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陈德铸:特立独行狂歌舞

    陈德铸:特立独行狂歌舞

      若论陈德铸在业余所取得的诸多文学艺术成就而言,无疑首推狂草。诚如远在苏北的中国著名文化学者、书画家、评论家钱清贵老师评述道:“论狂草,践行已达痴狂境界的陈德铸先生体悟、感悟、道悟当为更加深切,他对书艺高境界的概括,也是对书艺技、道、意、趣,以道为统,相互关联平实、真切地阐述。如果说在世界艺术之林中,书法艺术是群艺中一顶皇冠,那么狂草即是镶在这顶皇冠上最为光彩夺目的明珠。而德铸先生则是敢于践行撷取这颗明珠的智善者之一。”

      在德铸看来,狂草永远是他心中天地所钟之浩气,日月所孕之精魄,江河所演之形势;狂草更如其生活中之交响乐,醉梦里之大风歌,清醒时之缠绵诗!任其朗朗乾坤,芸芸众生,其实所谓之自主自由乃为可遇不可求之理想而已。而更多情况下则无异于挥之不去、如影随形的无奈。依我看来,也只有在狂草的世界里,才能真正以他之笔写他之心,随心所欲做到“我的地盘我做主”!无疑德铸是一个将其狂草当作“天地之浩气,人间之大美”之抒情诗凝于笔端予以挥洒的“书写者”。

      难怪痴迷于狂草的德铸,他常常在睡正香甜之际,偶有梦机触发,遂燃书写欲望,似十万火急,立刻披衣而起,火速赴阵;时而练写得心手畅快之处,物我皆忘,甚至得意忘形地啸傲于书斋斗室之内,骋怀于天地风云之间。遇有得意之作,便高悬自赏,辗转低昂,逸兴勃发,尽情陶醉。更有甚者,时而忘却遭受汗渍墨污而成皂袖黑齿之秽形,酣然入梦于废纸堆里而不知东方之既白。难怪君所创作的狂草会时而呈现摧枯拉朽之势,时而呈现腾蛟起凤之姿,时而呈现如雷如电掀天揭地的壮烈,时而呈现如泣如诉倾吐衷情的缠绵。

      而狂草,更是作者人格理想之化身。难怪历史上王羲之会终生甘于以其将帅文韬武略之才,去拈管弄翰于咫幅之内而孜孜不卷;难怪索靖、张芝会笔成塚池尽黑而乐此不疲。记得我曾经看到,当他接到老战友要他写诗纪念参军三十周年的时候,他有感而发吟咏起陆游的“辜负胸中十万兵,百无聊赖以诗鸣”,猛然间挥毫狂草一个巨“龙”字,并且唰唰唰地又顺其墨韵淋漓的“龙”字造型之势,题写其密密麻麻看似龙鳞之狂草注释小字。同时,他又意犹未尽地乘兴写下一首七绝:“千禧津关溯雪泥,烟波影事任鄙睨。儿时挂帅封侯戏,化作墨龙破壁飞。”为此不难揣测,德铸显然将其少年梦想与其人生际遇,社会万象与其喜怒哀乐之无限况味,无不全然倾注于狂草之中演绎,而任其慨当以慷地去诉说、去宣泄,并为之乐而忘忧。所以,几十年来德铸依然不改其“坎坷曲折学书路,特立独行狂歌舞”之初衷,以至于被熟悉和了解他的文友们称誉为“仙梦巡抚”“狂草怪杰”。

      是的,这就是我所熟知的德铸:一个乐于追梦、钟情文化、痴迷狂草、学无止境之“技道兼修”且倾心于以道御技的狂草书写者。□苏靖颖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