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旅游>太平陂纪游

    太平陂纪游

      早有耳闻在福建省仙游县的古镇枫亭有一名胜,曰太平陂。

      有个双休日,我突发奇想,便约了友人一同访古寻幽。

      从仙游县城出发东进,过了梅岭,就进入了枫亭镇境内。清洁宽阔的公路两旁,各种类茂盛的风景树横柯而立,绰约的风姿仿佛婀娜的少女含羞顾盼;鹅黄嫩绿的叶片在熏风中缓缓摇动,逗起过往行人的缕缕秋思。红墙碧院,高楼大厦掩映在绿树翠竹之中,时见一弯澄亮的秋波从飞驰的小车窗前滑过。不远处,雄伟的塔斗山拔地而起,峰插云表,黛色凝脂,岚烟漫涌。

      没有带路人,亦无导游,在枫亭旧街的古道新巷中寻寻觅觅好一阵,终于到得高铁桥下霞街与霞桥接壤的溪海会流处。

      眺望,远方有一道贯穿两岸的略呈Z型的宽大石坝,颇像一条正在江中游戈的巨龙,想必那便是太平陂了,我们欢呼雀跃!

      哦,这就是太平陂!这就是闻名遐迩的被《莆田志》列为莆田古代重大水利工程之一的太平陂!如今,我终于见到了这曾让多少人折骨惊心的美丽的太平陂绝境。

      沿着杂草丛生的河岸,路旁矗立的一方石碑映入眼帘,它记载着太平陂早在1987年就被仙游县政府列入文物保护单位。我们感慨国泰民安、政府昌明。

      走进太平陂,脚下流水潺潺。微风拂过,枫江两岸,平畴旷野,绿浪千重,泥香如缕。都说这儿山灵水秀,四季如春,果然名不虚传。难怪古往今来,许多骚人墨客都慕名而来,雅集于此,吟诗作画,酬唱应和,留下许多美谈。传说在左岸边曾建有一座“溪海会流亭”,并有宋代名臣蔡襄手书的“溪海会流”石刻,可叹至今已荡然无存。

      太平陂,由一群灰褐色的宽长坚固的条石筑成。尽管岁月无情地侵蚀,但当年的堤堰石埂还依稀可辨。太平陂是仙游迄今为止,年代最久、唯一留存的以引水灌溉、防旱排涝为特征的宏大水利工程,陂上的每一块巨石皆凝聚着枫江人民勤劳、勇敢和智慧的结晶。清澈的枫江水泛起粼粼波光,细浪触岸,发出低低的絮语,似乎在诉说世世代代勇于开拓、创新的枫江儿女改造大自然的桩桩动人事迹。

      据《枫亭志》载,太平陂,又名下石马陂,俗称太阳陂。位于枫慈溪下游,距太平桥下方约800米,这里是枫江与枫港、淡水与海水之间的堰口。早年未筑陂时,潮汐涨至赤湖蕉溪(今枫亭东宅村)。水深数丈,游者多溺死,水患屡有发生。时至元代中叶,为了筑陂灌溉庄田,元成宗大德八年,兴化府尹王公倡议,由崇福寺僧祖和全安庄主持释子、何自永募资兴建。先后在陂上游筑建三座总坝,陂下游横筑岩头堰,堰的南北有道,俗名南北圳。圳口立有两巨石,这样水涨可消,水退可蓄,可消除水患。陂筑成后,海潮只能涌到陂下,咸水淡水截然分开。由于圳渠以泥石兼筑为堤,漏水严重,造成庄田用水紧缺,尤其遇到洪水冲削,时有决堤之危。至明中期,沙石已壅塞与陂齐,海潮复至青泽亭溪畔。时有卓仙人戏云:“沙涌太平陂,枫溪出十知”。明宪宗成化十八年(1482年)十月,里人募资重新修筑太平陂,去土惟石,使陂如堰,宽达六十余丈。陂中巧设闸门十二道,可以启闭,利于储泄。又将南北圳固堤加高,以御横流危害……  如今的太平陂系新中国成立后重建的,已去掉旧水门,全陂用大青石砌迭筑成,石块空隙以水泥浆浇固,任凭洪水肆虐,皆能安然无事。但随着岁月的流逝,地域的变异,今北圳在何处已无法查考,只有南庄水渠一条,灌溉枫亭海地自然村和惠安南庄洋农田愈千亩。

      站在太平陂上,望着斑驳嶙峋的陂石、江和海咫尺之间截然不同的水质和岸上一岁一枯荣的杂草,遥想700多年来聪明、睿智的枫江儿女同江海作艰苦卓绝的斗争,齐心协力共筑太平陂的情景,我不由感慨系之:日月经天,江河行地,相比之下,人的生命是何其短暂啊!喟叹之余,我真希望哪位有识之士捐资重修溪海会流亭,铭记历代枫江儿女自力更生建设太平陂水利工程这一伟大的科学的创举,则太平陂幸甚!游者幸哉!赵鲜明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