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云里风不是风

    云里风不是风

      有的人光说不做,抽象如风;有的人守诺重信,沉实如钟。

      云里风不是风,他属于沉实、儒雅的那种人。云里风是马来西亚华侨中在商界、教育界和文学界均有过人建树的“三栖明星”,是一位切切实实爱“唐山”爱家乡的模范侨胞。

      从云里风手头出发的美事善举,如同一簇簇鲜花绽放在莆仙大地上,摇曳多姿,博取日月星辰眷顾,使得云里风既引人注目又可以触摸,的确特具质感。为推动莆田市文学创作的发展与繁荣、全市基层校园文学的铺展与茁壮,他身体力行,坚持不懈地输送正能量,从未吝啬过精神层面的鼓励与资金方面的支持。莆田市云里风文学奖有声有色,经久不衰,迈过了一个个春秋的门槛,而他从未放弃过回乡颁奖交流的机会。这回他又远涉重洋回娘家,专为第21届莆田市云里风文学奖而来。其情之真,其心之诚,令人不由在感动中为之折服。

      我掐指盘点,云里风在全市上下设立的文学奖项共为4个。其中有莆田市云里风文学奖,还有全市范围的校园新人奖、他母校仙游一中的金石文学奖、华亭园头中学的“育苗助长”教学奖。所有的奖项都言出行随,所有的承诺都一一兑现,从不开空头支票。

      对云里风这个名字,我曾经费过一番思量:是否与他当年为了生计背井离乡、浪迹天涯的心绪有关?抑或与他向往超凡脱俗、自由自在的追求有关?抑或是两个因素形成的作用合力使然?究竟如何,我没有再想下去,也不曾问过他本人。不管是云裹着风,还是风夹着云,这名字给人的感觉未免有点浪漫。

      其实,他鲜明的特点并非浪漫,而是脚踏实地。生意要一笔笔去做,学校要一天天去管,文章要一字字写出来,总得亲力亲为,自然懈怠不得。云里风不愧是一介智者,处世中“学会弹钢琴”,懂得轻重缓急,有所做有所不做,这才成就了自己,有益于社会。除了在奖励文学上花力气,再看看他历年来为老家做的事。园头村的“改路、改水、改电”需要华侨捐助,他总是表率在先,然后在华侨中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工作,广集资金。有人为此赞曰:他的心炽热如天上日,他的脚勤快似云里风。

      云里风与我父辈同龄,对我却平易无间,和蔼有加。记得那一年我们俩不期在家乡园头邂逅,他主动张开双臂跟我拥抱,亲亲热热,一见如故,俨然长者风度。他说几年前就听朋友介绍过我,后来又看到我为园头母校的校庆纪念册撰写的序言,早已神交,今才体会后生可畏……寥寥数语,说得我有点不自在,但一下子把两颗心拉近了。

      他很风趣。在木兰溪畔拍照的时候,他关照摄影师,一定要把背后那只长胡子的老山羊摄入镜头。他说,羊吃青草是吉利的图腾,可以使我经常在梦中看到家乡亲人。还有一幅照片是在园头大桥附近拍的,他拉着我站到龙眼和甘蔗的交界处,说龙眼和甘蔗是我们园头村的特色,龙眼是甜的,甘蔗是甜的,兼得两者之甜,蕴含我们相见非常甜蜜之意,并且预示着大家会交好运,今后日子会越过越好。

      那回相逢之后,我就很想再见见他。2001年秋天,云里风应邀出席在南京举行的华文研讨会,会毕又被“拉”到上海参加儒商学术会议。这是一个极好的机会,在上海工作了三十余载的我,理应尽一次“地主”之谊,遗憾的是他来去匆匆,真像云里风似的,当天下午到,第二天清早便“飞”走了。我受命采访在外,无奈只好失之交臂。他在电话里对我说,阿沧,后会有期,明年元宵节家乡见,弄得我心里痒痒的,从放下电话之时开始,就在期盼明年的元宵了……

      云里风曾在马来西亚华文作家协会主席职位上担纲过十多个年头。冰心、萧乾和郭风等文坛老前辈,对他长期以来为发展海外华文创作及促进我国文艺界与海外华侨文学界的交流与合作所作出的不懈努力,给予很大关注和高度评价。我所拜读过的他的文章,多为漂洋过海而来,因获之不易而格外珍惜。深刻的印象中,有些作品表现手法颇为传统,字里行间散发着浓郁的生活气息,我总觉得这与他小时候喝家乡水、吃家乡的“智慧果”龙眼不无关系。尽管他的书面语言与我们有点差异,但是他那具有张力的笔触,体现的是同祖同宗的气质。

      云里风原名陈春德。从陈家到我们曾家,我曾用脚丈量过,只有一百七十八步之遥,可以说是近邻了吧,因为都喜欢纸上耕耘,我们的心则更为贴近。然而,他那“三栖”的本领,我是望尘莫及的,只有赞叹的份儿。

      如今,云里风已逾八十高龄,拿他的话来说“已淡出江湖”,实际上他还担任着当地同乡会“兴安会馆”的顾问,他又顾又问,何曾停歇清闲过?而对家乡莆田之爱恋,更是与日俱增,并一如既往地付诸行动。他对莆田各项文学奖的斥资总额,比初始翻了翻。这无疑是一种激励,又是一种引领。于是,在“文献名邦”的另一条木兰溪里,有了手写汉字演出的涟漪舞蹈,有了电脑键盘敲响的浪花细语,出现了犹如春水上涨、鲤鱼抢滩的喜人景象。

      奖事灼灼,丹心拳拳,扶掖了一茬接一茬的文学新人。历久弥美的不朽汉字和不绝如缕的乡愁,牵起了千万里之缘,架设了飞越重洋的桥梁。目睹他的实绩,感受他的热情,品味他的为人,我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清晰的概念:云里风确确实实不是风。□曾元沧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