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旅游>古镇枫亭的胜迹景观

    古镇枫亭的胜迹景观

      兴化古镇枫亭,莆、仙、惠三县接壤,山川毓秀,地灵人杰,商贾云集.素有"鱼米之乡、商都埠会"的美称.历史名人蔡襄、蔡京、林亨、林兰友、徐稚佳...也曾居留涉足,留下遗迹题咏,使本蕴奇山秀水的古镇增添了不少胜迹景观,更富诗情画意,吸引诸多游人慕名前来观赏.现撷数处,以馈读者。

      会元寺傍青螺峰

      古镇中部的塔斗山,亦称"青螺峰".倘若有兴攀上峰巅,手抚历经百年风雨的天中万寿塔,极目远眺,古镇全貌尽收眼底.峰顶观日出,更是一番奇观景象.只见朝暾从海面喷薄而出,水天浑为一色.渔帆点点,鳞光闪烁,微波荡漾的海水,在晓日的辉映下闪着五彩缤纷的光芒.紧傍青螺峰的会元寺,历史悠久,造型别致.宋代名人蔡襄、地理学家朱熹、戚继光等人曾涉足留连,留下了不少脍炙人口的题咏.山上古有"会心书院、文昌阁和仰止堂",后倾圯.

      古寺经历风雨沧桑,国运振兴寺院亦兴.原出家"会元寺"的僧侣远涉重洋后,纷纷捐资重修.仅智静师便捐建了一座天王殿.与该寺大雄宝殿、观音阁三座殿宇形成阶梯排列、宏伟壮观的禅林名刹.如今全寺修葺一新.寺宇雕梁画栋,佛像、匾额流金溢彩.林立的石柱支撑着华丽堂皇的"宝盖",柱联词句对仗严谨、字体遒劲潇洒,当属书法珍品堪称联林佳作.另外,侨胞杨先生捐建了通往青螺峰巅的盘山小径上几座古香古色的路亭及文昌阁.近年,枫亭各界民众筹资在青螺峰北侧修建仿古宫殿结构,造型优美,雄伟壮观的玉皇殿,更为名山古刹增辉几许.

      蔡府门前笔架山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看高低各不同”。巍巍然刺破青天的大帽山耸立在枫亭的西北隅。因在郊尾一侧观看,此山似一顶尖毡帽,因而得名“大帽山”。但站在枫亭赤岭,据说是蔡京“府第”的遗址门前,大帽山却似一个笔架呈现眼前。那连绵起伏的群峰酷似一个精巧的笔架,端端正正地安放在“蔡府”门前。传说蔡京的府地是占了这“笔架”的风水宝地,因此,他官势显赫,权倾朝野。这也许是阴阳先生惑人之说,却为枫亭人民所津津乐道。但笔架山那维妙维肖的造型,倒也吸引了不少游人慕名而来,面对奇特的“笔架”,叹为观止。

      龙锺二潭伴狮鸣

      狮鸣寺,亦称西明寺,位于枫亭的西南隅。寺名来历据《枫亭志》云:“赤岭岭南,花园之下,山蹲狮象,水泻龙钟,是古刹曰西明,以言道也,或曰狮鸣,以言形也。”此寺由蔡襄始建于宋朝庆历治平年间,历尽百年风雨沧桑,几经兴废盛衰,至今古刹重修,与龙钟二潭相映成趣,倒也不失为人们欣然涉足的旅游胜地。

      翻越枫林、白石二岭,放眼西望,一座酷似雄狮蹲踞的青山映入眼帘。此“狮”尾高翘,头北探,似有不甘蹲伏,引颈咆啸,时欲跃起之状。“雄狮”颈侧隐约可见一簇 檐角交错的寺宇,便是新建的狮鸣寺。

      沿着崎岖小径,涉过清清溪流,拾级而上,与林场茶厂成品字形排列的狮鸣寺呈现眼前。驻足寺前 小憩,只闻鸟语花香,流水潺潺,别有一番情趣。步入大殿,天井中花卉争奇斗艳,佛厅里香烟缭绕,只见莲花座上的如来眯眼端坐,似在默想褒惩人间善恶;又见敬录蔡襄“西天有路通真性,明月空潭悟道心”的联句古石柱仍在沿用,足见原寺宇渊远流长。

      顺寺后“狮身”直上“狮背”,极目四顾,只见满山苍松翠柏,怪石嶙峋。“狮背”低凹处的巨石上,一个脚印纹络清晰可见。传说是仙人一脚踩在狮背上,降伏了雄狮,使之永踞寺后。

      停立“狮背”,俯望寺前右侧两山夹寺的钟潭,三面峭壁陡立,每逢雨过天晴,飞流直泻潭中,似一幅白练悬挂。激起的烟雨在日光的辉映下,幻成多彩斑斓的彩虹,甚是壮观。据《枫亭志》载:“天王院钟飞沉入潭,投石潭中,闻有钟声。故曰钟潭。”再望寺前溪涧龙潭,其水碧绿,深不可测,虽系山涧小潭,久旱不固。故《连江志》载:“天旱祈雨龙潭,次第钟潭。”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狮鸣寺优美的传说,悠久的历史,迷人的景色;钟潭的钟声入耳,龙潭的碧水奇岩,定会激起人们一饱眼福的雅兴。七十年代在钟潭修起了水库,近年在钟潭水库右侧又新建钟潭寺、观音亭、凉亭,这些新景光不失为人们垂钓游览的好去处。

      紫金土传说与赤岭怀古

      枫亭赤岭,方圆七里土石颜色皆紫红。丽目照射,似有金光闪烁,雅称“紫金土”。每当旭日东升夕阳西下,人过其地,肤色泛成微黄,甚是奇特。

      赤岭的紫金土与西南隅的“吊船山”共有一个动人的传奇故事。古时赤岭有一奇人,自小终日用纸剪裁戎装兵将,蓄意谋反。一日,奇人突然弯弓发箭,欲射死宫中皇帝,但因时辰过早,只中宝座。经朝官占卦推知,乃赤岭奇人所为。朝廷谴兵围剿,奇人仓促间抛出“兵将”,俱成残臂断腿,终于败北,殃及九族,株连邻里,血染赤岭,故土石皆成血红。奇人孤身欲乘备用的吊船逃避,虽船帆高悬,却因潮水未涨而难逃厄运。故船帆高悬的吊船化作一座青山永驻赤岭西南隅,由此得名“吊船山”。

      吊船山与七里紫金土的神奇传说,赤岭盛极一时的胜地风光,更加令人怀古遐思。《连江志》载:“蔡准及其子京卞宅在赤湖。”宋时的蔡京府第面对笔架山,府临七里湖,亭台水榭,比比皆是;厅堂楼阁建筑奇巧,山光水色别有韵致。每逢仲秋月夜,游人临湖观赏,只见峭壁奇峰,星斗皓月;楼台水榭,同映湖中;微波荡漾,胜似海市蜃楼,妙景雅致,常注骚人笔端。

      岁月流逝,沧海桑田。如今的七里湖已成养育下社、东宅、溪南村民的良田沃野,蔡府原貌亦荡然无存。但那载入文人篇章的题咏,留在东宅桥上“湖心印月”的题字,当可成为赤岭古时胜迹景观的佐证,吸引着众多前来考证蔡京府第遗址的专家、学者;探索紫金石奥秘的科技人员;及观赏三株千年古荔,遥瞻吊船山、笔架山的游客。

      扑朔迷离的七墩八塔

      枫亭市肆周围,传说有七墩八塔。或现于地面,或隐于地下及居民房屋之中。墩者,自然石头群也。塔,我国源于唐朝,系纪功镇邪之物。故有“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之说,及用塔镇妖降怪的种种神话故事。邑人也同样爱给墩塔蒙上神奇的色彩。

      枫亭街已知的墩有五处,塔有四座。最奇的一处石墩隐于居民陈宗贤家中,地下石床连亘逶迤七、八个店,高处露出地面2-3米,房墙一面则砌在石墩。常有人慕奇前去观赏,叹服自然造物主的神手巧工。石塔至今保存较为完整的有塔斗山的天中万寿塔,及隐在居民陈益厝、杨亚其店内二座石塔。杨亚其店后的石塔高约3米,塔体呈圆柱形,塔尖一道凹线环绕,酷似一根蜡烛。根锁桥南侧“集英亭”对面陈益厝店中,一座石塔尖露出阁楼40公分。塔高五层。基部四角形,各长1.5米,饰有佛象浮雕,淳厚古朴。离塔基1.3米,转为四周塔角高跷,中间则圆形构筑,据载此塔建于宋熙宁九年,距今已有九百多年历史,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游人若身临其境,既可观赏石塔的奇特,亦可一览历史悠久,修葺全新的集英亭。

      传说的七墩八塔,或隐或现,有否其数,无从稽证。但自然巧成的石墩与巧夺天工的石塔,相映成趣,难怪枫亭人乐于传说卓真人与墩塔的种种神话故事。

      古镇新姿

      改革开放给枫亭增进无限经济活力,使古镇面貌日新月异。传说曾是何氏九仙结枫为亭的“白蛇过路”,多少年来,人烟稀疏,一派荒凉,如今已是纵横五里的工业区。从梅岭山腰到锦岭坡上,一座座高楼大厦平地而起,厂房、校舍、商店……象一块块洁白的宝玉,镶缀在一幅金黄色的地毯上:面粉厂、电机厂、鞋革厂,羡慕“白蛇过路”的地利及发展前景竞相开办;还有泽惠桑梓的华侨医院和几十家工厂,企业如雨后春笋拔地而出;培养技术人才的湄洲湾职业技术学院新校区不断延伸,从而一扫宋代朱熹笔下的荒凉景象。

      沿着公路南下,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座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新兴成的枫园路、南大路、24米街及步行街纵横交错四通八达,原后洋平原已发展成新的商业街区,许多建筑装饰豪华的酒家、宾馆耸立其间,把这个文明古镇装点的更加秀丽多姿。一座新建的“枫江大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与旧时的“根锁桥”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八闽公路主动脉福厦公路及高速公路穿越镇境,数以万计的省内外的车辆在此通过;在建的福厦铁路也正在紧锣密鼓地施工中,处在镇东北部的“仙游县经济开发区”已经形成规模,许多引进的企业正在生产、筹建中。交通条件的便捷,经济开发区的发展必将为枫亭的经济腾飞助力。

      位于“根锁桥”的南侧的一座古建筑风格的“集英亭”造型别致,精美古雅,浮雕木刻的人物花鸟栩栩如生,堪称艺术精品;与之对峙的是海外侨僧智静师捐建的“观音阁”,楼高四层,建造奇特、气度恢宏。阁楼上有中国佛教会长赵朴初为之题写“观音阁”横匾,使宝阁增辉添彩。“观音阁”的建成,又为枫亭增添了一处胜景。枫亭在发展,景物在更新。改革开放使古镇沐浴着明媚春光,新的胜迹景观又将陆续出现,这个文明的沿海古镇,将以更加艳丽的姿容屹立在湄洲湾畔。王玉祥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