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莅官之范”姚宗之

    “莅官之范”姚宗之

      度尾镇的南宋名臣姚宗之,被当时的转运使方菘卿誉为“莅官之范”。根据《游洋志》《重刊兴化府志》《八闽通志》《宋代莆阳名人志》等对姚宗之的记载,简述他的史迹如下:

      姚宗之,字元仲,南宋仙游文贤里洋坂(今度尾镇洋坂村)人,少时进家乡东山书院就读,早岁以文学闻名,为史学家郑厚所称许;他学富五车,笔扫千言,旁观者往往叹服,同郡左丞相叶颙深为器重,妻以次女。绍兴二十七年(1157年)荣登进士第,官授吉州(今江西吉安市)司户参军。诸司知其才,优章论荐。

      孝宗乾道五年(1169年),姚宗之应诏晋京,擢升国子监学录。当时宋孝宗锐意北伐,为驱除金兵,收复中原失地,召臣下议政。姚宗之直言:“大将而下有偏裨,岂无人才可膺主帅之任?宜遴选超擢,如古人拔卒为将。”大胆提出不拘一格选拔抗金将帅主张。孝宗大悦:“苟得人才,不拘等级,卿言是也。”遂提拔他为太常博士兼吏部郎官。姚宗之又上奏朝廷:“禁授例陈乞之弊,一遵祖宗旧法。”

      后来,姚宗之升为将作少监。孝宗召见,论议朝政革新大事。姚宗之从施政到用人,从内政到外交,逐一阐述除弊革新政见。史书载曰,他上言三事:一论“今日法令贵严而不贵宽,制度贵质而不贵变,任相贵远而不贵其细谨,用将贵成功而不贵其无过,试人贵职事而不贵其空言,谋事贵十全而不贵速达。”二论“节度之官何尝轻授,今之将帅爵极欲满,难于行阵驱驰,愿陛下以奔走豪杰为用。”三论“国家方经略中原,泛使必时遣焉,乞特置奉使一司,选择堪任者储之。”他的真知灼见,同僚赞其“议论剀切,有古争臣之风。”令孝宗“称善再三”。

      他久在京城,却一直牵挂家乡老母,便请调回乡,出任提举福建路常平茶事。他奉诏核实国库储粮,发现有些仓库封存多年,粮食变质尽毁,即上书奏请:“平籴广储,所以赈贫之,救水旱,以新易陈,实数常存,为荒政之备。”孝宗采纳其言,既保证国库储粮,又施利泽于民生。后来,朝廷又调他到浙江,任江南西路提点刑狱。姚宗之挂念家乡老母,再度奏请回乡侍母。老母离逝后不久,姚宗之亦随之辞世,终年56岁。宋帝御笔书“綵繍”二字,钦赐坊表和对联“宋室名臣第  虞廷孝子家” 嘉奖。

      南宋名臣姚宗之,从家乡到京城,为国论政不避讳忌,抨击时弊;从福建到浙江,为人尽孝事亲,忠直刚正;不管在哪里当官,他都当诤臣贤官,唯公勤政。当时,跑官之风盛行,官员结党营私,以求高升牟利。适逢一同乡亲友进枢密院任要职,登门巴结逢迎者络绎不绝,唯独姚宗之不为所动。他认为:“事唯公,故明;唯勤;故敏”,始终不愿趋炎附势。

      徽猷林笛有诗挽云:

      一时三士出游洋,同入清朝鸳鹭行。曾叹直言张右史,早推文价郑湘乡。毋名九十色敷腴,生尽欢荣没与俱。名誉已彰官未遂,岂因哀毁似君谟。

      姚宗之谥文恪,钦赐祭葬在韶溪山下东山。绍熙间诏追封上柱国,入祀名宦祠和乡贤祠。裔孙建名臣祖祠,曾有少保山斋郑岳书二祠联:綵繍赐坊传宋室;名贤崇祀重南邦。自有家有庙,世笃忠贞,溪日山风精爽在;今文子文孙,践修礼物,秋霜春露孝思长。  假退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