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凡是过去,皆为序章——第21届云里风文学奖颁奖贺辞

    凡是过去,皆为序章——第21届云里风文学奖颁奖贺辞

      请允许我代表第21届云里风文学奖的评委致词。

      首先,我要向云里风先生致以崇高的敬意。云里风先生是马来西亚华文文坛的元老,是马中两国文学交流的奠基者与先驱者。作为莆田的海外乡贤,作为赤道橡胶园的著名儒商,他在夫人的支持下,慷慨解囊设立云里风文学奖,至今已历时22年,届满21届,这是由海外华文作家独自捐资,在我国所设立的时间最早、历时最久的一项文学奖,其首创之功,功不可没。其间,不管是东南亚金融风暴,还是他本人或家人贵体欠安,他都坚持每届回到莆田亲自颁奖,让莆田市老中青三代作家、大中小学广大师生,小说、诗歌、散文、随笔、报告文学、传记文学、游记、杂文、儿童文学、文艺评论等各类文学作品,都受到他的恩惠、奖掖和扶持。他是莆田作家最慈爱的导师,最真诚的朋友,今天,83岁高龄的他,依然风神潇洒地亲自为大家颁奖,并举荐同为马来西亚华文作家和实业家的郑桂珠女士,在今后续办“云里风·森昌文学奖”,这种热爱中华文化、为家乡文坛晚辈铺路搭桥的高风亮节,不能不让我们深受感动。为此,我提议,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向他和郑女士致以崇高的敬意和衷心的谢忱!

      其次,我要向本届文学奖获奖的作家表示热烈的祝贺!为适应形势发展的需要,更好体现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本届文学奖组委会对评选办法作出一些必要的改革,例如,在终评之前,增设初评环节,并得到莆田学院专家学者的大力支持,由此开拓高校文科与当地文艺团体联合促进文学创作、文学评论与文学教育三者共荣的新局面,令人赞赏。又如,所有参评作品均实行匿名制,我本人作为终评委之一,是在获奖作品名单公示之后,才知道十件获奖作品的十位作者中,有八位我素不相识,这就特别令我高兴。因为作为任何一项文学奖的评委,总是希望每一届获奖者中能有陌生的文坛新秀脱颖而出。我个人认为,本届文学奖获奖作品大体可分为两类,一类是在思想内容上接地气的作品,一类是在艺术表现上富有创新精神的作品。第一类接地气的作品,包括两篇写莆田人的报告文学:《阿妹丕的戏剧人生》和《战神!战神!》,两篇写本土山川风物的游记:《我的圣石头记》和《九鲤纪梦》,一篇写普通老农的人物散文《草棚》。这些作品,全都立足于莆田本土,写的是莆田人民,讲的是莆田故事,描绘的是莆田风景,表现的是莆田城乡在改革开放年代所高扬的时代主旋律和社会正能量。也许,这些作品在艺术上还不夠完美,但它们自觉践行党中央有关“文艺以人民为中心”的倡导,富有时代精神、地域特色和生活气息,所以,评委们一致给予肯定和鼓励。第二类获奖作品,包括四篇散文:《旧物的魔力》、 《墙头薜荔》、《暮色里闲坐》、《泉眼无声》及以《组诗》为题的一组短诗,这些作品的艺术个性都比较鲜明,不论在题材的选择上,在思想内容的开掘上,尤其是在表现形式的尝试上,都体现了作者求新求变的创新精神和大胆探索的艺术勇气。众所周知,作家成熟的标志在于艺术风格的形成,而鲜明的艺术个性正是艺术风格形成的前提和基础。多年前,我曾就福建散文创作请教我省文坛老前辈郭风先生,当时,他就说:“你写你的,我写我的,只要大家写得都不一样,福建的散文就真正繁荣起来了。”他的话好像是大白话,但却深入浅出地道出了文学创作的一大规律。这些获奖作品之所以能给人耳目一新之感,就在于他们写得各有特色,与众不同。听说多数作者都比较年轻,这就更加令人可喜可贺。

      最后,我还想代表全体评委,向参评而未能获奖的作家和作者表示亲切的问候。由于各种原因,你们的作品在本届文学奖中暂时未能入围,但并不意味你们的文学创作没有进步,没有成就,就拿小说来说吧,本届获奖作品中小说成为空缺,这是全体评委始料未及的共同遗憾,但这并不意味莆田地区小说创作陷入低谷,继“二杨一黄”(杨金远、杨静南和黄黎晗)之后,近年来,莆田小说创作方兴未艾,一批颇具实力和潜力的作者正在全省崭露头角,只是由于本届小说作品参评数量太少,无法全面展示全市小说创作的最新成果,评委们这才不得不虚位以待。

      况且,我以为,是否得奖,并非文学作品优劣成败的唯一标准,更不是最重要的标准。文学作品,作为人类的精神产品,它不同于可用量化指标进行检验的工业成品,它没有最好,只有更好,评委们从各自的审美标准出发,见山见水,见仁见智,在所难免,因此,任何文学评奖,都会存在遗珠之憾。就是诺贝尔文学奖也不例外,举世公认的已故文学大师,如列夫·托尔斯泰、鲁迅等,就与之失之交臂。在世作家中,像日本的村上春树,捷克的米兰·昆德拉等,虽经多次提名,但至今也还处在陪跑的位置,但并不影响他们的作品在全世界拥有广大的读者。中国作家莫言,有幸在中国首获诺奖,但评论界公认,与其实力相当的中国当代作家,至少不下十个人左右。有趣的是,有些已获诺奖的作家,对此也只是淡然处之,如日本川端康成得奖后,就从东京躲到京都他好友东山魁夷家里,以免因接受祝贺而浪费时间。因此,我以为,真正有作为的作家,从不为获奖而写作,对是否获奖,不必太在意,重要的,是继续写作,与时俱进。我相信,本届没有获奖的朋友,今后还有更多的好机会。

      前几天,习近平主席在英国议会演讲时,曾引用莎士比亚戏剧《暴风雨》中的一句著名台词:“凡是过去,皆为序章”。我想,莎翁的这句话,也很适合我们今天这个场合。第21届云里风文学奖即将成为过去,但对莆田的当代文坛来说,对每一位作家来说,一个耕耘播种的创作季节又拉开新的序幕。我深信,自古以来,文脉绵长,文风鼎盛的莆仙大地,江山代有才人出,雏凤清于老凤声,必将涌现更多的优秀作家,涌现更多的文学精品!这既是云里风先生举办文学奖的初衷,也是郑桂珠女士续办文学奖的美好愿景,更是伟大时代赋予全体作家义不容辞的神圣使命!□章武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