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旅游>革命圣地梧桥寺

    革命圣地梧桥寺

      祗林寺俗称梧桥寺,位于长丰、西漳、东墩三个自然村交界处。寺前农田,寺后荔枝林,出了荔枝林是纵横交错的河沟,人们都叫它四沟嘴。向东直通涵江,往西到达城里,是城涵水路交通要道,常有汽船往来,南通东墩,北到吴江、七步,环境十分幽静。寺内住一老一少两个和尚。老和尚妙圆年纪六十多岁,慈眉善眼,人虽癯瘦,精神倒很矍铄,为人和蔼,很受人们尊敬。年轻的和尚,大概二三十岁,腿脚不便,走路一拐一拐的,人们叫他米拐,也是一个肯帮人解困的热心肠的人。

      这寺虽不很大,但名声可大。因为这寺里的和尚能以给人“起煞”而闻名于莆阳大地。

      和尚寺本是清净之地,和尚也就不管人间世事。但梧桥寺在革命斗争形势的影响下却成为革命圣地。

      一九四八年,解放前夕。国民党反动派派宪兵队进驻莆田城。宪兵队队长胡纪官是个杀人不眨眼,两手沾满革命者鲜血的刽子手。他一来莆田就施行白色恐怖政策,大肆抓捕进步青年,多少革命青年惨遭杀害,东岩山下活埋多少无辜的进步学生。革命斗争形势十分严峻,但莆阳人民在地下党的有力领导下仍与国民党反动派进行坚决的斗争。

      一天,一个身穿苎蔴衫,肩挑修理沟船工具的青年人,来到梧桥寺借宿。原来他是党的地下交通员,以修理沟船的身份为掩护,进行革命活动。第二天,他带来了四五个穿学生装的青年人来到寺里,他们拿出一块银元做为住宿费,老和尚不肯收。原来这几个年青人是地下党员,据说是闽中司令部委派来莆田领导革命斗争的林汝楠、黄国璋等人,他们要在这里开会研究策划一个重大的革命行动。

      在一个天高云淡,秋风送爽的早晨,农民们正在田地里忙着秋收冬种。大路上走来十多个官员打扮的人,说是省城派来检查银行工作的,其中一个西装革履,头戴兜盔,戴副墨镜,坐着双人抬的滑竿,来到涵江保尾交通银行。他们一进银行就撤换岗哨,把所有银行工作人员都控制住,然后切断电话,要该行长打开金库,把所有的金银、钞票装进麻袋,把银行洗劫一空,然后从保尾、新港方向撤出。他们一出新港,马上化装成农民,挑着钱钞向山区扬长而去。当警察局长接到交通银行被劫的报案时,他们已不知去向,派出追捕的警察闹了半天,结果只捡回一双破草鞋。

      冬种以后,一女两男三特务借口“起煞”,来到梧桥寺打探共产党活动的情报。女的还留下三块银元作酬金,让老和尚今后如发现共产党在寺里开会,立刻报告。

      他们走后,老和尚顿觉问题严重,这些年青学生要是真的是共产党,被这些人发现,其后果不堪设想。他越想越害怕,但也无能为力,只求佛祖保佑。

      晚上,这几个年青人又来到寺里,老和尚赶紧把寺门关闭,紧张地把白天这里发生的事情告诉他们,要他们赶快离开这里,免得落入虎口,性命难保。他诚恳地说:“我知道你们是好人,是救苦救难的菩萨,你们为穷苦人冒着生命危险,跟国民党进行斗争。”说着把白天那个女特务放在桌上的三块银元拿出来交给他们说:“她要我发现你们在这里开会立刻向他们报告。这出卖良心的钱,我们不能要,交给你们好了。”

      林汝楠双手接过银元说:“谢谢大和尚对我们的关心和支持,革命胜利后,人民是不会忘记你的功德。”

      老和尚走后,他们立即开会研究今后斗争策略,决定由张绅(以修理沟船作掩护的青年)除掉女特务。

      接着他们讨论研究今后的斗争任务。会后,马上分头准备去。

      冬至节即将来到,各家各户正忙着摏齑准备冬至做糰,搓丸。

      黄昏时分,女特务急匆匆从四亭出来,向城里方向走去。张绅紧跟其后。这是一条通衢大道,两旁田地里种植着不到边的甘蔗。张绅跟踪这个女人好几天,今天狭路相逢,正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恨不得马上结果了她。当他们走到四亭与莘郊交界处,他看前后无人,两旁甘庶遮住人们的视线,正是下手的好去处。于是,他紧走两步,大喝一声,那女人转头过来时,一把锋利的板斧当头劈下,那个女人立时毙命。他把女尸拖到甘蔗田中,扯下一些甘蔗叶把尸体盖住,然后擦干斧头上的血迹,往下亭方向扬长而去。

      一九四九年,全国解放了。莆田人民热烈欢庆革命的胜利。莆田县人民政府召开革命老区人民代表大会。梧桥寺妙圆和尚也被邀请为列席代表。

      在革命斗争时期,梧桥寺是当时四亭地下交通站被破坏之后地下党活动的一个据点,莆田几起重大的革命行动都是从这里研究制定出来的,每次的斗争都取得了胜利,因此,梧桥寺也就成为了革命圣地。   (曾广柱)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