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我的先生

    我的先生

      吾乡素有尊师传统,把老师和医生并称为“先生”,医者治疗身体疾病,师者医愚,医心。

      去年教师节前后,网络上到处都是“最强班主任”的新闻,东北某县一教师因为学生教师节没有送礼,结果骂了一节课。我当了二十几年的教师,也曾“骂”批评)过学生一节课,那只是因为他们没有认真完成作业和组织纪律差,有点恨铁不成钢。我也曾经向学生要过“礼”,我在散文《珍贵的礼物》中写过,我要的“礼物”,就是让一位高考成绩优异的学生给所有的科任老师打一个感恩电话。后来我自己也收到两份终生难忘的特殊礼物:两个电话。一个是这位女学生打的,另一个是女学生的母亲打的。

      今天中午,突然就想起了多年前教过我的先生们。小学在村里念,教我的老师几乎都是民办教师,都姓郭。乡里乡亲的,拐弯都是亲戚,我的父母除了问候,没有送过礼。五年级的时候终于有了公办老师教我们,恩师的名字叫连诚。我对比较深的印象就是他的刮不干净络腮胡子,还有就是他穿的一件由女式裤子改过的裤子,他经常卷起的裤腿,腿上的泥土。连老师是书法家,我心目中一直是这么认为的,如果有机缘,他肯定在书坛获得一点名声。但他就像他腿上未擦干净的泥土一样默默无闻,那时全村的春联几乎都是他写的,即使后来他调离我村小学,路上碰到时,还不忘嘱咐我们,要写春联,拿到他家里。那时,我们都没送礼,连老师不抽烟,我们连敬一根烟的礼节都免了。我们的连老师每年都要自己买墨水。我们所做的就是,当他从村里经过时,远远就向他打招呼。

      初中时念的是芹林附中,班主任是徐肇焕老师。他教过的知识,我们都还给他了,但我至今难忘的是一件事,初二年上学期,徐老师跟我们说,初一年班费还有结余,每人平均一毛四,就不发给大家了,他给同学们各买一副挂图。那时根本就没有审计,也没有回扣。我看了挂图的标价是一毛六,也就是说,徐老师给每个学生倒贴了两分钱。我们村里当时有两位同学初一时,就辍学了,他们的挂图就是由我送的。多年以后,遇见徐老师,他说,他现在手上还有那些年教过的所有学生名单。某一天,跟徐老师一起喝酒,说过我们同班的某位同学,我连他的名字都很陌生,但徐老师还记得。那时没有家长会,我的父母根本就不认识我们的老师是谁,他们觉得把孩子托给老师,就放心了。徐老师没有收过礼,相反却倒贴了钱,那是那时的老师。

      初二下学期,父亲为我转学,转到湖宅附中。当时父亲特地买了一包烟,我现在还记得是“碧鸡”牌的,七毛多,那时已经是高档烟了。找了芹林附中校长,分给他一支,校长批准了。其实有没有这支烟,结果都一样。那时校长不要去为难任何一位家长。找徐老师,徐老师大发雷霆,我们这一班是当时芹林附中初中的最后一届了,我算是优秀学生,我走了,徐老师说,油面都被舀走了。徐老师没有为难我们,签了名。我转到了湖宅附中,后来芹林附中的这些同学到了初三也都并入了湖宅附中,原先的同学也成了后来的同学。

      在芹林附中念书时,没有正式的英语老师,先是刘庆明老师代我们英语课,他去食堂蒸饭罐的时候还“log”“green”红红绿绿地念了一路。后来换了一个英语老师,不知道名字,我去他宿舍交作业,看到他吃的菜只有一大碗的小虾米,很便宜的,当时大概一斤只有几毛钱。那时根本就没有课外补习,两位英语老师也想不到去捞一点外快。

      在湖宅附中,初三的班主任名字叫王振辉,枫亭人,阅历似乎很丰富,据说以前玩过魔术,我们最期待的不是他的语文课,而是他的魔术,他还真的在他宿舍中演示过一次。他有一双擦得锃亮的皮鞋,好像是当时流行的三接头的,鞋底钉了马掌钉,一走过来,远远就能听到清脆的声响。好“显摆”的王老师,好像当时他在我们学生那里口碑不怎么样,几个调皮的学生还在他教我们合唱时夹入嘲笑他的话,王老师应该听到了,但他不以为意。初中毕业后,去王老师那里看中考成绩,领到了一块五的奖学金。

      只记得当时怀揣一块五钱,走在路上似乎是土豪。现在突然想起了王老师,心里却有一种由衷的敬重。那时学校没有审计,能够审视的只有老师的那颗心了。什么是口碑?那时懵懂的我们根本不懂。

      那是一个廉洁的年代,我怀念那个年代和那个年代所有教过我们的老师们。先生们。□王清铭

    <>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