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旅游>平阳总兵朱天贵祠

    平阳总兵朱天贵祠

      朱天贵祠堂原坐落在莆田市内东大路,占地364平方米,坐东朝西。原祠堂建筑精美,结构古扑,正厅门面为三间形制,深一进间,采用穿斗式木构架,斗拱式,悬山顶,雀替上雕花鸟虫草,工艺精湛大方。祠堂现移入朱天贵故里龙桥埔(东圳路莆田学院对面),按旧式重建。

      朱天贵(1647—1683),字达三,原莆田县龙桥埔人,明末清初,朱天贵与兄长朱天福两兄弟系郑成功部属。明崇祯十三年(1640),朱天福官授江西都指挥使司(都指挥使为正二品武官),朱天贵官累功升左都督,守海坛镇,属福建水师一镇。清康熙十九年(1680),福建水师提督万正色率部攻克厦门,战前全体官兵祷告妈祖,请求妈祖显灵庇护,果然,郑成功这一战役因有妈祖庇护,首战告捷。福建水师遂恭迎湄洲妈祖为护军之神。翌年,朱天贵在闽浙总督姚启圣策反下,反叛郑经,率下属兵将二万余人、三百艘战舰归降康熙朝廷,清水军由此兵力大盛。闽浙总督姚启圣表奏清廷,官授朱天贵为平阳总兵(浙江温州),后移师镇守平海卫,经营方略,整训队伍。康熙二十一年(1682),施琅将军奉旨攻克澎湖,多次失利,由清廷大学士李光地、闽浙总督姚启圣保举朱天贵为主力攻台。朱天贵率所属战船三百艘,随靖海侯施琅征讨台湾。队伍开拔之前,朱天贵请旨在莆田龙桥埔构建妈祖宫一座,祈求妈祖神威壮色。康熙二十二年(1683)六月十四日,朱天贵水师自东山岛誓师出征,作为施琅全军的主力,他身先士卒,经七昼夜的海上激战,于六月二十二日攻克澎湖列岛,为清廷收复台湾立下首功。这场海战,打得异常激烈,明郑政权澎湖守将刘国轩是身经百战之老将。刘国轩派部将丘辉出击清廷水师。因丘辉和林应是儿女亲家,而林应与朱天贵也是儿女亲家,彼此又都为明郑的旧日同僚。有此特殊关系,两军战船迫近,朱天贵挺身立于船尾指挥楼上,高声大呼:“亲家”!丘辉这边瞧见朱天贵只身一人,暴露于船顶,咬牙切齿骂道:“叛贼,背义之人,天所不容”!说罢,急令舵工转舵,对准朱天贵指挥船连发炮弹过去,朱天贵猝不及防,被如雨炮弹击中,穿肋而过,顿时倒下阵亡。经部下奋力抢救,朱天贵不治身亡,年仅三十七岁。事报清廷,康熙帝不胜痛惜,特旨赐封太子少保,谥:“忠壮”,并御赐“忠勇茂眷”匾嘉奖,敕命兴化府建祠,地方官员春秋二祭。为褒奖朱天贵勇敢无畏之英雄气概,朝廷还追赠朱天贵曾祖父朱介禄、祖父朱元坤、父亲朱从谏皆官总兵左都智;朱天贵子朱源淳,荫官知州,后擢至济南道。八月,施琅在吴英等战将勇猛进攻下,节节胜利,清军直抵鹿耳门,郑克爽见大势已去,只得投降,至此,宝岛台湾重新回到祖国怀抱。为庆贺施琅等将士齐心协力收复台湾,大功告成,康熙皇帝雅兴大发,御赋《中秋日闻海上捷音》七律诗一首。

      诗云:

      万里扶桑早挂弓,水犀军指岛门空。

      来庭岂为修文德,柔远初非黩武功。

      牙帐受降秋色外,羽林奏捷月明中。

      海隅久念苍生困。

      耕凿从今九址同。

      朱天贵祠堂中保存文物有:清康熙皇帝御题“忠勇茂眷”横匾,匾四周镶以金龙,匾中刻皇帝宝玺一方。祠内有硕大壁画数幅,画上麒麟栩如,睹者叹为观止。祠堂内还保存镌刻:“皇清浩授荣禄大夫  镇守浙江丰阳总兵官 左都督赠太子少保  谥忠壮  达三朱公神位”牌一通、朱天贵画像等文物。

      朱天福、朱天贵兄弟在明末清初改朝换代的历史大背景下,标新立异,在政冶军事舞台上演出了极具悲壮色彩的一幕。朱天福为明王朝守节义,朱天贵为清王朝收复台湾统一中国捐驱,他们都是爱国主义者,他们都以江山社稷为重,名垂青史。朱天福被江西省地方史志树碑记载,朱天贵被《清史稿》立传。朱天贵祠现批准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林春德)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