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文化综合>仙游边界行:沽山品酒啖甜柿

    仙游边界行:沽山品酒啖甜柿

      这里自古沽酒待客美名扬,不仅孕育勇闯苏里南淘金的汉子,还以地处北纬25度这一世界公认的黄金气候生态带引来落地仙游的第一株台湾甜柿,润泽仙游北部广袤山区——

    点击查看原图

      甜柿熟了

    点击查看原图

      漫山柿园

      丰收时节的沽山村是金色的:田地里,农民们一手稻穗、一手镰刀,正忙着收割;家里,农妇们开始清理酿酒的工具,酒香就要飘起来了;果园里,果农们小心翼翼地采摘熟透的台湾甜柿。米酒伴甜柿,那是个什么滋味?是日子越过越滋润的味道吧!

      四面环山、盆地地形的村庄好似一个“金碗”,“金碗”般的沽山村北靠永泰县梧桐镇、赤锡乡,东邻涵江区庄边镇,这里曾是仙游人去往福州的必经之道,但行色匆匆的行人并未给村民们带来收益。只因地广人稀,全村面积11.04平方公里,人口仅1710人,沽山人靠山吃山,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包括每天饭桌上必不可少的那一碗米酒。

      秋收过后,沽山人家家户户都会用新收的糯米,精心酿制最香的米酒,因为朋友来了要有好酒。沽山村也曾名曰小沽村,村里的老人据此推测,沽山村的沽便是由沽酒待客的沽而来。

      酒酿造了沽山人的性格,他们热情豪爽、无拘无束。时移世易,靠山吃山的时代渐行渐远。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沽山人和周边几个村庄的村民喝着米酒,广交天下好友。他们迈出了勇敢的一步——出国淘金。

      在地球的另一端,苏里南共和国,金矿、铝矿等自然资源十分丰富,却几乎没有制造业。已过半百之年的沽山人林庆兆于2004年在亲戚的牵线下,前往苏里南,最早是开餐馆,现在经营一家小超市。沽山人乃至大多数的游洋人在苏里南大多经营超市苏里南人喜欢这些舶来的“日用神器”。

      从厦门搭机11个小时到达荷兰,再转机9个小时才到达炎热的苏里南,2009年,林庆兆的孩子也前往苏里南,孩子们用了好几个月的时间学会了苏里南语,逐渐从父亲手里接过接力棒。林庆兆便将年纪尚小的孙子带回家,眼下在老家装修房子。

      “早期出去打拼的人不少都加入了苏里南国籍,也在当地建房安家,享受当地政府的福利。”林庆兆淡淡说着,虽然有200多名沽山人在苏里南谋生,但他还是不习惯那里四季如夏的气候。

      因为村里曾孕育了2名博士生、12名研究生。这个数字让林庆兆向往,他想让孙子在老家接受教育,将来和这些优秀学子一样,用知识改变命运,过上新生活。

      “金碗”里不仅孕育了会淘金的汉子,还拥有如金子般宝贵的气候。北纬25度,与台湾梨山在同一纬度线上,梨山昼夜温差大,盛产高山水果,沽山村的气候与之相仿。

      2000年,沽山美酒飘香引来了台商王贵铭。他来到最适合台湾甜柿生长的这一纬度线,经对土壤成分进行比对后,在沽山村的土地上种下仙游第一株台湾甜柿。最初他是将沽山村当地的柿子进行嫁接,给土壤施用有机肥料,通过精心培育,第一块240亩的试验田很快试种成功,结出比台湾本土品质更为优良的“好果”。

      从此,台湾甜柿便在这片大山里生根发芽。现在,仅沽山村就有4个种植台湾甜柿的农场、近2000亩规模。仙游台湾农业创业园党工委委员、纪工委书记唐淼鑫告诉记者,游洋镇、钟山镇两个乡镇的台湾甜柿种植面积已达到2.5万亩。

      眼下正值甜柿成熟期,沽山村的山坡上,银色彩带飘扬,闪得觊觎美味甜柿的飞鸟望而却步。每棵果树仅一人高,枝桠被人为地压向四面生长,并用长长的鞋带固定在架子上,方便采摘,还能抗台风。当地的妇女和留守老人也会到果园里打工,做些疏花疏果的活计,台农对田地的管理能力让沽山人很是佩服。

      王贵铭的农场经过10多年的培育,已经进入盛产期。每棵树上都能挂果数百粒,甚至上千粒。甜脆可口的台湾甜柿与普通柿子不同的是,果子在树上就可去涩,而且营养丰富,有益智果美誉,还能与酒、螃蟹同食。

      甜柿的成功种植,让台商们信心倍增,也为这一方热土埋下了宝藏——先进的种植技术和名贵果木品种,带给山里人更美的未来。

      ◎特产

      丰收时节酿琼浆

    点击查看原图

      酿酒工具

      沽山人自古有酿酒的传统,对酒有着一种特殊的情感。每逢酿酒季,家家户户都会酿上几担米酒,或是自斟自酌,或是宴请宾客。

      据村里的老人林炳池介绍,沽山村的酿酒历史已有数百年之久。村里的人们无酒不欢,饭前都要饮上一两杯自家酿制的米酒,方可开胃,可谓餐餐有酒,连菜中都会加上少许米酒调味,沽山人的酒量不以杯计,至少都是三大碗。逢着客人上门,第一件事就是先饮上几杯,再欢笑畅谈,沽山人的热情豪爽也是美名远扬。

      林炳池告诉记者,每年9月份到次年3月份是酿酒的季节,今年沽山村的新酒马上就要开始酿制了,想着那一杯杯醇香四溢的米酒,他已是垂涎欲滴。

      在村民林顺贤家中,他向记者介绍了沽山村酿制米酒的流程。淘上数斤上等糯米,用炊桶蒸熟后,再用凉开水均匀地浇在饭上,然后撒入酒曲,搅拌均匀,将糯米压实密封,放上30-40天后,即可开封饮用。或者将其密封好埋入土中,待3-4年后取出,便是更为香甜醇美的陈酒。

      ◎我是村长

      有帮扶更要自力

      “村里有80多个党员,他们凝聚力强、战斗力强。在今年的换届选举中,沽山村成为游洋镇第一个完成村级党组织换届选举的村。” 53岁的沽山村支书林炳涛告诉记者,高中毕业后,他就在村里工作,并从2000年当选村支书,连任至今,是游洋镇现任村支书中任职最久的一位。

      “做久了村干部,就对沽山村有了感情。” 林炳涛说,早在2000年,沽山村就抓住发展机遇,积极配合我县台湾农民创业园管委会,引进台商,服务台农,优先帮助台商租用山地种植台湾甜柿。起初村民种植本地柿子,对引进的台湾甜柿存在疑议,于是村两委干部不厌其烦地做村民思想工作,完成了首块种植地的租用。目前,该村的甜柿种植基地已扩大到近2000亩,该村所辖山地中,有20%多已租给台商,增加了村财和村民收入。

      加上近年来市里对该村的挂钩帮扶,目前,该村已实现大部分村道硬化,方便村民通行和促进当地经济的发展。此次,市里下拨资金78万元帮助该村进行河道整治,已完成长500米、宽7米多的河道建设,余下的500米也将今年完工。今年,沽山村还将建成村文体活动中心,完善民生工程,改善村民生产生活条件。

      ◎风物

      清代木刻励后人

    点击查看原图

      在沽山的兴贤庙中,悬挂着一块清代牌匾(如图),上面刻着“东郡敬恭”四个字,记者还发现,牌匾两侧还有木板楹联“出仕赖扶持万里威灵瞻咫尺,归田虞报答一家福禄望申重。”当地村民告诉记者,这些木刻已有200多年的历史,上面的文字书法端庄,堪称一绝。

      沽山村支书林炳涛告诉记者,据村里的林氏族谱记载,这块牌匾系闽林第四十八世清代乾隆初任山东衮州府泗水县(今山东济宁市辖县)知县林维新献挂,而木板楹联是他的次子——闽林第四十九世清代道光安徽六安(今中国安徽省西部六安市)州吏目刺史林国宝所献。据传,林维新在进京赶考时候,由于远途疲劳,在考前睡着了。于是,家乡的社公梦中叫醒他前去赶考。后来,他高中进士,在锦衣返乡时,献匾感谢。另外,他的儿子也在金榜题名时,作楹联纪念。

      林炳涛说,村里对牌匾和楹联予以保护,让后代能够瞻仰,了解沽山村的历史。

      ◎乡村故事

      久病床前有孝媳

      在沽山村,提起林建碧其人,村民们无不交口称赞:“从没见过这么孝顺的媳妇。”这个80后的年轻姑娘,用自己的爱心、恒心、孝心,赢得了“好媳妇”的赞誉。

      2006年,25岁的林建碧与同村村民林志旭相爱,步入婚姻殿堂。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婚后,林建碧的公公因手术后遗症,落下病根,耳聋痴呆、手脚不灵便,经常头晕、发烧;其婆婆也在2011年患上肝癌,身体每况愈下。为此,本来跟随丈夫在外地打工的林建碧主动回到村里,担当起儿媳的责任,用自己的勤劳和善良撑起了这个家。在那段艰难岁月里,她不仅包揽了洗衣、做饭、拆洗床单等全部家务,还同时侍候两位老人喝水吃药,日复一日地精心照顾,从不叫苦叫累,其公公至2012年2月逝世都未发生过褥疮。

      村里的老人林炳池告诉记者,当时的林建碧年纪轻轻,却能凭着好心肠,悉心照料患病的公公婆婆,全村上下都为她的孝顺所感动。2011年,林建碧的婆婆被诊断为肝癌晚期,医生考虑到当时的病情和经济状况后,曾建议不要治疗,但林建碧却始终不离不弃,细心照料婆婆,千方百计四处求药求偏方。

      林建碧的善良,树立了尊老敬老的榜样,她也先后入选2012年福建省“十佳孝敬之星”候选人和首届感动仙游十大人物提名奖。

      ◎有事找你

      古树学名盼释疑

    点击查看原图

      采访中,沽山村支书林炳涛告诉记者,在沽山的下坝头山上有棵古树“巴梨”(如图)。据村里的林氏族谱记载,它是清乾隆四十年时期,沽山村闽林第四十八世林维新时任山东泗水县知县带回移植。据传,该树原先有两棵,所栽种的山称为牛角山,而栽的树犹如牛角,寓意保平安。

      林炳涛说,两棵树后来死了一棵,现存的这棵树龄有200多年,树高28米、胸径5米,至今郁郁葱葱,冬季开花,香飘梓里。此树每年农历11月份开花,开起来像玉兰,可花瓣较硬而小,颜色偏黄,香味怡人,花和种子大概只有1公分大,吸引了许多路人驻足观赏。

      “前段时间,上级有关部门特地前来对该树进行考察,可是还不清楚该树的学名,只知道民间称为‘巴梨’。村民们希望有关部门的专家能够为其释疑,让树有名字。” 林炳涛感慨道。

      今报记者 彭丽程 余立凡 陈祖强 薛燕辉   摄影 今报记者 蔡晨晖 陈祖强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