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蔡襄“修复古五塘”地点考辨

    蔡襄“修复古五塘”地点考辨

      据方志记载,蔡襄登宋天圣八年(1030 年) 甲科进士第,授漳州军事判官,为西京留守推官,改着作佐郎,馆阁校勘。于庆历五年(1045年)4月至庆历七年(1047年)11月,以右正言直史馆知福州(第一次任福州郡守);庆历七年(1047年)11月至庆历八年(1048年)10月,升任福建路转运使;嘉佑元年(1056年)8月至嘉佑三年(1058年)5月,以枢密直学士、礼部郎中再知福州(第二次任福州郡守)。在闽期间,“修复古五塘” 是蔡襄的主要政绩之一,也是蔡襄研究的一个学术焦点。然而,“修复古五塘” 的地点到底是在福州,还是在莆田(时称兴化军),或者是两地兼而有之,一直困扰着蔡襄研究者。

      2015年9月8日, 《莆田晚报》发表《蔡襄两度出任福州太守》一文中写道: “蔡襄第一次到福州任职时,不久便遇上了大旱,粮食歉收,群众生活困难。蔡襄深入民间,调查研究,发现到其因是东湖堵塞造成的。晋代严高任福州太守时,在扩建冶城筑新城时,曾同时开凿了西湖和东湖。东湖主要是承接东北诸山溪的水流。由于长期失修,东湖堵塞。这样,雨季时,溪流无所归宿,田园被淹成了泽国。遇到旱季,农田则干涸 ,颗粒无收。针对这种情况,蔡襄发动百姓群策群力,自筹资金,在东湖地恢复五塘,解决了1000多倾农田灌溉问题,保证了旱涝保收,受益的8000多户群众无不高兴万分,自发在五塘旁边为蔡襄修建了一座生祠,以纪念蔡襄的功绩。”

      其实,古人对这一问题早有文献记载,也早有了答案。只要仔细查阅宋、明时期的福建地方志和有关史料,并进行认真分析和对比,我们就不难得出正确的结论。

      首先,看一看宋代人的记载:

      据南宋淳熙《三山志》“水利卷”云:“嘉佑二年(1057年),蔡密学襄命三县疏导渠浦” ;“嘉佑二年,郡守蔡襄从乐游桥下开,沿城外至汤门、琴亭、湖心,至北岭下去思桥,北出河尾船场,散入小浦、中浦、石泉、安国以北。” 《三山志》是福建保存至今年代最早的一部地方名志,也是我省历代所修地方志中的翘楚,在全国方志界享有盛誉。作者梁克家(1128—1187年),福建晋江人,南宋状元,曾入阁任右丞相,后出知福州府。主修者梁克家凭状元之才,宰相之识,素以为文浑厚、辞命温雅而闻名于世。该志堪称信史善志,具有较高的学术水准和历史价值,历代文人学者对其重要价值早有共识和定论。该志成书于宋淳熙九年(1182年),距蔡襄逝世(1067年)不到120年时间,应该说记下的史料是比较可靠的。在这本志书里,虽然未设蔡襄人物传,但记录了他第二次担任福州郡守时兴修水利的史实,却没有记载蔡襄在福州“修复古五塘”之事。

      又据黄岩孙《仙溪志·蔡襄传》云:“蔡襄字君谟,年十八试进士,为开封第一人。天圣八年,登进士甲科,……十月,以亲老出知福州,遂为福建都转运使,复古五塘以溉民田,又奏减闽人丁口税之半。” 《仙溪志》是目前全国唯一现存的宋代县志。作者黄岩孙,福建泉州人,宋宝佑二年(1254年)任仙游县尉。该志成书于宝佑五年(1257年),距蔡襄逝世只有190年时间,况且仙游是蔡襄的老家,蔡襄传的史料应当比较可信。

      另据欧阳修的《端明殿学士蔡公墓志铭》 :“公讳襄,字君谟,兴化军仙游人也。天圣八年,举进士甲科,……四年,以右正言直史馆,出知福州以便亲,遂为福建路转运使,复古五塘以溉田,民以为立,为公立生祠于塘侧,又奏减闽人五代时丁口税之半。” 欧阳修字永叔,号醉翁,又号六一居士,谥号文忠,世称欧阳文忠公,江西吉安人。他与蔡襄同朝为官,记下来的事情应更为可信。

      此外,《宋史·蔡襄传》亦云:“蔡襄字君谟,兴化仙游人。举进士,……以母老,求知福州,改福建路转运使,开古五塘溉民田,奏减五代时丁口税之半。”元代人脱脱编纂《宋史·蔡襄传》的材料基本上出自欧阳修的《端明殿学士蔡公墓志铭》 。

      其次,再看看明代人的记载:

      据黄仲昭《八闽通志·蔡襄传》云:“蔡襄字君谟,仙游人,后居莆田。天圣中第进士甲科。……以亲老知福州,遂为福建路转运使。复古五塘以溉民田,奏减闽人五代时丁口税之半。” 《八闽通志》是现存的第一部福建全省性的地方志, 《四库全书总目》评价说:“福建自宋梁克家《三山志》以后,记舆地者不下数十家,唯明黄仲昭《八闽通志》颇称善本。” 该《志》 “不仿效其他省志通例在通志之上冠以正式省名的做法,在地方志中别具一格,后来王应山纂《闽大记》 《闽都记》 ,何乔远纂《闽书》 ,也都袭用此法……保存了大量的珍贵史料,有的且是未见于其他志乘的,体例也比较齐整,为我省编纂各级地方志之所本” (《八闽通志。前言》)。作者黄仲昭(1433—1508年),福建莆田人,官至翰林院庶吉士、编修,与蔡襄算得上是小同乡。该志成书于明弘治三年(1490年),所引蔡襄史料与《仙溪志·蔡襄传》和《宋史·蔡襄传》基本相同。

      又据王应山《闽大记·蔡襄传》云:“蔡襄字君谟,仙游人,……以母老求知福州,改福建转运使。开古五塘,溉民田,奏减五代丁口税之半。” 明万历初年,侯官(今属福州市)人王应山参与以林    为总裁的《福州府志》纂修,“多所裁定” ;又拟定继弘治《八闽通志》之后续纂省志的计划,且已拥有八府一州之大量史料。由于林    去世,编事遂废。王应山为了不使已到手的资料散失,从万历六年(1578年)春至九年(1581年)夏,以私家之力编纂成《闽大记》55卷,可视为福建第二部“省志” ,是一部不可多得的乡邦文献。

      另外,喻政修纂的万历版《福州府志·蔡襄传》亦云:“蔡襄字君谟,仙游人。庆历间,由左正言直史馆,乞郡养亲,出知福州。未几,改转运使。复五塘以溉民田,又奏减五代时丁口税之半。……嘉佑初再知福州,复疏导附城湖浦。”该志水利卷记载与《三山志》相同,也没有记载蔡襄第一次知福州时有“修复古五塘” 之举,只记录了他第二次担任福州郡守兴修水利的事情。

      综上所述,蔡襄“修复古五塘” 的地点不在福州,那么,持第三种观点的依据也就站不住脚。正确的答案当是蔡襄担任福建转运使期间在莆田“修复古五塘” 。

      事情的缘由是这样的:在木兰陂未筑之前,莆田南北洋平原均靠凿塘储水以灌溉。但自北宋天圣年间(1023—1032年)起,大地主陈清等勾结官府,陆续把北洋五塘填为田地,致使沿海田地无水灌溉,常年有种无收,而税赋却依然照征,农民被迫流离失所。此时担任福建转运使的蔡襄在回家探亲期间,深入实地亲自调查研究,并上疏《乞复五塘札子》 :“臣昨至兴化军,访闻得莆田县有陂塘五所:胜寿、西冲、大和、屯前、东塘。自来积水灌注塘下沿海咸地一千余顷为田,八千余家耕种为业。” 由于蔡襄这一疏救活8000余户农民,为家乡人民办了一件大好事,所以老百姓“为公立生祠于塘侧” 。

      与上述史实相佐证的地方史志还有,明人何乔远的《闽书》和周瑛、黄仲昭的弘治《兴化府志》 ,尤其是与宋邑人李俊甫《莆阳比事》所记载的“蔡襄漕福建,莆有陂塘五所,自豪民请筑为田,塘下田皆为旱地,襄奏古塘,灌田千余顷,可活八千余家,及筑为田才百顷止,赡官势户三十余家,利害灼然,后五塘皆复,民立祀塘侧” 的资料相吻合。

      持“修复古五塘” 地点在福州的学者,是有福州明清地方志作为依据的,比如明人叶溥、张孟敬修纂的正德版《福州府志·蔡襄传》载:“蔡襄字君谟,仙游人。天圣进士,由右正言直史馆,以便养亲,出知州事,始复古之五塘,又奏减五代时州民丁口税之半。升本路转运使,寻以父丧去。嘉佑初,以枢密直学士、礼部郎中再知福州,疏导附郭河浦,以溉民田。” 又如清人徐景熹修纂的乾隆版《福州府志·蔡襄传》载:“蔡襄字君谟,仙游人。天圣进士。由右正言直史馆,乞便养亲,出知福州。始复古之五塘,又奏减五代时州民丁口税之半。升本路转运使,寻以父丧去。嘉佑初,以枢密直学士、礼部郎中,再知福州。”

      事实上,乾隆版的《福州府志·蔡襄传》与正德版的《福州府志·蔡襄传》如出一辙。两部志书都把“修复古五塘”之事放在“升本路转运使” 之前,但两志的水利卷记载与《三山志》相同,并没有记载蔡襄在福州“修复古五塘” ,这是它们的矛盾之处。笔者以为,两书的作者混淆了蔡襄“修复古五塘” 地点的前后顺序。□林祖泉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