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日日江潮送晓风

    日日江潮送晓风

      龚茂良在莆田木兰陂上曰:“木兰春涨与江通,日日江潮送晓风。此水还应接鄞水,为谁流下海门东?”这就是宋人龚茂良的名篇《题木兰陂》。

      “木兰春涨与江通”,写的是莆田雨季到来时的木兰陂自然景观。那时,木兰溪水自上游汹涌澎湃而来,跨过木兰陂,浩浩荡荡,奔向出海口,与全国各地大江大河水汇合,十分壮观。

      阿钵先生在《木兰溪 木兰江 木兰河》一文中说:“‘感潮段’是水利专家们专用的术语,指受潮汐作用影响较明显的河段。只有奔流入海的江河才具备长长的感潮段。木兰溪就是直接奔流入海的。木兰溪的感潮段,可从入海口,一直追至宋代修建的水利枢纽工程‘木兰陂’首,是木兰溪下游的主干流。这段干流,连着大海的脉搏,和着大海的节奏,每日涨涨落落,水势汹涌。这段干流,江面开阔,水道深深,曾经是莆田跨出本土,迈向大洋,连接五湖四海的主要通道。这段干流,曾经造就了‘小上海’涵江的繁华和古邑荔城的雄浑,开拓了莆田的对外经济和贸易,孕育了农耕社会难得的‘海洋文化’……一路走到木兰陂,这身畔的河段,分明是浩浩荡荡的‘江流’,哪里有一点点淙淙潺潺的‘溪’的样子!”龚茂良的诗,正是面对每日涨涨落落、水势汹涌的木兰溪大江大河的英雄气概而写的。

      “日日江潮送晓风。”这是木兰陂建成以后的新气象,江潮每天天一亮就送来春风,送来新鲜空气,让万物茁壮成长。昔日木兰春涨,灾难多。它会和海潮串通一气,威胁邻近各个村庄生命和财产的安全。所以,往事不堪回首。元丰五年(1082),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国家没有花一文钱的高标准、高质量的莆田木兰陂竣工,显示出了王安石变法时代人民群众无私奉献的首创精神。从此,木兰溪被管了起来,变得懂规矩,守纪律,叫它干啥就干啥;海龙王也变乖了,有礼有节,不敢闯进木兰陂半步!从此,莆田南洋平原变成了五谷丰登、六畜兴旺、水陆交通方便的鱼米之乡。

      方天若在《木兰水利志》说:“陂成而溪流有所砥柱,海潮有所锁钥;河成而桔槔取不涸之源,舟罟收无穷之利。陡门涵泄立而大旱不虞漏巵,洪水不虞沉灶;赡陂田设而巡护不食官帑,修治不削民脂……由是莆南洋田亩万有余顷,藉以灌溉,岁输军储三万七千斛。”林大鼐写于开禧元年(1205)的《李长者传》中说:“兴化军储才六万斛,而陂田输三万七千斛,南洋官庄尤多。民素苦之,由此屡稔,一岁再收。向窭人皆为高赀温户。”南洋平原成了兴化军的大粮仓;许多穷苦农民以力致富,一年两熟,生活得到了明显的改善。

      所以,《题木兰陂》的头两句诗歌颂了木兰陂传承建设者当年的无私奉献精神,让莆田南洋平原旧貌变新颜,春意盎然。无论是方天若的《木兰水利记》,还是林大鼐的《李长者传》,还是许许多多木兰溪的“回忆录”,无不有个共同的心声——“日日江潮送晓风”。

      上了木兰陂,触景生情,许许多多的心里话会源源不断从脑中涌现出来,所以,木兰陂称得上是莆田的文化之神,有着无穷无尽的精神食粮。它是一座无师自通的大学校,培养和造就了许许多多优秀人才,一个个都富有无私奉献精神。这是木兰陂建成以后,莆田文化教育之所以后来者居上的一个重要原因。这是因为人是要有一点精神的,缺乏了精神食粮,人就会萎靡不振,迷失了方向。木兰陂建成之后,传承的是建设者当年无私奉献精神——这是天天给莆田人上课!于是,优秀人才就不断出来了。

      例如龚茂良,宋兴化军莆田县人,绍兴八年(1138)进士,初开始任地方官,后来进京参政议政,官至宰相,隆兴元年(1163)五月,宋孝宗不听周围大臣的劝谏,一意孤行,悍然发动了“先发制人”的北伐战争。《宋史》说:“张浚视师江淮,茂良言:‘本朝御敌,景德之胜,本于能断;靖康之祸,在于致疑。愿仰法景德之断,勿为靖康之疑。’除监察御史。”从那时开始,龚茂良在宋孝宗身边工作,时间长达十几年。《题木兰陂》,是在历史发展的紧要关头写的。木兰陂给了他力量,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后来,他不幸被人陷害致死,但是,去相时写的《恢复六事疏》,最终却唤醒了宋孝宗,亲自为之平反,新的北伐战争不再发生,让宋金两国人民继续过着和平的日子。所以,龚茂良称得上是个宋朝后期的“太平宰相”。□林劲松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