山上路途艰险,村民们常常结伴而行,天没亮就出发,腰间插着一把斧头,肩上扛着扁担锄头,一路上披荆斩棘,翻山越岭,于大山深处寻找曾被砍伐残留在土壤中的松树树根,待把这些劳动成果挑回家时已是日暮时分。目前村里常住人口只有80余人,几乎都是五旬以上的老人,其中大部分人都会去山上找松根,体力好的可一次性挑上100多斤,体力一般的也可挑上七八十斤松根回来。

      采访即将结束时,两个中年妇女挑着一大担松根风尘仆仆、气喘吁吁归来,只见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从对面跑来,接走了其中一个妇女肩上的担子。这个年轻的小伙子叫黄玉佳,今年30岁,放假得空归来帮父母料理农活,见母亲陈瑞燕挑担回来,便匆忙前去帮忙。黄玉佳的哥哥前几年患上尿毒症,现在县城住院。为了给哥哥治病,黄玉佳放弃了大学学业,常年在外打工。只要天气放晴,其年过五旬的父母便会不辞辛劳地去山上挖掘松根,靠卖松根挣得些许医药费。生活的苦难不断摧残着这一家人,而他们却以寒松般的坚毅品格顶起了一片天。

      ◎风物

      这座宫庙好独特

    点击查看原图

      在西苑乡顶东湖村的半山腰有一座颇具特色的宫庙——昭灵宫,其独特的建筑风格夺人眼球(如图)。

      昭灵宫外墙和屋顶都用红色油漆粉刷,总面积将近300平方米。和普通的寺庙建筑风格不同,昭灵宫的窗户四周被垂下的挡板、栏杆包住,颇有异域风情。宫庙内及走廊两端,都供奉有当地村民信仰的菩萨,墙壁四周刻画着“七仙女下凡、李天王训子”等多幅壁画。

      记者走访多位村里年长老人也没了解到如此风格布局的含义。据村里老人介绍,昭灵宫历史悠久,初建于明朝中期,迄今为止,已有500多年的历史。1984年,村里组织对宫庙进行简单装修,使得宫庙焕然一新。

      村民告诉记者,当地还流传着两个与昭灵宫有关的传说。据说,当时昭灵宫建完以后,因为风水原因,一夜之间,宫庙居然自动向右移动了一尺。另有相传当时昭灵宫正上方有一块巨石顺势滚下,经过宫庙之时,却自动避开了宫庙,整座宫庙没有受到丝毫伤害。

      我县民俗专家陈德铸告诉记者,关于这种建筑风格的宫庙他也从未在我县见过。他认为,昭灵宫四周垂下的挡板代替了普通宫庙的歇山顶(即歇山式屋顶),同时也起到了装饰的作用,体现了当地的宫庙建筑风格。

      ◎乡村故事

      千斤“革命粮”军民心相连

    点击查看原图

      记者在西苑乡顶东湖村村民的带领下来到了80岁高龄的黄开达老人家里。老人从屋里拿出一本记录着1943年顶东湖村民为闽中革命军捐赠粮食的“小账本”,为我们讲述一个千斤“革命粮”的军民故事。

      “黄富廷大米200斤,黄声琴大米150斤,黄声兰大米100斤……”翻开这本账本,里面每一页都清楚地记录着当年家家户户为闽中革命军捐赠的粮食数量,其字苍劲有力,一笔一划都记载了当年烽火岁月中的军民情深(如图)。

      “一共捐了1000多斤大米,你们知道那时一亩地的粮食产量是多少吗?不到200斤啊!”回忆起1943年的往事,黄开达老人激动不已,他告诉记者,当年老一辈革命家苏华等带领的部队,在德化笔石山上的老虎洞附近遭到国民党军的伏击,被迫撤出了德化县,来到了位于我县境内的顶东湖村。为了支持革命军,顶东湖村民为部队搭建了住所,每家每户都捐出了自家粮食,在当时粮食还十分紧张的情况下,为他们送去了千斤“革命粮”。

      来到顶东湖村后,部队的危机并没有解除,一直处在国民党的包围中。当时在村里活动的游击队队长黄富廷正是黄开达的父亲。不仅是游击队,当时所有的村民几乎都参与到了战斗中。从1943年一直到解放,共粉碎了国民党反动派的36次围剿行动,4名村民壮烈牺牲,近百人受伤。军民齐心协力,不仅保卫了村庄,也向世人展示了真正的军民情深。

      ◎我是村长

      26岁始任书记

      2006年,26岁的黄振祥当选西苑乡顶东湖村党支部书记,成为当年全县最年轻的村支书。一晃头尾十年,黄振祥依然坚守在乡村一线,今年已经是他第四个任期。

      1980年出生的黄振祥生性活泼,运动天赋极佳,很早就进入了体校学习。由于家在比较偏远的山区,家里的哥哥姐姐们又都在外打拼,他就越发不想回到老家。但在村里长辈的一致推举下,黄振祥还是“扛着重担”回到了顶东湖村。

      “刚上任时,感受到的只有压力。有时候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一直问自己到底要如何做好这个村支书?”黄振祥如是说。由于顶东湖村位于西苑乡偏远的地区,交通不便。于是,他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修路。一共13.7公里的公路硬化,花费600多万元,其间遇到的困难可想而知。但黄振祥没有退缩,而是一次次地为乡亲们争取,他知道,要想让村子真正通向外界,修路是当务之急。

      十年间,除了修路,黄振祥还为村里建起了村部新大楼,争取来了移动、联通、电信的基站建设,为老人搭建了休闲娱乐的老年人活动中心等。十年过去,黄振祥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愣头青”,他已经成为顶东湖村的“顶梁柱”。

      ◎有事找你

      期盼建成革命遗址纪念馆

    点击查看原图

      地处大山深处的西苑乡顶东湖村是革命老区村。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这里不仅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游击区,中共福建省委也曾经在这里驻扎。

      记者了解到,早在土地革命时期,黄国璋、邓子恢、苏华等共产党人领导的闽中游击队,就开始把顶东湖村作为根据地,坚持开展武装斗争。1943年至1944年,抗日战争时期,国民党顽固派无视中华民族利益,发动了第三次反共高潮,对中共福建省委驻地建阳发动第三次军事围攻。中共福建省委面对不利时局,果断作出了南迁闽中的重大决策,先后到达仙游、永泰、德化三县交界地区。

      “这里是闽中党组织的地下联络点之一(如图),仙游、永泰、德化等附近几个县的游击队领导人,都在这里接头开会。”记者在该村村民黄开连的指引下,来到该村村部旁的一栋土木结构、四合院落老式民宅。黄开连是村里的五保户,这间民宅正是他家祖宅。黄开连说,他的伯父黄声荣、叔父黄声琴都是游击队员,1943年、1944年先后被国民党当局逮捕,壮烈牺牲。

      采访中,该村两委希望能够得到上级部门的重视和支持,挖掘、整理该村的革命史料、实物,建成革命遗址纪念馆,将其作为红色教育基地,继承和发扬先烈的遗志。

      ◎采访手记

      从十年修路说起

      “要致富,先修路!”上世纪80年代,这句慷慨激昂的口号流传颇广,在全国广袤的农村大地上掀起了新农村建设的高潮。采访中了解到,1982年开始,西苑乡顶东湖村村民便齐心协力,投工投劳,历经十年艰辛建设村道,改变了山村偏远闭塞面貌。这着实让人感动。

      车子在崎岖的盘山公路上蜿蜒前行,满山的绿不断从眼前掠过,不时一个急转弯,便是另一方景象。这条不算宽敞的山路,一边是山,一边是崖。毕竟在这“九曲十八弯”的丘陵地带,靠着村民们肩挑背扛,要用双手修出一条山路是多么不易!这正是“十年艰辛,一朝天堑变通途”。

      路是观念路,农村作为偏远地区,长期闭塞,人们的思想观念普遍比较保守落后,只有积极引导其思想,树立要致富先修路理念,才能落实基本思路;路是物流路,农村的农副产品运出才能促进产业发展,才能减少运输成本,方便城乡联系;路是信息路,农村因地势原因,造成农产品生产科学观念,国家政策落实贯彻不到位,需要加强引进信息;路是人才路,交通的方便,将促使在外拼搏的乡亲回乡创业,这样的农村才有了活力。

      回头望望来时路,心中感慨颇多。近年来,我们亲眼见证了新农村的崛起,有的农民新居比城里的房屋还要宽敞漂亮,不少村民家里还买了小轿车,建了自己的停车库。唯一让人感到遗憾的是,村与村之间的道路还不那么方便。“要致富,先修路”,新农村建设要想取得更好的成绩,交通的便利实在是个很重要的条件。

      撰文  今报记者  卓良建  唐 伟   陈慧贞   见习记者  傅斯威  黄剑普  摄影  今报记者 蔡晨晖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